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浮生笔录集

浮生笔录集

花溅衣 著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10-13上架
  • 688002

    已完结(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扎堆看热闹

浮生笔录集 花溅衣 3416 2019-10-11 14:50:03

  何谓浮生?

  人生也。

  常言道,浮生若梦,人生如戏。

  这浮生之梦,梦的不过是几许烟花盛世。而人生之戏,戏的不过是几场柔肠寸断。

  若是有一日,梦醒了,戏终了,回首之时,身后会剩下什么?是留下一段芬芳刻苦于心间的爱恨纠缠?还是余下一片无人问津的满地残红?

  浮生尽之时,人生终之际。只有我们自己知道回首之时,我们的浮生到底剩下了什么.......

  *

  落絮游丝三月候,风吹雨洗一城花。

  未知东郭清明酒,何似西窗谷雨茶。

  谷雨节气刚过,正时阳春之际,世间一片碧绿盎然。

  看着天边漫舞着雪白的柳絮,感受着天空中温柔的阳光。我的心情,就如这春风和煦的时节,一片大好。

  我骑着马儿,手拿着一枝杨柳,在空中甩着玩。

  跟在我身后的云白看着我,他那好看的唇畔露出温柔如这春日阳光般的笑容。

  “吕染,你的快乐真是很简单啊。”

  他这话里行间中,我怎么听出了一种轻视的味道?

  我没有告诉云白我的真实身份,我只告诉他我叫吕染。其实,我的名字叫姜染,我是兵家的首领。

  我姜染是什么人?是个睚眦必报的小人,这一点整个兵家的人都是知道的!

  于是,我微微一挑我那好看的眉黛,看着俊雅的云白,我露出‘慈眉善目’的笑容。

  “小白白,最近您老儿的生活可是很滋润?”

  听到我的话,云白刚才温和的眼眸浮出几许戒备看着我。

  “吕染。此话何意?”

  我继续温柔的笑着,但是我抓着缰绳的手,慢慢的紧了些。我驱着马儿,让马儿慢慢地走到了云白的马后。

  “此话,很好理解!”

  说完,我对云白露出一丝阴笑,我拿着手中的柳枝,运用几分功力,朝云白的马屁股狠狠的一抽。

  结果,如我想象中的一样。

  看着云白骑的那马儿,受到刺激而兴奋疯狂地奔驰着,我很是得意的笑着。

  “小白白,知道你主子我的厉害了吧?!让你以后再目无尊长的嘲笑我!哼!”

  呃.......目无尊长?我好像用错词了?管它哪,反正他是我的奴隶,用什么词都无所谓的!

  但当我话音一落,我居然看到失望的一幕。

  面对这疯狂奔腾的马儿,云白这厮还真有办法!

  只见,云白这厮双腿紧紧夹着马肚子,他手紧紧拉着缰绳。那发疯想要奔驰的马,就这么不争气的在他的淫威下安静了!

  这一幕,我看的很是吃惊啊!

  我吃惊的不是云白将马儿给控制住了,吃惊的是这厮居然会御马之术!

  早知道他会御马之术,我就不出这招了!

  我驱着马儿走了过去,很是恨铁不成钢的瞥了云白的马儿一眼。我心里暗想:哼,没用的东西,今天别想吃草料了!

  云白一脸严肃的看着我。

  “吕染,刚才那样很是危险,会伤到人的。”

  看着一脸严肃的云白,我挽起温柔的笑容,抬眸看着他。

  “呵呵呵,小白啊,你可别误会啊。我.......我知道你的御马术极好,这.......这不就想试试你么。”

  小白挑眉,狐疑的看着我。

  “真的?”

  我点头:“当然是真的,真的比金子还要真!”

  我眼眸不敢看着他,我怕让他看出我的心虚,不想让他知道我刚才是在报复他,让他觉得我小心眼。于是,我赶快转移话题。

  “呵呵呵,那个啥,小白啊,那个,你饿不饿啊?累不累啊?要不咱们去找个客栈,好好地吃一顿饭,再休息休息如何啊?”

  这话,我怎么说的那么谄媚啊!不是应该身为奴隶的云白对我说么?我才是主子啊!算了,谁让我刚才想害他哪,算是对他的补偿吧。

  唉!我这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云白看着我,淡淡的叹了一口气。

  “吕染,我刚才的那句话,我没有小看你的意思。我.......我只是羡慕你。你要是心中不快,可向我撒气的,我是不会怪你的。”

  “啊?”

  我不由得惊讶,云白这货果真聪明啊,他知道我刚才是要报复他。但是他说‘羡慕’我,我很是不解。

  “小白,你什么意思?为什么要羡慕我?”

  云白抬手很是温柔的抚摸着我的头发,他那绯红的唇畔含着如沐春风的笑容。

  “以后,你就明白了。”

  我看着面前的云白,他本就生的俊美,在温柔的阳光轻柔的映照下,他宛如天上的仙人一般,周身微微的散发着光。

  我竟一时看的有些痴迷。居然忘了,他刚才那样抚摸我的小脑袋,那不是在折辱我吗?

  抚摸脑袋,一般,都是长辈对晚辈,要不然就是人类对动物。

  刚才,他那样对我,他心中的想法是前者呢?还是后者呢?

  算了,本姑娘可是堂堂的兵家老大,心胸比大海还要宽阔。就看在这厮长得如此好看的份上,我就原谅他了,谁叫我那般善良啊,哎,真是没办法啊!

  我:“云白,你说我该去哪里游玩呢?”

  云白眼眸一转,温柔说道:“这世间唯独禹杭城里花堤巷景色优美,不如去花堤巷吧?”

