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我的师父不可能是反派

一朝梦回修仙界17

我的师父不可能是反派 琉璃风盏 2174 2019-12-29 22:47:00

  孙定年根本追不上已经筑基的萧月生,虽有些遗憾小美人跑掉了,但他遇见了他此行来灵云山的目标。

  南风靠在粗壮的树叉上居高临下地瞧着他,一片叶子在他指尖“嗖”地一下飞出,砍掉了孙定年一缕乌黑的发丝。

  “孙少爷可真是学好了,竟无端去骚扰人家小姑娘。”

  熟悉的声音在自己头上响起,孙定年先是一喜,抬头寻了半天却瞧不见人影儿,便焦急道:“三皇子,您快出来啊!”

  “闭嘴!谁准你在此这般称呼我!”

  孙定年一转身,这才看见了神出鬼没的南风,面上的喜出望外不是假的,愣了一会儿,他便赶紧跪下行礼:“微臣参见三皇子!”

  可是下一秒他就漂浮在了半空中,南风双手抱胸:“小爷瞧着你是个没长耳朵的,在天上飘一会儿兴许就能治一治你这耳朵不好使的毛病。”

  孙定年这才有些急了:“三……不不不,南风师兄!快放我下来啊!”

  南风收起指尖的灵力,转过身去懒得看他,后面传来“砰”地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而后就是孙定年忍着疼痛的声音:“南风师兄,您已经离开东瑜二十年了,西洲……”

  “闭嘴!”南风打断了他的话,“我说过,不会再回去。”

  “可是西洲公主……”

  孙定年话还未说完,便动弹不得,头顶是火辣辣的太阳,没有哪怕一小块阴凉,南风似笑非笑道:“小爷瞧着你欠收拾得很,干脆在这儿好好晒晒太阳得了。”

  说完,便御剑离开了。

  孙定年虽着急,却奈何动弹不得,只晓得了这定身术当真厉害,可是最起码,他见到皇子了,往后总有机会的。

  他虽被定住了,但好歹没弄出个什么诡异的姿势,只直愣愣地在太阳底下站着。左右大中午的没什么人,无非是太阳有些烤地慌罢了,他自我安慰到。

  萧月生刚刚打算回苍术峰来着,但是想着下午还要去万卷阁,瞧着那高大的山峰,便决定还是不回去了。随便找了个地方吃包子,想想自己这可怜巴巴的遭遇,顾影自怜。

  “唉!”叹了口气,心中郁结稍缓,她这才惊觉自己的宝贝兔子不见了!萧月生心中着急,原本慢吞吞的脚步便乱了章法,脸上失落的神色被抹去,取而代之的则是慌张和焦急。

  “玉球!”她不敢太大声,恐惊扰了旁人,却又着急地不行,猫着腰细细搜寻。

  羲辞就窝在离她不远处的草丛里,看着她焦急地喊“他的名字”,胸口涌上来的竟是一种说不出的情绪。

  他向来不在意别人,左右也无人在意他,他知道他是被天道抛弃的人,他也从不奢望谁能在意他。可是萧月生,她为什么?

  对一只来历不明的身上魔气缠绕的妖精,她为什么如此上心!

  他隐隐期待着答案,可他又不敢多想。现下却实在看不过她那般着急,他知道若是他有意藏起来,那么就算是找到天荒地老,她也不可能找到他。

  罢了,他想。他还要靠着这个女娃娃祛除魔气,总不好叫她总是焦急着。

  思及于此,他便寻了个合适的地儿,出现在了萧月生的视线里。

  那女娃娃一见到她,皱着的眉便松开来,弯起了嘴角却一副后怕的样子,疾步跑到他面前将他抱在怀里:“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她帮他捋着毛,替他挥去毛上粘的一些尘土,轻柔地不像话,好像怀里的不是一只妖精,而是什么稀世珍宝。

  “你……”他只犹豫片刻,便问道:“为何这般焦急?”

  她手上的动作有条不紊,帮他顺好毛,自然无比地接了话茬:“你那么小,手无寸铁,灵力又弱,身上还有魔气,总不能叫别人发现了你,否则要如何是好?”

