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浮生笔录集

第十三章 云白做奴隶

浮生笔录集 花溅衣 3174 2019-10-28 10:00:00

  于是,我将这个玉瑗挂在脖子上。

  我看着云白,露出笑容。

  “既然,你用你家传的玉瑗还我的恩情,那你我就不相欠了。等你伤好了,就快些回家......”

  说到这儿我卡住了,我竟忘了他的家人已被那群杀手给杀害了。

  我忙抱歉的解释道。

  “那个,我不是故意的,我......”

  云白:“我明白。”

  云白那好看的眸子,变得暗淡了。他因失血而泛白的唇畔,浮起一丝苦笑。

  “原来,我还不如这一块玉瑗。”

  我看着他,我知道我刚才的话,是伤到他了。

  于是,我很是歉意的说道。

  “那个,其实,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

  云白:“你不用安慰我,我明白的。”

  我是善良的娃娃,我怕我再说下去会伤到他,于是,我便屈服了。

  “那个.......其实吧,我是怕你嫌弃我。要知道,我不是有钱的人,你跟着我,会受苦的。”

  听到我有商量的话,顷刻,云白那双暗淡的眼眸又重新明亮起来。

  “我不怕,只要你让我跟着你。”

  看着他那双如星辰般闪闪熠熠的眼眸,我忍痛的答应了他。

  “好吧,你就跟着我吧。”

  云白满是开心的笑着。

  看着他的笑容,我心中很是纳闷:他跟着我做个奴隶,就那么开心?

  ......

  脑海中的画面渐渐消失,我睁开眼睛,看着房顶的屋梁。这便是我与云白的相遇。

  自从我收留云白做了奴隶,已有月余。这段日子以来,我觉得我的小日子过得很是舒坦。

  云白这个奴隶很是乖巧,很是温柔,很是体贴,而且他张了一副让人赏心悦目的好皮囊。

  我回想起这些日子来,还真是很好哪!

  想到这儿,我的嘴角露出了好看的笑容。不知何时,我便不知不觉的进入梦乡。

  等我再睁开眼时,我发现天已经大亮了。

  我起身梳洗完毕,便下了楼。

  这时,我看到楼下的云白已经坐在木桌旁用膳。

  我下了楼,来到云白面前。

  云白抬眸,他眼底满是温柔的看着我,他嘴角浮起温柔的笑容。

  “快来吃早点吧。”

  我笑道:“小白,你看我今日这新衣衫如何?”

  云白看着我的衣衫,温柔的笑着。

  “这蓝色很衬你。”

  他顿了一下,问:“不过,你也是兵家主上,为何都是穿粗布衣衫?”

  我叹了一口气。

  “我虽是兵家主上,但我自幼丧母,少年丧父。我得为自己的终身大事筹谋,所以我省吃俭用攒一些钱财,为了做嫁.......娶媳妇的本钱。”

  云白满眼心疼的看着我。

  “以后我定会让你绫罗绸缎锦衣玉食的。”

  我:你一个奴隶,还靠我吃饭呢,让我绫罗绸缎锦衣玉食真是笑话!

  云白:“阿染,赶紧吃饭吧。”

  听到‘阿染’二字,我有些不悦。

  阿染,都是我阿爹才能叫我的。他一个奴隶,怎么能叫我阿染。再说了,他平时都叫我吕染的。自昨日起他便唤我阿染,这小白是想造反么?

  “小白,你不能叫我阿染。”

  云白递给我一双木筷,他疑问的看着我。

  “为何?”

  我接过木筷,扒了一口他为我准备的稀饭。

  “因为,只有我家人才能唤我阿染。你又不是我家人,所以你不能那样唤我?”

  云白拿着筷子的手一顿,他看着我,片刻温柔的说道。

  “谁说我不是你的家人?”

  我扒着饭的手停下了,我抬头看着他。

  “我说的。”

  云白一怔,随即他敛了神色,他看着我,温柔的笑着。

  “你说我是你的奴隶,自然是你的家人,当然可以唤你阿染了。再说了,你若是没有把我当做你的家人,那你为何亲昵的唤我小白呢?”

  我:呃.......这厮怎么会有这样的歪理?从哪里学来的?莫不是沧言那货教了他一些心得?亲昵?我哪里亲昵啦?我那分明是为了简便嘛,叫他小白多么顺口啊,我只是为了方便而已!

  “你名为云白,云是白的,又带个白字,岂不是双白。再说了你生的白净,就像小兔子一般。因此,我才唤你小白的。你若是不喜欢,我以后不唤你小白就是了。”

  云白眼眸中划过一丝悲伤,他温柔笑着。

  “喜欢的紧,只要你喜欢,我就喜欢。”

  我对上他那双如三月春水一般温柔的眼眸,我一愣还想张口说些什么,他却拦住我的话。

  “快些吃吧,一会儿,还要去花堤巷呢?”

  提到花堤巷,我便不想再耽误时间。随他怎么叫,反正名字不过是一个代号而已。

  我们用过早食,便准备起身去花堤巷。

  在出客栈门口时,遇到了百里箫。看他的样子,应该是从外面回来。

  我正要上前,打声招呼,寒暄几句。但后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主上,你要去哪里?”

