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我的师父不可能是反派

一朝梦回修仙界6

我的师父不可能是反派 琉璃风盏 2014 2019-12-06 21:55:04

  她不知道要如何形容自己面前的这个人,那宛若用最精密的仪器测量计算才决定如何安放的五官,修长挺拔的身姿,以及他那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萧月生愣住了,世界仿佛在这一刻静止,有什么将她和他与整个世界隔离开来,叫她只能看见他昳丽的容颜,以及自己心脏狂跳的声音。

  她好不容易才从刚刚的情绪里清醒过来,开始努力在回想书中的内容。羲辞此人在书里出现的篇幅并不多,她只知道他是个神秘的修仙界第一人,旁的就在也不知道了。

  但是刚刚是羲辞救了自己,看着趋势,保不齐父亲也想让自己拜李观天为师,思来想去,她心一横,跪在地上:“请您收我为徒。”

  羲辞的神情没有任何变化,萧鹤倒是一惊,忙去看羲辞的脸色。

  李观天则是笑道:“月儿还真是有眼力啊!”可惜,羲辞在灵云派做了百余年长老,他也废了许多唇舌,可他偏就不收徒。今儿收徒大会他能来,已经很出人意料了。

  “我若收你为徒,你能做什么?”

  李观天猛然抬头,有些不可思议,这话的意思是……有戏?

  萧月生却犯了难,她什么都没有,以前倒是很会算题……现在好像并没有什么用,可是机不可失,她便硬着头皮道:“我会很乖,师父让徒儿做什么,徒儿就做什么。”她想了想,许是觉得这些还有些不够,随即又补充道:“我若不会,我也会去学。”

  羲辞却好像笑了,嘴角扬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可他的眸子仍旧透着微寒:“好,那你可得记住了今日的承诺。”

  萧月生一愣,下意识抬头,李观天却喜不自胜,看着小姑娘呆愣愣的没有半点先前的灵光,便赶紧出言提醒道:“还不快拜见师父!”

  萧月生后知后觉:“师父请受徒儿一拜!”然后深深低下头去,视线里缓缓落下一个小小的玉环,红色的纹理夹杂着些许牛乳一样的白丝,异常好看。

  “收好了。”羲辞只仍下这一句话,便抬脚,萧月生只看见他抬了脚,仿佛有一束光闪过,那人就在霎那间不见了。

  “也好,羲辞虽为人冷淡,但月儿能成为他的首徒,也算是个前程。”

  萧鹤则抱拳道:“此次也算是月儿三生有幸,得以拜入羲辞门下——还请李兄对小女能多加照拂,萧某感激不尽。”

  萧月生轻轻握住那个漂浮在她眼前的小小的玉环,入手是温热的触感,她并没有见过这种材质。萧鹤的话让她微微一愣,随即又弯起了嘴角,心里突然流入了一股暖流,她的这个父亲,还是关爱她的。

  李观天自然应下,笑道:“月儿乃是修仙奇才,光凭这这一点,我也不会亏待。萧兄且放心。”

  萧鹤这才站直了身子,走到萧月生面前,高大的阴影笼罩着她,她只能听见自己父亲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月儿,且潜心修行。”他指尖泛起金光,在她的额间轻轻一点,虽并没有什么感觉,但是李观天那种了然的神情叫萧月生心里一顿,心口有些微微的疼。

  “若是你额间的这一点金光不见了,记得要即刻回天山。”萧鹤说道,便收回了手,又恢复了一片严肃的样子,抱拳道:“李兄,派中事务繁忙,在下须得尽早回去了。”

  李观天点点头,抱拳回礼:“萧兄路上且小心。”

  萧鹤看了一眼萧月生,欲言又止,最后一甩衣袖,指尖掐诀,玄冰剑便蓄势待发,他踩在剑上,不一会儿便消失在了大殿上。

  “月儿,你且去苍术峰上寻你的师父,出了大殿,朝着右边那座最高的山峰便是了。”李观天说着,挥手叫来一个穿着灵云山弟子服饰的青年,对着萧月生道:“月儿,这是南风,是专门带你们这一届的师兄,日后若有什么不明白的,你问他便是——你且随着你南风师兄去吧。”

  “是。”萧月生应下,而后对着南风道:“萧月生拜见南风师兄。”

  南风生的得面白唇红,却很是高大,垂眉看了一眼她道:“萧师妹且随我来。”

  萧月生向着李观天行了礼,便随着南风出去了。

  他生的高大,步子又大又快,萧月生现在还是个小萝莉,只得小跑着才堪堪能跟得上,又不好意思叫人家停下来等自己,只得跑得愈来愈快。哪知道南风却突然停了下来,萧月生速度太快,一时没能刹住闸,“砰”地一声,她只觉得自己的鼻子狠狠装上了什么坚硬的东西,只怕鼻子上那脆弱的骨头都要碎了。

  眼睛里氤氲着生理性的泪水,她下意识捂住了鼻子,抬眼看着南风,心里虽气愤,却也是委屈居多,只小声嘀咕道:“南风师兄你……走得太快了些。”

  南风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提着她的小脖领:“我本以为你这小东西是个骄纵的,没想到倒是个傻到底的。”他很费力地收敛了笑容,将她夹在腋下:“走,咱们现在就去苍术峰!”

  萧月生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被人夹在腋下的一天,发丝胡乱地拍在脸上,风吹得她连眼睛都睁不开,为了能让自己多那么一丁点儿的安全感,她下意识抱紧了南风有力的胳膊,任命地尽量控制自己惊恐的心跳。

  等到双腿能落了地,萧月生只觉得两股战战,几乎站立不稳,南风眼里含笑双手抱胸看着她,没有一丁点想要扶着她的意思。萧月生心里疯狂吐槽:这个人,半点都不会怜香惜玉,以后保不齐就要单身一辈子!

  “别在心里头诅咒我了,要是诅咒能有用,谁还来修仙啊!”南风瞥了她一眼,继续道:“以后呢,每天早上卯时就要起床,卯时三刻要到后山的学堂跟跟随各位老师学习基本功,等你成功筑基了,才能从那里结业。”他突然不怀好意地笑了,弯下腰恐吓道:“你知道吗?有的人熬到死,也没能筑基呢……”

  萧月生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低着头不说话。南风只当她是被吓到了,突然笑得明朗起来:“不过没关系,只要你跟着小爷,小爷保管你能筑基!”

  她这才抬起头,如盈盈秋水般的眸子含着水色,语气平静道:“我已经筑基了。”

  南风吃惊得很,拎着她的脖领细细端详了一番:“你这小东西,多大了?”

  “十四岁。”鉴于自己反抗不得,她只好老老实实地回答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