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我的师父不可能是反派

一朝梦回修仙界10

我的师父不可能是反派 琉璃风盏 2156 2019-12-10 22:00:00

  瞥了一眼那个矮自己一个头的少女,贺连州毫无留恋地捡起地上的背篓,转身就要走。

  萧月生一急,她须得搞清楚谁是男主不是?便赶紧出言道:“喂,你叫什么名字啊!”

  他头也没回,惜字如金:“贺连州。”

  萧月生看着他越走越远的身影,心道自己果然是搞错了,还以为自己能在男主面前刷到什么好感呢,最起码能叫这个天才到变态的人不再像原书那般厌恶针对自己就好。

  “怎地,你真瞧着他长得好看?”南风眉眼含着笑,道。

  “南风师兄刚刚为什么不阻止!”

  “我为什么要阻止?”南风无所谓道,“优胜劣汰,强者为尊。他今儿若是真的交代在这里了,那就只能说明他不适合修仙,还不如回家种地生孩子。”

  这话说得有道理,可是萧月生从来没有意识到,这里的生存法则,竟如此严苛。她便不再争辩,偷偷白了他一眼,种地生孩子?他可是贺连州!只能是高层建筑,种什么地!她瞧了一眼南风,脑子里梳理半天书里头的内容,只是个出场不多配角罢了。

  “我瞧着你倒是像个种地的!”自然,她也就是在心里头过过嘴瘾罢了,说出来她可是万万不敢的。

  “行了,竹子你也瞧了,见义勇为你也做了,早些回苍术峰吧!”南风眼角含着笑,“不过,瞧着你这副唯唯诺诺的怂样儿,我倒真瞧不出来,你会是天山派养尊处优的圣女。”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萧月生脊背一凉,脸上便觉得僵硬了几分,赶紧不自然地转移话题道:“南风师兄,你这般厉害,现在是什么修为了啊?”

  “筑基后期了,”说道这个,南风明显有些骄傲,眉毛微挑,“我十三岁来到灵云山修行,二十二岁筑基,怎么样,是不是很厉害?”

  萧月生赶紧点头:“很厉害很厉害!”

  南风这才觉得自己舒坦了,瞧着她那副狗腿的样子,心里头只觉得可爱极了,拎着她的脖领子便道:“小爷今儿我高兴,咱们御剑回去!”

  萧月生老老实实地叫南风带着,谁叫自己不如人家呢!心里却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好好修行,总有一天得叫南风这个家伙再也不能拎着她的脖领子!

  “饿了就下山,咱们还没辟谷,”到了苍术峰,南风细细打量了一下萧月生,“何况你也太矮了些。”

  萧月生不敢反驳,因为她真的不高就对了,尤其是在目测身高一米八八的南风面前,她简直就是个幼儿园里出来的。

  “知道了,南风师兄再见。”挥了挥手,萧月生抬脚朝着朝天宫走去。也不晓得师父在做什么,她有些好奇,便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去了朝天殿。

  大殿里面一片寂静,显得颇为冷清,袅袅的香烟静静地飘着,空无一人。

  她试探着喊了一声:“师父?”

  声音些许的回响,更凸显除了静谧,却无人应答。

  朝天殿于她而言是个神圣不可侵犯的地方,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她便抿了抿嘴,抬脚出去了。

  只是师父会去哪里呢?

  而就在朝天殿大殿的正中间,有一面精美绝伦的雕刻着不知名的花纹的墙壁,那后面则是一座无人知晓的密室。羲辞捂着胸口,竭力抑制体内源源不断向外散发的魔气,素日里平淡无波的眸子满是血腥的颜色。

  他双眉紧蹙,身上的每一寸血肉都在隐忍着巨大的疼痛,刚刚萧月生的声音传来,他竟险些克制不住,想要冲出去按住她,一口咬上她的脖颈,那些温热的血,一定可以平息他这种躁动,还有他失控的魔气。

  可是他知道他不能。

  保存着最后一丝丝的理智,他像头受伤的小兽,将自己紧紧抱住,颤抖着将脸颊埋在双腿之间,屏住了呼吸,然后身量慢慢缩小,变成另一个三岁大的孩子。

  他心中并没有九州天下,也没有万物苍生,更没有所谓的道义规则,他的心里,只有他自己罢了。

  那些魔气,他并不在乎,成为魔修人人唾骂他也无所谓,可是它们让他难受,他就得铲除它们,毫无商量。

  粉嫩的团子身上挂着灵云山苍术峰羲辞长老宽大的衣袍,可他的深邃的表情却出卖了他这柔软干净的外表,羲辞只自嘲一笑,他的母亲是仙胎长成的神,父亲则是魔胎生成的魔尊,偏偏他们两个非要生下他,那些人为了自己所谓的爱情自以为付出了许多,可他们却从来不曾理会那惨痛的后果。

  神与魔,结合生下的,不过是天道不容的怪物罢了。

  或者说,是魔界那些老东西口中的,杂种。

  羲辞笑容更深了些,不过好在,他已经知道要如何控制那能够叫他失控的魔气了,本以为那个傻傻的女娃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修士罢了,可那天他却在她的身体里发现了冰晶凤凰,那大约是她尚在沉睡的守护灵。

  这冰晶凤凰乃是世间至纯之物,那小女娃也是个千年难得一见的净化体质,这也是他肯收她为徒的原因。

  她可以帮他吸收净化这些该死的魔气。为了这个目的,他可以大发慈悲地教给她一些修炼的技巧和功法,毕竟她越强大,他就越能活得更舒坦些。

  他环视了一下四周,不屑的讥讽在眼角溢出,本来还以为这修仙第一大门派有什么了不得的功法或者法宝,现在看来,还比不过一个女娃娃罢了。

  三岁的孩童收敛了笑容,在那宽大的散落一地的衣袍里翻出了他事先准备好的小衣裳穿上了。

  之前青州王给他暗暗打的那一掌的确给他造成了不小的困扰,若不是小女娃的那颗可遇不可求的丹药,他也不会恢复这么快。可是那一掌用了青州王那个老东西十成的功力,又是哪里能那么快就养好的?羲辞的眸光微寒,他需得保持这三岁孩童的样子,虽封住了自己的灵力,却也压制住了他身上的魔气,然后他得想办法时时刻刻待在小女娃的身边才行,这样才能潜移默化地净化掉自己的魔气。

  可若是出了什么以外,叫他暴走了,那么他并不介意让她为自己减少一些痛苦而牺牲掉性命,那他便总记得她作为补偿好了。

  毕竟这世间,他已经走过了近千个年头,还没有几个人能停留在他的脑海里呢。

  

琉璃风盏

师父现在的确很可怕,太过自私,但是以后会变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