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我的师父不可能是反派

两相望兮两相忘7

我的师父不可能是反派 琉璃风盏 3346 2020-01-09 22:00:00

  忠义侯府,身穿一袭紫色华服的男子头戴玉冠,生得倒是一副好模样,可惜,他是个需得靠着轮椅才能出行的瘸子。

  “侯爷,”来者一袭黑衣,毕恭毕敬的,虽然面对的是一个瘸子,但他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只细细禀报道:“那三个人,定是修士,属下刚刚看见他们御剑而行,朝着武阳城的方向去了。”

  “武阳城吗?”他淡淡道,声音淡若清泉,“那是得回去一趟了。”

  梁俶的视线转向窗外的那方天空,遮住太阳的云,终于要挪开了。

  萧月生没想到自己竟困得睡了过去,等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床上,这么瞧着好像是一间客栈的客房。她缓缓坐了起来,揉了揉太阳穴,发现竟只有自己在这里。

  她还没来得及慌乱起来,门就被人推开了,来者是南风,他的肩上卧着兔子形态的玉球。

  “你可醒了,”南风上前给她倒了杯茶水,送到她跟前,“我可是头一次看到,御剑飞行还能睡着的人,你也不怕一头栽下去。亏得有贺师弟,你靠着人家睡了一路,他竟也没嫌弃你。”

  闻言,萧月生接过茶水喝了一口,她也觉得脸红,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玉球打南风的肩膀上跳了下来,窝到萧月生的腿窝,她便顺势把手搭在他的脊背上,轻轻捋着他柔软的毛。

  “我已经去过皇宫了,待他们允许咱们进宫,咱们就可以面见西瑾的君王,然后再顺藤摸瓜,就能知道究竟是何方妖孽作祟了。”南风说道。

  “对了,南风师兄,”她突然想起了什么,“那日在客栈里,我竟陷入了虚无幻境。”

  “虚无幻境?”南风先是有些诧异,而后正经起来,“那可是高等妖族才会的法术,难不成这西瑾不仅有魔修,还有妖族的人吗?”

  “西瑾的确是个多事的地方,”贺连州不知道什么时候倚在了门口,“但师兄还是得分清主次,掌门交给我们的任务要紧。”

  南风不说话,仿佛有着自己的思量。而贺连州的头脑向来灵光,从来不是萧月生此等凡人能一下琢磨透的,而且她这一睡,好像错过了许多大事……她不知道他们在讲些什么,自然也插不上话。

  贺连州却突然把视线转向了她:“南风师兄的身份,可是我们都高攀不起的,萧师妹,可要注意了,那些王公贵胄可都不好惹。”

  “什么啊?”她有些愣了,原著里的南风并有多少戏份,她只知道他在灵云是个德高望重的师兄罢了。

  “都是尘缘,我等既已决定修仙,凡间的那些名分就都算不得数了,贺师弟说这些做什么。”南风少有不悦,但此时却毫不掩饰地表现出来了,萧月生这下最起码知道了,南风师兄是个王公贵族,而且是个不愿意提及自己身份的贵族。

  正当此时,店小二进来道:“几位客官,底下有人找。”

  “起来吧,咱们得入宫了。”南风撂下这句话,就率先走了出去。

  贺连州倚在门框上微微侧身,给南风让路,而后对着萧月生道:“妖族才会的法术,你难道不奇怪吗?毕竟你的身边,就有个会造幻境的家伙。”

  说罢,也离开了房间。

  萧月生赶紧下床趿拉上鞋子,抱着玉球就追了出去。

  玉球在她怀里闷声道:“你不相信他的话吗?”

  “信。”她道。

  玉球的心罕见地“咯噔”一声,久违的这种名为“惶恐”的情绪再一次找上了他,可他无力反驳,因为那个幻境就是他弄的。

  “但是我更相信我自己的判断。”她继续道,“若是我的判断是对的,那自然便都无妨;若是错的,那权当得个教训罢了,总不能无缘无故去怀疑自己的朋友,在猜疑里生长起来的感情,是经不住岁月的磨练的,一击就碎,白白浪费了那么多感情。”

  玉球不说话,他这次让她判断失误、错信了。

  不过下次,他一定会让她判断正确的。

  她走得急,还不忘揉他的脑袋:“何况你生的这么可爱,我可没见过哪个坏人长得像你这般的呢!”

  她毕竟是个长在象牙塔里的人,在影视资料里的坏人长得不是凶神恶煞就是眼神阴骘,她的玉球两点都不符合,怎么可能是坏人呢?

  到了楼下,她恰好看见那个为首的官兵对着南风行礼:“三皇子,请允许小人为您带路。”

  她这才知道贺连州话里的意义,没想到南风师兄,竟是一位皇子吗?

  她跟着南风和贺连州,瞧瞧腾出手来拽南风的袖子,小声道:“南风师兄,原来你是皇子啊?”

  南风扭头居高临下地瞧了她一眼,略带戏谑道:“怎么,现在知道害怕了?”

  “没有没有!”她摇摇头,和拨浪鼓似的,“我只是觉得……我现在好安全啊!”

