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我的师父不可能是反派

两相忘兮两相望1

我的师父不可能是反派 琉璃风盏 3071 2020-01-03 23:00:00

  萧月生被迫停下了步子,面上罕见地出现了几分不悦的神情,毫不客气地挣开明丽的手,她转过身子,矮了一截的身高叫她只能仰视,但那气势却是一分不少的:“你做什么?”

  明丽在她手上吃过亏,现下竟是对着比自己矮上那么一截的小丫头片子生了几分忌惮,但是一想到自己身旁的贺连州,便硬着头皮道:“你以后,别再纠缠连州。”

  萧月生抬起眸子看了一眼贺连州,好巧不巧正好对上了他的视线,这次她没有闪躲,也没有唯唯诺诺,而是直接了当问道:“你觉得我是在纠缠你吗?”

  贺连州并不言语,他现在最讨厌的就是麻烦。如今两个女子为他在这里“争风吃醋”,恐怕他很快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可是,他只想等到试剑大会,那是身为门外弟子的他唯一的翻身机会,在那之前,他并不希望有谁来因为任何事情针对他。

  虽然那些门外弟子,都已经因为他这副皮囊,和身旁这个叫做明丽的女人,而针对他了。

  不过,也许,可以利用萧月生,摆脱明丽。

  他眸色微闪,淡淡道:“不曾。”

  “连州!”明丽急了,“我明明看见她去找你!像她这样的女人,为什么会去无缘无故接近你一个门外弟子?若说她没有图谋什么,你自己会信吗!”

  “与你何干。”他只淡淡说了一句,就让明丽措手不及,不知该如何是好。

  “明丽!”大力冲出来将她护在身后,盯着贺连州,满眼怒火:“你这个小子!来呀,给我打他!”

  话音刚落,一群门外弟子便蜂拥而上,将贺连州围得水泄不通,而后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刚刚还腰杆挺直的人,现在却只能蹲下去缩成一团,尽力护住自己的脑袋。

  门内弟子多半看不起他们这些人,都当成笑话在一旁观看罢了,根本无人上前阻拦。

  谁会闲着没事儿,去管一个陌生人的死活呢?

  何况在这里打架斗殴,想必是要被罚的。

  傻子才会上前,沾自己一身污水。

  羲辞正这么想着,那个傻子竟然就上前了,临去之前还不忘将他放下来,叫他远离是非之地。

  可是羲辞很不高兴。

  萧月生看了一眼躲在大力身后的明丽,头一次露出了不齿的表情,她虽还不太擅长运用自己的灵力,却轻而易举可以冻住那群人,灵光闪过,原本还嚣张的一群人就变成了一座座的冰雕,她看向满眼不可思议的明丽,反唇相讥:“怎么,你不是很喜欢他吗,怎么就这么就看着他被别人如此侮辱?”

  而后疾步走上前,搀扶起贺连州,这次她少有地强势,愣是在他无声的拒绝中牢牢抱紧了他的胳膊。虽是护住了头部,但是他的手臂和眼角却仍有擦伤,保不齐身上还会有淤青,她眸子里有水汽荡漾,就算他不是男主,日后不能保护她,但是光天化日之下他竟被人如此欺辱……

  她想到了自己的妈妈。她虽见不到老妈,可是老妈若是知道自己被这样欺负了,一定会很难过吧?

  想到这里,她吸了吸鼻子,小小的个子却叫人不敢忽视,她一字一句对着大力道:“你,还有你们!”她的视线环视一圈,继续道:“若是再敢针对他,我萧月生,第一个不答应!”

  “你凭什么!”明丽皱着眉头冲上前,“你凭什么左右连州!”

  “那你又凭什么,要打扰他?”她反问道,“你明明知道旁人爱慕你,可你偏偏要往贺连州身旁凑,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你不知道吗?我才要问你是何居心,有何图谋,竟要用这种方式如此害他?”

  “你……”明丽哑口无言,明明先前还是个怯生生的小丫头,连大声说话都不敢,如今怎么如此伶牙俐嘴!

  “我与贺连州,自幼相识,你问我凭什么?我还想问你,你凭什么呢?”

  “刁蛮任性的大小姐罢了,明丽,我们别与她计较。”大力给她搭了个台阶,那些门外弟子身上的薄冰也都碎个差不多了,一个个的低着头不敢造次,跟在大力后头这群人便要离开。

  可是萧月生真的生气了,在他们身后冷冷道:“谁让你们走了?公然打架斗殴,你们谁都别想摘干净!”

  说罢,便抱起玉球,低声道:“传音的诀要如何掐啊?”

  而她身旁的贺连州自始至终都不多言一句,好像这场闹剧与他无关,他也是那些冷眼旁观的旁观者之一罢了。

  可是他看萧月生的眼神,明显变了。

  从前看她,和看石头草木并无不同,如今他才仔仔细细地看了,原来这个小矮子,竟如此厉害么?

