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浮生笔录集

第五章 忽悠姻缘线

浮生笔录集 花溅衣 3104 2019-10-17 10:00:00

  如果,这百里箫要是成为兵家的女婿,那兵家以后的开销就有找落了,那我以后就不用那么辛苦的到处赚钱了。

  想到这些,我不由得窃喜。可是不知这百里箫是否婚配?看来需要我去打探一番。

  一旁的云白看我一个人傻乐,不知吃饭。他便给我加了一块肉,放在我的碗里,关切的问我。

  “阿染,你在笑什么?为何不吃饭?”

  他的话,把我叫醒。

  音怡正看着我,我怕自己想法被音怡发现,便微笑的对音怡说。

  “小怡啊,你去看看小二有没有给我们的马喂草料?”

  “嗯。”

  音怡放下筷子,便出去了。

  看着音怡的身影消失在客栈的门口,我正要起身。

  云白便叫住我。

  “阿染,你要去哪?”

  听到‘阿染’二字,我想说教一下云白。他是我的仆人,我是他的主子,他这样称呼我,好像不妥。但我怕耽误时间,音怡应该很快回来了。

  “没事,你吃你的不用管我。”

  云白‘哦’了一声,他看了一眼百里箫,便没说什么,低头吃饭。

  我起身便朝百里箫的桌子走去。

  我来到百里箫的面前,一脸谄媚的笑着。

  “呵呵呵,百里兄还认得小弟么?”

  百里箫很是儒雅的合起扇子,看着我,淡淡的笑着。

  “怎么会不认得,刚才还见过面的。”

  我:“呵呵呵,认得就好。呵呵呵,百里兄,不介意我坐下吧?”

  百里箫:“不介意,这位兄台,找在下何事?”

  我坐下,笑着说着。

  “呵呵呵,没什么事情,就是想来找你聊一聊。”

  百里箫墨眉微挑,疑惑的看着我。

  “聊一聊?”

  我:“对啊,聊一聊。”

  ‘啪’白玉骨折扇甚是风骚的,在百里箫那修长的手里打开。

  他妖媚的小嘴含着笑,手里的扇子摇啊摇的扇着。

  “那聊什么呢?”

  看着这样一枚风.骚大妖孽,我心中有一种想拍死他的冲动!但是,为了兵家的大业和前途,我还是忍下了,想想我还真是伟大啊。

  我强忍着自己抽搐僵硬的小嘴,挤出笑容,直入主题。

  “那个,百里兄你一表人才,可有婚配?”

  百里箫放下挨近唇畔的酒杯,如狐狸一般的眸子看着我。

  “你问这做什么?”

  我干干的笑着。

  “呵呵,没什么。只是随便问问,这不是闲着无聊,找点话题么。”

  百里箫:“哦,我尚未娶亲。”

  听到这,我眼冒星光。

  “没娶亲好啊!”

  听到我的话,百里箫墨眉微挑。

  “好?”

  我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便讪讪的笑着。

  “呵呵呵,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没有娶亲,我可以帮你啊。”

  百里箫上下打量我一番。

  “帮我?怎么帮我?我只喜欢女子,可不好男色。”

  我心中翻了一个白眼,嘴角抽了抽。

  “呵呵,百里兄真会说笑。我的性取向也正常,我的意思是帮你找个姑娘啊。”

  听到这,百里箫修长的手拿起酒杯,轻轻地呷了一口。

  “帮我找姑娘?怎么个帮法?”

  我凑到他耳边,小声的说着。

  我之所以小声,是怕云白听到。我害怕云白会告诉音怡,要是让音怡知道我瞒着她给说婚事,她非得拿冰魄剑戳死我不可!

  呃,云白向来以君子之风自律,应该不是那么八卦的人吧?哎,管他哪,反正这事还是小声点为好。

  “百里兄,你还记得我家那个身着雪白衣裙的姑娘么?”

  这货没有说话,只是那双妖娆的眼眸看着我。

  我以为这货不记得,在心里骂了他一句没良心的东西,人家刚才还救了你。于是便叙说道。

  “她就是刚才出手帮你的那个姑娘呀,就一会儿的功夫,你就不记得?”

  百里箫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笑容,看着我。

  “怎会不记得,那位姑娘武功了得。不过,这位兄台,你想说什么?”

  听到百里箫称呼我为兄台,总觉得怪怪的,于是,我对他说。

  “你我相遇自是一种缘分,既然有缘,那就不要以兄台相称了。我叫吕染,你以后叫我吕染,我叫你百里箫,可好?”

  我这样是为了跟百里箫套近乎,更好的找话题。

  百里箫瞥了我腰间的玉佩一眼,他轻轻地呷了一口酒,淡淡的说着。

  “好。看来你也是洒脱不拘于世俗之人啊。你我果然是志同道合。”

  听到‘志同道合’四个字,我在心里暗暗的翻了一个白眼。谁跟你个大骚.包志同道合?我有病啊!要不是为了音怡的幸福,为了兵家的前途,我才懒得搭理你那!

