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浮生笔录集

第二章 奇葩一堆堆

浮生笔录集 花溅衣 3120 2019-10-14 13:13:44

  万一,我把云白这唯一值钱的皮囊给弄废了,这厮岂不是要打一辈子光棍?那岂不是要让我这个主人养他一辈子养?咦!这赔钱的事情我可不做!

  于是,我很安分的看着前面的热闹,闭上了自己可爱有些聒噪的小嘴巴。

  其实,这热闹也不是很好看啊!

  就是,一可怜姑娘,死了老爹,没钱埋葬,只好卖身葬父。这是乱世,各国纷乱,这样的情况,每天满大街都会发生的。

  或许是见惯了,看客们只是看没有人肯买姑娘回家。

  就在我觉得甚是无聊的时候,一旁的云白对我低声说。

  “这姑娘倒是可怜,吕染,不如给她一些钱财,让她安葬了她的父亲吧?”

  我:这厮倒是善良,可是钱财谁出啊?

  “小白,这钱你出啊?”

  云白:“吕染,我身上没有钱,这你是知道的。还是需要你出钱,只是一点安葬的费用,应该花不了多少的。”

  我:这话说的倒是轻巧的很!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花钱的不知钱难赚啊!

  我翻了一个白眼。

  “我也知道花不了多少,可是我是怕若是我替她安葬了她父亲。她要是死跟着我怎么办?现在你跟着我,都是一笔不小的花销了,再加上一个人,那又是一笔花销。小白,虽然你看我身边有手下跟着,但是我不是什么有钱人家,我跟你讲,我真的是一穷二白啊。”

  云白只是沉默,我知道他定是认为我这人抠门的很,眼睛里只认钱!

  唉,没办法,谁让我人善良啊!

  “那个,我出钱安葬了她父亲。你得不让她跟着我。”

  云白看着我,绯唇勾唇一个好看的弧度。

  “好。”

  就在我要出钱的时候,一个一身华服的女子出现了。

  那女子二八芳龄,身着一袭芙蓉粉色的华服,头饰金色雕花钗,面如姣好,身后跟着侍女。

  一看这身着,就知道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

  只见这富家女趾高气扬的走到卖身葬父的小姑娘面前。

  我想这富家女定是要找茬的。一般,富人家的公子小姐,整日吃饱无事做,闲着比较无聊,就喜欢给自己找些乐子乐呵乐呵。

  我想这富家女子,定是要上演一场富人欺压穷人的戏码。我站在一旁等着看好戏。谁知这富家女居然不按常理出牌。

  富家女看了那立着的木牌上的‘卖身葬父’四个字,然后她看着跪在地下的小姑娘一眼,清冷的说着。

  “你可是要卖身葬夫?”

  听到这问话,我那可爱的小嘴角轻轻地抽了那么一小下。

  我心里感叹:富家女啊,人家立着的木牌子上,分明的写着‘卖身葬父’啊。你还问人家,岂不是废话?还是........难道这富家女是个文盲?不识字?不应该啊,豪门人家的女子,都是饱读诗书的。

  卖身葬父的小姑娘,抬起头看着女子,唯唯诺诺的点点头。

  “是。”

  “跟我走吧。”

  说完,富家女给一旁的侍女使了一个眼色。

  侍女便从袖中拿出一个荷包,扔给小姑娘。

  看到荷包鼓鼓的,我想里面定是有不少钱币。

  小姑娘接过荷包,水灵的眼眸中含着泪花,很是感激的向富家女磕头。

  “谢谢小姐!谢谢小姐!”

  富家女对那小姑娘的感激之情置之不理,只是一脸冷冰冰的说。

  “少废话,收了钱了,赶紧跟我走。”

  说完,她便要转身离开。

  小姑娘在她身后叫住她。

  “小姐,先等奴把爹爹安葬了…….”

  还没等她说完,富家女便转身,带着冰冷的眼眸看着她。

  “你说什么?!”

  小姑娘看着她,怯怯的说着。

  “奴说,奴要........先安葬了奴的爹爹,才……”

  富家女严厉的说道。

  “住口!我给你钱,是钱买了你,你就是我的奴仆了。作为一个奴仆是没有权利跟主子说要干什么的。”

  小姑娘害怕的点点头。

  “记住了。”

  富家女:“还有,你是本小姐的奴仆,就一定要按本小姐说的去做。本小姐没有允许你去埋葬你爹爹,你就不许去!”

  小姑娘:“可是,小姐,奴……”

  富家女凤眉一皱,立刻斥责道。

  “闭嘴!本小姐不想听到你的废话!给本小姐抓紧时间,在磨蹭,本小姐就把你卖到勾栏去!”

  听到这样威胁的话,小姑娘害怕的闭上了嘴巴。

  我看到这儿,实在是受不了了。这富家女分明就是一朵奇葩啊,心也太毒了吧,人家卖身就是为了葬父亲。

  而且,勾栏是什么地方?那是烟花柳巷之地啊。

  我终究是善良的娃子,不忍看到这一幕。于是,我便上前与那富家小姐理论。

  “这位小姐.........”

