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浮生笔录集

第十二章 腹黑的遗寒

浮生笔录集 花溅衣 3351 2019-10-27 10:00:00

  我微微一愣看着他,我没有想到他居然会这样说。

  我想回绝,虽然这厮长的好看,留在身边,可以赏心悦目。但是,我需要管他吃住啊,这可是要花钱啊!这不是要我的命吗?

  “呵呵呵,那个,你也看到了我身边跟着一个沧言就好了,无需要再多一个人。”

  云白那如星辰一般好看的眼眸,忽然暗淡无光的看着我。

  “难道我就那么招人烦厌么?”

  看着美男忧伤,我不知所措。

  “呃,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

  云白眼眸一转,问。

  “可是你为我宽衣?为了上药?”

  我不解道:“是啊,怎么了?”

  云白唇角含着一抹浅笑。

  “我的身子已是被你看遍,你又救了我的性命。若你是女子,我定是要以身相许,来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可你是男子,我只能以身为奴,来报答你的恩情。”

  我眉角一抖。

  “.......”

  我:搞什么啊?这话好像是女子该说的吧?

  我:“呃,那个,不是......”

  云白认真说:“那我就留下来,给你当奴隶好了,就这么定了。”

  我:“哎?我没有同意啊!”

  云白对我如沐春风一笑。

  “只要我同意就好了。”

  我眼角一抖。

  “呃........”

  有这样的人么?太强势了好不好,别忘了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啊!哎?他说愿意给我做奴隶?

  有一个这样如花似玉的美人奴隶,也是一件欢乐的事情。他不是说只要给他一口饭吃就可以了,看来养一个这样廉价的奴隶和饲养动物没什么区别。

  我试探的问着他。

  “你真的愿意做我的奴隶?”

  云白点头。

  “嗯。”

  我:“做一辈子的奴隶,也愿意?”

  云白还是点头。

  “嗯。”

  我:“好,那我就收你做我的奴隶。”

  忽然,我看到他左胸上有个红花刺青,我好奇的问。

  “你左胸上的刺青倒是特别。”

  云白满眼温柔的看着我。

  “我这刺青是彼岸花,你可曾见过?”

  我:“可能是在哪里见过吧,只觉得熟悉,倒是记不清了。”

  听到我的话,我看到云白那双美眸划过一丝失落。

  我也没有多想,想着他受伤需要多多休息,便让他休息,我便离开了。

  第二日,早上,我喂云白吃了一些稀粥。

  沧言这货太没有人情味了,他就想赶云白离开。他这个没人性的家伙,没看到人家还受着重伤么?

  我将沧言拉出门外,小声地说着。

  “沧言,云白现在可是我的奴隶了。也算是咱们兵家的人,你以后对他客气点。”

  沧言挑眉看着我。

  “他这算是狗仗人势么?”

  我瞪了他一眼。

  “哎!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啊?”

  沧言:“人话。”

  我:“.......你!”

  我气节了,这货太气人了!

  “沧言,你小子翅膀硬了是吧,我可是首领!兵家的老大!我一动怒,也能把长老们吓的抖一抖!你敢这样对我说话!”

  就在我想捋起袖子,找沧言干架时,遗寒出现了。

  遗寒,我们兵家四大高手之一,在四大高手中,排名第三,江湖中人称,玉面书生。

  只见,遗寒穿一身浅蓝色衣衫,墨发以白玉簪束起,身上一股淡淡的清香,腰间挂着白玉佩,脚上是墨蓝靴,一副儒生装扮,还有那白皙手中的檀笔。

  遗寒生的比沧言俊俏二分,他有着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微微勾起含着儒雅的笑。那一对如剑一般的墨眉天然去雕饰的镶嵌在脸上,更衬托他那轮廓俊美的容颜。

  遗寒好看的嘴角洋溢着如三月春风一般温柔的笑容。

  “主上。”

  遗寒向我行礼,看着如君子一般温文尔雅的男子,我心中的怒火就消失了。

  “嗯,遗寒,你来了。”

  一旁的沧言一脸怪异的看着遗寒。

  “遗寒,你怎么来了?”

  遗寒微微的笑着。

  “我是受风长老之托,来找你的。”

  沧言满脸的疑问看着遗寒道。

  “找我?风老头找我有什么?”

  遗寒把玩着手中的檀笔,云淡风轻的说着。

  “哦,也没什么大事。就是你的住所‘金宝居’,前些日子不知什么原因起火了。可能是因为这些时日天气干燥吧,风长老派我来找你,询问一下,该怎么整修你的金宝居?”

  遗寒手中的檀笔,名为檀笔剑,重五斤六两,笔身上等檀木制造,笔芯是由上等玄铁制成,笔杆有一个开关,一旦触碰,瞬间变成一把五寸三尺的锋利剑。

  听到这儿,沧言这货原来红润的小脸,瞬间变得甚是惨白,如白纸一般。

  他双手紧紧的拉着遗寒的手臂,不停的抖着。

  “遗寒,你快告诉我,我的金宝居里的物件可有烧坏?”

  遗寒好看的眉宇紧锁。

  “这个,我不是很清楚。”

  听到遗寒的话,沧言这货便撒腿跑了。

  我看着奔驰远去的沧言,高喊着。

  “沧言,你这是要去哪啊?”

