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浮生笔录集

第十八章 柳衣遇齐白

浮生笔录集 花溅衣 3394 2019-11-02 10:00:00

  风景清明后,云山睥睨前。

  百花如旧日,万井出新烟。

  君柳衣说,那时,刚入清明节气不久。

  细雨纷纷洒落着,花堤巷里一片烟雨朦胧。

  君柳衣撑着一把纸伞,漫步在烟雨朦胧的花堤巷里。

  因为细雨连连,青石的街道上,很少有行人。

  君柳衣一人撑着伞,看着细雨纷飞的花堤巷。

  纷纷扬扬的细雨下,花堤巷里的景致也是极美的。

  君柳衣一心欣赏美景,没有看路,便撞上了一个人。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被撞的男子,摆摆手。

  “没关系。”

  说完,他正要离开。

  就在那人走了几步,快要离开时,被一个人给擒住了。

  君柳衣很是奇怪的转身,她看到细雨中,那一身蓝色衣袍的男子。他一只手撑着一把纸伞,另一只手紧紧地擒住刚才被君柳衣撞的人。

  男子蓝色衣袍衣领和袖口绣着白色的勾云纹,与他墨发上那羊脂白玉簪交相辉映。他长相俊美,他的五官好似精美雕刻的玉石一般好看。

  此时,他下巴微微抬起,一双斜长的凤眸中间,含着双瞳剪春水。那双眼眸好似与这烟雨朦胧的花堤巷相得益彰。

  【我心想:不用说,这个一身蓝色衣袍的男子,就是那个负心汉喽!】

  君柳衣说,她自小在医家长大,以为师她傅是这世间最好看的男子,没想到眼前蓝衣男子,竟然比师傅还要好看几分。

  也许是,二八芳龄的女子,正是怀春之时。

  君柳衣说,只是,这一眼,这一瞬,蓝衣男子便深深地印在她的眼里,记在她的心里,刻在她的记忆里,永远都忘不了。

  我很是怀疑,这个君柳衣是不是一个花痴啊?见到一个美丽的男子,就忘不了。好吧,我承认我也是个花痴。

  当时,我遇到云白的时候,是因为看他长了一副好皮囊,我才会出手相救的。

  我很是好奇,那个一身蓝色衣袍的男子,与我身旁这个一身青色衣衫的云白相比,哪个长的更是好看?

  我本来想打断君柳衣,想问一下。但看到君柳衣的神色,我没有忍心打断。我便安下心来,继续听着她的故事........

  蓝色衣袍的男子,好听的声音,在细雨中慢慢飘起。

  “快拿出来!”

  那个被擒的男人,很是吃痛的跪在地上,求饶着。

  “这位公子,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啊!”

  蓝衣男子剑眉微微一挑。

  “听不懂?我会让你懂的!”

  话音刚落,蓝衣男子手上的力道加重。

  那个跪在地上的男子,紧紧地咬着牙。

  “好好,我懂了。好公子,你快些放了我吧?你这样用力的握着我的手臂,我的手臂会断的。”

  蓝衣男子:“既然,你懂了,就说说你懂些什么了?”

  那个跪在地上的男子,正要开口。

  君柳衣,便走上前。

  “这位公子,你干嘛要为难这位小哥。莫不是你与他有什么深仇大恨?”

  蓝色衣袍男子眼眸微抬看着君柳衣,他那好看唇畔微微弯起一道好看的弧度。

  “呵呵呵,这位姑娘,真会说笑。我与他从来没有见过面,何来的什么深仇大恨?只是,姑娘你与他有着一些干系罢了。”

  君柳衣眉黛微微一紧,看着蓝衣男子,她不知所云。

  “.......呃,这位公子,我与他也是第一次见面,我与他怎么可能有什么干系?”

  蓝衣男子好看的剑眉微微一挑。

  “是么?”

  这时,他低下头,看着跪在地上的男子,嘴角含着一抹笑意。

  “你不是说你懂了么?那你就向这位姑娘好好的说一说,你是懂了什么?你又与这位姑娘有什么干系?”

  跪在地上的男子,被蓝色衣袍的男子眼眸中的威慑力,给深深地吓住。

  于是,那个跪在地上的男子,便开始老实的交代一切。

  “那个,我.......这位姑娘。刚才不是你撞我的。其实......其实是我故意撞你的。”

  听到男子的话,君柳衣甚是不解的看着他。

  “你,为什么要故意撞我?”

  好吧,我听到这儿,都已经明白了。这分明就是偷钱的戏码啊!

  那个男子故意撞君柳衣,不是就想趁她不备,将她腰间的荷包给偷走。

  我看着面前的君柳衣,心里甚是怀疑,这就是长桑君先生的闭门弟子?这就是得到长桑君先生的真传?

  怎么这样浅薄的生活阅历都没有,还好意思出来游玩?她这样单纯,不被别人骗才怪!

  故事,还在继续着.......

  小贼,继续说着。

  “我是想借着撞姑娘时,趁你不备,偷走你腰间的荷包。”

  听到这话,君柳衣慌忙的伸手摸着自己的腰间。果然,自己腰间的荷包已是不见。

  君柳衣甚是生气看着那个小贼。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

  小贼哀求着。

  “姑娘,我错了。我把你的荷包还于你。你就帮我在这位公子面前说些好话吧,将我给放了吧?求求你了?”

  君柳衣拿过自己的荷包,打开看里面的钱财没有少,便对蓝色衣袍的男子说着。

  “这位公子,我的荷包他已还给我了。你还是放了他吧?”

