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我的师父不可能是反派

一朝梦回修仙界16

我的师父不可能是反派 琉璃风盏 2090 2019-12-19 22:45:19

  “喂!你起来,这是孙少爷的位置。”身后一个男声毫不客气地响起来,让萧月生只想到了四个字:来者不善。

  她站起身,回头看了一眼,见是一个和她穿着一样衣裳的人,瘦瘦高高的看着有些营养不良的孱弱,她只是点了点头,便道:“不好意思。”说完,便起身要离开那个座位。

  刚刚那个嚣张得不得了的人却满眼的惊艳,他可从来没想过坐在这里的是个如此好看的女子,想到自己刚刚的傲慢无礼的行为,他真的快要懊恼死了,可是孙定年说了,叫他早起过来给占个好地儿,他又能怎么办?

  何四平摸了摸头发,便将书本放到了案上,宣誓着这个桌子已经有了主人。

  萧月生并不想平白生事,这不仅浪费时间,一旦弄不好还有可能给自己和师父惹上麻烦,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儿她不会做。

  “何四平!”嚣张得不行的声音响起,连萧月生也忍不住瞧了一眼,来者是个生得细皮嫩肉的男子,穿着一身与他们无异的道服,可腰间水色极好的玉佩却暴露了他的身份,想来是个非富即贵的人。

  “孙少爷,地方给您占好了,绝对是夫子一眼就能瞧见的地方。”刚刚那个叫萧月生走开的男子微微有些讨好地样子,说道。

  可她突然就不想走了。

  抱着兔子又坐回了原处,萧月生全然不顾及何四平的暗示,旁若无人地掏出自己的书,将兔子放到自己的腿上,给他顺毛。

  谁叫他生气了。嗯,在气她不争气,别人叫她走她就走。

  玉球见她终于知道反抗,才微微缓了些,他也不知道自己做如何想的,看到她受人欺负自己反倒想要杀人,也许他在这千百年里也生出了一些唤作良心的东西?或者是那个毫无用处只会给自己添麻烦的责任心?他暗自摇了摇头,不不不,这些都不对,他修了近千年的无情道,最知道该如何去冷漠,他只是……担心他自己罢了,毕竟她若是有什么,他身上的魔气就没有办法了不是吗?

  萧月生在那里坐得稳稳当当,孙定年抬起手示意何四平别多话,自己则是走到了她面前,居高临下地瞧着她。

  萧月生只能感觉到自己被阴影笼罩,微微蹙眉,她也不抬头,只道:“你挡住我的光了。”

  孙定年挑了挑眉,看着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痞里痞气地道:“你是萧月生?”

  昨天饭堂里的事儿,他虽没有亲眼看见,却也是知晓一二的。

  “是我。”她毫不避讳地承认,手里细细抚摸着她宝贝兔子的毛。

  孙定年却笑了,选了一个离她最近的地方坐下,目光里跳动的神色叫人不舒坦,只见他故意拿着油腔滑调说道:“男子汉大丈夫,定是得让着女孩子的,一个位子罢了,你喜欢你就坐着,小爷坐你旁边就行。”他笑道,一字一句道:“更何况……还是生得如此好看的女孩子。”

  说罢,就将她面前的书拿走了,真的将座位让给了她。

  “原本就是我先来的,实在说不上你让我。”她毫不客气地回击道,“你那点儿所谓的气量,怕是用错了地方,哪怕竭力掩饰,也能叫旁人一眼看出,你的小肚鸡肠。”

  何四平一慌,刚要说什么,就被孙定年的眼神唬住了,他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萧月生,啧啧道:“还真是牙尖嘴利。”

  萧月生本就不想搭理他,恰好夫子已经来了,就更不想理他了。

  今儿夫子讲了简单的练气,她虽已经自己掌握了练气的技巧,却也认认真真地听着夫子的讲授,只是她不甚习惯使用毛笔写字,写的字丑便罢了,关键是写的慢,根本跟不上夫子的节奏。

  瞧了一眼萧月生,老夫子习惯性地抚摸着自己的胡子,慢悠悠道:“在座的诸位皆是人中龙凤,修仙奇才,可是所有人明明都在同一条水平线上,为什么日后大家的修为各有高低,进度各有快慢,想必也是有原因的。”他又看了一眼有些认真到几近呆愣的萧月生,“笨鸟先飞早入林,何况有些人已经很领先了。”

  萧月生在玉球的提醒下才知道夫子是在说自己,可是上课不就应该记笔记的吗?她从来不觉得这是什么很努力的事儿,便也不多言,谦卑地垂下眸子,一副不敢当的样子。

  夫子继续说着练气的常识和技巧:“世间萦绕着许多精纯之气,可是你们莫要贪心,一定要选择适合自己的气来吸收,方能克化,否则就是无用之功,甚至还会因为相克而导致修为不长反降……”

  终于熬到下课,萧月生将书本收到了自己的乾坤袋里就要离开,可是孙定年却好像并不想放过她,一路跟着她到了饭堂,萧月生懒得理他,给自己的宝贝兔子要了一根萝卜,然后又装了两个热气腾腾的肉包子,便出了饭堂。

  玉球在她怀里抱着那根该死的萝卜,道:“你不好好吃饭,大中午的要去做什么?”

  “有人跟着我!”她一边小声解释一边走得更快了些。

  “南风师兄!”她有些惊喜地喊了一声,然后赶紧小跑过去,拉着他的衣袖才低声道:“有个登徒子,一直在跟着我!”

  南风挑眉,反问道:“是咱们灵云的人?”

  她赶紧点头:“他穿着和我一样的道服。”

  南风这才认真起来,大手蹂躏着她的头发,全然没有注意到她怀里那只弱不经风的小兔子得到眼神,他眸子里满是温润,道:“你且去吧,这里交给我。”

  她点点头,由衷道:“谢谢南风师兄。”然后就跑开了。

  “喂,你这个女娃娃,怎地随便叫人摸你的头发!”玉球在她怀里很凶的样子,萧月生却笑了,她只觉得自己的兔子奶凶奶凶的,反而萌得可爱,揉了揉它的脑袋,她道:“无妨,我不介意,南风师兄长了我十多岁,只是像哥哥一样的存在罢了。”

  玉球不满道:“我都几百岁了!”

  “妖精的几百岁,不也是个孩童嘛!”她嬉皮笑脸地打哈哈,把他的脑袋往怀里按了按,就是不让他接着说话的意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