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我的师父不可能是反派

两相望兮两相忘13

我的师父不可能是反派 琉璃风盏 3431 2020-01-15 22:00:00

  龙椅上的人这才微微变了脸色:“哦,那朕谢过忠义候了。”

  梁俶笑得真切了几分:“臣不敢当。”

  君臣之间的气氛逐渐僵硬,正当此时,有侍从进来禀报:“陛下,灵云山的几位贵客求见。”

  闻千芾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梁俶,见他竟没有想要退下的自觉,他又不好赶人,只好道:“宣。”

  萧月生没想到大殿上还有其他人,看那人的衣着不像是个普通人,可她不认得,只好跟着南风向皇帝行礼:“陛下万安。”

  “诸位贵客平身。”

  “陛下,可否让我再看看您的身子?”萧月生道,“也许之前是我们疏忽了,现下亟需确认一下。”

  “自然可以。”

  得到了允许,萧月生便将玉球交给沈又霖,朝着闻千芾走近了几步,然后指尖汇聚出灵力,在他的体内细细探寻。除了心脉受到她灵力的保护完好无损之外,其余的五脏六腑也好,四肢百骸也罢,她虽做了半个月的清理工作,可是那魔气却丝毫不减。

  萧月生的眉头微微蹙紧了,耳畔传来阿霖的话:“主人,丹田。”

  闻言,她便下意识地朝着帝王的丹田探去,因为闻千芾虽是一国之君,但也是个凡人,更没有修习练武的习惯,她竟忽视了他的丹田处。

  那里的魔气果然浓郁了几分,团团黑气之下,萧月生一咬牙,注入了大量的灵力,竟发现了一块核状的东西,她尝试着碰了几下,闻千芾的脸色却瞬间变得煞白,甚是还“嘶”了一声,告诉众人这痛来得猝不及防,叫她不得不停了手:“陛下?”

  灵力收回,萧月生关切道:“陛下觉得疼痛吗?”

  “嗯,只是一刹那,朕便觉得丹田处像是剜肉剔骨般,疼痛难忍。”

  萧月生看向南风与贺连州:“陛下的丹田处有一个桃核一样的东西,我只是拿灵力轻轻触碰,陛下便觉得疼痛——那是什么?”

  “是魔核,”沈又霖道,“此等凶险的功法诸位不知道很正常,它是魔修的修炼方法之一,用已经陨落的魔的残余的灵力也好,灵魂或者其他的什么也罢,锻造成魔核,注入有大气运或者大修为的人的体内,吸收宿主身体里可吸收的东西作为养料,即便相隔千里,魔修也能借此修炼,且修炼速度不可小觑。”

  “这么阴险?”萧月生下意识道,一双柳叶眉蹙得更紧了。

  “那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取出或者销毁那个魔核呢?”贺连州问道。

  他们是正派的修士,对于这种阴毒的魔修功法知道的少之又少,饶是贺连州,也不知道。

  “这个在下就不知道了,”沈又霖道,“但是主人万万不可硬来,只是触碰到魔核便觉得疼痛难忍,想必魔核已经慢慢与陛下的龙体融合了,如若强取,只能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可若是不取……会怎样?”帝王已经知道这个事情的严峻,他大概也能猜到那个什么魔核是个凶恶的东西,但他更关心的还是怎样取出来……可是若是取不出来,他也得做好打算才行,毕竟他的命,关系到整个西瑾的社稷与百姓,他没有资本马虎。

  “若是不取出来,早晚有一天,陛下会气竭而……”沈又霖混迹江湖多年,说话总是习惯性地把握着分寸,他斟酌了词汇,才继续道:“陛下的气运,关系着整个西瑾乃至天下,您的气运若是被这魔核吸净了,会间接影响西瑾的气运,乃至天下的局面,万不可任由它继续下去。”

  “师妹,你即刻修书一封送往灵云山交与师尊,现下我们只能求助灵云。”南风道。

  “好。”萧月生应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她转过身,带着沈又霖朝着闻千芾行了礼:“陛下,萧月生先行告退。”

  龙椅上的帝王心思沉重,点了点头,可是萧月生却没迈动步子。

  只因一直沉默的梁俶终于开了口:“这位姑娘,且留步。”

  萧月生下意识停下了步子,看向他。

  “陛下,臣的腿,怕是也需要这位姑娘看上一看。”梁俶道。

  闻千芾轻轻搭在案上的手指轻轻敲了两下,他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在思量着什么。他还以为是芷儿的缘故才让梁俶回了武阳城,没成想他竟是打着这个主意。

  现在自己的病情已经不是秘密,各方势力都暗潮汹涌蠢蠢欲动,他之所以信任梁俶,还不是因为无论如何,天下人都不会让一个瘸子登上皇位,可若是他的腿好了……

  但是如若不答应,又显得他一个帝王小气,虽然只是片刻,但闻千芾的思绪绕了不知多少个弯后,才道:“允了。”

  萧月生抬起眼眸,收到南风应允的视线,才走向梁俶,一边走一边暗自感慨,这个人器宇非凡,容貌昳丽,看起来又极有气质,一看就不是个平庸之辈,真真是可惜了那双腿了。

  她哪里会诊治,又不知医者,萧月生只像帮助闻千芾一样,将灵力探入梁俶的腿,果不其然竟在他的腿间发现一股黑气,她细细探了一番,发现不仅仅是表面,但那黑气已经渗透他的肌理、骨髓、血液,怕是得清理一阵子。

  幸好没有那难缠的魔核,萧月生收回灵力,面上明显轻松了许多:“您放心,可以医治的,但是我修为低下,恐怕不能一次性帮您祛除干净,还是得慢慢来才好。”

  “无妨,已经等了这么多年,再多几天也无妨。”梁俶面上微微笑着,却没有人能发现他心底的波涛汹涌的狂喜,在轮椅上待了六年,终于能再次站起来了,换做谁都会抑制不住喜悦吧!

