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浮生笔录集

第三章 奇葩又风骚

浮生笔录集 花溅衣 3076 2019-10-15 10:00:00

  小姑娘,正要开口,可是被我拦住了。

  “你说的不是废话么!她不是没有钱么,要是有钱谁会贱卖自己啊!”

  紫衣男子眸光转向我,嘴角带着风骚的笑容。

  “非也非也,这位兄台,我说的不是废话,而是大实话。没钱,也可以安葬人的。”

  “什么?没钱也可以安葬人?你给我安葬一个看看!”我挑眉看着男子。

  啪的一声,他收起拿风骚的白玉骨折扇,看着我,淡淡的笑着。

  “当然可以,在下这就给兄台展示,让兄台长长眼界。”

  说着,他便从他广袖中拿出一个药瓶。他那修长的手指,打开瓶塞,将药瓶里的白色药粉洒在小姑娘爹爹的尸体上。

  瞬间尸体变燃起了熊熊大火,没过一会儿,那熊熊大火便没了,最后身体成了一堆骨灰。

  看着这个过程,我整个人处于懵圈的状况。不止我一人,在场的所有人,都懵了。

  只听到小姑娘的一声哀嚎。

  “爹爹!”

  我才瞬间醒悟,大叫道。

  “你这人有病啊!人家说的是安葬她爹爹,不是火葬他爹爹!安葬,就是将尸体完好无缺的埋在土里,你懂不懂!”

  我冲这货吼,这货居然还能笑出来。

  这紫衣风骚男理直气壮的说道。

  “懂,我当然懂啊。我把她爹爹的尸体给烧了,变成了灰。这骨灰也是完好无损的,只要她将这骨灰埋在土里,这不也是安葬么?”

  我嘴角抽了抽,我很是怀疑这货听懂我在说什么吗?

  “……”

  紫衣风骚男继续摆‘事实讲道理’。

  “而且,我这个方法很是方便。你看,这骨灰既方便埋葬又方便携带,多好啊。而且,如果这小姑娘没钱买骨灰坛子,可以将她爹爹的骨灰洒在土里。这样土壤吸收了她爹爹的骨灰,还能护化春草,多好啊。”

  众人,听到这货的大道理后,瞬间嘴角抽搐。

  “……”

  紫衣风骚男看着我,问。

  “这位兄台,在下说的可是这个理?”

  我:是个屁!跟理都不沾边好不好?不要侮辱‘理’这个字好不好?

  我正要开口反驳他,云白便开口道。

  “既然公子说的那么在理,那以后公子的爹爹死了,就用这个方法安葬,岂不美哉?”

  这话怼的好,我递给云白一个赞赏的眼光。

  “对啊,以后你爹爹死了,就用这个法子。”

  紫衣风骚男一脸惊异的看着我。

  “咦?二位兄台真是聪慧之人啊。你们怎么知道我爹爹死时,用的就是这个安葬的法子啊?”

  云白:“.......”

  我:“啊?.........”

  我听到这话,我和云白瞬间无语了。

  这货,绝对是个奇葩啊!有病!而且是个超级神经病奇葩!

  只见,紫衣风骚男一甩手,那把白玉骨折扇,‘啪’的一声便在他手中打开。他一边很是风骚的扇着,一边自言自语着。

  “我以后要是死了,我也用这种办法,把自己给安葬了。”

  我:“……”

  我懒得理会一个有病的人,我上前想说些安慰小姑娘的话语。

  但这个风骚的男人,又开始说些什么了。

  我现在头皮发麻,不想听到他的什么大道理,马上打断他。

  “这位兄台,刚才你说了那么多话,你不口渴么?”

  “确实有些口渴了,怎么兄台想要请在下去喝杯茶水?”

  这货真是不要脸啊!我与他有那么熟悉么?

  “.........呵呵,我不口渴。”

  “哦,可是,我口渴了。”

  我眉角微微一抖。

  “……你口渴了,与我何干?”

  我以为我这般不友好的说话,我以往他会知趣。

  可是,我却忽略了,这货的脸皮比城墙拐角还厚啊!

  紫衣风骚男温和的对我笑着。

  “相见自是一种缘分,呵呵呵,你看我们在人海茫茫中,都能相遇,这自是上天安排的一种缘分啊。小兄弟,不要违背天意,小心被雷劈噢,我们还是去喝茶吧?”

  我不会被雷劈,只会被你瞬间雷的外焦里嫩好吧。

  我仔细打量这货,我有一种感觉,这货有着非正常人的逻辑,他一定非一般人。

  “这位兄台,敢问你师承何处啊?你是儒家的?还是名家的?”

  看这货那么能说,还一堆大道理。

  儒家的人,善于讲道理。

  名家的人,善于狡辩。

  呃,可是,好像,这货,既善于说道理,又善于狡辩。他该不会即是儒家人又是名家人吧?

