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浮生笔录集

第二十八章 王后高白梨

浮生笔录集 花溅衣 3097 2019-11-12 10:00:00

    君柳衣想等到他们成亲那晚,将它送给齐白,可是,事情却发生了变化。她坐在大殿内,看着朱红色的木窗外,手里拿着那罗帕,她静静的发着呆。

  君柳衣说,那天夜晚,她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度过的。她只知道等她醒过来神时,窗外的天空已经变亮了。

  【我听着她说的这些,我心中有些难过了。我知道我是一个很容易感伤的人。君柳衣她是真的爱着齐白,是爱的入骨。我看过的好多戏文话本里,女子一旦陷入爱恋,最后的结果都会是苦的。】

  君柳衣说,她在那个齐王宫里,又待了四年。

  在那四年里,齐白娶了很多女子,来充实他的后宫,稳固他的王位。

  可是,齐白从来没有兑现他当初的承诺,迎娶君柳衣。

  君柳衣对这些都不在乎的,因为那些齐白要娶的女子,只是要权衡他的帝位,才不得不娶的。

  而在君柳衣的心中,齐白对她是真心的,他不会用权力来衡量他们之间的情爱,所以,才不会娶她。

  就像她曾经对齐白说,只要他的心里认定她是他唯一的妻子,那她就心满意足了。

  在这四年里,发生了很多事情。一些事情,君柳衣大都记不清了。

  但是,有些事情是想忘,而忘不掉的。

  齐桓公(齐白)四年初,齐王宫里,便传出王后有喜的事情。

  这种天大的喜事,早已传的整个齐王宫里沸沸扬扬的。

  可是,君柳衣却是这宫里最后一个知道这个消息的。

  当她听到这个消息时,她正在殿内用着午膳。

  或许是这宫中的生活太过无趣,几个宫中的婢子,在那里窃窃私语。

  或许是因为君柳衣有点好奇,便对身边的桃绯说。

  “桃绯,你去把她们叫进来。”

  “诺!”

  君柳衣在这宫里待久了,宫内的所有人都知道她与齐王(齐白)非比寻常的关系。

  他们这些宫人,都在传言,君柳衣在齐王心中的地位要比凤鸾宫里的王后还要高上几分!

  所以,几个婢子,进来,甚是害怕。

  她们怕自己刚才说的那些话,君柳衣会降罪于她们。

  于是,她们马上跪在君柳衣的面前,哀求着。

  “君姑娘,都是我们不好。您大人有大量千万别怪罪奴婢。奴婢.........下次..........再也不敢了。”

  看着她们害怕的样子,听到她们哀求的话,君柳衣心中甚是不解。

  她叫她们来只是想知道她们在哪里议论什么事情,自己只是好奇而已。为什么她们居然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我为何要怪罪你们?”

  听到这话,几个婢子,相对一眼,便闭嘴不提,只是一个劲的磕头求饶。

  “君姑娘,奴婢什么也没有说,真的什么也没有说!”

  看着跪在地上那些婢子,君柳衣只是给桃绯使了个眼色。

  桃绯是杀手,而且也在宫中待了几年。这察言观色的本事还是不弱的。

  桃绯,看着跪在地上的那些婢子们,便怒声说道。

  “姑娘让你们说,你们就快些招来!难道你们连姑娘的话,也敢违背不成?!”

  听到这威逼的话,那些婢子,纷纷磕头。

  “君姑娘,奴婢说!您千万不要责罚奴婢!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王后娘娘有身孕了,奴婢们在说王后娘娘腹中是皇子还是公主?”

  听到‘身孕’二字,君柳衣拿着筷子的右手,瞬间无力,那双白色的象牙筷子便落在地上。

  看到这种场景,那些婢子们,吓得连连磕头求饶。

  “君姑娘奴婢错了,您就大人有大量,饶了奴婢吧?”

  君柳衣没有理会她们,只是好看的眉黛紧锁,喃喃的说着。

  “她,她居然有了身孕........”

  看着自家主子有些失常,桃绯厉声责斥那些婢子。

  “以后,你们再敢胡乱的嚼舌头,我非得禀告大王,将你们的舌头全部割了!还不快滚!”

  那些婢子磕了头,站起来,撒腿就跑。

  看着面色有些苍白的君柳衣,桃绯不由得叹了口气。

  “姑娘,你......莫要生气。就算,王后有了身孕。但是,大王的心,是在你这里的。”

  君柳衣没有回她的话,只是问她。

  “桃绯,你是不是也知道这个消息了?”

  桃绯犹豫了一会儿,便点了点头。

  “嗯。”

  看着她点头,君柳衣嘴角苦笑着。

  “呵呵呵,桃绯,是不是我是这宫里最后一个知道这个消息的?”

  “姑娘,大王不想让你知道,只是担心你,只是.........”

  “桃绯!你不觉得我很是可笑么?”

  “姑娘......”

