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我的师父不可能是反派

一朝梦回修仙界12

我的师父不可能是反派 琉璃风盏 2294 2019-12-13 22:00:00

  闻言,萧月生便用自己的灵力在小团子身上探寻魔气,原来她刚刚看见的那些丝丝缠绕在他身上的黑色,就是魔气吗?

  只是她的灵力一触及那些黑色的魔气,小团子的脸色便骤然难看了起来,好像在隐忍着极大的痛苦,看到萧月生愣神,他奶声奶气的声音却多了几分隐忍:“别管我,快!”

  萧月生点了点头,她虽不懂究竟该如何去做,但她的灵力就像是自己有意识般,去吞噬那些黑色的魔气,小团子的脸色随着魔气的减少而变得舒缓,又恢复了那粉雕玉琢的样子。

  萧月生收回了灵力,关切道:“怎么样了?”

  “好多了,”小团子道,末了又不自然地加上了一句:“多谢。”

  萧月生只觉得他太过可爱,明明这么小小的一只,却偏偏爱板着个脸,言行举止也别扭得很,可她偏偏就喜爱得紧。

  “月生姐姐……”

  “什么?”听到小东西怯生生地声音,萧月生下意识问道。

  “我能一直跟着你吗?”许是怕她不愿,毕竟他很了解自己究竟是一个怎样麻烦的累赘,他便赶紧道:“我什么都会的,羲辞长老闭关修炼去了,我可以指导你修炼的!”

  萧月生看着他不说话,沉着脸一脸不愿意,羲辞心里冷笑了一声,面上却仍是一片惶恐又怯懦地样子:“我还会很多旁的什么,就算不会,我也可以去学啊!”

  萧月生却绷不住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自己提出来了,正合她意啊!她实在忍不住轻轻捏了捏他的脸:“我怎么会不愿意呢?你那么可爱,我都想成天把你护在手心里呢!”

  羲辞一愣,却很快在心底反驳,大多数时候人都是擅长伪装的败类,这是个活得还没自己零头长的小丫头,怎地演的和真的似的?

  刚刚她那副喜欢的样子,他险些就信了。

  萧月生坐到他身边,侧过的脸在阳光的直射下有些亮,却叫他能清楚地看清那双干净清澈的眼睛上翘弯弯的好像初三月牙儿似的睫毛,在那里眨呀眨的,竟叫他看得心里一乱,慌忙收回了视线。

  “你唤作什么名字啊?”

  他听见她问。

  脑子一时没有转过来,脑海里都是她那双可爱死了的睫毛,就是不知道,那副睫毛若是被泪水沾湿了,会是什么样子。

  他突然很想看。

  萧月生见他没有回答,脑补了一部可怜兮兮的妖怪自养苦情大戏,便又问了一遍:“怎地你没有名字吗?”

  他还不说话,萧月生只觉得自己的心软的要滴水了,怎么这么可爱的小家伙连个名字都没有呢?还被魔气缠身,生死难料,正义感好像一棵打了激素的小苗迅速长成的参天大树,萧月生摸了摸他柔软的发丝:“要不,你就叫玉球吧?”

  玉球?!羲辞这才回过神来,不可思议地瞧着她:这是什么破名字,一点内涵都没有,像是给家里养的小猫小狗随意起的名字似的,这不就是和小黑小白之类的名字一个等级的吗!

  萧月生见他“感动”得不知如何是好,心下怜悯和同情便又多了几分,轻轻一抱便把他拥在怀里:“粉雕玉琢,圆润可爱,可不就是玉球嘛!放心,以后我会保护你的。”

  羲辞的心微微有些动摇,可是马上他就又恢复了冷静,因为萧月生又很深情地补了一句:“玉球。”

  罢了,羲辞暗自摇摇头,随她吧。

  萧月生终于松开了他,捂住自己叫嚣的肚子,道:“走,我带你下山去吃饭。”

  “玉球”摇摇头:“不行,我身上还有魔气,一旦遇到修为稍微高一些的修士,不仅我会自身难保,你也会收到牵连。”

  萧月生一愣:“那怎么办?就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帮你掩盖吗?”

  玉球垂下眸子:“你去吧,我不需要吃饭。”

  灵云山的羲辞长老早在八百年前就已经辟谷了。

  “那怎么行!”萧月生反驳道,“你知道你为什么都好几百岁了,还是个这么大点儿的团子吗?就是因为你不好好吃饭。咱们必须得去吃饭,补充营养,这样才不会被南风师兄提着脖领子走,知道吗?”

  看她说得一本正经,玉球摇了摇头,道:“那我只能变回本体了。”

  毕竟身量越小,露出的魔气就越少。他只需再稍加灵力加以掩盖,那些修为低等的人又怎么会看得破他?

  说罢,他身上便有一道光闪过,而那床榻上的小团子,则是变成了一只雪白雪白的……兔子。

  萧月生把他揣到怀里,宝贝似的抱着:“原来你的本体,是小兔子啊!还蛮可爱的!”

  羲辞心里冷笑,他就知道,这么大的小女娃,都喜欢这些东西。

  虽然他现在还没有意识道自己的迁就和讨好。

  萧月生欢欢喜喜地抱着自己的宝贝兔子下了苍术峰,寻了好久才找了南风所说的可以吃饭的饭堂。她穿着灵云派弟子的衣裳,胸口挂着自家师父给的红玉环——她把它穿了起来,做成了吊坠,师父给的东西,得时时刻刻带着才好。

  因着她门内弟子的身份,所以这偌大的饭堂里的饭菜她可以免费吃,而那些门外弟子就很惨了,还得交钱,就像现代的食堂一样。

  萧月生给她的宝贝兔子拿了根萝卜,殷切地递到他嘴边:“给你,我知道你最喜欢吃这个。”

  羲辞翻了个白眼,真不知道她这十四年怎么生的,谁告诉她兔子喜欢吃萝卜?但是他已经辟谷,五谷杂粮吃不得,酒肉蛋奶最好也少吃,以免生了浊气,眼下这么瞧着……好像这根胡萝卜就是自己最好的选择?

  认命地咬了一口,慢慢嚼着,萧月生只认为他喜欢,便也拿起自己的包子吃了起来。

  “瞧瞧,那个就是托关系进来的。”

  萧月生已经筑基,自然耳聪目明,这样尖酸刻薄的话便也听得一清二楚,她没有理会,可那声音却愈发讨厌:“咱们可都别说了,直接就去大殿见掌门了,还拜入了羲辞长老门下,指不定有多大后台呢,小心遭人家厌恶。”

  立刻便也有人附和:“不会吧?心眼这么小吗?”

  玉球看了一眼无动于衷认真吃包子的萧月生,她已经筑基,不可能听不到那些言论,怎地这小女娃就不生气吗?若换做是他,这些讨厌的苍蝇怕是见不到明日的太阳了。

  “你不生气?”他问道。

  “气什么?”萧月生咬着包子,有些口齿不清,待咽下那一口,才继续道:“嘴长在她们身上,何况这么酸的语气,摆明了是她们妒忌我,妒忌我则是因为我比她们优秀,我那么优秀,为什么要生气?”

  玉球一愣,没想到这小女娃小小年纪,竟有这般心境,那他便也大发慈悲地,放过那几只苍蝇好了。

  可是苍蝇偏偏,不想叫他放过呢。

琉璃风盏

没有意外的话,每天晚上十点更新~   昨天因为去逛某宝了,竟然忘了码字,对不住各位(ಥ_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