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浮生笔录集

第十一章 极品的沧言

浮生笔录集 花溅衣 3119 2019-10-26 14:23:07

  我挑眉看着有些口吃的沧言。

  “我什么?”

  沧言:“我......我那是故意的。”

  我:“噢?故意的?你就给我编吧!”

  沧言:“哎,小染染主上,我哪有给你胡编啦。我那次分明就是故意的。我只是不想让别人嘲笑你怕苦药,所以,我才舍命陪君子。我可是用心良苦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哪?”

  看着沧言的样子,我知道自己惹到麻烦了。这货又要开始长篇大论滔滔不绝了。也不看有外人在,真是丢人!

  我扭过头,看着面色有些苍白的青衣美人郎,尴尬的笑着。

  “呵呵呵,让你见笑了,他这人其实挺好的,就是有些八婆,话比较多。与他相处时间长了,你就习惯了。”

  美人郎很是吃力的扯出一丝笑容。

  “无妨,他挺可爱的。”

  听到‘可爱’二字,此时,坐在桌子边的沧言,一跃到我面前,把我吓了一跳。

  我拍了拍胸,安抚着我那个受到惊吓的小心脏,看着沧言,埋怨着。

  “沧言啊,你要干什么!你知不知道现在是大晚上啊,你这样一惊一乍的会吓死人的啊!”

  沧言这货好像聋了一般,对我的话充耳不闻。

  我:这货,胆肥了是吧!竟敢这样忽视我的存在感!

  沧言只是站在床旁边,居高临下看着青衣美人郎。他如墨的剑眉微敛,黑白分明的眼眸微冷。

  “你说什么?可爱?你说我可爱?”

  我看着这样的沧言,有些陌生,有些害怕。这样的他是不常见的,我看着他,心中有些恐慌。我害怕这货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好像.......好像每当他要杀人时,他的样子就变成现在的样子。

  我看着沧言手里紧紧拿着那把金算盘,我咽了咽口水。这货真是动怒了,他这是要杀了这个青衣美人郎啊。

  我站起来,拉着沧言的衣袖,谄媚的笑着。

  “沧言啊,人家只是开个玩笑,你莫要当真啊。”

  沧言没有理会我说的,只是静静的看着躺在床上的青衣美人郎。

  青衣美人郎看着满是冰寒和杀气的沧言,却没有畏惧,只是淡淡的说。

  “没错,我是说你可爱。”

  我:好吧,这美人郎还真是个榆木疙瘩啊!你没有看到沧言这货在动怒啊!你不能说句软话啊!你知不知道一句话,叫做大丈夫不吃眼前亏好汉能屈能伸。呃,这好像是两句话吧?哎,管它哪。

  就在这剑拔弩张的气氛中,我看到沧言的手指,想要触碰金算盘机关按钮。我害怕了,他这是要使用他的金珠剑啊!

  谁人不知兵家第一高手沧言的金珠剑,长一尺七寸,重三斤七两。平时,可做算盘。遇敌,可变制命的锋利宝剑。

  沧言可是兵家高手排行榜第一,我虽是首领,可我的武功远不如他。平时也只能拿首领的身份压压他,要是真动起手来,我真是打不过他。

  唉,都怪我平时不用功习武!没有办法啊,我只有死死地抱着沧言握着金算盘的手臂,劝说着他。

  “沧言啊,冲动是魔鬼啊。你莫要做出什么荒唐事啊!你要是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长老们是不会饶恕你的啊,到时候你的奖金和月钱还有你的位子就没有啦!”

  我拿出长老、金钱和权位来威逼沧言这货,没想到这招居然不管用!

  我吓的用手捂住自己的眼睛,不忍看到这么血腥的一幕!

  等了一会儿,我没有听到惨叫的声音,我便松开手,睁开眼。

  我居然看到,让我瞠目咋舌的一幕!

  沧言这货正拿着他那金算盘,在手里噼里啪啦的拨弄着。一边拨着算盘,一边开口说道。

  “嗯,我算了,我们救你,帮你打退那些杀手,为保你性命,给你吃百草玉露丸。又为你上了上等的金疮药,还给你煎了药。虽然说做好事不留名,但是留点钱也是可以的。我们也不是什么有钱的人,但是我们是善良的人,我不多收你的钱,我这人做事情向来是公道的。给你一个友情价,再给你一个折扣价,我只收你一千金珠好了。”

  听到沧言的话,我差点没被雷倒。幸好我扶着桌子,否则非被沧言雷晕不可!这货没事吃饱撑了吧,搞什么紧张气氛啊!吓死我了!不过,这货还真是嗜钱如命啊!

  才救了人家性命,这就问家人交钱,很是丢人啊!这沧言真是丢我兵家的人啊!

