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我的师父不可能是反派

两相望兮两相忘18

我的师父不可能是反派 琉璃风盏 3248 2020-02-13 19:55:13

  可是南风没有,他只是深深看了她一眼,便走了。

  她抬头,望着那方陌生的天,眼眶酸涩,明明还未到深秋,她却看到了草木凋零的凄凉。

  “呦,皇后娘娘,您怎么哭了?”

  妖媚的语调微微上扬,西洲回眸,果然看见了嫣妃。

  她穿着用金线修成的牡丹的大红色宫装,乌黑的发丝上是价值不菲的金玉步摇,她向来喜爱享受,在众人的拥簇下乘坐着步撵,居高临下地瞧着她。

  乍一看,还以为她是一国之母呢。

  “本宫的眼睛被风沙吹到了,怎么,嫣妃连这个也要管?”

  嫣妃却笑了:“皇后娘娘罕见的心情不好呢,让臣妾猜猜,您……难不成是为了陛下的贵客?”

  西洲袖口里的手微微攥成了拳。

  “如若皇后娘娘不嫌弃,臣妾倒是有个法子可以解决您的燃眉之急。”嫣妃大红色的口脂涂在唇上,西洲看过去,好像看到了食人的妖怪,但她还是垂下了头,心中有了计量。

  闻千芾没想到她会回来,先是诧异了一下,却又很快恢复神色:“嫣妃呢?”

  “嫣妃派人来和臣妾说,她身体不适,不能来侍奉了,”西洲坐在他床前,眸中竟有了些许的笑意,“所以陛下,还是得与臣妾待在一起。”

  帝王一愣,神色有些许的不自然。他大约能才想到她如此快的态度转变是为了什么,但是不管她为了什么,她既愿意如此,那便说明,他于她而言,还是有用的。

  既然有用,那便不能离开了,对吧?

  “陛下莫要愣着了,臣妾帮您舒活筋骨。”她说着,便开始手法娴熟地帮他捏腿、揉肩,帝王靠在软垫上,看着她,突然说了一句:“若是皇后能一直这般,你我也不会到这个地步。”

  她却装傻:“陛下与臣妾到了何种地步?”她抬眸,似是笑了笑,“西瑾的帝后,异常和谐,乃是天定之缘,岂容旁人置喙,又岂能因凡人的心思就改变吗?”

  帝王罕见地露出了几分真实的笑容:“州儿说的是。”

  西洲的动作一顿,却被她掩饰了过去。

  月上中天,贺连州和南风在羲辞的指导下布置传输阵法,就连沈又霖都能帮上几分,可是萧月生却不能。

  因为她的兔子不见了,她得找。

  这几天忙着盯梢那个嫣妃,她竟一时忘记了那只别扭的兔子还在与自己置气,今儿倒好,一整天都没瞧见他。

  眼下就要去南荒了,他自己在这人生地不熟的皇宫里,可怎么活啊?

  何况他还需要她帮他时刻净化魔气。

  “主人在寻玉球吗?”沈又霖现在已经帮不上什么忙了,自然跟在萧月生身边。

  “嗯。”萧月生汇聚灵力,化成灵鸽,去寻了。

  可是灵鸽就盘旋在这院子上空,不一会儿竟自己消失了,她实在不知为何。

  沈又霖眸子闪了闪,却直言不讳:“灵鸽是靠着气息寻人的,每个人的气息都不尽相同,若是连灵鸽都找不到人的话,就只能说明……那个人已经陨落了。”

  萧月生睁大眸子,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毫无预兆的……

  “但也不排除那个人灵力强大,强大到可以改变自己身份与气息的可能。”

  那只兔子,就是个小妖怪,怎么可能有那么厉害的灵力?

  萧月生的眸子昏暗了下去。

  “月儿,过来。”羲辞远远唤她。

  她赶紧收起了情绪,跑到师父身边。

  羲辞只淡淡看了她一眼,便道:“心绪不定,心海起伏,可是有什么困顿之处?”

  “师父,”她吸了口气,虽有几分犹豫,却还是道:“我的兔子不见了。”

  羲辞眸光微闪,却无人发觉,他似乎是笑了,道:“你的兔子?”

  萧月生以为他在责备她私自收留妖物的事情,低着头不敢说话。

  “可能你以为那是你的兔子,他却不这样认为。”羲辞缓缓道,说出来的却都是戳人心窝子的话,“妖,冷血薄情,除非你真的于他有什么大作用,或者真的能走进他心里,否则,他能有一千种方法躲着你,而你,”他看向她,“有一千种方法去寻吗?”

