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我的师父不可能是反派

两相望兮两相忘4

我的师父不可能是反派 琉璃风盏 3253 2020-01-06 22:00:00

  比起贺连州,更烦闷的另有其人。

  羲辞怎么也没想到李观天竟会让贺连州那小子与他的娃娃同行,他现在还是个小孩童的模样,乖乖巧巧地坐在萧月生的榻上,可是他的双眸里却像被谁滴入了一滴墨,黑的让人恐惧,饶是一个傻子,也能明显感觉到他的不悦。

  可是他没有办法明面上去反驳李观天的决定,不管怎样,他始终得给这个掌门一些颜面。既然事已至此,那他只好打起十二分精神,好好盯着贺连州那小子,自己的娃娃,自己得看好了才是。

  而萧月生心里是又高兴又不解,按理说这么一个天才,掌门不是应该喜笑颜开地收入门下好好教养的吗?日后他若成器,灵云派也跟着水涨船高,岂不美哉?可他又非要看看贺连州的本事,说是机会其实也是考验。

  思及于此,她便暗暗下定了决心,须得好好走这一趟,只要贺连州能成功拜入掌门门下,那么他的那些仇家就算查到了他的位置和身份,行事之前也得掂量掂量了。

  这样她就可以放心修炼,再也不用去花费心思担心贺连州,然后只等神魔大战结束,这本书完结,她就可以回家了!

  想想便觉得兴奋,自然面上也是喜悦的,贺连州的眸子微微闪过,他已经很少看到这样明媚的笑容了。

  贺家屹立不倒的时候,那些人也笑,可是他那时年幼,又因为天赋异禀多多少少有些少年的狂傲,难免有些目中无人,竟也就信了他们真的是仰慕贺家、赞赏自己;后来贺家一夜覆灭,那些人还笑,只是这次他看出来了,那笑容里满是讥讽,幸灾乐祸,还有贪婪。人人都想着咬下贺家的一口肉,那张嘴的样子让他厌恶至极。

  可是萧月生,她到底是如何生的?怎能笑得如此灿烂,好像梅雨天气的时候,那一道久违的阳光。

  甚至有些刺眼。

  “好了,你们简单收拾,轻装上阵,早些出发。”李观天负手而立,面上又恢复了严肃的神情,“月儿,你虽入门不久,可是此行你可是身肩重任,非你不可,此次下山便当做历练,等你回来,我相信你一定会有一番悟解。”

  虽然不知道自己需要悟出什么,但她还是道:“是,掌门放心。”

  “南风,你们要保护好月儿,还有她的身份与异能,切勿传出去,以免引发不必要的麻烦。”

  “是,师尊放心。”南风道。

  当孙定年得知萧月生要与他一齐下山的时候,高兴得只差手舞足蹈了。南风嫌弃地瞥了他一眼,毫不留情道:“你回你的东瑜,我们得去西瑾。”

  刚刚膨胀地像个气球一样的人顿时就像被刺了一针,瘪下去了。可他还是不死心:“那我们,至少能同行一段路途吧?”

  见南风不说话,他便继续道:“我手无寸铁,您就真放心要我自己回东瑜?抛开此事不提,南风师兄,你得回一趟东瑜啊,陛下在等你呢!”

  “我知道。”南风丝毫没有受到他话语的影响,只淡淡应了,“我会回去,但是现在西瑾的事情更严重。”

  孙定年以为自己要孤家寡人地上路了,可是在他脱下灵云的道服换上自己的衣裳准备走的时候,刚刚走到大门口,就被人叫住了。那声音他再熟悉不过,有些雀跃地回头,果然是萧月生……还有南风与贺连州,不过有自动屏蔽功能的某个人眸子顿时亮了起来,毫无形象地使劲儿挥手:“月儿师妹!”

  萧月生走近了才道:“孙师兄要去东瑜,我们去西瑾刚好路过,能捎带你一程。”

  可是孙定年的重点放错了位置,只道:“是你提议要与我同行吗?”

  萧月生怀里的兔子翻了个大白眼,瞥过眼不去看这个智商堪忧的少年。

  萧月生略有尴尬,但她轻轻一笑就掩盖过去了,道:“是南风师兄提议的,我们御剑飞行,就算是绕些远路去趟东瑜,也耗费不了多少时间。”

  闻言,孙定年明显没有刚刚那般激动了,却也冲着南风抱拳道:“多谢南风师兄。”

  南风挑了挑眉,对于孙定年的区别的对待没有任何质疑,他就知道这小子那点七扭八歪的心思,也懒得与他计较。

  可是问题来了,这四个人……和一只“兔子”,会御剑的只有南风和贺连州两个人,本来也没什么好纠结的,两人共御一剑就好了,可是偏偏谁与谁一起成了难题。

  “连州的修为在我之上,还是与萧师妹一起才好,姑娘家就是要保护着的。”南风率先道,他并不像在这等小事上浪费时间。

  “我与谁一起都可以的,没有意见。”萧月生知道自己就是个“累赘”,哪里还有资格挑三拣四?

  贺连州没说话,他都无所谓,但是孙定年却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竟反驳他家的三皇子:“不妥不妥。”

  南风瞧了他一眼:“哪里不妥?”