  身旁的两个同行者,一个身份尊贵,一个修为不凡,她虽修为低下,但是其实却是最为安全的那个。

  南风笑意更甚,揉了揉她的脑袋:“嗯,我们会保护你的。”

  萧月生也低下头对着怀里的玉球道:“听见了吗?跟着我才是最安全的!”

  玉球:我一根手指头就能把你那两个护盾给秒掉好吗……

  可他还是乖乖地蹭了蹭她的手,没错,羲辞大人越来越知道如何做一个乖巧的宠物了。

  而就在城墙的上面,雍容华贵的女子眸色冰冷,最后没有按照预想的在皇宫门口迎接他们,而是对着自己的侍女伸出了手,示意她搀扶着自己:“春柳,回宫。”

  “是。”名唤春柳的宫女不敢多言,搀扶住她,主仆二人便离开了城楼。

  西瑾皇宫的大殿之上一片空荡,只有身着龙袍的帝王坐在龙椅上,他虽正直壮年,却一脸疲倦,眼底有明显的乌青,看到南风一行人走进来,便强打起精神,坐得更端正了些,几分龙威便也在不经意间显露出来。

  南风带着萧月生和贺连州上前行礼:“灵云山南风携师弟贺连州、师妹萧月生,拜见陛下。”

  “免礼平身吧。”龙椅上的人分明只是个而立之年的人,声音却那么苍老,好像每多说一个字,就会耗费很多力气。

  “陛下,实不相瞒,在下是奉我灵云掌门之命,前来西瑾,为的就是铲除魔气,还您龙体康健。”南风道。

  “是吗?你们当真有办法?”闻千芾明显比刚才更有兴致了些。

  “恳请陛下允许在下的师妹帮您诊治。”

  “允了。”

  南风微微回眸:“萧师妹,去吧。”

  萧月生点点头:“嗯。”然后走不敢抬头,只尽量保持谦卑,慢慢朝着龙椅走去。

  就当她快要碰到帝王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威严的女声:“慢着!”

  她一愣,下意识回眸,身旁的帝王则是开了口:“皇后今日怎地没有穿凤袍啊……”

  西洲从皇宫城门而来,她知道自己不该再惦念那个人,可她就是忍不住。但是刚刚在城墙的那一幕深深刺痛了她的双眼和心口,原来这么多年念念不忘的,只有她一个人吗?

  她不穿凤袍,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她不想让他一看见她就能想到,她已经是别人的皇后,再也不是他的西洲了。

  “陛下重病,臣妾怎能穿金戴银?何况凤袍华贵,臣妾身为皇后理应节俭,万不可带坏风气。”她说得句句在理,把自己的那点心思掩盖的天衣无缝。

  她甚至都没有看南风一眼,走到帝王身边,打量了一下萧月生,果然年轻貌美,原来不止是多情的帝王,天底下是个男人都喜欢这样的货色啊!

  察觉到皇后不善的目光,萧月生知晓退一步海阔天空的道理,垂着眸子道:“皇后娘娘,我只是在帮陛下看诊。”

  “谁准你如此自称的?”西洲反问道。

  这是很明显的刁难了,弄得萧月生措手不及。

  “皇后娘娘!”南风赶紧道,“萧师妹自小长在天山修仙世家,不懂皇宫的规矩在所难免,还请娘娘恕罪!”

  “皇后莫要气,且让这位姑娘帮朕看诊。”闻千芾也道。

  “是。”西洲这次没有反驳,而是微微退后。

  “刚刚那个什么皇后,就是故意针对你!”萧月生一愣,确定玉球刚刚没有开口,就听见他继续道:“这是传音法术,只有你能听见我的话。”

  “听我指挥,这个皇帝的魔气根深蒂固,你怕是很难祛除。”

  萧月生点点头,指尖汇聚灵力,先是在闻千芾的身体里游走了一圈,探一探魔气所在,而后却大吃一惊:他身体里的魔气竟已经积累的如此多了!

  从五脏六腑到四肢百骸,无一没有魔气充斥,正当她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玉球道:“先清理心脏周围的魔气,然后用你的净化之力将他的心脏护住,可以让他好受些。你的灵力不足,修为不够,怕是得在这里多逗留一段时间,才能帮他将魔气彻底祛除干净。”

  萧月生点头,先是帮闻千芾吸收掉心脏周围的魔气,只是这一小块魔气便叫她额角沁出了汗水,而后又在帝王的心口打出了一道灵力,帮他护住了心脏。

  闻千芾明显觉得自己已经比刚刚好太多了,不由得和颜悦色了几分:“三皇子的这位师妹,当真有本事,朕已经觉得好很多了。”

  萧月生回到南风旁边,道:“陛下,您体内的魔气……有些棘手,刚刚只是护住了您的心脉,其他的,还得慢慢来才是。”

  她收到玉球的传音,继续道:“在这期间,需得保证您不再受魔气侵蚀,否则您体内的魔气,就会犹如再生,怕是谁都清不干净了。”

  帝王不说话,似乎在思量着什么,一旁的西洲道:“魔气源于魔修魔族,我们凡人大约是不能与之抗衡的,那就烦请诸位,一定要揪出西瑾的这害人不浅的东西。”

  “谨遵懿旨。”南风三人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