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浮生笔录集

第六章 话唠子沧言

浮生笔录集 花溅衣 3201 2019-10-18 10:00:00

  怎么会?我的聪明才智可是兵家公认的第一啊!好吧,我说实话,兵家公认我聪明的只有我一人。

  我没有喝他给我斟的酒,只是冷冷的看着他。

  “我不懂什么是你的,什么不是你的道理。我只知道想要的人和物,就需要积极的去争取。否则,一旦错过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我话音刚落,正准备站起来,离开。

  谁知,就在我要站起来的瞬间,不知何时音怡出现在我的面前。她一把抓住我的衣领,将我拎起来。

  百里箫看着这一幕,甚是惊讶。

  音怡看着满脸惊讶的百里箫,很是平静的说着。

  “百里公子,我家主上年轻不懂事,喜欢胡说八道,刚才的事情,还望你见谅!”

  说完,她便将我拖走。留下,百里箫一人。

  我被音怡带到我们的位置上,我坐在云白的身边。心想这下完蛋了,被音怡闯见了。这音怡怎么回来的这么快?我和百里箫的谈话,也不知道她到底听到多?

  我只是小心的看着音怡。她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怒气,于是,我大着胆子跟她说话。

  “小怡怡啊,刚才的话,你都听到多少?”

  音怡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吃着饭。

  于是,我继续大着胆子说着。

  “其实啊,我都是为了你好啊。你看看你也老大不小了,是时候该找个婆家了。我见那个百里箫挺好的,所以,就.......”

  我还没有说完,音怡那宛如寒潭之水的眸子向我唰的一下射来。

  我心里一个激灵,瞬间闭上了嘴巴,扭过头对着云白说着。

  “今日.......这饭菜甚美味啊!”

  说完,我便安静的把起面前的饭。

  *

  晚夜,我呆在房间里,回想起吃饭的事情。

  其实,我心里也明白。百里箫堂堂一个神医蛊皇,百里家的家主。什么样的女子没见过,他怎么可能喜欢冷冰如霜的音怡哪。

  况且,音怡还在百里箫面前那么威风凛凛的将我拖走。这样一个彪悍的姑娘,别说是百里箫看不上,恐怕这天下的男子都看不上吧?

  想想这样的音怡,我真是替她发愁啊!

  晚风吹拂着,我站在朱红色的木窗边,看着被那柔和晚风吹着摇摆不定的木窗。

  此时,有人叩门。

  我打开门,看着门外站着的云白。

  我有些惊异的看着他。

  “小白,这么晚了,为何不睡觉呢?”

  云白看着我,莞尔一笑。

  “阿染,你就不让我进屋说话么?”

  “呃......呵呵呵,你进来吧。”

  云白进来,走到桌子边坐下,看着我。

  不知何时,我开始害怕他那双如星辰般闪闪熠熠的眸子盯着我看,让我觉得很不自在。

  我将视线转向别处,看着木窗外。

  或许是被他看的怪怪的,我便问。

  “那么晚了,你找我有事?”

  云白摇了摇头。

  “没事,只是你有事。”

  我很是奇怪的看着他。

  “我有事?我有什么事?”

  云白:“你不要为今日的事情所担心,缘分是谁也都掌握不了的。若是,音怡和百里箫有缘分,自是会走到一起的。”

  原来云白是说这事啊。

  “我知道啊,我没有放在心上啊。”

  云白:“那就好。”

  我看着一身青衫的云白。

  云白既然说出这话,想来我和百里箫的谈话,已被他听到。看来他已知我的身份,既然如此就没必要瞒着他了。

  “小白,我.......其实,不是有意骗你的。”

  云白剑眉微敛,不解的看着我。

  “骗我?阿染,你有何事骗我?”

  看着他的神情,我心中有些不舒服。之前我救他,没有告诉他我的身份。我有些尴尬的说道。

  “我.......其实,是兵家的首领,我真正的名字是姜染。你.......你不会怪我骗你吧?”

  云白看着我,好看的嘴角微微弯起,露出温柔的笑容。

  “怎么会,你不告诉我自己有你的缘由。”

  看着他的笑容,我心中顿时温暖。

  “没有就好。”

  此时,房间里的空气甚是安静。这种气氛,我感觉很是尴尬。

  不知何时,我开始觉得与云白独处,变得有些尴尬。

  为了掩饰我内心的尴尬,我开始向云白下追客令!

  “小白?你还有其他的事吗?”

  云白:“没了。”

  我一边假装打哈欠,一边对云白说。

  “既然没事,时候也不早了,你回去睡觉吧,我也该休息了。”

  云白:“嗯。”

  我赶紧催着他走。

  云白走出房门,转身看着我,温柔的说道。

  “阿染,以后要是有什么事情,告诉我,我虽然帮不上你什么大忙,但也是可以帮你排忧解难的。”

  听到这话,我心里莫名一暖,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只是轻轻的‘哦’了一声。

  云白:“那你早些休息。”

  “好。”

  我看着云白的身影,慢慢的消失在我眼前。

  我将房门关上,走到床边坐下。

  脱了鞋子,躺在床上,盖好被子,我闭上眼睛。

  但是,我怎么也睡不着。

  我的脑袋开始想起我与云白初遇的场景......

