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浮生笔录集

第十七章 姜染被轻视

浮生笔录集 花溅衣 3618 2019-11-01 10:00:00

  我坐在坐榻上,环视着厅内。

  “这位姑娘,你家的布置很是清雅啊。”

  疯女子端着茶盏的手,微微的一顿。

  “呵呵,我比较喜欢清雅的布置。”

  我嘴角挂着淡淡的笑,等着疯女子进入主题,告诉我她的故事。

  可我这一等二等,茶都喝了好几盏了,都有点想上茅厕了,可这疯女子还没有进入正题,只是呆呆的看着庭院里迎风飘落的梨花。

  我心里在想:这女子还有发呆症,怪不得会被男人抛弃,有那么多病不被抛弃才怪呐!

  疯女子发着呆,我是不好意思去打扰她,无奈我也只能陪着她发呆。

  不知过了多久,我都有些困了打着哈欠,疯女子才慢慢地开口。

  “其实,我真的有故事.......”

  这下子进入主题,我一下子来劲了。我整理好自己的坐姿,正听着疯女子的故事。

  可谁知一旁的桃绯拦住疯女子。

  “姑娘!你真的要说吗?”

  疯女子看着一脸担忧的桃绯,淡淡的笑着。

  “无妨,桃绯,我知道自己现在疯癫症越来越严重了。我怕有一天我疯的会将他忘记,我想在自己还是正常的时候,将我的故事说出来,记在书简上。这样,也能让我在彻底疯癫之后,也不会忘记,我与他的过往。”

  听到疯女子的这一番话,我心里有些酸酸的,我知道她的故事,一定是悲伤的。

  桃绯没有再阻止她,疯女子便继续说着。

  “我.......我的名字叫君柳衣。”

  我不由自主地打断她。

  “君?这个姓氏很少有的。”

  君柳衣:“没错。其实,君这个姓氏,并不是我的姓氏。我真正姓氏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我不解的问她。

  “此话,怎讲?”

  君柳衣淡淡的笑着,开始讲述她的故事......

  君柳衣说,其实,她是一个孤儿,更确切的说,应该是个弃婴。

  她说,她的师傅,是在河边发现她的。

  那时,她还是个婴儿,躺在一个木盆里。她的师傅心善,便将她抱回家收养。

  她说,若不是遇到她的师傅,或许,她早就死了。

  她师傅遇见她,正是阳春之际,河边细柳依依,于是便给她取柳衣二字为名,以君子之君为姓。于是,她便有了君柳衣这个名字。

  君柳衣是她师傅的闭门弟子,她师傅将一生的绝学都传给了她。

  听到这儿,我很是好奇她那个心善的师傅是何人?

  于是,我很是不礼貌的打断了她。

  “那个,我很是好奇,她的师傅是何人?”

  君柳衣没有因为我的打断而生气,她只是淡淡的说。

  “长桑君。”

  听到这三个字,我甚是惊讶啊。没想到眼前这个疯女子,竟然是个医家首领长桑君的闭门徒弟。

  一旁的百里箫说道:“原来姑娘与在下是同行啊,都是个郎中。”

  君柳衣好奇看着百里箫。

  “公子也是医者,失敬失敬。”

  百里箫笑道:“哪里哪里。”

  看着他们寒暄,我嘴角抽了抽。

  “呵呵呵,你原来是长桑君的徒弟,真是失敬失敬啊!”

  君柳衣没说话,只是浅笑着。

  突然,这疯女子君柳衣冒出这样一句话。

  “若是我能有预料到未来的能力。我是不愿意学会师傅那一身的本领的。”

  听到这样的话,我有些不明白。

  “姑娘,你可知这世间有那么多人羡慕你,羡慕你能得到长桑君先生的真传?”

  君柳衣水灵灵的眼眸看着我,嘴角扬起一丝笑容。

  “是么?那,你呢?”

  我很是奇怪的看着她。

  “我?我怎么啦?”

  君柳衣:“你身为兵家的首领。这首领的身份也是很多人都想得到的。你觉得你现在快乐么?”

  我没有说话,我是默许了她的话。她说的没错,这兵家的首领之位,也是很多人都羡慕,但是,一旦坐在这个位子上,又真的好么?

  这就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但是,我很是惊讶,这疯女子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难道她有透视眼?哎,不对啊,要是有透视眼怎么可能是疯癫病呢?

  “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

  我自认为自己隐藏的很深,没有人能知道我的身份,难道是云白这厮将我的身份泄露出去的。

  我一双询问的眼光,向一旁的云白射去。

  云白看着我,无辜的笑着。

  “不是我,是你自己。”

  我疑惑:“我自己?这怎么可能,我脑袋又没有被门挤也没有被驴踢,我怎么可能暴露自己的身份那?”

  疯女子看着我,淡淡一笑。

  “这位公子说的没错,暴露你自己身份的确实是你自己。”

  我惊呼着。

  “什么?!怎么可能?我哪里暴露自己了?”

  一旁安静的桃绯开口说着。

  “你的腰间挂的苍穹佩。那玉佩可是上等的墨玉,一般只有兵家之人才有。但是你玉佩上的图腾,那是兵家特有的图腾。按你们兵家的排位,应该只有兵家的首领,才能佩戴这样的玉佩。”

  我低头看着我腰间的墨玉佩,我的嘴角不停的抽了抽,露出一丝尴尬的笑容。

  “呵呵呵,桃绯姑娘真是好博学啊。”

  原来是这个玉佩,暴露了我的身份!这是不是间接证明我的智商有问题?

  桃绯看着我,一副轻视的样子。

  “不敢。不过一般混江湖的人都知道。你身为兵家的首领,竟不知道此事?”

