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我的师父不可能是反派

一朝梦回修仙界5

我的师父不可能是反派 琉璃风盏 2223 2019-12-02 23:13:23

  “你……”怎么恢复这么快,是他趁着羲辞打败老魔尊的瞬间出手偷袭的,那一击用了他十成的功力,他以为没个一个半月,他恢复不过来的。话还未说完,青州王便没了气息,却是死不瞑目。

  “我等拜见魔尊!”迹州王率先站出来毕恭毕敬道,其他分封王面面相觑,片刻,也齐刷刷道:“我等拜见魔尊!”

  “青州王的位子悬空,那便叫他的那个宝贝女儿来坐吧。”羲辞轻描淡写,好像只是一时兴起,谁叫青州王那个老家伙,如此珍爱他那女儿呢?还想送她脱离魔界,他偏就不让他如意,得罪羲辞的人,都得死。

  羲辞嘴角的弧度深了些,抬起袖子,呵,沾上血了呢,那小女娃娃恳求她父亲帮忙买的袍子。

  萧月生抵达灵云山的时候,收徒大会已经开始了两天,只剩最后一天天便要结束了。但她没有任何资格埋怨,因为耽误行程的罪魁祸首就是她自己。

  叫你手贱,叫你非要救男主!萧月生使劲用自己的左手拍打右手,出了一道红印子,顿时又心疼起自己来。

  “待会儿想拜谁为师,那便拜谁,有父亲在。”萧鹤说道。

  萧月生转了转眼睛,这是要走后门啊!原书里萧月生是拜了灵云派的掌门李观天为师的,掌门手里资源多,之前的萧月生就是看中了这一点。可是现在的萧月生才不会去拜掌门为师,原著里掌门还收了女主,到时候她和女主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万一……她是说万一,若是出了什么矛盾,自己挂了怎么办?

  心里有了谋划,她才发现自己的父亲已经悬空待着了,他脚底踩着的乃是天山派历任掌门才配拥有的玄冰剑,萧月生却是连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她隐隐约约感觉到牛顿前辈的棺材板不安分的声音,脑子里飞快做着受力分析:将父亲和玄冰剑看做一个质点,受到竖直向下的重力,空气阻力为代表的各个方向的摩擦力,这这这……这根本就不符合经典力学好吗?

  少一个向上的力,要不根本就不能平衡。

  可是她还没琢磨出来这个匪夷所思的事情,就被萧鹤一把拉到了玄冰剑上,然后手中掐诀,剑就从灵云山底部开始往上飞。

  萧月生简直快要疯了,再往上……再往上飞重力加速度就要起作用了啊!这要是摔下去,她得想想怎么落地才能捡回一条命,最好中间能有个什么缓冲的作用,要不然就冲着那刚才自己脚下几乎毫无弹力的大理石地板,她估计就要交代在一本书里了!

  萧月生想也不想就赶紧搂紧了前头爹爹的腰,两股直打颤,紧紧闭了双眼。萧鹤本在好好地御剑,结果猛然被她抱紧了腰,他才突然想起她才刚刚筑基,没有练过御剑飞行,心里便软了几分,尽量避开气流,好能叫她舒服些。

  等萧月生双脚终于落到地上的时候,她只觉得自己晕乎乎的,费力扯着父亲的衣袖,萧鹤摇了摇头:“月儿日后须得勤加练习。”

  说罢,便率先踏入了灵云山的大殿。

  李观天是个瞧着和萧鹤差不多大的人,今日穿了一身石青色华服,头戴玉冠,没有配剑,远远见了萧鹤,便笑着过来迎接:“萧兄,可把你盼来了!——这是令媛?真真是生得一副好相貌啊!”

  “哪里哪里,小女拙劣顽皮,还得李兄你严加管教才是。”萧鹤好像与李观天甚是熟稔,说话虽还是客客气气的,却总能叫人捕捉到那么一丝丝的自在。他摸着萧月生的头发,把她往前按了按:“快叫掌门。”

  萧月生赶紧变得机灵,声音乖巧:“拜见掌门!”

  “哈哈哈,好好好!”李观天笑得很豪迈,然后忙将他们父女往大殿中央领。

  萧月生正在纳闷,怎地灵云山的收徒大会人怎么如此之少,这不是修仙界数一数二的大门派吗?

  李观天带着她和萧鹤来到一块通体晶莹发着柔和光芒的石头前,对着萧月生道:“月儿将手放在这测灵石上,只稍微往里输入些内力即可。”

  萧月生一愣,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拳头,不是她没有所谓的内力,而是她……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去凝结内力,更别提要把内力输出来了。

  “月儿?”萧鹤率先看出了女儿的不对劲,下意识地询问了一声,“怎么了?”

  她不敢回答,生怕露馅儿。李观天笑了笑掩饰尴尬,只当是小姑娘家害羞,道:“月儿无需担心,据你父亲说你已经筑基了,十四岁就筑基那可是天才,这测灵石也只是测测你的灵根罢了,日后也好方便选择适宜你的修炼方法。”

  萧月生脑子飞快旋转,一边下定决心得好好在这里修仙,一边怯生生地看向自己的父亲:“爹爹,在天山派不是测验过了吗?”

  萧鹤微愣,月儿从小到大刁蛮任性惯了,怎地从开始决定前往灵云派修习开始,整个人都变了许多?收回自己微微诧异的目光,他轻轻咳了一下,板起脸严肃道:“叫你测你就测,怎地把你在天山的坏毛病都带来了,任性妄为,成何体统!”

  “可是……”她还想说什么,却也无话可说,没想到她的修仙生涯还未开始就要结束了吗?萧月生欲哭无泪,他们如果知道真正的萧月生被夺舍了,那么她这个冒牌货会是什么下场啊!

  正手足无措的时候,突然有一只手指修长,洁白如玉的手,带着些许的微凉握住了她的右手,她很快感觉到自己小腹丹田处升起一小股气流顺着经脉流淌到她的掌心处,而后那块测灵石立即便发出了蓝白色的亮光,照亮了她呆愣又吃惊的眸子。

  “羲辞?”李观天的语气带着些许的惊喜,“怎地你终于要改变主意,要收个徒弟了?”

  萧月生下意识回眸,只见那个身穿白衣的男子神色淡淡,宛若误入凡尘的谪仙,他三千青丝无风自动,只是站在那里便叫人望而却步,这样的人,她这般的凡人怕是多呼出一口浊气,于他而言都是亵渎。

  萧鹤对着羲辞微微低头以示尊敬,这个羲辞,无人知道他年岁几何,当他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的时候,就已经是合体晚期的高手,再加上他习得一身好功法,乃是修仙界无人能敌的存在。而现在……他已经不能再探出羲辞是何修为了。

  “变异冰灵根!”李观天有些欣喜,“萧兄,你这女儿可真是个天才!”变异单灵根,能不是天才吗!

琉璃风盏

我这么懈怠,你们竟然不催更?!你们的纵容就是我堕落的开始啊╭(°A°`)╮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