  我回头一看,原来是音怡。我看着她,微笑着。

  “小怡怡,早啊。”

  “嗯”

  我本想着起早点,避开音怡,和云白去花堤巷。看样子,是避不开音怡了。

  音怡走过来,看着我。

  “主上,你要去哪里?”

  我:“我.......去花堤巷,小怡,你也要去么?”

  音怡:“我去过,就不去了。哦,主上你是个路痴,让我给你带路吧。”

  听到这话,我心里暗想:小怡怡我知道我自己是个路痴,但你没有必要这样高调的说出来吧?这旁边还有外人在哪,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

  我正想说教说教音怡,但我看到一旁的百里箫,他优雅的扇着他那把风骚的折扇,嘴角泛着笑容。那笑容分明是嘲笑!

  “哈哈哈,姜染,你竟是个路痴!没想到啊没想到啊,哈哈哈~”

  我瞪了百里箫一眼。

  “你不知道人生有很多事情都是你想不到的吗!就连你是个骚.包,我也没想到!”

  百里箫本想发怒,但他看了一眼云白,便敛了怒气。

  “你!.......”

  我以为我这般说词,百里箫会生气跟我翻脸。谁知他竟反怒为笑,甚是奇怪。

  百里箫:“花堤巷?我正想去,姜染,如若不嫌弃,我就跟着你们一起去吧?”

  我看着这个大骚包,正准备开口拒绝。谁知道这货是个自来熟!

  百里箫:“怎么你们还站在那里?不是要去花堤巷么?怎么还不走?”

  我无奈的说着。

  “好像我没有说过,要你跟着我们一起去吧?”

  百里箫微微的笑着。

  “姜染兄弟,怎么可以这样说呢?你我不是友人么,游玩自然是一同去了。”

  说着,他走过来,伸出手,想要勾我的肩膀。

  在百里箫的小爪子,正要碰到我的衣衫时,却被云白狠狠的拍了下去了。

  云白如墨的眸子,带着几分凛冽的看着他。

  “我家阿染,不喜欢外人碰,除我以外。”

  话音刚落,云白便拉着我的手离开。

  我还在刚才的状况中,没有反应过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只是扭着头,看着身后站着的百里箫和音怡。我转过头,看着一旁的云白,他一身青衫,顺着他的衣袖,我看到他那白皙修长的手,紧紧地抓着我的手。

  云白的手,很是温暖。

  我不是没有碰过男子的手,但是我感觉他的手很是不同。不同在哪里呢?倒是说不清楚。

  我就这样被他牵着手,不知道走了多远。云白便停下步子,低眉浅笑看着我。

  对上他的眸子,我有些不自在的看向别处,尴尬的问着。

  “小白,你,你怎么........不走了?”

  云白看着我,他抬手很是温柔为我将耳鬓凌乱的发丝理到耳后,温柔的说着。

  “阿染,我们到花堤巷了。”

  被他突如其来的触碰,我的心突然有些慌乱。

  “哦.......啊?这么快。”

  我有些慌乱害怕的把我的手从他的手中抽出。我装作很是淡定的看着花堤巷的景色,而我的心因刚才的慌乱而无心观赏。

  “小白?”

  云白:“嗯?怎么了?”

  我:“你.......以后不要做些奇怪的动作。毕竟你我都是男子,让别人看见是不好的。我倒是不怕遭人口舌,就是怕毁了你的清誉。”

  云白用他那双如星辰大海般明亮的眼眸看着我,并且轻声细语的说道。

  “阿染,你是我的主人,你都不怕遭人口舌,我一个奴仆怕什么。”

  我被他这话说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为了不再继续这个话题,我便扯开话题。

  “呃.......我们走那么快,不知道小怡和百里箫能追上么?”

  云白:“阿染,你不是想撮合他们的姻缘么?这不是一个很好地机会么?”

  看着面前的云白,他在明媚的阳光映衬下,云白俊美的脸庞更好看了。我突然发现,这厮不仅有个很好看的皮囊,而且还有一个很好使的脑子。

  “对啊,小白,你好聪明啊!我怎么没想到,让他们独处啊。”

  云白温柔的看着我,他好看的嘴角微微上挑。

  “阿染,不是你没有想到,只是不愿触及这些小事罢了。”

  我知道云白是在拍我的马屁,但是我很是欣然的接受。

  “呵呵呵,希望这次,能拉进他们之间的关系。”

  云白:“阿染,你放心,他们定然能在一起的。”

  我好奇的问:“你怎么那么确定?”

  云白唇角一勾。

  “因为,我觉得他们二人有缘分。”

  “哦。”

  我与小白站在青石搭建的石桥上,看着花堤巷的美景。

  此时,正逢阳春时节,花堤巷里,天空蓝蓝,薄云白白,暖风袭袭,杨柳依依,花香阵阵,楼宇威威,石道净净,春燕飞飞,湖水清清,这是一幅春色绝美之图啊。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