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浮生笔录集

第二十四章 二人定婚期

浮生笔录集 花溅衣 3018 2019-11-08 10:00:00

    君柳衣在齐白的那句话语里,沉浸着。

  她已是忘记了,自己的衣衫已经被退去,而且自己的美丽风光,就这样的赤裸裸的出现在齐白的面前。

  齐白果然如同他的微笑一般,很是轻柔的为君柳衣上药。

  他慢慢的为她上药,认真的给她包扎。

  最后,伤口上好了药,然后他收回自己的手,看着还在那里呆愣的君柳衣。

  齐白那好看的唇角,扶起了温柔的笑容。

  “小衣?小衣?”

  “啊?”

  “已经给你上好药了。”

  “哦.......啊?”

  她才回过神来,看着面前的齐白。然后,她低头一看,瞬间好似被闪电击到一般,将自己的衣服合好,系好衣带。

  抬眸对上那双如星光般璀璨的眸子,君柳衣尴尬的笑着。

  “呵呵呵,今.......今夜挺冷的啊。”

  柳衣姑娘啊,这,这借口可真不是怎么好啊!

  那时可是暮春时节,春末夏初之时,怎么可能冷啊!

  她一边说着如此逊色的借口,一边伸手想拉着身边的被子,盖在自己的身上,想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这时,一旁的齐白拦住了她。

  “小衣,不要动!否则,你刚上好药的伤口,会裂开的。”

  看着面前眉宇微锁的齐白,她收回了手。

  她低着头,不敢与他对视。

  “小衣?”

  “嗯?”

  “我是说真的。”

  “嗯?”

  君柳衣不解的抬头看着面前的齐白。

  齐白拉过她的手,放于自己手掌中,一脸严肃的看着她。

  “小衣,相信我,我真的会娶你的。”

  相处的这些时日里,君柳衣只看到温温如玉翩翩如君子一般的齐白,何时见过如此严肃如此认真的齐白。

  一时间,她看的有些错愕。

  看着面前有些愣住的女子,或许,齐白觉得她是不信他的。

  于是,他的眉宇之间形成了一个川字。

  “小衣,信我,好吗?”

  回过来神的君柳衣看着他,点了点头。

  “嗯,只要是你说的,我就信。”

  齐白看着柳衣,将他搂在怀里。

  暖暖的晚风,透过朱红色的木窗,轻轻地吹进房里。

  吹乱了那桌子上的明亮烛光,吹乱了那床边的帷幔,吹乱了那墙上映射的影子,却没有吹乱屋内两人的情谊。

  时间过了几日。

  君柳衣的伤渐渐好了,齐白便提议要操办他们二人的婚事。

  初夏的某一日,他们二人在那青石铺成的庭院里,品茶。

  齐白一边品着茶,一边淡淡的说着。

  “小衣?”

  “嗯?”

  “我已选好了黄道吉日,下月初一正是好日子。你我二人便把这婚事给办了可好?”

  君柳衣看着眼前俊美的男子,这一次她没有迟疑。

  “好。”

  听到肯定的答复,齐白那好看的嘴角扬起一抹温柔的笑容。

  “既是你我成婚,不如给你师傅长桑君先生送一张请帖,让他做你我的见证人,为你我二人主婚可好?”

  “这自然是好的。可是,我师傅向来喜爱游历山川河流,行踪难觅,很少在云梦山的。即使现在我请我那那些师兄去寻师傅的下落,也是没有音讯的。”

  “那.......既然你师父寻不得,你我二人的主婚人该请谁那?我自是不必说了,我虽是个落魄的皇子。但若是让齐国的那些皇室知道我私自成婚,他们自是不许的。”

  君柳衣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看着自己手中那杯带着淡淡清香的茶。

  成亲乃是大事,没有主婚人,如何能见证二人的幸福?

  有时候,我不得不佩服皇室之人。那些见过大场面的人,那脑袋瓜子就是能想出与众不同的心思!

  这不,这位齐国皇子,就想出了让人惊讶的点子。

  “小衣?”

  “嗯?”

  “你是医家弟子,自是不会注重世俗那些繁文缛节的。不如,你我就以天为媒,以地为证。用天地做我们二人的见证人可好?”

  以天为媒,以地为证。天地乃见证万物长久,这样的见证岂能不好?简直是好极!