  “可是我这个样子,是你的累赘。”

  她却不以为然,抱着他往苍术峰走:“什么累赘不累赘的,在这偌大的灵云山,只有你愿意陪着我,于情于理我都不该扔下你不管。而且,你不是说了吗?我可以净化你的魔气,所以更不能叫你离开我了,何况……”她笑了,眉眼弯弯的,“你生得这般可爱,我可舍不得不管你。”

  羲辞闭了嘴,心里面让这个叫萧月生的家伙搅得一团乱,他头一次看不透自己,也看不透旁人,只是这世间,真的会有人能全心全意地对待别人吗?

  这只是没触及到她自身的利益罢了,他一边有些偏执的想,一边暗示自己万不可心软。

  “咦?”萧月生远远看见烈日炎炎下站着的孙定年,明明几步之外就是树荫,他怎的偏就要在太阳底下站着?

  走得近了些,孙定年也看见了他,突然一种窘迫感就油然而生,他想撇过头以掩饰自己的尴尬,却偏偏动弹不得。

  “这位道友……是在练习什么独门秘籍吗?”

  她知道利用月华来修炼,保不齐就有人会用日光来修炼,毕竟这里是她不甚了解的修仙界。

  孙定年面露囧色,道:“小爷得晒太阳长个子,你懂什么!快让开,别挡住光了!”

  萧月生下意识想要让开,却突然想到自己现下一米五几的身高,又瞧了一眼人高马大的孙定年,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你确定……我的身高会挡住你的阳光?”

  羲辞在她怀里探出头来,他现在终于发现自己哪里奇怪了,原来他讨厌女娃娃同其他人说话。

  也是,那是他的徒弟。

  凭什么要和别人有过多的交集?

  没好气儿地翻了白眼,他对于这萧月生这种连最浅显的定身术都看不出来的筑基期修士向来连是看都懒得看一眼,现下却愿意开了尊口:“他是被人拿定身术定住了。”

  萧月生听见了,羲辞故意没叫别人听见他的话。她下意识抬眸,水灵灵的眼睛眨巴了几下:“这位道友,你是被人定住了吗?”

  孙定年只想挖个坑钻进去。

  太丢人!

  动了动唇,他还是妥协道:“你……能帮我解开吗?”

  这样下去,他不知道自己要在这里待到什么时候。

  萧月生不欲管他,这个人嚣张得很,怕是平日里没少仰仗身份欺负同门,相比是惹到了谁受了惩罚,在这里站上一站,挫挫他的锐气也好。

  “我为什么要帮你?”小姑娘眼睛大大的,好像清水洗涤了的宝石,她逻辑清晰,继续问:“我有什么好处吗?”

  孙定年脸上一热,却心知与头顶的太阳无关,他只知道萧月生生得极好,可是他这辈子头一次看到,这么好看的眸子。

  水汪汪的,里面好像住了一只精灵,叫她整个人都生动得很,让他不由得想起了早春那种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下,暗自努力生长开花的小东西。

  “我……我……”他“我”了半天,吞了吞口水:“只要你肯帮我,你说什么,我孙定年就做什么!”

  闻言,他并没有在她脸上看到他所预想的可爱的狡黠的样子,而是一种惊讶,萧月生一愣,随机又惊又喜:“你说你的名字是什么?”

  他还未回答,便听见她又道:“你是孙定年?!”

  这个孙定年不是旁人,正是顶替了贺连州入了掌门门下的那个弟子。找到了这个人,帮助男主成功拜入掌门李观天门下,这样她就不用再每天担心他了,只要给他时间和资源,他早晚能成大器。

  金鳞岂非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等男主成长起来,神魔大战一结束,也许她就能回家了!

  没想到萧月生一听到自己的名字就如此激动,孙定年脖颈子都红了,他着实没想到自己的名气这么大,竟……有了仰慕者吗?

  他突然觉得自己做的一些荒唐事确实有些不靠谱了,早知道就不装作一副纨绔子弟的样子了,也不以身份欺压同门了,只希望她不要因此厌恶他才好。

  完全想岔的两个人就在这灼热的太阳下站了许久,偏还都不曾察觉。羲辞最讨厌她这般,怎地见到谁这女娃娃都会激动一番?这一副愣神的样子可真真不妥,便“好心”出言提醒到:“你再不帮他解开定身术,你的好处就要没了!”

  

琉璃风盏

我明年一定好好更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