  厉害到,愿意和他一起,被整个世界孤立?

  他暗自摇了摇头,明显不相信自己的猜测。

  人人都说无情道最是难修,其实最无情的,恰好就是人。

  玉球虽气,却还是帮她传音给了南风:“南风师兄,请速来饭堂大厅!”

  南风一听是萧月生的声音,也不马虎,扔下手里的书就赶来了,他先是皱了眉道:“都干什么呢!还不赶紧吃完饭去修炼!”那群人这才都散了,见大力一行人竟要浑水摸鱼地离开,萧月生赶紧道:“站住!”

  明丽下意识脚步一顿,南风顺着萧月生的视线看去,挑了挑眉:“怎么,你惹到我萧师妹了?”

  明丽还未开口,南风便继续道:“啧啧啧,那我可帮不了你了,萧师妹可是羲辞长老的眼珠子,今儿我若放了你,怕是他日长老就不会放过我了。”

  “南风师兄,公然打架斗殴,要受什么惩罚?”萧月生问道。

  明丽哪敢说话,只盼着自己的罪责能少些,而她身旁的大力也好不到哪儿去,平日里欺负贺连州那小子欺负惯了,在后山也就罢了,无人会管,眼下也是他一时气糊涂了,竟在这里动起手来,现下已是懊恼不已。

  “嗯?竟有人打架吗?”

  “这位师兄……”明丽眸子里含着光,顿时生了些许地妩媚,“只是切磋罢了,何况……我并未参与……”

  “嗯,切磋……你会用灵力吗?”

  南风的话叫明丽一愣,就听见他继续道:“灵云山乃是修仙为上,所谓的切磋,那至少也得等到筑基才可以。你一个门外弟子,怎地还会使用灵力吗?”

  远远看见一抹身影,南风皱了皱眉,懒得再浪费时间,便道:“你们莫要多言了,一会儿把名字都留下,然后在天黑之前把飘渺鼎灌满水就好了。”

  飘渺鼎乃是水系法器,虽看着不大,也不占地儿,却能装下几千斤水,他们这下子可有的忙了。

  “若是装不满,也无妨,明天装满两个鼎就行了,”南风道,“以此类推,可若是三日之后还装不满……那你们就自觉离开灵云山。”

  这下子这群人可安生了,一个个地赶紧称是,不敢再多待,麻溜儿地挑水去了。

  “萧师妹,这个人情,你可欠下了。”南风笑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可是他却走不了了,孙定年远远看见他,就像是饿坏了的狼看到了肉,几乎是飞奔过来的,看到萧月生也在才稍微注意了一下自己的仪态,全然没有注意到一看见他神色就微微僵硬的贺连州。

  “南风师兄,可见到您了!”孙定年说道,“上次您把我定在日头底下,多亏了萧师妹我才能重获自由,月儿师妹……”

  可是他的话卡在了嗓子里,因为他终于看到了贺连州。

  说是没有愧疚那是假的,他是在灵云山山脚下遇见的贺连州,那时候他已经饿得快要死了,他便派人给他送了吃食和水,哪知道他就非要跟着他,说得报恩,决不能欠着。

  孙定年无所谓,左右不过是多个人罢了,他上灵云山可是有要紧事儿做,没空和他周旋。

  可是他没想到自己来晚了,所有长老的弟子都已经收得差不多了,只有掌门手中还有一个名额。其实他不算是有很天资,也并不想修仙,只是因为西洲公主听说他有三灵根,才百般央求他来灵云山帮她寻三皇子,西洲公主已经等了十年,他不忍,便来了,可是贺连州的天赋远在他之上,若是贺连州与他一齐,那么他定是无法完成任务的。

  因为他连三皇子的面儿都见不到。

  所以他把花重金买来的隐灵草汁掺入了贺连州的茶水里,暂时隐去了贺连州的实力,而自己则是李代桃僵,进了灵云派。

  “我……”他开口,似乎是想要解释什么,可是贺连州连个眼神都不给他,兀自走了。

  “喂!”萧月生冲着他喊了一声,赶紧道:“南风师兄,孙师兄,我先走了!”

  说罢,便赶紧追了出去。

  南风则是挑眉:“小爷怎么觉得,你好像干了什么了不得的亏心事儿呢?”

  “三……南风师兄,我都是为了见你啊!”他反驳道。

  “见我?我可没叫你做什么缺德事儿。”南风说道,“行了,与其在我面前解释,你还不如怎么在你的月儿师妹哪里挽回形象,她可是对那个小子好得很。”

  

琉璃风盏

这几天还有考试,所以就更得晚些少些,大家多担待哦= ̄ω ̄=   这几天就每天晚上十一点更啦   感谢大家的礼物红豆和评论,我一定会好好写完的(ง•̀_•́)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