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浮生笔录集

第二十一章 齐白的身份

浮生笔录集 花溅衣 3261 2019-11-05 10:00:00

    听到君柳衣这一长串的话,齐白自嘲的笑着。

  “我对你好,不代表我就是好人。”

  君柳衣看着床上的齐白,她有些不明白,他为何要纠结他是不是好人?

  “我......那个,从小我与师傅相依为命。在这个世上只有师傅对我好。我的那些师兄们与我年纪相差甚大,我与他们接触不多,他们对我也只是出于礼貌的好。你是除了师傅以外,第一个对我好的人。我不管别人怎样认为你,我心中认定你就是好人。”

  听到这话,齐白的眼眸愣住了。

  只是片刻,他好看的眼眸,便恢复了常色。

  “其实......你真的认为今日这些杀手,都是冲着你来的么?”

  君柳衣不解的看着他。

  “是啊,不是冲着我来的,能冲着谁来的?”

  齐白没有说话,只是沉默了片刻。

  “其实.......小衣,我......齐白不是我的真名。”

  君柳衣惊讶的问。

  “那你的真名是什么?”

  齐白:“姜,是我的姓氏,我的真名叫姜小白,表字齐白。”

  君柳衣:“哦,江,你姓江啊。江水的江,这个姓氏还挺少见。”

  齐白听到这样的话,知道她听错了。

  “不是江,是姜。姜尚的姜。我是姜尚的后人,其实我不是商贾,而是齐国的皇子。”

  君柳衣看着他,很是吃惊。

  这齐白,不对!这姜小白不就是现在齐国的国君!听故事的我等众人也是相当吃惊啊!百里箫看着我。

  “姜染,你是兵家的首领,也是姜尚的后人。说起来你与现在齐国的国君可是同宗啊。”

  我:“没错,按照辈分算起来,我得称他一声爷爷。”

  百里箫喝了一口茶。

  “爷爷?啧啧,姜染你的辈分可真低啊。”

  我瞪了百里箫一眼。

  “就算低,我在齐国也能算上皇亲国戚!”

  百里箫看了一眼君柳衣。

  “姜染,君前辈与齐国国君也算有渊源。按辈分算,你是不是应该唤前辈一声奶奶?”

  我气结。

  “你!”

  云白看着百里箫,清冷的说道。

  “百里公子说了那么多话,口定是渴了。还是喝些茶吧。”

  百里箫轻笑,不语。

  我家云白怼的好!

  我突然明白,为何昨日在君柳衣会错认我是齐白。感情我与齐白有些亲缘,长相有些相似。

  我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愚笨,齐国现任国君,还有个别名为齐白。哎,我早该想到的。

  我怎么那么愚钝哪?难道是被这疯癫的君柳衣给传染了?

  看来疯癫之症也是一种传染病啊,以后,尽量少跟疯癫的人打交道。

  故事仍在继续.......

  齐白看着君柳衣一脸的吃惊,嘴角露出一丝苦笑的笑容。

  “你,是不是害怕了?”

  君柳衣:“啊?我,为什么害怕?你不就是个皇子么?又不是什么吃人的妖魔,有什么好怕的?呵呵呵,我可是医家的人,你也看到了,我杀那些杀手跟宰鸡一般。呵呵我连杀手都不害怕,怎么会害怕你呢?”

  君柳衣这话说的是真的,她不是害怕,而是震惊。她没想到齐白,居然是齐国的皇子。

  齐白看着女子,淡淡的笑着。

  “不怕,就好。我还在担心,你若是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对我产生畏惧,疏远我哪。现在,你不害怕,我就放心了。”

  君柳衣:“你,你是齐国的皇子,不是应该待在齐国的皇宫么?怎么会在这花堤巷里?”

  听到君柳衣的问话,齐白原来如星光璀璨的眸子,渐渐变得黯淡了。

  他没有直接回答,只是沉默了片刻。

  “若是我说,我是个最没用的皇子,你信么?”

  君柳衣很是不解的看着他片刻,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虽然,我不明白你话里的意思。不过,你说什么我都相信的。”

  听到这样有趣的话,齐白原本平静的嘴角浮起一道弧度。

  “你想不想知道,我为何要这般贬低自己?”

  君柳衣:“你若想说,我便愿意听。”

  看着站在窗边的女子,齐白向她招手,示意她坐在床边。

  “你来,坐在这里。”

  君柳衣很是听话的走了过去,坐在床边。

  看着如此乖巧的君柳衣,齐白的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你就这般听我的话?我叫你过来,你就过来。若是我想加害于你,你可怎么办?”

  君柳衣对他的话很是不解。水灵的眼眸很是真诚的看着他。

  “害我?怎么可能,你是绝对不会害我的。”

  这样的话语,让齐白那双如星光璀璨的眸子为之一颤,不过很快便恢复了常色。

  “你就这么信任我?”

  君柳衣:“是啊。我相信你。”

  齐白一怔。

  “为什么?”

  君柳衣:“没有为什么啊。你若是想害我,早就害了。怎么还会为我挡刀哪?所以,我就相信你啊。”

  齐白:“.......原来是因为这个,若是......我说若是,我之前没有出手帮你。你......还会不会这样的相信我?”