  紫衣风骚男扇动这那把风骚扇着,淡淡的笑着。

  “在下既无师承于何处,不是儒家,也不是名家的人。”

  我凝眉看着他。

  “那你是什么人?”

  “在下,复姓百里,单名一个箫字,百里箫是也。”

  听到‘百里箫’三字,我睁大眼睛看着他。

  “你,你,就是百里箫。就是那个江湖上传言大名鼎鼎的神医蛊皇?”

  百里箫好看的嘴角勾起一抹自豪的笑容。

  “正是。”

  得到他的肯定回答时,我的小心灵惊了一下。眼前这个风.骚.货,可是江湖传说的神医蛊皇大人。这货,翻手,能将死人医活;覆手,能将活人毒死的主儿啊!

  我虽是兵家的老大,可我们兵家人只善于布阵、打仗、做兵器的活计,可不善于用毒啊。要是,我无意的得罪了这位蛊皇大人,他老人家万一不高兴对我投毒,那我可怎么办啊?

  幸好刚才我没有冲动,跟这货动粗。否则这可不只是吃亏了,连命都没有了。这百里箫分明是想帮这富家女,看了今日这闲事是不能管了。

  我那么年轻,我还不想死啊!

  俗话说,大丈夫能屈能伸,更何况,我是个女子!伸屈自当自如!

  于是,我秉着‘识时务为俊杰’的道理,向神医蛊皇大人示好。

  我看着百里箫,我的脸容变得柔和了,眼角带着温柔的笑意。

  “呵呵,蛊皇大人好。那个,今儿个天不错啊,呵呵呵。”

  百里箫抬头看了一眼天空。

  “嗯,确实不错。”

  就在他仰望天空之时,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拉着云白就想逃之夭夭。

  被我紧紧拉的云白,不解的问我。

  “阿染,我们这是要去哪?”

  我:“你不是不喜欢看热闹吗,咱们这就离开。”

  云白:“可是,那个小姑娘的事情,还没有解决。”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

  可就在我要冲出人群之时,一群奴仆装扮的大汉拦住我的前路。

  看着那些膀大腰圆的大汉,我停步了,看着他们干干的笑着。

  “各位好汉,你们要看热闹可以上前,能否不要挡着小弟的前路?小弟十分内急,急需要找一个茅厕解决一下。请问,各位大哥,能否行个方面?”

  我一边滔滔不绝的说着,一边装出一副甚是内急的痛苦表情。可是眼前的大汉,根本对我的演技不买账。看来这些大汉是来找事的,我正想挥拳冲出重围。

  就在这时,那个富家女开口了。

  “你们想走?也不问问本小姐答不答应!”

  这姑娘不是有病吧?若是有病赶紧回家看病!我走不走管你什么事啊?!

  我转身看着她,笑道。

  “呵呵呵,这位姑娘,我们走不走好像是我的事情,与你无关吧?再说了,这路又不是你家的,你管的也忒宽了吧!”

  富家女看着我,冷笑的说着。

  “你想走,可以,本小姐是不会拦着你的。但是,你得为你刚才‘孟浪之举’付出代价!”

  我:“啥玩意?孟浪之举?这位姑娘,你是不是有病?有病就去看大夫,莫要在这街上发疯!我姓里不带孟字,名里不带浪字。我怎么孟浪啊,你莫要冤枉好人啊!”

  或许是我说话太没分寸了,那富家女很是生气,白皙的脸蛋被我气的一阵白一阵红。

  她正要开口说些什么,却被一旁安静的百里箫给截住了。

  “对啊,这位姑娘,这一点在下不得不说你。这位小兄弟不叫孟浪,怎么会有孟浪之举?”

  我去!这百里箫在搞什么?他不是跟富家女一伙吗?

  这番话,真是气怒了那位富家姑娘,她怒声朝着那群大汉说着。

  “把他们全部拿下!”

  原来这些大汉,是她的帮手,怪不得不让我走!

  传言越国的姑娘温柔似水轻声细语,可这富家女未免也太彪悍霸道了。看来传言不可信啊!

  这富家女只不过听了几句不顺自己心的话,就要动粗。动粗就动粗呗,还要帮手,真是不厚道啊。我只是说了几句话,她就要拿下我,我要是在再严重点,她是不是就要砍我的头了?

  “你们越国也是大国,你这般嚣张,还有没有王法?”

  听到我的话,她冷冷的笑着。

  “王法?今日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是王法!去把他们都抓起了,送到大牢里!”

  此时,人群中在窃窃私语。

  “哎,他们可是倒霉了。惹到了太尉大人的千金。不知道进了大牢,还能活着出来?”

  我听到这儿,心里苦苦的笑着。这姑娘这么嚣张,原来是太尉的千金。好吧,今日点子背,居然遇到官家纨绔子弟。

  唉,我应该听云白的话,不要来看这热闹。唉~!

  听到自家主子的命令,那些大汉开始对我们动粗。

  看着大汉步步紧逼,我早就捋好袖子,正准备迎战。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