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浮生笔录集

第二十七章 嫁衣为别人

浮生笔录集 花溅衣 3079 2019-11-11 10:00:00

    我终究是冒失之人,我问君柳衣。

  “他没有娶你,他是不是娶了那个高白梨?”

  说完这话,我看到君柳衣脸上的苍白,我知道我说错话了。

  可是,说出去的话,无论错还是对,都不能收回了。

  看着君柳衣那苍白的脸色,我心中在想,她会不会因为我这一句话,就发疯了?

  我正在担心着,一旁的桃绯发现自家主子脸上不对,便对我呵斥。

  “哎!你会不会说话!不会说话,就闭上嘴!”

  我为自己的过失,很是尴尬的闭上自己的小嘴巴。

  柳衣对桃绯,微微的一笑。

  “桃绯,休得无礼。我没事的。”

  桃绯收回自己的气焰,回到自己的位子上,瞪了我一眼。

  我被她这么一瞪,有些害怕的缩了缩脖子,毕竟是我的错。

  君柳衣继续讲述着她的故事.........

  君柳衣说,齐白刚即位,齐国的政局不是很稳定,不能急于婚事。于是,她便等。

  齐桓公一年,齐国内政不稳,君柳衣协助他,稳固朝政。

  齐桓公二年,齐国仍有贼寇刺杀齐白,为了齐白的安危,君柳衣训练一支暗卫,保护齐白,暗中铲除异党。

  齐桓公三年,齐国爆发恶疾,君柳衣用医术,消灭恶疾。

  这三年来,君柳衣在齐国,留在齐白的身边,为他尽心尽力。

  她想已经三年了,现在齐国的时局已是稳固,而且还扩了疆土。

  她想齐白定是会实现自己当初的承诺,迎娶她的。

  俗话说的好,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君柳衣等了三年,盼了三年,可是当齐白要娶妻时,那一身火红嫁衣的女子,却不是她君柳衣。

  *

  晚夜,华灯初上。

  君柳衣来到大殿,看到齐白不在殿中,便想询问一旁的宫婢。

  但,她转眼,便发现,一身玄色蟒袍的齐白,站在回廊那里,抬头正欣赏着那夜空中的一轮明月。

  今夜,夜色很好。

  夜空中,有璀璨的星星,有皎洁的明月。

  柳衣走到齐白的身边,看着他侧脸,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

  “齐白,你也会忙里偷闲啊。每日里见你,都是在殿内批阅奏折。没想到你今日,居然会在这里欣赏月光啊。真是难得啊。”

  听到这样的调侃,齐白苦笑着。

  “你看我这样子,像是在欣赏月色吗?”

  君柳衣:“确实......不像。”

  齐白剑眉微敛,一看就是愁容不展,一副心事的样子。

  柳衣看着他,只是淡淡的笑着。

  “齐白,你有什么心事,可以对我说,我很是贤惠的,定能帮你排忧解难的。”

  看着面前嘴角含着笑容的女子,说着那样轻松的话语,齐白只是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小衣,我知道你很厉害。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事情,你都能解决的。”

  齐白递给柳衣一个奏折,柳衣接过来,看着奏折,渐渐的她好看的眉黛不由得紧锁。

  原来那个奏折,是朝堂之上的那些卿大夫,一起联名上奏的。现在齐国时局稳定,希望大王尽早有王后,延绵子嗣。

  可是,这王后之位,最佳人选便是高白梨。

  高白梨是齐国丞相高崇的女儿,若不是高崇协助齐白,齐白是很难得到国君之位。

  高白梨身份之高,是可想而知的。

  柳衣其实早就听闻宫里人的一些传言,不过她只是当做是传言,也没有在意。

  可是,现在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全朝堂的卿大夫联名上奏,这定是高崇煽动的。

  齐白虽然即位已有三年,但是三年根基不是很稳........

  君柳衣合上奏折,抬眸看着齐白,淡淡的笑着。

  “齐白,其实,高白梨做这王后的位子是最合适不过的。”

  听到女子这样的话,齐白有些微愣。

  “你.......你说什么?”

  君柳衣上前搂住齐白,头贴在他的胸前,淡淡的说着。

  “齐白,王后之位,我是从来都不稀罕的。我只稀罕在你心里,我是你的唯一妻子就好了。”

  齐白抬手,紧紧地搂着柳衣。

  “小衣,你为何要对我这般的好?”

  柳衣在他怀里,轻轻地笑着。

  “因为,你是好人啊。”

  听到这样的话,齐白搂着柳衣的手微微紧了些。

  “小衣,我定是不会负了你的。”

  君柳衣深深的相信了。

  “我相信你。”

  君柳衣说,很多年后,她才知道,那只是齐白设好的一个骗局。

  远处清风,徐徐吹来,吹起他们的衣袂........

  我听到这儿,看着面前的君柳衣。

  我心中暗想,这君柳衣想必早就有疯癫之病吧?