  君柳衣没有半刻的迟疑,一下子便说了出来。

  “会啊。无论你帮不帮我,我都会相信你的。”

  齐白一贯平静的眼眸,略带有些激动。

  “为什么?”

  君柳衣看着面前有些激动的齐白,她的心中很是费解。她心中暗想:齐白这是怎么啦?为什么总是在问自己相不相信他?

  不过她没有多想,便回答了。

  “相信就是相信,哪有什么为什么?”

  听到这话,齐白只是喃喃自语着。

  “是啊,相信就是相信,哪有什么为什么。”

  齐白:“你我只是相识不到两日的人,你都可以这般没条件的相信我。而那与我从小生活在一起的人,却连一丁点的相信也不给我。”

  他一边自语着,一边苦笑着。

  【我听到这里,脑子里不由得在想,齐白这是怎么了?难道是要发疯的前奏么?难道这个齐白齐国的皇子也有一点疯癫之症?若真是这样,那我和齐国的兵器生意可怎么办啊?他不会因为有病,而拖欠我的钱吧?求上天保佑,这千万别是真的,让我的猜想都不要实现啊!】

  君柳衣看着面前的齐白,微微明亮的烛光下,映衬他那微微苦痛的样子。

  虽然,他们只是相识不到两日。

  但是,在这两日里,她看到的齐白都是嘴角含着温柔的笑容,是一副温温如玉君子样子。

  而今,他的样子,让她有些心疼。

  君柳衣虽然生长在江湖草野,但也是听闻过帝王家的一些事情。

  俗话说,无情总是帝王家。

  她想温温如玉的齐白,在那无情的帝王家中,定是受了不少伤害吧。

  想至此,她对他更是怜惜。

  “齐白,我说过。你若是想说,我便会听。你,若是心中有哪些不快的事情,便可以说出来。我很是乐意听的。”

  齐白只是静静的看着面前的女子,淡淡的开口。

  “你真的愿意听?”

  君柳衣点点头。

  “嗯,我早已说过,只要你愿意讲,我就愿意听。”

  齐白迟疑了片刻,最后叹了一口气。

  “你,应该也听过我的一些事情吧?”

  君柳衣:“嗯,听过一点。不过,我刚踏入江湖,只是听到一些坊间的传言罢了。”

  齐白:“民间的传言,是不是齐国皇子公子小白(齐白),是个逃亡在外的落魄皇子?”

  君柳衣确实听过坊间这样说过,齐国国政混乱,公子小白为保性命,逃到母族莒国。

  她本想回答,但是害怕伤到齐白的自尊。

  可是,要是不作回答,齐白心中一定是默认了。犹豫再三,她还是老实的说了。

  “是听过。不过那些都是谣传的,你们齐国内乱国政不稳,你出走在外,也是被逼无奈啊。你也说了,那些都是坊间的传言。你.......莫要当真。”

  齐白看着她,嘴角挽起好看的弧度。

  “其实,我心中是不在意的。外人怎样说我,都是与我无关的。”

  听到齐白这样说,君柳衣的心便放下了。

  “你能这样想就好。”

  屋里变得安静了,只有那烛光,还在晚风的吹拂下,在那里摇晃着。

  或许,觉得天色已晚。

  君柳衣站起来。

  “那个,时辰不早了,你早些休息吧。”

  说完,便朝房门的方向走过去。

  此时,身后的齐白唤住了她。

  “柳衣?”

  柳衣回头看着他。

  “嗯?”

  齐白:“你真的以为今日遇到的那些杀手,都是冲着你来的?”

  君柳衣水灵的眼眸不解的看着他。

  “是啊,怎啦?”

  齐白:“那些杀手..........其实是冲着我来的。是要来杀我的。”

  齐白说的是那般的平静无波,但是她听得确实心中一颤。

  君柳衣走上前,借着微微明亮的烛光,看着离自己仅有几尺的男子。

  齐白是温文尔雅之人,以他的性子,定是不会主动的去招惹别人。

  虽然齐国动荡,他是个有国不能归的落魄皇子。但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是齐国的皇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样位高权重的他,是谁派人来害他的?

  君柳衣走到他的面前,有些激动的说着。

  “为什么?为什么有人要杀你?你不是齐国的皇子么?身边不是应该有暗卫来保护你吗?为什么那些杀手出现时,你的那些暗卫没有出来保护你的安全?告诉我问什么?”

  听到她这一连串的为什么,齐白只是温柔的笑着。

  “我早就说了,我只是一个没用的落魄皇子。对于,没用落魄之人,怎么会有暗卫来保护我哪?”

  君柳衣:“不对啊,若是那些杀手是冲你来的,可为什么还要取我的性命?”

  “只因你与我在一起.........”说着齐白嘴角勾起一丝苦笑。“呵呵呵,我是不是很麻烦?是不是很祸害人?”

  听到这样的话,她很是吃惊的看着面前的齐白。而他则是一脸平静的说着,好像这事与他无关,他只是一个外人罢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