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浮生笔录集

第二十二章 赖上齐小白

浮生笔录集 花溅衣 3043 2019-11-06 10:00:00

    此时,君柳衣的心是难过的。她心想:他是经受了什么,才让他这般淡然的说着这些事情。

  “不是,你一点都不麻烦,一点都不祸害人。你,你人很好。你.......为什么要这样说自己?”

  齐白只是无所谓的笑着。

  “为什么不能这样说,就连我至亲的哥哥都这样认为,我自己为什么不能这样认为?”

  看着面前齐白的那双好看的眼眸,虽是以往平静,但是,君柳衣知道他说这些话时,心中定是难过的。

  她不想再看到这样平静淡然的齐白。

  “我不管!无论别人说你,还是你的哥哥说你,我是不允许你自己那样说自己的.......反正就是不许!”

  看着眼前说话有些激动,放在腿上的纤纤细指紧紧的握着衣裙的君柳衣,齐白的嘴角露出浅浅的笑容。

  “我都不在意,你也莫要在意,我.........已经习惯了。”

  看着齐白嘴角那云淡风轻的笑,听着他话里满不在意的口气。君柳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看着面前的女子不在说话,齐白淡淡的说。

  “其实,我也不是你口中的那个好人。那些杀手本来就是要取我性命的,而你却将他们一一杀死。说起来,我应该谢谢你的救命之恩的。而我为你挡那一刀也是应该的,你也无需太放在心上。”

  “我.......”

  君柳衣刚想开口,便被齐白给截住了。

  齐白:“小衣,现在你也知道了我的身份,我不想给你带来什么祸事。明日,你还是离开这里比较好。”

  听到齐白驱赶自己的话,她心中有些不快。

  虽然,知道齐白赶她走,是为她的安全考虑。但她还是有些生气。

  借着微微明亮的烛光下,看着面前温温如玉的男子,她感到他是孤独的。而这样的孤独,君柳衣好像能理解。

  被自己的至亲所嫌弃,这种难过的滋味,君柳衣是明白的。

  她从小是个孤女,被自己亲生父母所抛弃。

  有时候,君柳衣在想,自己出生来到这个世间,自己有多么招惹人嫌弃,才能使自己亲生父母,那样狠心的抛弃自己。

  在她出山之前,长桑君多番叮嘱,不得与帝王之家有接触。她知道齐白是和自己同病相怜的,她心中决定,她是不会走的,会留在他的身边保护他。

  “我不走!祸事?会有什么祸事。就算有杀手我也不怕!我可是医家的人,那些杀手奈何不了我!你......你也休想再撵我。你也说了,今日遇到的杀手,是冲你来的。你看,我还帮你解决了麻烦。你想想今日要是没有我在场,你是不是就成了那些杀手刀下的亡灵?”

  齐白:“你这话倒是不假。”

  君柳衣:“你看今日是我救了你的性命是不是?俗话说的好,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今日我对你的恩情,不只是滴水那么简单,我可是救了你的性命。我这人向来大方得很,我也不求你,你能怎样报答我,我只要求你,让我跟着你就行了。”

  【我听着这一串子那么长的话,不由得佩服君柳衣确实厉害!这疯癫女子居然还会歪理!这倒是和我能较量一番啊!】

  齐白看着她。

  “恩情?你这话不假,今日你替我解决了那些杀手,我是欠你的恩情。但是,我为你挡了一刀,你是不是也欠我的恩情。咱俩这恩情正好抵消了。”

  君柳衣:“我不管!反正就是你欠我的!你就得听我的!我就要跟着你!”

  齐白看着面前的君柳衣,好看的嘴角微微的弯起。

  “你,你真的要跟着我?”

  君柳衣很是肯定的点点头。

  “嗯。”

  齐白:“你不后悔?”

  “绝不后悔!”

  看着面前信誓旦旦的女子,齐白微微一愣,随即淡淡的说着。

  “或许,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君柳衣是个急性子,她都这般许诺了,就差对天盟誓了。可是,齐白还是有点不信。

  这或许,是和她生活的环境有关系吧?医家弟子向来做事雷厉风行的,所以,在这样的环境下,才造就君柳衣的急性子吧。

  “我都说了不会后悔的,就是不会后悔!你若不信,咱们可以拉钩啊!”

  说着她便拿起齐白的手,两人的小手指勾在一起。

  君柳衣念念有词。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便谁是大猪头!”

  说完,还将她自己的大拇指,在齐白的大拇指按了一下。

  “看!已经按过印了。就永远不会变了。谁要是变了谁就是大猪头。”

  齐白看着她,只是但笑不语。

  我听到这儿,我那好看的小嘴不由得抽了一下。我心中腹诽着,柳衣姑娘啊,你的盟誓好特别啊!