  是了,若是真的不想见她,那么他会有一千种方法,可她,却连一种寻找的法子都没有。

  那个小家伙,萧月生想,希望他真的只是走了,而不是陨落。

  “长老,阵法已经布置好了。”南风道。

  “嗯。”羲辞应声,“你们都站到阵法中央去,本尊要施法了。”

  说着,羲辞修长的指尖发出强劲耀眼的光,一时间竟照着这个院落形同白昼,嫣妃和西洲赶来的时候,恰好就看见这一幕。

  嫣妃的神色微变,却还是在指尖汇聚灵力,西洲手里捧着的小小的瓶子里红色的液体就好像能听得懂她的召唤,飘在空中,融入到嫣妃的灵力,汇聚成一团诡异的红光,还冒着黑气。

  西洲脸色微变,她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是在与魔鬼进行交易。看了一眼南风的方向,她眉头一皱,当机立断扑了过去,试图按压住嫣妃施法的手。

  但是已经晚了,那股诡异的红黑色的灵力,直直射向了羲辞。

  羲辞眸光微变,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输出着这样强大的灵力,若是强行收回,那么自己必然遭到反噬。

  “南风!”他厉声道,想让他帮忙阻止一番。

  南风下意识回眸,竟看到了嫣妃和西周。嫣妃妖艳的很,嘴角勾起嘲讽的笑容,而西洲,对上他的目光,却下意识瞥开了。

  南风瞬间变了脸色,他来不及行动。

  贺连州也变了脸色,手中的剑已经出鞘,却已经来不及了。

  萧月生也看见了那一股诡异的红光,直直地射向师父,原本还在阵法中央的她,还来不及思考,便一下子冲向了羲辞,耳边是沈又霖的呼喊,可她没有时间去分辨。

  白昼般的光芒顿时变成了红黑色,只是一瞬间又悉数消失不见,整个院子重归平静,剩下的只是卷折的花草的残枝落叶,还有掉落的树木枝杈,满园狼藉。

  而萧月生一行人,好像凭空蒸发了一样,消失不见了。

  明明嫣妃说,她可以帮她留下皇兄一行人的,为此,她还特意去寻陛下,只为了拿到他指尖的龙阳之血。

  嫣妃说,中指阳气最盛,帝王中指的龙阳之血更甚,那是龙气最浓郁的的一滴血,可以帮助她实现愿望。

  可眼下,她就算再被蒙蔽双眼、再愚钝,也看出来了,嫣妃在骗她。

  “他们去哪儿了!”西洲眼中全是厉色,只听“啪”的一声脆响,嫣妃的头便扭向了一旁,嘴角还淌出了血迹。

  “皇后娘娘现在知道后悔了?肖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这个就是下场。”非要争取不属于自己的东西,那么就只有灰飞烟灭一个下场。

  她微微笑了,“臣妾给您上了一堂课,不必感谢。”说罢,她深深看了一眼西洲,抬脚便走了。

  只留下满眼泪水的女子,兀自握紧了拳。

  远在郊外的凛易身为国师,自然察觉到了皇宫方向的异样,他走出自己的那个洞穴,恰好看到了那巨大的红光。

  “是谁竟动用了如此损人不利己的恶毒妖法!”他皱起眉头,带上返辰珠,便前往了皇宫。

  帝王自然也是看到了那红光,可贵人们已经说明今晚要离开,他虽觉得诡异,却也没有多想。可是他却没想到,国师竟然来了。

  预料到事情可能不简单,闻千芾还是稳定心绪,问道:“国师怎么来了?”

  “回禀陛下,老臣虽不才,但是刚刚皇宫上方的红光委实透诡异——依老臣看,是为不详啊!”

  帝王刚要说什么,便见一个身影匆匆赶来。他定睛一看,竟是自己得到皇后,他从来不曾见她如此惊慌失措,狼狈不堪,只见她进了大殿第一件事便是跪了下来:“陛下,臣妾罪该万死!”

  “出了何事?”

  “臣妾听信妖言,罪该万死!”西洲抬起头,虽是跪着,但是背脊挺直,“陛下,嫣妃她,是只妖!”

  闻言,不仅是闻千芾,就连凛易也大吃一惊。只不过,他担心的是,那只狐妖的身份若是被揭开了,他担心自己与她的交易也会被抬到明面上来。

  帝王病态的面容多了几分探究,但他还是道:“来人,传嫣妃。”

  而紫焉宫里,万籁俱寂,宫女太监们不知都去了何处,只有嫣妃一个人踉踉跄跄地从夜色中走来,身影在月光下逐渐变得清晰。

  轮椅转动的声音响起,她随即一愣,而后又笑了:“你怎么在这里?”

  梁俶在廊下远远看着她,可惜他的双腿是废的,他没办法靠近她。

  “你竟利用皇后,胆子倒是不小。”他淡淡道。

  “只要他们能死,我管他是谁?拦着我路的人,都得死。”

  她虽这样说,可是下一刻脸上的笑容却都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哇”的一声,一大口鲜血就吐了出来,淋到她大红色的宫装上,又马上就消失不见。

  “你……”梁俶欲言又止,眸子里写满了复杂。

  “呵,你是我勾引过的,最痴情的男人,”嫣妃抹去了嘴角的血迹,又绽放出她标志的笑容,“早知道你这么麻烦,我才不会选择你。”

  “你说是要救你被人害死的父亲,这又干萧姑娘他们何事?”为什么这么处心积虑要对付他们,还险些搭上了自己。

  “我是没想到魔族的血魔咒竟如此狠毒,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果然符合那帮冷血家伙的作风,”嫣妃没有回答,而是走到他身边,却没看他一眼,兀自打寝殿的门,走了进去。

  梁俶跟了进去,还帮她关上了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