  我刚张口才说了四个字,这富家女的侍女便跳到我面前,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瞪着我。

  “哎!你要干什么?你这个等徒浪子,这般对我家小姐说话,真是孟浪之人!”

  听到这话,我好看的嘴角微微一抽。

  “........”

  我去!果然是有其主必有其仆啊!原来,这侍女也是奇葩一枚啊!

  我只是说了四个字,只是四个字!她居然怼了我那么多字!而且,还给我按上‘等徒浪子’、‘孟浪之人’两个帽子。

  苍天啊,大地啊,我那么多年的名誉啊,都被毁了,呜呜呜……

  云白,见我受气,便想帮我。

  “这位姑娘言重了,我家.......”

  云白还没有说完,便被那个侍女给截住。

  “言什么重啊!你帮这个穿墨衣的男子说话,你们应该是一伙的吧?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看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长得倒是人魔狗样的,没想到也是孟浪之人,哼!”

  我去!听到这话我火冒三丈!我这人及其护短,敢骂我家小白,我家小白明明长得貌美如花,哪里是什么人魔狗样!

  云白还要开口解释什么,我拦住他。我怒气冲冲地捋起袖子掐着腰,朝那侍女大喊道。

  “我家小白也是你这种贱婢能欺辱的?老子看你是活腻歪了吧?!”

  其实我又不是有意损辱那侍女的,只因她太过欺人!

  那侍女听到‘贱婢’二字很是生气,本想发飙,但又碍于自己的身份。她便看向自己小姐,那富家女只是微微点头。她会意了自己小姐的意思,便双手掐着腰,瞪着一双吃人的眼睛看着我。

  “哎呦喂,我给你个胆你倒试试?!”

  我靠!这简直是挑衅!我正想抬手抡她一个大嘴巴!

  云白看出了我的动机,便上前抓住了我的手,皱着他那好看的眉毛劝说我。

  “阿染,有话好好说,莫要动粗。”

  听到云白叫我‘阿染’二字,我一愣。‘阿染’二字只有阿爹叫过我。可自从八年前阿爹去世后,再也没有人这样唤我了。

  一时间我有些错愕,竟忘了要打人的事。

  可就在此时,一个紫色衣衫的男子不知怎么的就飘现在我的眼前。

  哦,不对,这是人不是鬼,应该说是‘出现’!

  我很是纳闷,看着这紫衣男子。

  这紫衣男子,长的甚是好看。

  他,头束白玉冠,身着紫色华服,手拿白玉骨折扇,脚穿流云锦绣靴。剑眉如墨,一双妖娆的桃花眼,眼角微微上挑,很是媚骨,鼻子高而坚挺,唇薄而绯红。

  咋眼一看此人,给人的感觉十分俊朗,但俊朗中又含有几分妖媚。

  一看这身装扮,就知道是一个世家子弟。

  紫衣男子手持着白玉骨折扇很是儒雅的扇着,一副妖媚的眼眸看着我。

  “这位兄台,你不要带着感激的眼神看着在下。在下,是不会帮你的。”

  “呃……”我去!这哪来的货?他是不是有病啊?我有说让他帮我么?还有,我何时带着感激的眼神看着他啊?没有啊,靠!这货是在污蔑我啊!

  看来这货,也是奇葩一枚啊!

  我刚想开口反驳他,只见这紫衣男子直接笑眯眯的走到富家女的面前。他一边,拿着那很是风骚的扇子扇啊扇;一边,嘴角勾起妖孽的笑容。

  “这位姑娘有礼了。”

  只见那富家女很识大体的微笑回了礼。

  “公子有礼。”

  我好看的眉黛微微一抖,这是怎么回事?刚才,我只是说了四个字,就遭富家女的敌对。现在这货,说的比我多,还风骚的笑着。这小侍女怎么不蹦出来,指着他鼻尖,说他是‘等徒浪子’!是‘孟浪之人’啊!

  难道是因为这货长了一幅好皮囊?很讨女人喜欢?这简直是对我的轻视啊!

  刚才还狗仗人势的侍女,便收起她那爪牙,安静的站在富家女的身旁,痴痴的看着这位紫衣男子。

  我靠!要不要这样啊!长了一幅好皮囊了不起啊?我长得也不错啊!

  我越想越来气,我堂堂一个兵家的老大,岂能受这般屈辱!我正想捋起袖子,上前与他们理论!

  正当此时,风骚男子看着那个小姑娘,风骚的笑着。

  “小姑娘,这位小姐说的没错。你既然收了人家的钱,也就是她的奴仆。这做奴仆的自然是听从主子的安排啦。这位小姐没有让你安葬你的爹爹,你自是无权安葬的。”

  小姑娘满脸愁苦的开口。

  “可是,奴……”

  还未等小姑娘说完,这风骚货便很没礼貌的截住人家的话。

  “还有,我不得不说,小姑娘你是一个不聪明的人。你既然想安葬你父亲,何须要卖身啊?”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