  我心中虽是这样腹诽,但脸上却是笑云满布。

  “呵呵呵,你果然是个爽快之人。那个......百里箫,你我那么有缘分,不如我给你说段姻缘,可好?刚才那救你的女子,她叫音怡,音色的音,怡悦的怡。不是我跟你吹的。我家音怡是个很好的姑娘,跟你很是般配,简直是天上的一对,地下的一双啊。”

  听到这儿,百里箫妖娆的眉黛轻轻一挑。

  “噢?怎么讲?”

  一听这,我就知道有戏,于是,我很是兴奋的说着。

  “你看,你这人口才好,人长的好看,又知书达理,而且还医术了得。这找媳妇就要找个话不多的,人长的清秀的,恬淡文静的。这样才能互补嘛,以后在一起过日子才能快乐和幸福啊。”

  他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我,淡淡的笑着。

  看着他淡淡的笑,我心里便没了谱,他这笑是什么意思?

  “哎,百里箫。你笑什么,你同不同意倒是给个话啊?你莫不是不同意?百里箫,俗话说的好,救命之恩,定要以身相许。刚才,你也是知道的,我家音怡可是出手救了你,你是不是应该以身相许呢?”

  我看到他好看的眉角微微的一抽。

  “........”

  我知道那句‘救命之恩,定要以身相许’我又说错了,这显得我堂堂一个兵家老大很没档次。算了,没档次就没档次吧!为了兵家的前途,为了音怡的幸福,我豁出去了!

  于是,我又开始费口舌劝说百里箫。

  “百里箫啊,我家音怡武功可高了,以后,你就不怕被人欺负了。有她在,可以帮你打架的,打遍天下无敌手,你就能在大街上横着走了。”

  听到我话,百里箫那好看的眼角抽了抽。

  “.......呃,其实,我也是会武功的,武功也是不差的。”

  坏了,我忘了堂堂百里家家主是会武功的,而且武功很厉害的。

  我看他,干干的笑着。

  “呃........你会武功好啊。这样你们俩可以侠侣相伴笑傲江湖啊。”

  百里箫:“.........”

  我不断地向百里箫展示音怡的各种好处,说着他们是如何如何的相配。

  而,百里箫那漂亮的嘴角在不断地抽搐。

  我怕他嘴这样抽搐下去,会得面瘫。要知道面瘫这种病是很难医治的,虽然,百里箫是个郎中。

  但是,我更怕的是要是百里箫成了面瘫,那么我家音怡跟着他岂不是吃亏了?这吃亏的买卖我是向来不会做的。

  于是,我便停止对百里箫的洗脑,直接询问百里箫答案。

  “百里箫,我说了那么多。你到底愿不愿意啊?”

  他没有说愿意也没有说不愿意,只是妖娆的扇动着白玉骨折扇,修长的手指优雅的摆弄着酒杯。最后,突出一句模棱两可的话。

  “有些事,不是你说愿意,就愿意的。”

  听到这似是而非的话,我凝眉看着他。

  “你什么意思?你是害怕我家音怡不愿意?我告诉你音怡那方面你不用担心,有我在保准她愿意。”

  我以为他听了我拍胸脯的话,会高兴地答应。

  谁知,百里箫只是淡淡的笑着。

  “吕染,姻缘这事,不是你说合适,就合适的。”

  听到这话,我知道我费了半天的口水,都是白费的。

  我眉黛紧锁,看着他,我有些微怒的说着。

  “哎!百里箫,你是什么意思?你看不上我们家音怡,直接说就好了,不必这样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来敷衍我!百里箫,我告诉你,我家音怡在我们兵家那可是很抢手的!你是有眼不识金镶玉,她这块宝玉迟早会被别人拿走了!”

  我向他说了那么多怒气话,我以为这货会向我发怒。

  谁知,他只是看着我,淡淡的说着。

  “原来你是兵家的首领?”

  听到这,我意识到刚才我说话,说漏了。

  “是啊!怎么样!你有意见啊!”

  百里箫轻笑。

  “既然你是兵家的首领,那音怡,就是兵家四道高手排名第四的‘沧海遗音’的音喽?”

  这百里箫倒是挺能装的,刚才音怡拔剑恐吓富家女时,想必以百里箫的聪慧,早就知道我的身份了吧?

  “没错!百里箫你不是早就知道了,还在这里装什么恍然大悟啊?难道是你后悔了?”

  百里箫摇了摇头,修长的手指,拿起酒杯,轻轻地呷了一口,然后放下,淡然的说着。

  “是你的终归是你的,不是你的永远不是你的。一切随缘吧。”

  说完,便很是潇洒的收起那般风骚的白玉折扇。

  百里箫拿起酒壶,为我斟了一杯酒。

  我很是奇怪的看着他,这货不是有病吧?怎么老说些似懂非懂的话?难道是因为他学问高,我学问低,所以,我懂不了他话语中的玄机?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