  听到这儿,我不由的对这位君柳衣‘刮目相看’啊!

  疯姑娘啊,我知你是医者,心存善心。但你也不能这般傻傻的善良啊!尤其对待可恶的偷盗小贼,定要严惩不贷啊!决不能轻易放过!

  好吧,我不过是一个局外人,是我自己在入戏了。

  不好意思,打扰各位看官了……

  蓝色衣袍的男子,冷眼看着跪在地上的小贼,冷冷的微吓着。

  “既然这位姑娘让我放了你,那我就放了。但是,你必须答应,以后,不许在干这种偷窃勾当!”

  小贼:“好!我答应,我以后再也不干这种鸡鸣狗盗的事情!”

  蓝色衣袍的男子,松了手。

  “你走吧。”

  跪在地上的小贼,撒腿就跑,比兔子跑的还要快。

  看着已经跑的不见踪迹的小贼,君柳衣看着面前的蓝衣男子,感谢道。

  “谢谢这位公子,若不是你擒住那个贼人,恐怕我的钱财都被偷走了。”

  蓝衣男子看着她,嘴角露出温暖的笑容。

  “姑娘严重了,我也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

  君柳衣:“那我也要感谢你,如果不是你的见义勇为,今日我的荷包就要被那小贼给偷走了,晚上就要露宿街头了,所以还是要感谢你。”

  蓝衣男子勾唇一笑。

  “既然,姑娘那么感谢我,不如请我喝一杯怎么样?”

  听到这话,君柳衣愣住了。

  “啊?”

  【故事听到这里,其实,我也是一愣啊,蓝衣男子这不是借机搭讪吗。】

  蓝衣男子好看的嘴角挽起一道弧度。

  “我只是说笑而已,姑娘无需在意。既然,姑娘荷包完好无损,那在下就告辞了。”

  说完,他便要转身离去。

  此时,君柳衣叫住他。

  “那个,公子,如若不嫌弃的话,我想请你喝杯水酒,以表感谢,可好?”

  蓝衣男子嘴角微微一勾,浅笑着。

  “既然,姑娘相邀,那在下恭敬不如从命了。”

  于是,他们二人撑着各自的油纸伞,在细雨纷纷的花堤巷里,并肩的走着。来到一家酒肆。

  他们二人,坐在一张靠近木窗的桌子旁边。

  木窗外,细雨,依旧飘落着。

  酒肆内,客人们,喧嚷不停。

  君柳衣看着面前的蓝衣男子,举起手中的酒杯。

  “我敬公子一杯。”

  说完,她便很是豪气的饮下。

  蓝衣男子修长纤细的手指,拿起酒杯,看着面前的女子,淡淡的笑着。

  “在下,齐白。齐国的齐,白色的白。敢问姑娘芳名?”

  看着齐白那温柔的笑容,君柳衣心里感觉很是温暖。

  “柳衣,柳叶的柳,衣裳的衣。”

  齐白:“柳衣,柳色青青风拂衣。果真是好名字。”

  君柳衣,只是腼腆的笑着。

  【这时,这首诗‘柳色青青风拂衣’,让我想起,云白的那首‘泠泠吕玉凉,疑是染寒生’。】

  听到自己的名字,被别人编织成了诗句,无论是谁,心里都是欢喜的。君柳衣也不例外。

  齐白绯红的唇畔开启,轻轻地呷了一口酒。

  “小衣,我这样唤你可好?”

  听到这样亲昵的唤称,君柳衣脸颊绯红的轻轻地点着头。

  “嗯。”

  齐白看着她,好看的嘴角浮起一丝温柔的笑容。

  “既然,你同意我唤你小衣,你以后便叫我齐白。”

  “嗯。”

  外面,细雨,仍然飘落着。

  齐白:“小衣?”

  君柳衣:“嗯?”

  齐白:“听你的口音,你好像不是越国人?”

  “嗯,我.......”君柳衣胡编说道:“呃,我是蜀国人。听闻越国禹杭城里花堤巷很是美丽,所以我慕名而来,想在越国游玩。齐白,你呢?”

  齐白修长的手指,拿起一杯酒,轻轻地呷了一口,将那酒杯放下。

  “我?我是莒国人,从事一些小的营生,来维持生计。或许是因为经商有些累了吧,我便来这花堤巷里散一散心。”

  君柳衣看着外面,纷飞飘落的细雨。

  “哦。”

  君柳衣从来没有经过商,也不知道经商有哪些的忙累。但是,看着齐白望向窗外的那双带着疲惫的眼眸。她相信,他确实是有点累了。

  齐白收回视线,落在面前的女子身上。

  “小衣,既然,你我都是为游玩花堤巷来的,不如你我结伴同游花堤巷,可好?”

  看着面前俊美的男子,君柳衣本该对这个只认识不到一日的陌生人说不,但是她却点头同意了。

  “好啊。我一人游玩,也是无趣。与你结伴,定不会孤单无趣。”

  齐白温柔一笑。

  “既然,你同意了。以后,咱们就是同伴了。”

  君柳衣看着他那好看的眼眸,甜甜的笑着。她想,有他陪伴着,这次旅行,一定会快乐的。

  就这样,只是因为一次偷窃事情。不会相遇的两个陌生人,便相逢了。

  说起这缘分,就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

  我看着一旁的云白,我与他的相遇,也是一种缘分。

  若是,当时云白不在桃花纷飞中,被一群杀手追杀。我或许就不会出手相救,这也不会有我与他的相逢。

  我收起自己的想法,继续听君柳衣的故事。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