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我的师父不可能是反派

一朝梦回修仙界14

我的师父不可能是反派 琉璃风盏 2091 2019-12-15 22:00:00

  她想做什么?还不是想帮一下这个在没有女主帮助下连饭都吃不起的男主吗!毕竟他是饿死了,被评为史上死的最惨的男主并不要紧,要紧的是贺连州若是挂了,这本书不能结局,她怎么回家?

  心思虽活跃,但是在男主面前总是不经意矮上一截的萧月生哑口无言:“我……”

  要她怎么说?说她想要施舍他,却又怕伤了他的自尊,所以在那里自作聪明吗?

  贺连州的眸子里是暗淡的颜色,她在他的眼睛里看不到一丁点儿光,有的只是阴沉的天。

  “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你若也喜欢这副皮囊,那就别想了。”他说得平平淡淡的,却让萧月生心里直突突,果然男主就是实力碾压炮灰的吗?

  “连州!”明丽的声音远远传来,看到萧月生也在,她下意识地停顿了一下,最后却还是走上前来,将他护在身后,像是宣誓主权一样对着萧月生不客气道:“你要对他做什么!”

  萧月生眉毛微微皱紧了,看了一眼贺连州递过来的银子,头也不回地走了。

  余光往后微微一瞥,她还能看见明丽握着他的肩膀,问东问西地很是关心的样子,她撇撇嘴,回过了头,不再往后瞧了。

  “怎么?你觉得他生得好看?”玉球在她怀里问道。

  “没有。”她摇摇头,似乎是叹了一口气,她才继续道:“我对他……你不会明白的。”

  羲辞不说话了,左右他也不想明白女娃娃心里这些弯弯绕绕,只要他能净化自己身上的魔气就行了。

  回了苍术峰,萧月生先去了朝天殿,果然还是没有见到师父,看着她傻了吧唧的样子,羲辞眸子一眨,案上便出现了一张纸。

  “桌子上是不是有东西?”他故意道。

  “嗯?”萧月生赶紧望向桌子,果然发现了一张纸条,上头的字苍劲有力,力透纸背:为师闭关,月儿需得仔细修炼《寒冰心法》。

  “师父果然是闭关了,不过《寒冰心法》?那是什么?”萧月生自顾自的问道。

  “《寒冰心法》乃是你这变异冰灵根必修的基础心法,你听你师父的话去修习就行了。”玉球道,“你筑基了,又是你师父的首徒,有资格去灵云派的万卷阁的。”

  “万卷阁?是图书馆么?”

  “虽然不知道你说的那个是什么,总之有很多书籍就对了,总会找到你需要的。何况《寒冰心法》也不是什么难寻的孤本,一楼应该就有。”

  “那,事不宜迟,咱们现在就去?”

  “急什么,”玉球从她怀里蹦了下来,变回了粉雕玉琢的小团子,“今儿夫子讲得你都会了?”

  “可是今天没讲什么啊!”萧月生抱起他,“赶紧走,这么一尘不染的大殿,可禁不住你这小东西嚯嚯。”

  玉球一愣,怎地这不是他的地盘吗!

  还有,他怎么就嚯嚯了?

  她其实只是忍不住把他当成一个小孩儿,而不是一个几百岁的妖怪罢了。

  将他放到自己的床上,萧月生整个人沐浴着母爱的光辉,蹲了下来捧着脸道:“你要不要睡午觉?”

  “……”他不需要睡觉。

  “你睡嘛,不睡觉就长不大。”她还给他扯了被子,把他按在枕头上,“乖,我给你讲故事好不好?”

  羲辞暗自翻了个白眼,不过只要在她身边就好,他才不管她要做什么。

  转过头去背对着她以表不满,萧月生只能看到他莹润白净的小脸蛋,心里却软成了一滩水,来一趟修仙界,平白捡了个卖萌的娃子,还送了一只萌萌哒的小宠物,真是赚到了!她只当他是个小孩子罢了,便柔声道:“从前,在森林里有一只小兔子,它有一颗完整的心,但是它的妈妈,啊,也就是娘亲,告诉它,这颗心是很容易受伤的,可不能随便交给别人。”

  玉球转过身来,眨巴着眼睛问道:“那它为什么不戴护心镜?”

  萧月生一愣,忍住被打断而产生的心底的暴戾,道:“因为它只是一只兔子——你不要说话,闭眼睛!”

  “哦。”玉球乖乖闭上了眼,听她讲这无厘头的故事。

  “后来,它遇见了一只小熊,小熊总给它送蜂蜜吃,虽然它不喜欢吃,但它能感觉到小熊对它的心意。”

  萧月生轻轻抚着他的头发,道:“它把心交给了小熊,但是没过多久,小熊却喜欢上了小鹿。它说小鹿生得好看,有一身好看的花纹,水灵灵的大眼睛,它不要和小兔子在一起了。小兔子想要回自己的心,可是小熊说,它根本就没有收着那颗心。”

  玉球暗自撇撇嘴,是那只兔子太傻了!本来一开始就不能给。

  这么想着,耳畔是萧月生稚嫩的声音,在讲述那个宛若傻子一样的故事,他心里鄙夷着鄙夷着,竟然睡着了。

  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日暮黄昏,他有些迷惘地坐起身来,萧月生早就不见了踪影。

  他就知道她不会守着他。

  自嘲地笑了笑,他竟毫无防备地睡着了,还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竟然变成了那只愚蠢的兔子,还把心给了萧月生那个傻子,更气的是,她竟然还不想要。

  羲辞的眸子里染上了危险的颜色,门轴转动的声音叫他回了神,只见萧月生手里拿着一根萝卜走了进来,眉眼弯弯的:“你醒啦!你是多久没睡觉了,竟一觉睡到了黄昏。”

  玉球不说话,她只觉得他还小,小孩子醒过来看不见大人就会哭闹生气,于是萧月生便坐到床边,解释道:“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醒,哪知我只是去帮你拿根萝卜,你就醒了呢?”她讨好地笑笑,“别气嘛,给你萝卜!”

  谁要吃萝卜!玉球看了一眼她那殷切地眼神,暗自掐了个诀,她到底有没有骗他,看一看就知道了。眼前播放着房间里近几个时辰的画面,这是羲辞自己研究出来的东西,他有一颗返辰珠,只要有足够的功力去驱动它,就能看到这个地方以前发生的事。

  这是不可多得的宝贝,他也是偶然在青州王那个老东西的神识里发现的,这是妖族的玩意儿,但他也不想知道那个老东西是怎么得到的。

  可是,房间里的画面在他眼前走马观花地快速划过之后,他竟发现,她果然,一直都在他身边。或看书,或练功,或练习法术,真的没有离开过。

  他好像第一次,意识到得信任别人。

  接过那根萝卜,认命地咬了一口,萧月生才喜笑颜开,摸了摸他的发丝,道:“你先吃,我去个洗澡。”

  闻言,他嚼萝卜的动作一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