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浮生笔录集

第二十九章 心甘做药引

浮生笔录集 花溅衣 3159 2019-11-13 10:00:00

    君柳衣刚想开口,高白梨却大叫起来。

  “我的肚子好痛!”

  这时,四人,八目皆看向高白梨的肚子。

  谁知这一看不打紧,地上有了血红色的液体,高白梨的衣裙早已被染红。

  看到这一幕,四人很是吃惊。

  在吃惊的一会儿中,君柳衣和桃绯最先从吃惊中回过来神的。

  君柳衣看着高白梨那被血染红的罗裙,问着一旁的桃绯。

  “桃绯,这.......这该怎么办?”

  君柳衣虽然是医者见过不少大场景,但这小产的场景,确实第一次见。一时间,她自己却没了注意。

  桃绯微微一愣,随即大喊着。

  “来人啊!快传医官!”

  这桃绯不愧是在宫里待过的,自是见过生孩子小产之事。遇到这事,桃绯只是微微一愣,便恢复常色,从容不迫的处理此事。

  这皇宫是什么地方?是戒备森严发出一点声响,都会引来一群守卫的地方!

  桃绯那么一声吼,便迎来了一群人的骚动。

  很多宫人便出现了,但看到这个场景,皆是愣住了。

  桃绯看着还呆愣在那里的宫婢,便怒声说道。

  “你们还愣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把王后娘娘送到凤鸾宫里,派御医进行查看!”

  这一句话,真是醍醐灌顶啊,把那些愣住的宫人一一叫醒。

  宫人们纷纷,将王后抬走。

  那一竿子的宫人走后,庭院里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君柳衣还是站在那里,看着地上的一摊血迹。

  远处拂来几许暖风,将那安静的躺在庭院里的雪白的梨花瓣吹动。

  那雪白的梨花瓣,随着风的方向,慢慢的移到那一摊血迹上。

  雪白的花瓣,被染成红色。

  一旁的桃绯看着自家主子愣在那里,便开口说道。

  “姑娘,你没事吧?”

  君柳衣摇了摇头。

  “没事。”

  桃绯:“那王后怎么会........”

  君柳衣:“我也不知道,她只是说些无礼的话,我便瞪了她一眼,然后,她.......就腿软,便瘫坐在地上。然后,后面的事情,你也知道了。”

  桃绯:“原来是这样。”

  “桃绯?”

  “嗯?”

  君柳衣:“我是医者,虽然孕妇娇贵,但也不会瘫坐在地上,就会小........”

  那个‘产’字没有出说来,被桃绯的手给堵住了。

  桃绯环顾了四周,在君柳衣耳边低语着。

  “姑娘,这里是王宫,要比草莽江湖还要深不可测,你说话一定要注意。特别是今日出现了这等事情。”

  君柳衣点点头。

  桃绯接着说。

  “不过,今日,王后娘娘出现意外的事情,确实很是蹊跷.........”

  *

  几日后的一个晚夜,华灯初上。

  君柳衣坐在殿内,几月没来的齐白,终于出现了。

  齐白一身蓝色的锦服,脸色微冷的出现在君柳衣的面前。

  君柳衣看着他,便知道他为高白梨小产之事而来。她原本初喜的心情,瞬间落到低谷。

  齐白走到柳衣面前,看着她,眼眸看不出是什么神色,只是冷冷的说着。

  “王后小产了。”

  听到这句话,君柳衣广袖中的手微微握紧。

  “哦。”

  听到这样的回答,齐白刚才冰冷的声音又冷了几分。

  “我的孩子没有了。”

  君柳衣迎上他的眼眸,咬了咬嘴唇,问。

  “所以呢?”

  齐白:“小衣,我答应过你的事一定会实现的。你为何要这样做?为何要对一个未出世的孩子下手?”

  听到这样质问的话,君柳衣的眼眸不敢相信看着齐白,衣袖那纤细的手指却紧紧的握着。

  “齐白,我说高白梨小产的事,不是我干的你信么?”

  齐白没有回答,只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小衣,我是齐国的大王,以后终有一日也会驾崩的。我需要一个嫡出的儿子,来继承我的王位。”

  君柳衣心中一疼,她看着齐白,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你那未出世的孩子,是被我害死的,听到这样的答案你可满意.....”

  君柳衣还想说些什么,被一旁的桃绯给拦住了。

  “姑娘!你在胡说些什么?!王后娘娘小产的事情与你无关的!明明就是她自己........”

  君柳衣打断桃绯。

  “桃绯!这里没你的事情,出去!”

  桃绯:“姑娘?!”

  君柳衣:“出去!”

  看着君柳衣脸上的冷色,桃绯只好出去。

  君柳衣坐下,看着面前的那满脸冷漠的齐白,她淡淡的说着。

  “齐白,你想让我怎么做?”

  齐白双手负于身后,叹了一口气。

  “小衣,白梨她昏迷了好几天。我派人去请神医百里谦,他说白梨这次小产,导致血脉不通。需要用血玉来将其血液化通。而这血玉........”