  *

  我与云白是前些日子相遇的,那时正过了春分节气。

  天将小雨交春半,谁见枝头花历乱。

  纵目天涯,浅黛春山处处纱。

  焦人不过轻寒恼,问卜怕听情未了。

  许是今生,误把前生草踏青。

  春分才过,阳光很是柔和明媚。

  我一人骑着我自己心爱的小白马,慢悠悠的行驶在路上。

  远处一阵春风拂来,柔软的清风温柔的扶着我的面庞,把我整个心都扶酥了。

  我正在欣赏着春日里的美好景色,这时,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小染染主上,你慢点,等等我呀!”

  听着这声音,不用回头,我就知道是谁!

  奔腾的马蹄声,已经挨近我的身边。

  一个一身墨蓝色衣衫的男子出现在我的面前。他眉宇带着喜色看着我。

  “小染染主上,我可算追上你了。”

  男子一边说着,一边喘着粗气。

  看着他的样子,我很是怀疑,他明明是骑着马来的。要喘气也是马在喘,他喘个什么劲啊!

  此人便是沧言,是我们兵家四大高手之一。以‘沧’字在四大高手中排名第一。

  他这个人的最大特点就是废话连篇、能说会道、坑蒙拐骗、视财如命,我有时在想他还真是不辱没沧言这个名字啊!如沧海一般不可衡量的言语啊。

  别看这沧言优点不多缺点一大堆,但他也有着一副好长相。眉峰浓密,双眸如墨,鼻子挺拔,嘴唇绯红。虽然不是什么倾国倾城之貌,但也是小家碧玉的俊俏。

  由于我有着很好的家教,我还是嘴角牵扯着笑容看着他。

  “沧言,你这般慌忙的追上我,有什么事情啊?”

  沧言:“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就是咱兵家那些长老们担心你的安危,让我跟着保护你的安全。小染染主上,你也知道,这人年纪大了就是爱胡思乱想,长老们这也是关心你嘛。其实,你是兵家的首领,兵家的老大,武功当然是一等一的。能有什么危险?就算是遇到什么危险,也能轻而易举的将危险化解。不过,既然长老们让我陪着你,我自是要来的,呵呵呵。”

  听到他的长篇大论,我甚是咋舌。不过他这拍马屁的功夫,我还是能接受的。

  看吧,这货的口才多好,不愧是兵家一等一的演说家啊!

  其实,这耍嘴皮的功夫还不是他的最大特色。这货的最大特色,就是吝啬、敛财!

  我自认为自己嗜钱如天,可这货可是嗜钱如命啊!要知道命比天大啊!

  “沧言,其实,你跟着我保护我安全是假。闲着没事,想出来溜达溜达是真吧?”

  被看穿了本意,沧言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挠了挠头。

  “呵呵呵,不愧是小染染主上,就是聪明,一看就被你看穿了,呵呵呵。”

  我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是你表现的太明显好吧。

  沧言:“不过,小染染主上,你这人不识路,还是让我跟着你,比较稳妥。”

  我:“虽然,我方向感不好,但是我的这匹宝马识路,不需要你做向导,你还是回兵家吧?”

  沧言向撒娇。

  “别啊,小染染主上,你看我这大老远都出来了,你别让我回去呗。”

  我见不得沧言这般恶心,我无奈翻了一个白眼。

  “你跟着我也行,不过,沧言,我事先说明,你跟着我这一路上的花销,你自己掏腰包。”

  听到我这话,他刚才笑嘻嘻的俊脸,瞬间变成苦瓜样子。

  沧言拉着我的衣袖,一边可怜楚楚的看着我,一边撒娇向我哀求道。

  “不要啊,小染染主上,你是知道的啊,在兵家,人家可是最穷的啊。这一路上,你让人家自己掏腰包,这不是要人家的小命吗。小染染主上,这才刚过了春分,一年的开头,你让人家把钱花光了,人家这以后还怎么过日子啊?人家才二十出头啊,还没有娶媳妇那,你让人家把钱都花光了,你这不是让人家打一辈子光棍么?小染染主上,你可不能这样对待人家呀?人家在兵家这些年里,虽然没有什么功劳,但是人家有如大海一般不可衡量的苦劳啊!小染染主上,你可不能对人家这般薄情啊!”

  我去!一口一个人家,你要不要那么恶心啊!就他撒娇这样恶心的样子,我看他这一辈子也娶不上媳妇!

  我强忍着内心的恶心,我好看的眉黛越凝越深,严厉的说道。

  “你要是再这样恶心的说下去,你以后就休想领月钱!”

  听到我的威胁,沧言这货很是乖巧的闭上了嘴巴。

  感到空气变得如此清新安静了,我烦躁的心也舒服了些。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