  君柳衣唇角挽起一道好看的弧度。

  “好。”

  接下来,他们便采买成亲的东西。

  【我虽不信天命,但是有时候有些事情,真的是上天注定。】

  就在他们快要成亲,还有几天的日子里。

  一个一身玄色衣衫的男子出现了。

  那时,齐白正在庭院里,用他那修长的手指,拿着上等的毛维子(毛笔),在那上等的锦布上,画着随风飘落的梨花。

  而,柳衣则是安静的在一旁,静静的看着。

  当一身玄色衣衫的男子出现在他们面前时。

  齐白呆住了,他手中本是行云流水的毛维子,却顿在那里。

  毛维子中的墨,滴在雪白的锦布上。

  只是这么一滴墨,不仅毁了那雪白的锦布,更是毁了那副随风飘落的梨花丹青。

  看着眼前有些呆愣的齐白,柳衣知道来者定是和齐白认识的。

  她本想上前唤醒愣住的齐白,可是,齐白的呆愣是一瞬间。

  他恢复常色,低头看着自己那副快要完笔的丹青,就这样毁了,便无心再继续下去。

  他便收回毛维子,拿起桌案旁的杯子,轻轻的呷了一口,淡淡的说着。

  “锦玄,你来这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那个叫锦玄的男子,看了一眼齐白身旁的柳衣,有些犹豫。

  此时,齐白开口。

  “锦玄,小衣不是外人,你但说无妨。”

  “是。主子,贼人公孙无知已被雍林人所杀,齐国已得到平定。现”

  听到这话,齐白那拿着茶杯的手一顿。他不敢相信的看着锦玄。

  “锦玄,你是说我以后不必流亡了,可以回齐国了?”

  “是。”

  齐白眼眸含着激动,好看的嘴角露出笑容。

  “我原以为我会颠沛流离客死他乡。没想到上苍眷顾,可以让我在有生之年,回到齐国。”

  锦玄:“主人,现今贼子公孙无知已死,齐国国事无人做主。士大夫要求主子和公子纠回国,商讨立国君之事。鲍叔牙让属下,赶紧护送主子回齐国,争抢国君之位。”

  齐白嘴角勾起一丝苦笑。

  “呵,争抢国君之位。锦玄,我与兄长(公子纠)相差甚远。无论文韬还是武略,我都不及兄长,我是争抢不过兄长的。与其兄弟之间,为了皇位反目成仇,不如我自动放弃,不与兄长争抢,让兄长做齐国国君。而我就在这花堤巷里,欣赏着风光,度过此生好了。”

  听到自家主子,这般消极的话,锦玄甚是无奈啊。

  “可是........”

  齐白:“可是什么?”

  锦玄:“主子,你真的以为你不争不抢,将国君之位拱手相让于公子纠。主子真的能在这花堤巷里安静的度过此生吗?公子纠向来心胸狭隘,在齐国时,就嫉妒主子贤明,多次派刺客暗杀主子。齐国动荡,主子逃出齐国。公子纠还是不放过主子。这些年来,还是有不断的刺客来暗杀。一旦,公子纠坐上国君之位,他定是要赶尽杀绝,绝不留主子存活在世上的!”

  齐白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片刻。

  “锦玄,你还是回去吧。”

  看着自己主子下逐客令,锦玄急切的说着。

  “主子!”

  齐白转身,双手负于身后,淡淡的说着。

  “回去吧。”

  锦玄看着齐白的后背,满眼复杂,最后还是决定离开。

  君柳衣心里明白自己一旦涉及朝堂之事,自己这辈子就再也摆脱不了。

  在离开云梦山之时,长桑君曾经告诉她。

  “小衣啊,你是师傅的闭门弟子,得到师傅一生的绝学。咱们医者只救死扶伤悬壶济世。师傅不希望你像你的那些师兄们为了将师门发扬光大,与朝廷有牵扯。师傅只愿你这一辈子自由自在的活在江湖草莽中。答应师傅千万不要招惹朝堂之事.......”

  与齐白相处这些日子,君柳衣知道遇到这些杀手,都是公子纠派来刺杀齐白的。

  锦玄说的对,就算齐白无心争抢,将国君之位拱手相让。公子纠也绝不对留下齐白的。可是为了齐白能活着,她别无选择,只好选择违背师命!

  就在他转身离开时,柳衣便叫住锦玄。

  “朝堂之上,那些卿大夫有多少支持你家主子的?”

  听到这儿,我不由得佩服君柳衣。她是有怎样的勇气,才能为一个男子违背师命?

  要知道医家是很严格的,一旦违背师命,就是意味着要被逐出师门。

  为了一个男子,居然牺牲那么大。而这个男子,又在后来辜负了她........

  我更是好奇,她一个医者,如何帮齐白摆平朝政之事?

  其实,我挺为君柳衣感到不值的,但是,我有不好说些什么。毕竟,我对于君柳衣而言,只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听客而已。

  为了继续听故事,我只好不做声。

  锦玄看着柳衣,眼中有些不解,但还是如实的说了。

  “一半一半。”

  这时,齐白转身看着柳衣,那好看的眉宇微敛着。

  “小衣!不要涉足此事!”

  柳衣走到他面前,抬手为他抚平那皱着的眉头,淡淡的笑着。

  “我不是涉足此事。我只是想护我夫君一生周全。”

  齐衡一愣。

  “小衣。”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