  齐白还没有说完,君柳衣便开口了。

  “而这血玉,需要血肉之躯才能养活。”

  齐白甚是惊愕的看着君柳衣。

  “你.......你怎么知道?”

  君柳衣冷笑:“你忘了,我是医家的人。自小学习医术,怎会不知。”

  她微微叹了一口气。

  “说吧,你想让我怎么做?”

  君柳衣水灵的眸子,看着齐白那满眼复杂的神色。

  她心中知道齐白要让她做些什么,她知道齐白一定会说出口的,但是,她心里又是那么渴望齐白不要说出来。

  齐白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小衣,我........我想让你做这养血玉之人。你知道的只有身体内有决明蛊的人,才能孕育这血玉,小衣,我也是没有办法。”

  君柳衣看着面前的男子,他的面容依旧是她熟悉的,但是他说的话,是那般的陌生。

  君柳衣没有半点反对,她很是平常的说着。

  “好,我答应你。毕竟,你那未出世的孩子的死,确实与我有关。”

  齐白一怔。

  “小衣.......”

  君柳衣打断他。

  “齐白,我累了,你回去吧。”

  齐白看着君柳衣片刻,便转身走了。

  在他的脚跨出门口的时候,君柳衣的声音拦住了他。

  “齐白,无论你要什么,我都会给你。即使是.......你想要我的命,我也会给你的。”

  听到这话,齐白的身子微微一僵,他没有转身,只是站在那里,叹了一口气。

  “小衣,有些事情,我是真不想那样的,可是,我没有办法。小衣........”

  君柳衣冷声道:“你,回去吧。我,真的累了。”

  “那........那你好好地休息。”

  齐白说完,便走了。

  看着门口空荡无人,君柳衣此时心很是疼痛。

  一个你深爱的男子,为了救别的女人,让你做药引,无论是谁,都会受不了的!

  我真的很是怀疑,君柳衣是不是一开始就是有癫疯之疾啊!

  这天底下,哪有这样傻的人啊!他求你,让你做药引子,你就做啊!这不是傻子么?!

  我问她。

  “你为什么要答应他?”

  君柳衣平静的看着我。

  “因为我爱他。”

  听到这个回答,我心中一颤,也不知该说什么。

  *

  故事继续.......

  接下来的日子,就是君柳衣成为了药引子。

  每日里,君柳衣除了吃饭,就是服食地生叶和曼陀罗花,慢慢为高白梨养着血玉。

  偶尔,君柳衣会一人,独坐在梨花树下,让飘舞的梨花,落满她的头。

  一日,晚夜圆月当空。

  君柳衣独自坐在梨花树下,她满头的青色已落满梨花。

  此时,齐白走到她身边,抬手正要为她拂去满头的梨花,却被君柳衣拦着。

  “别碰。”

  齐白错愕的看着她。

  “小衣,你为何让梨花落满头?”

  君柳衣抬眸看着他,淡淡的说道。

  “像不像白了头?”

  齐白一愣。

  “......嗯。”

  君柳衣没有说话,起身走回自己的寝殿。

  而身后留下齐白,独自站在飘落如白雪的梨花中........

  *

  时间果然是白驹过隙,转眼即逝,就这样一晃便过了三年。

  三年的时间,春来三次,冬过三次。

  那个血玉,已经养成了。

  血玉养成后,君柳衣需要每日放血给高白梨服用。一共,需要放血七七四十九日。

  高白梨的身体渐渐恢复了,不久宫内又传出了王后怀有身孕的喜讯。

  不过此事,没有一个人再敢在君柳衣的面前议论。

  一日,夜晚,宫灯初亮。

  君柳衣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想去找齐白。

  或许是几日不见,便是思念吧。

  她只是对桃绯说,自己要出去走走,没有让桃绯跟着。

  来到齐白的寝宫,君柳衣本以为齐白会在大殿内批阅奏章,可是当她进去时,大殿居然没有齐白的身影。

  她便待在殿内,等着齐白。

  等人,是一件无趣的事情。

  君柳衣闲来无事,便走近齐白的书架。

  书架上有很多的书籍,不过这些君柳衣早就看过了,对其不敢兴趣。

  就在此时,书籍隐秘处,一个木制的锦盒,映入君柳衣的眼眸。她觉得这个锦盒甚是眼熟,好似在哪里见过。

  于是,她走过去,从书架上,把这个锦盒拿下来。

  在大殿内的明亮烛光的映衬下,君柳衣看着手中的锦盒,她想起来了。

  齐白成为齐王,从自己的寝宫搬到齐国国君寝宫时。他什么东西都没有拿,只是拿走了这个锦盒。

  当时,君柳衣就觉得很是奇怪,问齐白,他也没有告诉自己。

  看着自己手里的锦盒,君柳衣心中的好奇心,慢慢的驱使着她。

  只是,这锦盒用锁锁着,没办法打开。

  不过,她君柳衣是何人也?也是混过江湖的医者,这样的小锁能难倒她?

  于是,君柳衣不费摧毁之力,便把那锁给打开了。

  她打开锦盒,锦盒里只有一个画卷。她心中有些失望,她本以为这锦盒里会有什么稀奇的珍宝,没想到就是一副画卷。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