  我:“好。”

  于是,我和云白策马,朝花堤巷奔去。

  三日后,我和云白骑着马,穿过一片麦田,又骑了一个时辰的马。

  终于,看到一座城池,我心中很是欢喜。

  我正要扬鞭朝城门的方向奔腾时,仰在半空中的鞭子却定格了。

  看着我停顿的动作,小白疑惑的问我。

  “吕染,你怎么不挥鞭了?”

  我尴尬的笑了笑。

  “这个,那个,小白,我对路这方面有一稍微丁点的迷糊…….”

  说到最后,我的声音如蚊呐。

  我以为云白知道我是个路痴,一定会想尽办法嘲弄我的。要知道,我平时经常欺负压榨他,他一定会报仇的。谁曾想云白这货出乎我的预料,他只是温柔的笑着。

  “莫怕,有我在。”

  听到这话,我心中暖暖的,我决定以后我要收收自己的性子,对云白好一些。

  看着前方不远的城门,想到城里客栈柔软的床榻和那香喷喷的饭菜。我真是迫不及待的想进城啊,于是,我看着一旁的云白,很是谄媚的笑着。

  “小白啊,我们进城吧?”

  “嗯。”

  我有时候真的很是鄙视我自己啊,可是没有办法,谁让我天生是个路痴啊!

  无情的上天啊,你给了我智慧,给了我美貌,给了我地位,为何就不给我一个好的方向感哪!

  我无奈的叹着气。

  因为我是个路痴,不认路,我只有安分的紧跟着云白的后面,来到了城门口。

  我抬头看着城门口上的三个字‘禹杭城’,我心里很是激动,策马奔腾了三日,终于到了,真是不容易啊!

  我:“小白?”

  云白:“嗯?”

  我:“这禹杭城,可是越国的禹杭城?”

  云白:“正是。”

  我看着城门上‘禹杭城’三个字,我笑着说道。

  “以前我总是听遗寒他们说,这禹杭城里的花堤巷有多美多好。可是,我从来都没来过。这次来禹杭城,我定要将花堤巷的美景好好的欣赏一遍。”

  一旁的云白看着我,温柔的笑着。

  “好,我陪你。”

  我问云白。

  “小白,你以前有没有来过花堤巷啊?”

  云白看着城门上‘禹杭城’三个字,淡淡的开口。

  “来过。”

  我:“真的?那太好了!花堤巷真的很美吗?”

  云白:“嗯,确实很美。”

  得到云白肯定的答案,我心中更是迫不及待的想去看花堤巷风景了。

  “小白,那我们赶紧进城,去看花堤巷吧!”

  说完,我正想冲进城里,可云白拦住了我。

  我不解的看着他。

  “怎么啦?小白,你为何要拦着我?”

  云白:“现在天色已晚。还是先找家客栈投宿,明日再去也不迟。”

  我抬头看着天边已被染红的云彩,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好吧,那就明日去吧。”

  城里人多,我和云白便下马,我们牵着马走在青石街道上。

  我们正想找一家客栈落脚,却看到前面有一群人。

  我阿爹曾说过:人多的地方,必有热闹看。

  秉着这个至理名言观点,我便想挤进去看热闹。却被云白拉住了。

  云白一脸迷惑的说道。

  “吕染,前面人那么多,你为何要往前挤?也不怕别人挤到你?”

  我笑道:“就是因为前面人多定是有热闹啊,所以我才挤进去看啊!”

  瞬间,云白如墨的剑眉,微微一敛,他怪异的看着我。

  “看热闹?这热闹有什么好看?”

  我一副鄙视的眼光看着他。

  “小白,这你就不懂了吧。我那亲爱的阿爹曾经说过,生活的情趣,就在于看热闹。而且,我阿爹还总结了一句很有哲理的话。”

  云白:“什么话?”

  我:“有热闹不看就是傻蛋!”

  我清楚的看到云白那墨眉又皱紧了几分,他那好看又润泽的绯唇在抽搐着。

  “.......”

  看着云白一副孤芳自赏不染人间烟火的样子,我只能对他说教着。

  “小白,咱们都是一般普通人,比不上那些什么王孙贵族。你也别端着什么劳什子君子的架子啦。你就乖乖跟着姐......哥哥我,好好体会生活吧。”

  说完,我还未等云白反应过来。我就反手拉着他的衣袖,挤进人群中。

  我可是号称看热闹界的翘首,我过五关斩六将,杀出重重的妨碍,终于挤到人群的中心。

  我心里不由感叹啊,原来我阿爹严厉的鞭笞我,让我勤练武功,就是为了能顺利的挤进人群看热闹啊!

  云白这娃子,还是一副君子风范,很是不适应这种市井。他想挣脱我的手,我转身看着他,对他露出温柔的笑容。

  “乖,小白,莫要害怕。跟着姐.......哥哥混,以后你的生活会变得五彩缤纷的噢。”

  云白没有说话,只是他那好看的嘴角一直不停的在抽。

  “........”

  我很害怕他的嘴角在继续抽下去,会不会变面瘫?

  说到底我姜染是个心地善良的人啊。我怕把云白这张绝世好皮囊若是瘫了,那就不好了。要知道云白快有二十出头,是到了该娶媳妇的年纪了。

  他一个奴仆,一没钱财,二没家世。只有一张好看的皮相,勉强可以娶个村姑做媳妇。

  

花溅衣

新坑,已存完稿,希望各位小可爱多多支持,收藏,推举,   本文已7个小故事联系在一起。   O(∩_∩)O谢谢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