  哪有一个正常的女子,愿意把自己喜爱的男子,推到别的女人身边?

  “你,你当时为什么要那样做?还有,那个齐白,对他而言娶高白梨稳固自己的王位,要比你重要?”

  听到我的问话,君柳衣的眼眸有些黯淡,她没有直接回答,只是沉默了片刻。

  “其实,我心中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可是我心中有着不甘,有着执念。我想,只要我等,就会有结果的。可是,我终究是错了.........”

  君柳衣告诉我,事情过了那么多年,或许她想明白了,那天夜晚,齐白为何会让她看那本奏折。

  其实,齐白不是想等君柳衣的态度,而是他想逼着君柳衣走这一步。

  这就好比一场棋局,而君柳衣就是齐白的棋子。君柳衣每走的一步,就好像被齐白支配一般。

  我有些不明白,齐白不是为了自己的王位,没有办法吗?为何君柳衣会说他是在逼着她选择?

  后来,直到我知道这个故事的结局,我才明白,原来这一切的一切,只是一个局罢了..........

  *

  齐王大婚的消息很快传遍整个齐王宫里,日子定在三月初一。

  听到这个消息,君柳衣心中便是一阵伤痛。她痛的不是齐白和别的女子成亲,而是那个成亲的日子。

  柳衣看着桃绯,只是苦苦的笑着。

  “桃绯,你知道齐白和高姑娘成亲的日子是三月初一吗?”

  看着神色黯淡的柳衣,桃绯知道她是伤心的。

  “奴婢是知道的。”

  君柳衣嘴角含着苦笑。

  “桃绯,你知道吗。三年前,在花堤巷时,齐白曾经向我许诺过,会娶我。而我们成亲的日子,就是三月初一。”

  听到这儿,桃绯甚是吃惊。但她怕君柳衣伤心,便安慰她说。

  “姑娘,你,你不要想的太多。大王,心里只有你一个人。他,他娶高姑娘也是权宜之计。”

  君柳衣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殿外庭院中,那随风飘落的雪白梨花出神。

  过了一会儿,她开口问桃绯。

  “桃绯?”

  “嗯?”

  君柳衣:“为什么齐白的寝宫里到处都种着梨树?在花堤巷的那个院子里,也是种着梨树,齐白就那么喜欢梨花吗?”

  听到这话,桃绯微愣,随即说着。

  “嗯,大王,很是喜欢........梨花的。”

  “哦。”

  *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便到了三月初一。

  齐王宫里甚是热闹,因为齐王要成亲了。

  对于这些热闹,君柳衣很是避及。

  白日里,她不曾出去,只是呆在自己的住处。

  就算是避及,可还是能看到那火红的喜色。

  那日,日暮西斜,华灯慢慢初上。

  看着那远处,红色的宫灯,一片喜气。

  君柳衣的心中,有着说不出来的味道。她本来是不想出去的,可是心中有些不甘。她想去看看,那个新娘子,长得是什么样子。

  于是,君柳衣便飞走在齐王宫的屋檐上。

  来到齐白的寝宫,她站在大殿门外的暗处。

  透过朱红色木窗的缝隙,君柳衣看到大殿内,一个一身红色嫁衣的女子,坐在齐白的龙床上。

  在殿内明亮的烛光下,那女子的容貌是如此的美丽,可是说是倾国倾城。

  看到这一幕,君柳衣的心中有些后悔,有些害怕。

  后悔的是,当初她不该同意齐白娶高白梨。

  害怕的是,齐白以后会不会不再爱她了。

  但是,她随即又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可笑,齐白怎么可能是这样的负心人哪?她看着殿中那一抹红色的嫁衣,那嫁衣本该是自己穿上的,却没想到竟然是别人穿上。

  看到这儿,君柳衣心中不由得扶起丝丝的苦味。

  而这种苦味,又不能向别人诉说。因为,这些都是自己自愿的。

  远处传来嘈杂的脚步声,君柳衣知道齐白快要来了,便一转身隐藏在这漫漫的夜色中。

  她回到自己住的地方,那原是齐白还是太子时的寝宫。

  君柳衣回到殿内,只有桃绯在那里。

  “姑娘,你回来了?”

  “嗯。”

  对于桃绯这样问,她并没有觉得奇怪。

  柳衣知道桃绯的真实身份,她是一个杀手,是齐白家养的杀手。

  齐白让她跟着柳衣,只是想保护君柳衣的安全。

  “桃绯,时候不早了,你回去休想吧?”

  桃绯走出门,回头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柳衣。也没有说什么,便走了。

  柳衣安静的坐在木床上,从床上的被子里,拿出一个锦盒。

  打开锦盒,里面有一个罗帕。

  那罗帕是她亲手做的,为齐白亲手做的。她是不会女红的,在花堤巷时,曾向邻舍的老妇人请教过。

  那罗帕上面的雪白梨花,是她一针一针的绣上去的。

  那时,她要与齐白快要成亲了。

  夫妻二人定是要送一些定情之物的。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