  “桃绯,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桃绯本想不出去,要知道现在君柳衣心情很是不定。她怕现在的君柳衣,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但是,君柳衣的坚决,又是让她很是为难。犹豫了一会儿,桃绯还是出去了。

  【我以为知道这件事情的君柳衣,定是要去找齐白,去讨个说法!】

  君柳衣说,她没有找齐白讨说法,她只是安静的待在她的住所。

  这一待,便是几个月,在这几十天里,齐白没有来看过她。

  君柳衣以为她的齐白只是因为王后有了身孕,需要多陪陪王后而已。

  直到有一日,君柳衣没有等来齐白,而是等来齐白的王后高白梨。

  那是末春时节的某日,君柳衣所居住的地方,庭院里已是一地雪白梨花。

  或许是,因为末春之时,繁华落尽,而让人心生悲恋。

  或许是,因为看到那满地的雪白梨花,让人徒有感叹。

  君柳衣走出来,来到庭院里。她弯下腰,伸出那双玉手,开始一片一片拾捡那一地的梨花。

  她想齐白是那么的喜欢这梨花,她想捡起这一地梨花,等齐白来看她时,给他泡梨花茶喝。

  暖风,轻轻地吹拂着。吹动着那庭院地上,本该安静的梨花。轻盈雪白的花瓣,在暖风的吹拂下,移动着。

  当君柳衣伸手,正想拾起面前那完好的五瓣花朵时。那五瓣花朵,却被一双锦缎绣鞋踩在脚下。

  君柳衣有些错愕,她的视线沿着那双锦缎绣鞋慢慢的往上看去。她看到了一张倾国倾城风华绝代的容颜。

  那张容颜,君柳衣是见过的。

  那日,在齐白的寝宫中,那女子一身血红的嫁衣。来者,不是别人,正是齐白的王后高白梨。

  君柳衣看到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高白梨,她心中有些不解。高白梨为何回来这里?

  一身华服,贵气逼人的高白梨,看着面前的君柳衣,丹红色的薄唇慢慢开启。

  “你就是君柳衣?”

  柳衣站起身来,与其平视。

  “嗯。你.......你为何来这里?”

  听到这话,高白梨好看的柳眉,不由得紧锁。

  “笑话!我是齐国的王后,整个齐王宫都是本宫的,本宫为何不能来这里?!”

  言语咄咄逼人,君柳衣的视线落在高白梨那微微凸起的腹上。君柳衣没有说话,只是转身,不予理会。

  或许是做了王后,这样高贵的位子,整个齐国都无人这般轻视她。今日,眼前这一身碧绿衣裙的女子,竟敢如此无视自己!

  高白梨心中的愤怒,油然而生。

  “你给本宫站住!”

  高白梨两步化三步,走到君柳衣的面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你还真是嚣张啊!简直就是无礼数的山野村姑!你以为这里是哪里啊!这里可是齐王宫,不是你这等草莽之人居住的草野!若不是大王要留你,本宫早就把你撵出宫去了!”

  这些话语确实伤人啊!

  君柳衣,眼眸充满如寒冬的冷意,看着眼前的高白梨。

  “你再说一遍?”

  君柳衣是何人也?医家的人!武功高强!

  她曾经可是拿着刀子杀那些杀手,连眼都不眨一下啊!可想而知,她一旦生气,眼眸中的威慑力甚是吓人啊!

  而高白梨是何人也?闺阁中的女子!

  她是养在深闺之中的大家小姐,见过最吓人的场景,也就是自家内院里的那些个婆子们吵嘴打架。

  她何时见过那种威慑杀手的眼眸?她是被吓住了!她腿一软,就这样直接坐在地上。

  看着坐在地上的高白梨,君柳衣愣住了。

  君柳衣不曾想到这高白梨居然那么胆小,自己只不过就是瞪了她一眼,就把她给吓坐在地上了。要是自己拿着刀子架在她的脖子上,吓唬她,岂不是要把她给吓死?

  看着坐在地上的高白梨面色苍白,君柳衣的眉脚不由得抖了一下。

  就在君柳衣伸出手,想拉起坐在地上的高白梨时。

  一个尖锐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大胆!你要干什么?!”

  一个身着宫婢衣服的女子,慌忙的跑到高白梨的身边,蹲下来,满脸慌张的看着高白梨。

  “王后娘娘,你没事吧?”

  高白梨面如白纸。

  “本宫.......本宫.......”

  那个宫婢,一双愤怒的眼眸看着君柳衣。

  “君姑娘,你太过分了!你怎么可以这样!”

  听到这话,君柳衣甚是不解。

  “我哪样?”

  “你........”

  那个宫婢还想说出一些责斥的话语,却被身后的声音给拦住了。

  “大胆!君姑娘也是你这卑微的宫婢能教训的么?!”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桃绯。

  桃绯满眼的怒气看着那个宫婢,走到君柳衣的身边,低声问着。

  “姑娘,发生什么事情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