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浮生笔录集

第二十五章 齐白争皇位

浮生笔录集 花溅衣 3177 2019-11-09 10:00:00

    君柳衣微笑着说。

  “齐白,其实你心中很是明白。无论你争不争国君之位,你兄长殿下纠都不会留你性命的。我说过,只要有我在,我是不会让你受到一丝伤害的。”

  齐白:“可是.......”

  君柳衣看着他,淡淡的笑着。

  “不要担心。我虽是医者,但也懂得一些朝政之事。而且我的武功又高强。我可以护着你,不让刺客近你的身。”

  齐衡墨眉紧皱。

  “小衣,我们几日后要成亲的。”

  听到这话,她淡淡的笑着。

  “我知道,你说过会娶我,定然会娶我的。其实啊,齐白,我也挺想尝尝王后这个位子,到底是什么滋味。”

  看着面前的女子,话语是那么轻松,齐白也笑了。

  “如果味道不好哪?”

  君柳衣笑道:“那也无妨啊,反正不是还有你陪着我吗?”

  齐白好看的眼眸,微微沉着。

  “小衣,你知道吗?你一旦要触及此事,可就一辈子别想脱离了。”

  君柳衣依旧淡淡的笑着。

  “不脱离就不脱离呗,那我就赖上你一辈子呗!”

  看着面前君柳衣如此坚决的说着,齐白有些犹豫。

  “你........你以后会后悔的。”

  君柳衣坚定的说道:“后悔?齐白,我说过的,我绝不会后悔的。你就让我赖你一辈子吧。”

  齐白无奈的笑着。

  “好!我就让你赖上一辈子。”

  说着,他便将柳衣搂在怀里。

  君柳衣头埋在他那怀里,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

  柳衣感到从来没有这样一种安全感。她正在齐白的怀里,贪婪的享受这种感觉时,她突然想到一件事。

  好像刚才进入齐白的怀里时,那个叫锦玄的暗卫,也在场。

  对!他是在场的!

  那她与齐白这甜蜜的一幕,定是让锦玄给看到了。

  想到这儿,柳衣脸上染了一层红云。

  【我不由得想插上一嘴,姑娘你现在才想起来是不是有点迟了?你们俩刚才在那秀甜蜜,可是赤裸裸的展现在那个叫什么锦玄暗卫眼前啊!你有没有想过那个暗卫的感受啊!人家只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暗卫。你说说自家主子当着他的面,直接就拉大姑娘入怀里。这非礼勿视的一幕,是看那?还是不看那?这不是纠结为难人么?】

  君柳衣抬手,便想推开齐白的怀抱。可是齐白没有让她成功。

  聪明如齐白,他低头在柳衣耳畔温柔的说着。

  “莫怕,锦玄早已走了。这里只有你我二人。再说了,你我都是快成亲的人了,还怕什么?”

  这话说的,很是露骨啊!

  什么叫做快成亲,还怕什么,你们还没有成亲了好不好!要注意一下的好不好!

  柳衣听到这话,紧张的心便安下了。

  见怀里的人儿安分了,齐白那好看的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小衣?”

  “嗯?”

  齐白:“你真的考虑清楚要帮我了?”

  在他怀里的君柳衣仰起了头,看着离自己只有几寸距离的男子。

  “嗯,我已经说了,我会帮你的。”

  齐白:“可是.......”

  君柳衣:“齐白,没有那么多可是的。”

  齐白:“我知道,我想说的是,如果你要卷入这场是非中,那我的婚事就要延期了。”

  柳衣微微一愣,她以为他要劝说自己不要管他的事情,谁知他说的竟是他们的婚事。

  君柳衣看着眼前的齐白,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

  “无妨。等你解决了此事,你我在成亲也不迟。”

  齐白那如星子一般好看的眸子,静静的看着她。

  “你......你为何要对我这般好?”

  柳衣很是不解,为何齐白要说这般的话?

  “嗯——因为你是好人啊。”

  听到这样的话,齐白没有说话,只是搂着柳衣的手,微微有些紧了。

  远处清风徐徐吹过,吹拂着碧绿衣裙和那蓝色衣衫。

  齐白将下巴埋在柳衣那如墨般的发丝里,在她的耳畔淡淡的说着。

  “小衣?”

  “嗯?”

  齐白含情脉脉的说道:“你放心,我定不负你一世深情!”

  ‘不负一世深情’这样的誓言,是实实印在柳衣的心中。恐怕,今生都难以忘却。

  柳衣没有说话,只是将头埋在齐白的怀里,静静的听着齐白的心跳。

  她就这样心甘情愿的卷入这场是非中。

  *

  次日,君柳衣跟着齐白便离开了花堤巷的别院,去了莒国。

  他们到了莒皇宫里,已是过了两日。

  齐白和柳衣刚到寝宫里,齐白做的第一件事,便是传召见锦玄。

  “兄长可从鲁国动身回齐国?”

  锦玄恭敬的回答:“据探子来报,还未动身。”

  就在齐白要向锦玄安排事情的时候,一个一身玄色华服的男子走进来。

  柳衣上下打量着来者,心想这大晚上的,男子进入齐白的寝宫,殿外的那些守候的宫人没有通报,想必是齐白的亲信。

  来者走到齐白面前,行礼。

  “拜见殿下!”

