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我的师父不可能是反派

两相望兮两相忘9

我的师父不可能是反派 琉璃风盏 3100 2020-01-11 22:00:00

  萧月生转身欲走,就见面前一道光闪过,刚刚还是衣衫褴褛的乞丐顿时就变成了一只火红色的狐狸。萧月生承认她真的好想摸一摸他毛茸茸的尾巴和耳朵,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再如此任性了。

  “主人,您若不要我,我就会死的。”狐狸又变成了少年,声音带着些许的凄凉与无奈,那样子就像一只被主人丢弃的宠物。

  果然萧月生停下了步子,沈又霖知道有戏,便继续道:“我生来无父无母,只晓得自己是只半妖,半妖是最低贱的妖,是人与妖两个种族都不能容忍的存在。我为了活命,便与天道定下契约,只要它要我活命,我便听它摆布,天道便指引我在西瑾的武阳城中南大街等您,它要我等一个身穿红衣,在日暮时分出现的女子,她会给我一大块银子……”

  听他说了这么多,萧月生只认准了一个问题:“难道不跟着我,你就会死吗?”

  “主人若要我死,我现在就可以死。”他恭谨道。

  “他是骗你的,我可从未听过这样的契约。”玉球冷眼看着沈又霖,无情拆穿。

  沈又霖则是看了一眼玉球,便道:“主人身边的妖,血统也和在下一样不纯呢。”

  玉球很想一下子杀了他,这只低贱的半妖,竟能看出他伪装的妖怪的身份?!可是他知道他不能,他不能无缘无故的在他的娃娃面前杀生。

  “没有这样的契约吗?”萧月生明显是更相信玉球的话,便出言询问以确定一下。

  “世间那么多契约,其实我记得也不是很多,保不齐会有这样的契约存在,世间未知之事总是大于已知的。”玉球改口道。

  闻言,萧月生沉默了。

  她在思量,要如何去养两只妖。

  沈又霖低眉对着萧月生道:“请主人赐在下一滴血吧!”

  萧月生一愣,反问道:“难道这也是为了能让你活命,我必须做的一件事之一吗?”

  他却笑了:“主人错了,主人没有必须要做的事情,在下只有绝对的服从。您的一滴血,只是能让我认您为主罢了,以后只要您愿意,完全可以把自己受到的伤害转移到在下身上,来保全自己。”

  “那……这于你而言,岂不是不平等条约?”

  “他是妖,若要认人为主,这是他必须要遵守的,你可莫要胡乱愧疚。”玉球冷言道,他的确不愿萧月生与这样弱的妖缔结契约,但他不能保证那个家伙不胡言乱语。

  现在只能袖手旁观,反正早晚他会让他的娃娃与这该死的半妖解除缔结之约。

  萧月生指尖汇聚灵力,轻轻一划,指尖便渗出了几滴血珠,沈又霖收敛了笑容,将自己的额头蹭向了她,那滴血便渗入了他的眉间,消失不见了。

  “主人,在下这样便是要赖着您了。”他的语气明显比刚刚轻快了几分,连眉眼都弯了起来,只是他的脸黑漆漆的,叫人看不太清楚五官。

  “萧月生。”

  有人喊她的名字,她便下意识回眸,一见竟是贺连州,便道:“你怎么在这里?”

  “我负责东南大街的排查,只要你能完成任务就能与我相汇。”贺连州的目光扫过沈又霖,突然语气变得有几分嫌恶:“你倒是会添麻烦。”

  萧月生知道他说的是什么,自己也知道自己底气不足,便也不敢反驳,只低声道:“我会看好他的。”

  “如此弱的半妖,莫说帮你提升修为了,怕是你日后的修习要更难了。”他毫不留情面道,“本来天资就差。”

  萧月生哪里敢说话,又怕沈又霖心里不舒服,毕竟被人家这般瞧不起了,便赶紧道:“我叫萧月生,你唤做什么?”

  “回主人的话,在下名唤阿霖。”

  “走吧,一无所获,先回去。”贺连州说完,便率先抬脚往回走。

  “咱们也走。”萧月生道,然后就赶紧跟上了大佬的步伐。

  萧月生和贺连州两个人因为时间有限,便只排查了武阳城的两条街道,而皇宫这等重要的地方则是由南风负责的。

  他没有放过皇宫里的任何一角,可是通灵牌偏偏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直到到了皇后的凤鸣殿。

  “烦请通报一声,我必须得排查凤鸣殿。”南风对着看守大门的宫女道。

  “贵客稍等,奴婢先去通报我们娘娘。”那侍女不敢怠慢陛下的贵客,赶紧行礼进去禀报了。

  西洲坐在自己的梳妆台上,面前是打磨得光滑的铜镜,她也曾是倾城容颜,奈何败给了时间。

  朱颜易老,朗心易变,唯有时光,匆匆不歇。

  “春柳,你看本宫美吗?”她看着铜镜里自己的脸,却满面愁容。

  “娘娘生的端庄华贵,自然美的。”春柳道。

  “本宫今日瞧见他了,他还是当年的模样,可是本宫却已经抵不住年岁的侵蚀了。”她似乎有些哀怨,“有些人变了心思却没有换容颜,而有些人心意未变又有何用,终究抵不过老去的岁月。”