  不过沧言这话说的也没错,做好事虽然不留名,但是留点钱也是可以的。毕竟药材都是要钱的。

  我看着青衣美人郎,觉有些不好意思。

  “呵呵呵,那个,我家沧言就爱开玩笑,呵呵呵,你莫见怪啊。出手相救的钱,不用出了。不过,那些药材钱,你还是要给的。沧言说的对,我们不是什么有钱的人。你只要给五十个金珠就好了。”

  听到我这样说,沧言不乐意了。

  “什么?!五十个金珠?那怎么够啊!连本钱都不够!不行!就一千个金珠!一个子都不能少!”

  我正要说沧言这货,怎么可以这样呢?人家好歹受着伤啊,你这时提钱财,未免不好吧,有些伤感情吧。

  这时,青衣美人郎看着我,温柔的说着。

  “无妨,二位出手相救,在下自是感激不尽的。只是,现在在下身上没有什么钱财,只有这块玉佩,还能典当一些金珠。二位,如若不嫌弃,就拿去吧。”

  我是不好意思的要,正想推脱一番,说些客气话,再接过那玉佩。但是没想到沧言这货可是很好意思啊,他二话不说,伸手便拿走了。

  沧言借着微微明亮的烛光,看着手中的玉佩。

  “色泽润泽,是块好玉!这样你我的账,就不相欠了。”

  说完,他便把那块玉佩藏于袖中。转身走到桌子旁边,将桌子上的瓜子拿走,一个不留。

  沧言一边嗑巴着瓜子,一边迈着步子,朝房门走去。走到门口时,他留下了一句话。

  “既然,你我两清了,明日,你就离开吧。”

  说完,他便转身离去。

  看着这一幕,我愣住了,这是什么情况?我被沧言截和了?!大爷的!敢截老子的和,你活腻歪了吧!钱财你不给我留点,瓜子你也不给我留!沧言你大爷的!

  我正想捋起袖子,找沧言理论干架。但一想到我定是打不过他,叹了口气,想想还是算了吧。

  看着沧言离开的身影,我只能狠狠地剜了他一眼。心中叫骂道,这货,真是极品啊!

  我心中哀怨道:是我出手救了他好不好!是我为保他性命给他吃百草玉露丸的好不好!是我给他上金疮药的好不好!是我出钱给他买药吃的好不好!是我照顾他喝药的好不好!苍天啊大地啊,那玉佩应该是我的啊!是我的!!!

  沧言这货怎么可以这么无耻的抢我的钱财啊!呜呜呜,我回去非得告诉长老们,说他欺负我!呜呜呜.......

  我正在心里狠狠的骂着沧言这个无情可耻的家伙!

  此时,耳边传来青衣美人郎磁性略带沙哑的声音。

  “云白,云海的云,白玉的白。”

  我:“哈?”

  我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他是在告诉我他的名字。

  “哦,姜......吕染,玉吕的吕,染色的染。”

  其实,我没有告诉他我的真名是叫姜染。我与他不过是一面之交,我怕他知道我的身份。

  云白温柔的看着我,轻声的说着。

  “泠泠吕玉凉,疑是染寒生,好名字。和我的‘徘徊云影冷,清宵白露逢’,是不是很配?”

  我看着他,我竟然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也可以用一句诗来描述。从来也没有人,用一句诗来描述我的名字。

  我知道我阿爹当时给我起这名字,是因为他看到自己身上的粗布衣衫褪色了,他觉得要是给我起名字带个染字,以后我穿的衣衫都不会褪色了。我倒现在都不明白,我那阿爹这是什么逻辑啊?

  我正在出神,此时,耳边又响起云白的声音。

  “我双十,你多大?”

  我:“啊?呃........我二八。”

  突然,云白把自称从‘在下’改成‘我’。

  “谢谢你救了我,你本可以把我放在郊外,对我置之不理,为何又要带上我?”

  这话问的,叫我该怎么回答呢?

  我总不能说,因为我一时是贪图你的美轮美奂男色,所以出手相救的?这样不是显得我很肤浅?

  我只是干干的笑着。

  “呵呵,那是因为我善良。”

  云白:“.......”

  我看到他好看的唇畔微微的抽了一下。

  “那个,你不要介意沧言的话,他就是那样的人。你的身体还很虚弱,你放心,你先在这客栈住着,等你身体好了,我才会走的。哦,你要不要联系你的家人?”

  云白只是看着房子的木梁,神情有一丝忧伤。

  “我已经没有什么家人了。”

  听到这话,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想来他的家人定是被那杀手给残害了,要知道是这样就不该留那些杀手性命。

  倘若我真把那杀手给灭了,也算替他为他家人报了仇,他是不是会开心点?

  我本想说些话来安慰他,但我一时之间却找不到合适的话语。

  此时,青衣美人郎云白淡淡的开口。

  “你若不嫌弃,能否让我留下来,跟着你。你无须照顾我,只要给我一口饭,不让我饿着就行了。”

花溅衣

9和10,这两章我一直改,系统一直给我屏蔽,我也是醉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