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我的师父不可能是反派

一朝梦回修仙界9

我的师父不可能是反派 琉璃风盏 2310 2019-12-09 22:00:00

  南风话音还没落,就只见萧月生指尖白光乍现,一根手腕粗一尺长的冰凌骤然出现,南风下意识地躲开,那根冰凌就直冲冲地插进了墙缝里。

  南风一愣,惊讶之余竟看见萧月生也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而那个刚刚捧着衣裳出来的门外弟子,则直接吓得坐倒在地——刚刚那根冰凌,是从他耳边直接飞过去的。

  “萧月生,你厉害啊!”南风啧啧赞叹道,“你这冰凌,够狠的啊!”

  “我……我也没想到会……”她也是吃惊的,她只是按照昨天晚上在书里看到的方法,将真气汇于指尖放出,没想到竟成了这么大一根冰凌,看来她还是不能熟练掌握自己身体里的力量,须得小心谨慎才行。

  将那件衣裳收到了乾坤袋里,萧月生老老实实地跟在南风后头,却突然想起自己的初衷,便赶忙问道:“南风师兄,你知道咱们灵云山哪里有竹林吗?”

  她记得书里有写到,那些人就是趁着男主贺连州去竹林里拾柴火的时候,不仅合起伙来打了他一顿,让他自己捡五个人的柴火,事实上他们还想把他一个人困在竹林里,最好困死他。

  是女主把他带了出来,山上高,昼夜温差大,男主穷苦得很,就那么一身破袍子,若真等到了晚上,也许男主真的就要冻死在里面了。

  萧月生明白那些人的目的,他们一是嫉妒贺连州不凡的样貌——虽然她并不觉得他生得有多好;二是收徒大会的时候,贺连州明明天赋异禀,却被人陷害无法将真气输入到测灵石上,以至于被人取而代之,毕竟那人天赋远远不如他。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他的那身得天独厚的天赋,既是他翻身的底牌,也是他的催命的符咒。

  “有求于我的时候才叫师兄,啧啧啧。”南风道,“至于竹林嘛,这后面就是啊,一大山坡的竹子。”

  萧月生小声道:“那个……我想去看看竹子……”

  许是觉得自己有些底气不足,理由不够充分,她便又补充道:“因为……因为我自小生在天山,没见过竹子……”

  她说谎的样子真是太容易被拆穿了。

  话还没说完,她只觉得自己的后脑勺被人按住了,头顶是南风含笑的声音:“想看小爷就带你去看嘛,说这么多废话作甚?”

  说罢,萧月生只得脚步踉跄地跟着南风的步子,走了一阵终于看见了那片竹林。她心里算计着时间,可能是因为原主修仙的缘故,她的五官通识很灵敏,很快便听见了这寂静的竹林中那一方吵闹之处,很明显南风也听见了,收起了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也严肃了起来。

  “萧师妹,你且往后退,让小爷看看是何人在这里猖狂!”说罢,便指尖掐诀,一下子瞬移消失不见,萧月生不明白这瞬移的功法,只好认命地小跑过去。

  等到萧月生气喘吁吁地赶到的时候,只见地面上一片混乱,散落的竹叶坏掉的背篓和干枯的竹枝七零八落地躺在地上,而那个背对着她的青衣少年,垂着眸子拿胳膊护住了头部,却一言不发,任由那些凶狠的人将他团团围住,一拳一脚地将他当成一个发泄的沙袋,恨不得当下把他打死在这里。

  而南风就在旁边不远处站着,隐去了身躯,叫人看不见。

  她有些着急,本以为南风师兄会代替女主拯救男主,现在看来他根本没打算出手!

  反应快过脑子,萧月生站在那里远远呵斥道:“你们住手!”那群人果然愣了一下,萧月生赶忙跑过去趴在贺连州蜷缩的背脊上,颇有视死如归的架势:“你们若要打他,就先打我!”

  “哪里来的如此漂亮的小妞?”一个穿着褐色麻布衣裳的人调侃道,“他是你什么人,你就这么拼死救他,还是……你也瞧上他那张小白脸了?”

  “大力师兄,咱们赶紧走吧,一会儿若是明丽师姐来了,怕是要生气了。”另一个褐色衣裳的人小心翼翼地建议道。

  “明丽就是被这小子的假象迷惑了,老子今天必须划了他那张脸!”那个被唤作大力的男子眸子里露着狠色,萧月生只觉得寒光一线,那人手里竟多了一把匕首,他说着就要刺了过来:“小妹妹,你要不躲开,这刀子可就要划在你脸上了!”

  萧月生只知道男主不能死,哪里还顾得了其他,真气汇聚由指尖流出,汇聚成一个又粗又长尖端锋利的冰凌,“唰”地一声从大力的脸颊划过,只留下一道血痕。

  “你筑基了!?”大力像是见到了什么及其恐怖的事情,捂着流着血的脸连连后退,满脸惊恐,几乎是叫喊出来。

  “你知道还不赶紧……赶紧滚!”为了彰显自己的气势,萧月生站得笔直,虽然不高,却也叉着腰,很凶很凶的样子,“以后别叫我看见你们欺负他,否则就不只是一根冰凌了!”

  “咱们走!”虽心有不甘,但是大力明显害怕她筑基的实力,带着他那群喽啰仓皇而逃。

  南风像个看戏的人悠闲地靠在一旁的竹子上,悄悄在自己指尖掐了个诀,然后打在了大力的脚下,只见他一个没走稳,“扑通”一声便摔倒在地,落得个灰头土脸的样子,可他却没有理会,而是身后像有恶鬼追赶似的,三步并两步地跑了。

  南风嘴角的笑多了几分讥讽。

  萧月生赶紧扶起贺连州,皱着眉道:“他们打你,你怎那么不躲啊?”

  青衣的少年终于扬起了眸子,阳光在红衣少女的身后散开,打下一片阴影,可他分明看清了,那是一双怎样明亮的眸子,里面满是陌生的、久违的关怀。贺连州突然觉得恍若隔世,明明贺家被灭门还不到三个月,他却只感觉得到人间的寒冷,再也感知不到温暖了,这是头一次,自他丢失了那显赫的身份之后头一次,有人这般关心他。

  可是他却眸光一寒,甩开那双轻轻搀扶着自己胳膊的手,语气透着显而易见的疏离:“多谢。”

  可是萧月生却愣住了。

  怎么男主……和之前长得不一样了?!

  若自己面前这个容貌昳丽的少年是贺连州,那么在来灵云山路上遇到的那个乞丐又是谁?

  萧月生不确定地问道:“你……你不认识我了吗?”

  贺连州的脸色微缓,他原本以为这个少女是怀着什么不轨之心来接触自己,看来她只是认错人罢了。不过也好,他很感激那个被自己李代桃僵的人,毕竟这三月已经让他再也不是原来那个活在贺家保护下不谙世事的贺连州了,那些心机叵测的人,一个一个的接近他都是别有用心,他曾经也想要相信别人,可是结果呢?

  当掌门开口只收一个弟子的时候,那个给他饼子填肚子的人,果断给他喂了阻断真气流通的药草,让他失去了原本可以成为掌门座下弟子的机会,而是成了一个不入流的门外弟子。

  这就是盲目相信别人的下场。

  他已经立了誓,再也不会轻易相信别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