  “英雄老去,美人迟暮,这是天道,是不能改的。”春柳道,“娘娘莫要伤怀,仔细身子。”

  西洲不再说话,只静静看着镜子里自己的容颜,而后便有宫女来通报:“皇后娘娘,陛下的贵客求见。”

  “让他进来吧。”她淡淡道,总不能叫陛下再看出端倪来才是。

  “参见皇后娘娘。”南风的礼数很周到,“还请娘娘行个方便,让我探查一下凤鸣殿。”

  “皇兄客气什么,尽管探查便是。”

  “是。”

  两个人说话毫不逾矩,客客气气礼数周全。南风拿着通灵牌注入灵力,开始专心致志地搜查,凤鸣殿大约是没有妖气和魔气的,他细细排查了许久,才松了口气,道:“娘娘且安心,凤鸣殿很安全。”

  没有人回答,他这才发觉天竟已经黑了,宫殿没有燃灯,有些昏暗,可是还有一半的皇宫没有排查,他不能逗留,便行礼道:“我还有事,先行告退。”

  “百里南风。”她隐在暗处,叫人看不清神情,唯有那微微颤抖的声音,昭示着她此时的不平静。

  “皇后娘娘。”相比来说,南风的声音就平淡得多,仅仅四个字,便就把两个人的距离无形拉开了。

  百里西洲微微蹙紧了眉,只是瞬间便又松开了,她嘴角勾起牵强的笑容,顾左右而言他:“和你同行的那个姑娘,倒是生的好模样。”

  “她自小生在天山,父亲乃是天山派的掌门萧鹤前辈,年幼无知,娘娘莫要与她一般计较。”

  他还以为她在说今日大殿上的事情。

  “皇兄都已经这样说了,我自然不会计较。”百里西洲的声音平静了许多,“天色已晚,皇兄要不留下用晚膳?”

  “多谢皇后娘娘美意,但我是外男,终有不便……”

  “你是我的皇兄,怎能算作外男?”她头一次没有顺从他的话,“宫女们已经摆好了膳食,皇兄怕什么呢?”

  南风沉默了片刻,便道:“多谢皇后娘娘。”

  桌子上摆了九道菜,每一道都是静心烹制的佳肴,在雪白的瓷盘上雕刻着的纹样衬托下,显得愈发诱人。

  “素来知道皇兄不喜辣,故而没有一道用到辣椒的菜。”西洲好似漫不经心道,率先坐了下来,抬起手来止住欲要上前布菜的宫女:“皇兄最讨厌旁人这般细致地服侍,你们且待在一边。”

  那宫女应了声:“是。”便退到一边站好了。

  “也不知道皇兄的喜好有没有变,”西洲一抬手,便有人递上了一壶酒,“这是陈年的桂花酿,在西瑾没有东瑜那般酸甜可口的梅子酒,这桂花娘虽无酸味但是甘甜有余,想必皇兄是喜欢的。”

  她轻轻笑了:“我可记得皇兄素爱吃皇宫西边那条街上的桂花糖,每次回宫都要买好多回来呢。”

  “我早就不喜欢吃桂花糖了。”南风淡淡道,这才抬起了眸子,“食不言,寝不语,皇后娘娘忘记了。”

  “是我的错。”她大方承认,拿起筷子随意夹了一道菜放入口中慢慢嚼着,“用膳吧。”

  南风这才拿起筷子,闷头吃了起来。

  他食得不多,很快便放下了筷子,道:“娘娘,我用好了。”

  “不合口味吗?我记得你以前最喜欢这些的。”她微微诧异道。

  “人总是会变的。”

  “人的确是会变的,但你要让身边的人还认识你!”她情绪涨了上来,筷子被“啪”的一下子摔到了桌子上,吓得那群侍女赶紧诚惶诚恐地跪下了。

  “都出去!”百里西洲扭头厉声道,那些宫女便赶紧出去了。

  “皇后娘娘发什么脾气?”南风皱起眉头,看了她一眼,“最开始变得让人认不出的,不是皇后娘娘吗?怎么如今我放下了,您却反而捡起了那些我丢弃的东西呢?”

  他站起身来,冷眼看着她:“皇后娘娘这般,当真是无趣极了。”

  他说完,便不欲再逗留,抬脚离开却被她叫住了

  “皇兄!”她声音急了些,见他停住了步子,她才吸吸鼻子,忍住不去看他,一字一句道:“慢走。”

  南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有些人相遇太早就是为了错过的。

  他不愿留恋,旁人也别想用当年的那些幼稚的情感给他羁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