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浮生笔录集

第八章 嫁祸于沧言

浮生笔录集 花溅衣 3213 2019-10-20 10:00:00

  我揽着青衫美男郎的腰,脚尖用力一蹬地,便退了一丈远,将青衫美男郎放在一棵桃树下。

  我站起身,转身看到那个杀手头子,怒声道。

  “你让老子给你钻裤裆,你不怕老子让你胯下空荡荡!”

  听到我这话,杀手头子很是生气,怒喝道。

  “兄弟们,给我上!让这小子知道知道什么叫挫骨扬灰!”

  语毕,杀手头子带着若干杀手,他们手拿明晃晃的寒剑向我杀来。我便脚尖一蹬地,运用轻功,飞身落在他们面前。

  他们将我团团围住,各个出手致命,我以掌化刃,一一对其反击。

  我心中暗道:‘哼!找死!那就别怪老子下手无情了!’

  经过几个回合下来,我发现这杀手头子的弱点。我脚尖旋转,转动身体,躲避其他杀手对我的攻击。

  当我的身体旋转到杀手头子的面前时,我便迅速拿出系在身后腰间的霸攻。我扣动霸攻按钮,霸攻随我心意瞬间变成一柄锋利的宝剑。

  提到这霸攻,江湖便有一传言——霸攻在手,没有敌手。

  霸攻,乃是我兵家首领历代相传的武器,也是兵家首领身份的象征。

  霸攻聚集了兵家首领的几代的心血,此武器可以随使用者的意愿,变化成十八般武器。亦可攻,可守,可射,可抓,可阴,可明等,乃兵家的至尊神器也。不过这‘霸攻’的名字很土!

  我手持霸攻剑,向杀手头子刺去。他用手中的剑,做出抵挡之势。就在霸攻剑的剑尖,挨近他的剑身时。我手一转,霸攻剑的剑靶便在我手中转了方向,那剑身便改了方向,直朝他的下盘刺去。待他发现,为时已晚。

  只见,杀手头子那蓝色裤裆下溢出鲜红的血液,而那裆中之肉,早已被我的霸攻剑削掉。

  杀手头子双腿跪地,双手捂着裤裆溢血的地方,强忍着疼痛。看到这一幕,其他的杀手皆是吓住。

  我看着他这番光景,嘴角微挑含着一丝阴笑。

  “呵呵,老子说话当真的算数,说取你裆中之肉,便不多取你一分。怎么样?裆中少了这块肉,是不是觉得胯下窜风啊?哈哈哈~”

  杀手头子青筋劲爆,强忍着痛,怒吼道。

  “你个混蛋!竟敢伤老子!给我杀了他!”

  不过这声怒吼,却夹杂着一丝阴柔之声。

  唉,没想到我替他挥剑自宫,他声音变的却那么快。我的嘴角不由得勾起一丝笑意。

  杀手们纷纷向我袭来,攻击之势比刚才还要猛烈。

  就在我打着兴致高涨之时,我没想到沧言这货也来帮忙了。

  只见,沧言拿出他的金算盘,一按动按钮,那金算盘顷刻变成一把五寸二尺的剑。

  这便是沧言的武器金珠剑,说起这金珠剑,可是用金子打造而成的小算盘,重五斤六两,算盘柄有一个开关。一旦触碰开关,藏在算盘里的剑身便出来。

  遇敌时,沧言用金珠剑杀敌,无事时,他经常拿来噼里啪啦的算着钱财。

  我挑了挑自己好看的眉黛看着他,笑了笑。

  “咦?你不是说不管这闲事么,待在一旁看好戏么,怎么也来帮忙了?”

  沧言一边打,一边说道:“我不是来管闲事的,我是奉长老之命来保护你的安全的。再说了,这帮混账家伙,居然敢辱没我小染染主上,我岂有坐视不管之礼。”

  我翻了一个白眼,看着他。哼!就会说漂亮话!

  “靠!现在你知道要护我安全了,刚才你怎么不动手!现在看我快把他们打的溃不成军落花流水了,你才来帮忙,沧言你可真真的会算计啊!”

  面对我冷嘲热讽,沧言依旧淡定的恬不知耻的笑了笑。

  “小染染主上,别说的那么直白嘛,弄得人家都不好意思啦。”

  呵呵,你不好意思!我还不好意思说你哪!算了,大敌当前,懒得跟他那么多废话!

  不过,我挺意外的,还算是这货良知未泯。我觉得以他的个性定是不会出手相助,只会待在一旁优哉游哉的看着我把这些杀手消灭。

  兵家首领和兵家第一高手联手,没过一会儿功夫,便将那些杀手一一致残。

  我扫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杀手们。他们不是手筋被挑断,就是脚筋被挑断,还有一些受了剑伤。那些手脚筋被挑断的都是沧言的杰作,而受剑伤的是我所为。

  杀手们一一面目狰狞的护着自己的伤处,不得不说这沧言出手还是比我狠辣的多,我只不过让他们致伤,没想到沧言居然让他们致残!

  杀手头子看了一眼他们那些受伤的手下,又看着我们,惊讶问道。

  “金珠剑,你......你可是兵家第一高手沧言?”