  齐白上前扶起男子,温和的说着。

  “叔牙,再过几日,若是兄长做了君主,孤恐怕连殿下也做不成了。”

  听到这样的话,柳衣心里很不是滋味。

  她不喜欢齐白这种消极的态度。

  “谁说的!齐白只要你愿意,你定能争到国君之位,成为齐国的国君!你不要妄自菲薄!”

  齐白闻言皱眉,拉了拉柳衣的衣袖,示意她不要说了。

  “小衣,不可胡说!这里是宫中不比外面。”

  “我.......”

  柳衣正想反驳,便被一旁的鲍叔牙给截断了。

  “这位姑娘是?”

  齐白正要介绍柳衣,却被柳衣抢先介绍。

  “小女子名为君柳衣。”

  叔牙:“君柳衣?莫非姑娘就是那传言中医家圣手长桑君先生的闭门弟子?”

  君柳衣:“正是。”

  叔牙:“失敬失敬,在下鲍叔牙,乃是殿下的门客。”

  柳衣听过齐白这位门客鲍叔牙,在坊间的传闻。

  坊间传言,鲍叔牙德才兼备。齐国政乱时,鲍叔牙曾用计谋,护送齐白安全离开齐国。

  鲍叔牙看着齐白,恭敬的开口。

  “殿下,君姑娘说的没错。您不该妄自菲薄。”

  听到这话,齐白只是皱眉紧缩着。

  “孤明白。只是兄长背后有鲁国支持。而我母族莒国,与鲁国相比,却是相差甚远。”

  叔牙:“非也。殿下,现今,齐国天家一脉,只剩下您和殿下纠二人。国不可一日无君,只要您比公子纠早些回到齐国。那国君之位,便是殿下的囊中之物。”

  齐白紧缩眉头,正在思忖。

  鲍叔牙继续劝说。

  “殿下,此乃千载难逢的机会。若是此次夺君之位,殿下失事。以公子纠狭隘,定是不会放过殿下的。殿下不要在犹豫了,事情危及,需要马上动身回齐国。”

  齐白:“好。孤这就去见舅父,向他借兵。”

  齐白向莒国国君,借了兵,第二日就要动身回齐国,争夺国君之位。

  *

  第二日,卯时二刻,天刚刚破晓。

  齐白便整装待发,带着君柳衣、鲍叔牙、锦玄,还有士兵,前往齐国。

  突然,君柳衣拦着齐白。

  “齐白。”

  齐白不解的看着她。

  “怎么了小衣?”

  君柳衣:“齐白,此次回齐国的路上。你兄长定会派刺客,在途中截杀你。为了你的安全起见,我易容成你样子,穿上你的衣裳,假装成你。”

  齐白皱眉。

  “你会有危险的。”

  君柳衣笑着说。

  “没事。我武功高强,没人能伤得了我。你放心吧。”

  一旁的鲍叔牙开口。

  “殿下,君姑娘考虑周全。为了您的安全,还是按照君姑娘计策吧。”

  就这样,君柳衣易容成齐白样子,假扮齐白。而齐白被君柳衣乔装成侍从,跟在君柳衣身边。

  齐白带着大队车马,离开了莒国,朝齐国快马加鞭。

  大队车马行驶了一日,日落时分。车马行驶至离即墨三十余里的地方。

  突然,一支冷箭,从草丛中射出。

  赶了一日路,君柳衣已疲惫。对那快如闪电的冷箭,她为来得及闪躲,便被直直的射入心脏。

  一旁的侍从装扮的齐白,看着柳衣中箭倒下,瞬间呆愣了。

  而躲在草丛中的歹人,见公子小白(君柳衣)应声倒下,便迅速撤退。

  齐白抱着柳衣,很是慌张。

  “小衣小衣!”

  待草丛歹人离去后,柳衣睁开眼,看着齐白,她俏皮一笑。

  “齐白,我没事。”

  齐白满眼惊喜。

  “没事就好。”

  柳衣笑着说。

  “刚才那冷箭,只射中我铜制衣带勾上。我想那歹人若是见我不死,定会有第二次刺杀。于是我急中生智咬破舌尖装死倒下。”

  齐白笑道:“你还是个鬼灵精。”

  一旁的鲍叔牙称赞。

  “君姑娘果然是极奇聪慧之人。”

  柳衣得意笑着。

  “嘿嘿。”

  鲍叔牙对齐白说道。

  “殿下,君姑娘这场诈死。定会让公子纠掉以轻心高枕无忧。他定会在慢慢的回到齐国。这正是千载难逢的好时机,我们夜以继日的赶路,不出两日便能到齐国。到时殿下就是第一个回到齐国之皇子,国君之位当属殿下。”

  齐白接受了鲍叔牙的建议,下令连夜快马加鞭。

  两日后,齐白的大队车马到了齐国。

  鲍叔牙猜测的没错,公子纠真的慢慢的赶回齐国。

  齐白一入齐国,便在相国高崇和鲍叔牙的帮助下,顺利的继承了齐国国君之位。

  六日后,公子纠带着管仲和鲁国士兵,才到齐国。

  一到齐国,没想到齐国已有国君,新君正是公子小白。

  鲁庄公(鲁国国君)得知齐国已有新君后气急败坏,当即派兵进攻齐国,企图用武装干涉来为公子纠夺取君位。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