  “月儿师妹是个姑娘家,怎能与男子亲密接触!”

  说完,自己却先红了脸,这一行人里,除了萧月生都是男子好吧?

  “我与……贺公子乃是同门,无妨的。”萧月生开口,缓解了尴尬,只见贺连州宝剑出鞘,凌空待发,他率先一跃而上,将剑放低了些,看着萧月生。

  那是一把看起来极其普通的剑,剑锋竟漆黑一片,剑柄毫无修饰,但是萧月生知道,这其实是一把神器,名叫沧啸,现在只是还未觉醒罢了,

  萧月生心里还是有些怕的,上次和父亲一起,她全程受着保护不说,剑只飞了一会儿便落地了,这次不晓得要在天上飞多久。

  而且贺连州,完全没有要帮她的意思,这一点她看出来了,便暗自咬咬牙,踩上了剑。

  虽有些摇摇晃晃的,但她好歹是上来了,双脚岔开,平举胳膊,她只是希望自己不要在天上掉下去才好。

  而另一边南风也不拖沓,召唤出自己的配剑,然后提着孙定年的脖领子一下子就把他提了上来,他的月儿师妹就在一旁,饶是他心中有些许害怕,面上也是一片镇定,南风早就看准了用这一点,二话不说直接起飞,全然不管孙定年复杂的神情。

  萧月生偷偷抿嘴一笑,原来南风师兄不仅仅爱拽她的领子,只要是领子他都拽啊!

  贺连州御剑明显比南风要稳,从萧月生和孙定年两个“乘客”的表情就可以窥探一二。可是贺连州这次却没有心无旁骛,而是在想刚刚自己前面的这个身量知道自己胸口的姑娘在笑什么。

  怎么会有人每天都这么高兴?

  萧月生本来平举双臂以保持平衡,但是想到自己怀里的玉球,还是改成了环臂抱胸,好能把他护在自己的怀里。

  因为相对运动而产生的气流在她的脸颊上划过,叫她不得不眯起了眼睛。上次与父亲一起,明明没有感觉到如此的不适,可这次她偏又不敢多说什么,这群人里(除了孙定年)就属她最弱鸡,最需要人保护,她哪里还敢多要求什么。

  玉球却知道贺连州这是故意的!他一个金丹期的修士怎么会不知道像萧月生这样的刚刚筑基的小修士给根本无法抵挡御剑产生的强风,他不用灵力凝聚保护罩就算了,偏还飞得极快,没看见南风都落得没影了吗!

  他还好,修为强大,这点风根本奈何不了他什么,可是他一看到自己的娃娃那般隐忍却不敢多说一个字的样子,心里就没由得感觉到心疼和愤怒,对,就是心疼,这次他很明白自己的情绪。

  那种,心脏微微皱起的感觉,可不就是疼吗!

  他收敛了心思,从她怀里微微爬出来,可是刚一露头,就被人按了回去,头顶是她逆风发出的声音:“风很大,你探出头来做什么!”

  玉球一愣,这点风于他而言并不算什么,可是……

  于是他便道:“可就算窝在你怀里,我还觉得难受。”

  萧月生眯着眼,低下头看了他一眼,而后又抬起头,抱着自己胳膊的手微微收紧了,只是片刻她便微微扭头对着自己身后御剑的人道:“贺……贺公子,咱们慢些吧?你看南风师兄都追不上咱们了。”

  玉球不知道自己此时该是什么表情,他猜对了,只要他开口,他的娃娃就会去做。

  他也知道,若只是她自己的需求,她不见得会去完成。

  贺连州没有回答,也没有减速,萧月生知道她大约是白说了,便把怀里的兔子抱得更紧了些,好能帮他挡挡风。

  “连州。”她听见风在她头顶盘旋的时候,带来的他的声音。

  她一愣,那人便继续道:“叫我连州。”

  说罢,剑飞行的速度明显小了下来,连带着风都小了,萧月生眯了一路的眼睛也终于能睁开了。

  还没来得及感叹终于能稍微舒服了些,贺连州好像有些愠怒,她甚至可以想象出他皱眉的样子,只听见他道:“为什么不叫?”

  “嗯?”叫什么?她一脸懵的样子,脑子却在细细回想,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之后却觉得好像开不了口,什么时候他们着这般熟稔了?于是便只自己在那里扭捏着装没听见他的话。

  玉球真想衣袖一甩真气一出弄死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他可比孙定年难对付多了,他想。

  剑无声地加了速度,好像还有愈来愈快的趋势,当速度隐隐要赶超最开始的速度的时候,萧月生终于在生理和心理的双重压迫下喊道:“连州!”

  加速度顿时变为负值,萧月生只觉得心有余悸。

  却完全没有看见自己身后的那个人,久违地、微微扬起去轻不可察的嘴角。

  萧月生与贺连州的速度慢了下来,开始有些慢悠悠的样子,南风终于追了上来。他仍旧是那副样子,衣袖和发丝被风吹起,还颇有些仙风道骨的样子。

  

琉璃风盏

考试结束,以后就每天晚上十点更啦   加更看心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