  我正要回答他们,可话唠子沧言却抢在我前面。

  “正是。怎么着,你是没有打过瘾啊?还想打?好啊,继续啊。”

  说着,沧言便提着他的金珠剑,朝那杀手头子走去。

  杀手头子连忙摆手求饶。

  “不敢不敢,小子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沧言大人,还请大人饶命。”

  我:沧言大人?呵呵呵,这杀手头子为了能活命,可真会说啊。

  看着他们痛苦,我的善良病又发作了。

  还没等沧言开口,我便说道。

  “既然你们知道错了,我们便饶你性命,你们走吧。”

  杀手们护着自己伤口,相互搀扶着,站起来离开。

  看着杀手们艰难离开的背影,沧言低声对我说。

  “小染染主上,你可真善良啊。你的善良却给兵家招惹不少麻烦啊。”

  我不解。

  “你什么意思?”

  沧言看着那些一拐一瘸的杀手,说道。

  “他们这账,日后定要找咱们算的。”

  一听到这儿,我有些后悔了,早知道应该斩草除根的,省的日后麻烦。

  我:两个人麻烦,不如一人麻烦,不如此麻烦推到沧言身上。

  我灵机一动,便对身旁的沧言高声大喊。

  “沧言大人,您可真是厉害啊。将那群歹人打的落花流水,要是主上知道您为咱兵家除暴安良扬名立外,一定会奖赏您的。小的我真是佩服沧言大人的雄伟啊......”

  我后面那些酸溜溜的赞扬之词还没有说完,就被沧言捂住了嘴。他瞪着眼珠子,一副吃惊的样子看着我。

  “你在干嘛啊?!小染染主上,这麻烦不是我招惹的,你这一嗓子喊的,他们日后讨账定是来找我讨呀!你莫要这样陷害我呀!”

  我打下他捂着我嘴的爪子,安慰他说道。

  “哎呀呀,沧言别那么小气嘛。既然你身为兵家的第一高手,定要帮兵家排忧解难不是。区区几个小歹人,就算日后找你来讨账。就凭你这一身的盖世神功,定能够分分钟的秒杀他们。乖~,别怕。”

  沧言:“可是......可是那我多冤枉啊!不行,事是你惹得,这烂摊子还是你收拾!”

  我两手一摊开,很是无辜的看着沧言。

  “我冤枉你,我哪里冤枉你了?你说是我惹的麻烦,那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惹得?你有没有什么证据呀?沧言呀啊,莫要诬陷我这个如花似玉的美男郎好不好?”

  沧言气结。

  “你.......你........”

  我:“我什么我!沧言你说等我回到兵家的迷云谷,我跟长老说,你惹了这等的麻烦,还傻乎乎的报出兵家的大名。你看长老们是相信你的话?还是相信我这个主上的话?嗯?”

  我这些话,确实让沧言语塞的很。

  话唠子的他,居然被我气的结巴起来。

  “我......我.......你.......你太真卑鄙!谁说我没证据,我有!我......”

  他后面的话不用说,我都知道他想干什么。他看那些杀手还没走远,便想高喊,道出真相。我岂能让他得逞?我以迅雷之势抬手捂着他的嘴巴。

  我冷眼看着他,低声威逼道。

  “你敢高声喊出来,我便扣你月钱。不仅扣这个月的,下个月的,下下个月的,以后都不给你月钱!”

  此话一出,便直中沧言的下怀。

  见他安分起来,我便收回自己的手,我笑的纯良无害的看着他。

  “这样吧,我也是一个很大度的人。此事,你不外露,帮我扛下,你的月钱自是一分不少给你,并且每个月多给你加一个金珠,而且我还会在长老面前替你美言。你看,如此可好?”

  沧言果真是个识时务为俊杰的人,这笔账他自是会算的很。

  他叹了口气,一脸可怜的看着我。

  “唉!罢了罢了,算我倒霉,我帮你扛,谁让我对小染染主上忠心耿耿哪........哎,小染染主上,你说的话可要算数啊。下个月一定要给我多加一个金珠啊!”

  听到‘忠心耿耿’四个字,我撇了撇嘴。这四个字从他嘴里出来,果然是辱没了。

  “知道了。”

  沧言:“小染染主上,你说说你怎么那么奸诈腹黑哪?”

  听到‘奸诈腹黑’一词,我并不恼火。我向沧言露出一个笑容,指着自己的腹部。

  “因为我身穿一身墨衣,腹部自然是黑的啊。”

  沧言对我的回答,只是干笑了两声。

  “呵呵。”

  作为兵家的老大,面对那一群‘牛鬼蛇神’的兵者,我不腹黑能镇得住么?呜呜呜,我真是不容易啊,想想都是一把辛酸泪啊。

  看着那走远的杀手们,一瘸一拐的。此时,我同情心顿时泛滥。

  我对一旁的沧言说道。

  “那个,沧言啊,你是不是出手有些过了?你把他们打伤就好,干嘛让他们致残啊?好端端的一个人,就这么残了。”

  沧言挑眉看着我。

  “小染染主上,你对歹人如此心善,为何对我如此心狠手辣?”

  我:“哼,我要真是心狠手辣,就不会给你涨月钱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