  我有点不相信的看着一旁的云白,低声问着他。

  “小白,你也知道此事?”

  云白很是乖乖的点着头。

  “嗯。”

  我:好吧,云白也知道此事。这说明,此事真是天下皆知啊!哎?不对啊!云白这厮知道此事,那不是说明他早就知道我的身份?这厮,居然是个大腹黑啊!

  我本想说教云白这厮一顿,但是看着桃绯这个死婢女,一脸鄙视的样子,我忘了教训云白。

  我眼眸瞥了一眼,桃绯脸上的轻视。

  我心里在默默的流泪啊,呜呜呜,我向苍天保证,我真不是智商有问题,其实,我真的是不知道此事啊!

  我继任兵家首领以来,就佩戴着这块玉佩。

  当年阿爹临终前,只是再三交代一定要好好地保管它。我哪知道这玉佩是象征兵家首领的身份?

  我只知道这玉佩是我老爹临终前给我的遗物,还有这玉佩很是值钱。我只知道这么多啊!

  我虽然不知道这玉佩能证明我的身份,但是我是不会承认的,誓死都不会承认的!要知道,我若是承认了,一定成为了全天下的笑话了,那岂不是很丢人?要是丢我一人的面子,倒是没什么。可是我是兵家的首领,那岂不是要丢兵家的人?这是我绝对不能允许的!

  于是,我尴尬的笑着。

  “呵呵呵,知道,我当然知道啊。这全天下人都知道的事情,我岂能不知道?再说了,我是兵家的首领,这象征首领身份的信物,我怎么会不知道。呵呵呵,我,我是故意暴露自己的身份的。你也知道出门在外,坏人比较多。我显露自己的身份,那样那些坏人知道我是有后台,就不敢来招惹我了。嗯,就是这样。”

  桃绯柳眉一挑。

  “哼!狡辩!”

  咦!这死婢女!竟敢对我如此无礼,我可是兵家的首领,兵家的老大啊!你看兵家的那一帮人,谁敢这样对我?只要我一动怒,兵家也是要抖一抖的!

  今日,我要不是想知道这疯女子的故事。以我的暴脾气,我早就收拾桃绯这无礼的人了!

  好吧,我说实话。

  我虽然身为兵家的首领,兵家人公认的老大。但是,我的威慑力,基本上是零。就算我,勃然大怒,大发雷霆,也是没有人理会我的。

  呜呜呜~我甚是可怜啊!

  我也不想继续这样的话题,于是,便转移话题了。

  “君姑娘,那你长大后呢?”

  君柳衣看着庭院外,那随风翩翩而落的雪白色的梨花而出神。她好似在回想起以往的事情。

  “后来,........”

  君柳衣,开始慢慢地讲述她的故事......

  君柳衣天资聪慧,她长到十六岁时,便已经得到长桑君的全部真传了。对于一个十六岁的少女,这样的成就,已经让全天下的人都羡慕了。

  其实,我也是挺羡慕的。要知道,现在我也十六岁了,可我现在仍然没有继承兵家的绝学。

  也不知道是不是兵家的绝学难学,还是我个人天资有问题。

  我觉得吧,其实,我这么年轻能坐上兵家首领的宝座,也是不容易的……

  二八芳龄,碧玉年华,是少女的花龄。对于女人来说,这是一生中最好的时光。

  在这最美好的时光里,当然是不能荒度的。

  君柳衣也是不会荒度这美好的时光,于是,她便决定游历这世间美好的山水风光,来度过自己美好的时光。

  在这游历中,她便来到了越国的禹杭城里的花堤巷。

  君柳衣说,如果,可以重来的话,她是不愿意来到花堤巷的。

  可是,这个世间是没有如果的。

  阳春之季,世间万物皆复苏。

  春来冰化,风吹水暖,雨洗草绿,燕飞花红。

  春季是一年之中,最美好的季节。在这最美好的季节里,世间的一切都是美好的。

  花堤巷本是这世间最美丽的地方,又逢上这样美好的时节,自是美的无法用言语形容。

  在外游玩的君柳衣,便慕名而去了花堤巷。

  她本想在这花堤巷里,能好好地玩着一场。但是,她没想到,第一次来花堤巷,竟是她这一生中的劫难。

  君柳衣说,那已是四十五年前的事情了。

  听到这儿,我不由的震惊了。四十五年前,那是多久的事情啊?我真是不敢想象啊!

  我惊讶的看着君柳衣。

  “四十五前?观你样貌不过三十多岁。你.......你今年贵庚?”

  君柳衣淡然一笑。

  “我今年应该有六十有一了。”

  众人皆是一惊。

  我惊讶道:“你,你莫不是吃了什么长生不老之药。才永葆青春吧?”

  百里箫看着我,勾唇一笑。

  “前辈是医者,又是长桑君的闭门弟子。医术自然是出神入化,前辈自是会用医药保养。姜染需要大惊小怪。”

  我:“原来如此。”

  君柳衣看着百里箫。

  “看来这位公子的医术不凡啊。”

  百里箫勾唇一笑。

  “在下百里箫,略懂医术而已。”

  君柳衣眼眸一惊。

  “原来是神医蛊皇百里家的家主。”

  “正是。”

  君柳衣:“百里公子说的没错。医者确实懂得用丹石药草来保养青春。”

  永葆青春?一听这儿,我很感兴趣。

  “不知,前辈能不能给我一些永葆青春的药?”

  君柳衣正要开口,却被桃绯截住。

  “想要永葆青春,是要付出代价的!”

  一听要付出代价,我乖乖的闭上了嘴。

  “........”

  君柳衣继续说着她自己的故事........

  君柳衣一人,骑一骏马,来到花堤巷,她决定在这个地方逗留几日,好好的游玩。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