  沧言一边跑,一边泪奔。

  “我要回去,看我的心肝宝贝。那些都是我的命根子啊,要是他们烧坏了,我也不想活了,呜呜呜~”

  看着他飞扬而去的身影,我哈哈哈的笑着。

  “哈哈哈,让你视财如命遭报应了吧!”

  一旁的遗寒看着远去的沧言,温柔的笑着。

  “主上,你放心吧。沧言,这下子有的忙了。他没有什么闲工夫再缠着主上了。”

  我看着如君子一般温文尔雅的遗寒,赞许的笑着。

  “嗯,遗寒有你在,我什么事情都不用担心了。”

  其实,今日遗寒能在这里出现,都是我安排好的。我知道,我要是收留云白,沧言这货定是有意见的。

  我虽是兵家的首领,可是在沧言的心里没有一点的威慑力。我说也说不过他,打也打不过他。无奈,我昨晚,便给遗寒发了信号,让他速速来解救我于危难之中。

  于是,便上演了今日这场好戏。

  遗寒儒雅一笑。

  “主上过奖了,属下只是做了分内之事。”

  看着谦逊有礼的遗寒,我满意的笑着。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

  “遗寒,那个,沧言的金宝居真的着火了?”

  “嗯。”

  我问:“真是天气干燥引起的火?”

  遗寒,但笑不语。

  看着他那温文如玉的笑容,我心里明白了。沧言这货的金宝居着火,定是遗寒所为。

  想到这儿,我心里不由得一颤啊,没想到平时面带温柔笑容,举止有礼,宛如翩翩君子一般的遗寒,居然有这么腹黑一面啊。

  我咽了咽嘴里的口水,看来以后面对遗寒,我要小心谨慎啊!这货,居然是一只腹黑的狐狸啊!

  古人的那句话果然是对的,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我现在很是怀疑,我们兵家里都是些什么人啊!四大高手,有的视财如命,有的天真无邪,有的狡猾如狐,有的冷若冰霜。还有,一群不省油的长老。

  呜呜呜,我身为兵家的首领,整日里面对这些形形色色的人,我容易么。

  我突然想到一件很严重的事情,我看着遗寒说着。

  “那个,遗寒啊,要是沧言这厮知道这事是咱俩干的,他定是不会饶恕咱们的。”

  听到我的话,遗寒很是泰然自若的笑着。

  “无妨的,属下做事甚是谨慎。以沧言的脑子,是发现不了的。”

  遗寒一语说醒梦中人啊。

  我:“是啊,我居然忘了沧言这货脑子不好啊。呵呵呵,那我就放心了。那个,遗寒,此事你做的很好,回去我记你一功。”

  遗寒行礼。

  “多谢主上!”

  我:“呵呵呵,不用客气,你我关系那么好,不必见外。”

  遗寒路过云白房门时,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云白,扭头对我说。

  “主上,属下见这位公子伤的不轻。既然主上有心收留这位公子,那主上就多费些心思照顾好这位公子。”

  遗寒向来待人温和,我也没有多想,他为何对云白那么上心。

  “我知道。”

  遗寒行礼。

  “主上,那属下就先行告退了。”

  “嗯,去吧。”

  我摆摆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看着遗寒的身影,我感觉心情无比的顺畅。哈哈哈,沧言这货终于不在我眼前晃悠了,这样的日子是多么美好啊!

  我转身,便走进屋里。

  此时,云白正躺在床上,看着屋顶的木梁发呆。

  见我进来,云白嘴角便挂着笑容看着我。

  “你把沧言送走了?”

  听到这话,我心里一惊,难道这货偷听我们说话?

  “你怎么知道?”

  云白淡淡的笑着。

  “你们说话那么大声,想不知道都难。”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他偷听那,看来是我多心了。

  “呵呵呵,他有些急事等着处理,所以,就先走了。”

  云白:“嗯,那以后就让我陪着你吧。虽然,我的武功不怎么样,但是对付一些毛贼还是绰绰有余的。”

  我心想:我也会武功好不好,对付毛贼还需要用到你?

  “这样不好吧,你的伤也没有好。再说了,我是会武功的,不需要人来保护。

  听到这儿,云白如墨的眉宇微微一敛。他吃力的抬手,取下挂在他脖颈的玉瑗。他白皙修长的手,一摆弄,那玉瑗变成两个。原来这玉瑗是个双瑗。

  他将一块玉瑗递给我,唇角含着温柔的笑。

  “这是我家祖传的玉瑗,若是,你不嫌弃就收下吧。就当......抵救命之恩的药材钱吧。”

  我本想回绝,但他这般真心,我是不好意思回绝的。我还在纠结到底是收?还是不收?

  云白:“你收下吧,我这玉瑗和你腰间的玉佩很配,一白一墨。”

  我低头看着自己腰间的苍穹佩,此玉佩为上等墨玉打造而成,乃兵家首领身份的象征。

  一黑一白,确实很配。

  于是,我很是大方的收下了。

  我借着明亮的阳光,看着手中的玉瑗,上面的鸟纹图案有些特别,我好奇的问。

  “这玉瑗上的鸟纹,是什么鸟啊?”

  云白温柔的说道:“以后,再告诉你。”

  他不说,我也没多问。

  玲珑剔透,色泽圆润,我知道这是上等的好玉。我心中暗喜,这块玉可比沧言那块好多了,这下我可真是赚到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