  你那时虽只有二八芳龄,年轻的很,但是也是个大姑娘啊!怎么可以玩小孩家的东西那?

  再说了,小孩子家的玩意,能算是盟誓吗?我觉得那时候的齐白,一定是很无语的。

  就这样,单纯可爱的君柳衣姑娘,赖上了齐国流亡落魄的皇子齐白。

  我以为接下来的日子,定是他们二人在这花堤巷里快乐而又幸福的生活着。等到了齐白回到齐国,继承大统之后,便会带着君柳衣回齐国的王宫。

  然后,君柳衣就和齐白的那些妃子们,为了争宠,而进行斗智斗勇。

  结果,时间一久,齐白对她的新鲜劲一过,便将他冷落了。而她一时接受不了这个现实,就疯癫了。齐白可能是看着往日的情分上,把她送到花堤巷里来疗养。

  这些都是我发散自己大脑猜想出来的,如若故事真的是按我的猜想这样发展下去,那我也真是太牛了!

  事实上,这世间的很多的事情都是难以猜测的。我对君柳衣的故事,并没有猜中。

  就如,君柳衣来这花堤巷,她只是来游玩的。她不知道自己会在这花堤巷里遇见齐白,也不知道此时她自己这般死赖着不走,居然能改变她的人生。

  人世间的事情,大多如此,谁都不知道下一秒会遇到什么,谁也知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故事还在继续.......

  接下来的日子,君柳衣都是待在客栈里,化身为一个体贴的侍女,无微不至的照顾齐白,等着他的伤势好转。

  齐白养伤的这段时间,他们二人都是朝夕相处的。

  一对孤男寡女朝夕相处意味着什么?那就是日久生情。

  本来君柳衣对齐白是一见钟情,再加上齐白的舍命救美人,这情分便深了。

  现在又开始朝夕相处,君柳衣心中的那个情已是情根深种了。

  在客栈里,修养没有几日,他们二人便离开了。

  齐白告诉君柳衣,他在花堤巷里有一处别院。

  于是,他便带君柳衣去了那个别院。

  那是他每次来花堤巷游玩时,都会居住的别院,也是现在我们所在听故事的院子。

  看着那庭院里,满是随风飘落雪白的梨花。

  君柳衣看着身旁的齐白,她心底知道齐白是很喜欢那雪白的梨花的。

  要不然,也不会在自家的别院里,到处中满白梨树。

  正逢梨花凋落之时,漫天的梨花,随风轻轻的飘舞着,就像是随风飘落的白雪一般。只不过,这白雪是含着香气的。

  君柳衣告诉我,那段日子是她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光。

  白日里,齐白会在随风飘落雪白梨花的庭院里练字。

  而,君柳衣很是乖巧的在一旁,红袖添香的为他研墨。

  想想这画面,白色胜雪的梨花,随风轻轻的飘落。漫飞的花瓣中有着一对璧人,公子在练字,佳人为之研磨。啧啧,这画面相当有诗韵味啊。

  啥时候,我要有了情郎,我也要在花瓣漫飞下练字研磨。

  晚夜里,齐白会在满是星光的庭院里抚琴。

  而,君柳衣很是安静的在一旁,静静的聆听着。

  啧啧,白日里的诗韵味不够,晚上还要那么浪漫。

  这锦瑟和弦的一幕。真是,让别人羡慕啊。

  *

  某日,正是晚夜。

  夜晚的天空很美,美得难以形容。

  夜空中有着璀璨如宝石的星星,有着皎洁柔美的明月。

  洁白柔美的月光,好似一缕柔和的轻纱一般,静静的洒下。

  青石铺成的庭院中,一身蓝色衣衫的男子,坐在那里。

  齐白那双修长而又白皙的手指,轻轻抚弄着那琴弦。

  悠扬而又美妙的音符,随着他手指波动而飘扬在空中。

  在一旁,一身碧绿衣裙的女子,安静而又专注的看着抚弄琴弦的男子。

  【如果,我能亲眼看到当时场景。我想君柳衣的眼眸中,定是满满地情意。】

  远处,拂来徐徐的晚风。

  暮春时节的晚风,定是温暖而又轻细。

  柔柔的风,不留痕迹的将齐白的衣袂翩翩吹起。

  这是多么美好的画面。可是,美好的事物总是不常有的。

  悠扬的琴音还在夜空下,陪伴着温柔的晚风,飘扬着。

  此时,一个黑影,踏着风来了。定眼看去,才知道是杀手。

  一身黑色夜行衣的杀手,手里拿着银亮寒冷的刀子,朝着他们袭来。

  齐白那白皙修长的手指动作停下了,被波动的琴弦瞬间安静了,空中随风飘扬的音律消失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