  “陛下,我等先向告退。”南风说道,便朝着萧月生与贺连州用了眼色,三个人便退了出来。

  “师妹,那位侯爷怎么样?”出了大殿,南风才问道。

  “比陛下的情况好很多,只是魔气缠身而已,我帮他祛除之后,再通过御医精心治疗好好康复,再站起来便不是问题。”

  “皇宫里从来都不是表面这样平静,君臣之间也从来都不似表面这般和谐,萧师妹自幼鲜少接触这些,明白得少些也是情理之中。”贺连州淡淡道,朝着她靠近了一步:“但是这个世界又有哪一处角落,真的是平静的呢?哪怕是死水井水,受了风吹,也会起波澜吧?”

  没有谁能独善其身,完全与世界脱轨。

  闻言,萧月生暗自懊恼了一番,之前的电视剧都白看了!她怎么就忘了,皇宫这种地方最是尔虞我诈,帝王的心思也最是难猜,她怎么就这么冒失,该说的不该说的就都说出来了!

  “不必挂怀,我们乃是修士,与他们的交集,也就只是这些了,”南风道,“大家这些天就先稍作休息,待师尊的书信回来,我们再行动。”

  而大殿内,又只剩下一君一臣,龙椅上的人眉头紧锁,轮椅上的人眉眼却带着抹不去的笑意。

  “陛下在烦忧什么?臣甘愿为您分忧。”

  “忠义候一不是医者,二不是修士,怎能为朕分忧。”

  帝王的语气微微不善,但是梁俶完全不在意,他的语气认真了几分:“陛下,臣乃外姓王,臣,实在不知道陛下究竟在忌讳什么。自古以来,忠臣之名才是为臣者一生的信仰,而正统永远都是正统,是旁人代替不了的。”他微微垂眸,“臣姓梁,西瑾姓闻,这是谁也无法更改的事实——臣此次来武阳城的目的陛下已经明了,这双腿陛下让臣治,臣便治;不让臣治,臣便不治,无论陛下做如何决定,臣都绝无二言。”

  闻言,龙椅上的帝王沉默了,他知道梁俶是在向自己表衷心,只要自己允许贵客给他医治那双腿,他就更可以抓住臣子的心。

  “忠义候赶路辛苦了,先去休息吧。”他微微扶住额头,“朕乏了,得休息。”

  梁俶也不多话:“臣告退。”

  这边,闻千芷终于回了皇宫,她虽自幼跋扈,也是被先帝娇养惯了的缘故,心里却不是坏的。可是这次她心里非常不高兴,于是御花园里的花就遭了殃,一朵朵的都被她蹂躏地不成样子。

  “该死的梁俶,死瘸子!非要把那个贱/人带回武阳城,”她愤愤地撕扯着花瓣,“怎么不让她死在亦州!”

  “公主!”身旁站着的宫女赶紧道,“仔细叫人听见了,对公主声誉不好。”

  “本公主还有什么声誉!”闻千芷更愤恨了,手上花匠们精心培育的花就被她这样给摧残地只剩满地花瓣了,一抬眸,公主殿下才觉得心情微微好了些:“呵!没想到还能遇见熟人!”

  她站起身来,朝着萧月生就走了过去,牛气哄哄地拦住了她的去路,明明是个公主,却活像个拦路抢劫的土匪:“喂!”

  萧月生哪里想到自己只是回个房间就遇到了这个瘟神,瞧她这样子也不像个好惹的,只好往后退一步:“公主。”

  “你还知道我是公主?”闻千芷扶了扶头上的簪子,却瞥见了沈又霖怀里乖巧的兔子,从小到大,还没有她想要却得不到的东西,一想到这茬,公主殿下的火气就上来了:“我现在可是心情不舒坦得很,你若是把你的兔子留下,我就放过你,否则……”

  她恶狠狠地威胁到:“本公主有的是法子收拾你!”

  萧月生没想到她这般难缠,玉球已经和她闹了这么久的别扭,她相信,她今天若是把他交出去了,恐怕他这辈子都不会搭理她了。

  何况……这是她的兔子。萧月生这个人就是有这个毛病,若不是她的,她从不争抢,若是她的,不论怎样,她是半点都不会让的。

  伸出胳膊拦在沈又霖面前,她鲜少这般傲慢:“我的兔子,凭什么给你!”

  闻千芷一听,就像被点着了的炮仗,噼哩叭啦地就炸开了,二话不说就伸出手去沈又霖怀里抱兔子,身旁的侍女压根都不敢拦,这位公主火气起来,那可不是一般人能抗住的。

  萧月生已经做好了准备,哪知道就在电光火石之间,闻千芷却像突然被人夺舍了似的,那嚣张跋扈的样子全都灰飞烟灭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