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浮生笔录集

第三十三章 开始就是局

浮生笔录集 花溅衣 3069 2019-11-17 10:00:00

    我心中暗骂:这个臭不要脸的大渣男,说这么不疼不痒的话,真是气死人不偿命啊!真是不要脸!人家君柳衣就这么像个傻子一样被他骗着,最后人家想要一个真实的答案,好嘛这货到最后还不说,还留了这样的悬念,真是个不要脸啊!

  我在心中,狠狠将那个不要脸的齐白骂了千遍万遍。

  屋内的君柳衣,坐在桌子旁边,那绯红的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好一个何须纠结于此啊,齐白啊,都这么多年了,你都连个真相都不让我知道么?你未免对我也太刻薄了吧?”

  我和云白在屋顶,看着屋内的情况。

  因为是晚上,而且我们所处的位置是屋顶,屋内的光线不是很好,我们只能看到齐白的背影,却看不到齐白此时的脸上的神情。

  其实,我真想跳下去,看看此时齐白脸上的神情,到底是怎样的变化?

  但是,我们可是窥探人家隐私的小贼啊,现在屋内的情形可是剑拔弩张啊,要被他们发现了,他们岂不是要厮杀了我们?再说了我和齐王还有一些生意还没有了。万一让他发现了我居然知道他不为人所知的私事。那就不好了,万一他一生气不给我结账怎么办啊?

  那可是要损失白花花的钱啊,我越想越害怕,这样的事情我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

  于是,我屏住自己的呼吸,小心翼翼的看着窥伺着屋内的动静。

  齐白沉默了片刻,慢慢的开口。

  “不是的,不是从我让你为王后养血玉开始骗你的。”

  听到这话,君柳衣有些激动,她在桌子上的手,紧紧地握着。

  “那........你是从何时开始骗我的?”

  突然,齐白转过身来,看着君柳衣。他那双已是沧桑的眸子,满是暗淡。

  “你真想知道?”

  【我听到这话,觉得很是搞笑。这不是废话么?君柳衣一直在问你好不好啊!】

  君柳衣对上齐白的眸子,开口说着。

  “我很想知道,我在这花堤巷里,已经待了三十八年了,我一直在追寻这个问题的结果,我一直都想知道结果。”

  【我听着君柳衣的话,心中一惊,她在这花堤巷的三十八年里,一直在想这个问题,难道就是因为百思不得其解,所以才导致她疯癫的?我看着齐白的脸,心中想着,不知道齐白知不知道君柳衣已经有了疯癫之病?若是,他知道了,他心里会不会难过?会不会自责?】

  齐白看着君柳衣,他那沧桑的眼眸满是难过,他平静的说着。

  “既然,你那么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好,小衣,我告诉你。从一开始,我就在骗你,就开始在布局,就把你引入我的棋局里,做一枚任我摆布的棋子。你还记得,四十五年前,你我初遇时的情景么?你遇到的那个小偷,其实,是我早早安排好的。”

  君柳衣身子一颤,不可思议的看着齐白。

  “什么?!你说什么?!”

  齐白:“你是不是不敢相信?事情就是这样的,你知道的,我是一个颠沛流离落魄的皇子,我想得到齐国国君之位。就需布一场棋局。”

  君柳衣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

  齐白无力的抚着面前的桌子,慢慢的坐下来。

  “小衣,你知道吗?我和高白梨是青梅竹马。本来是要成亲的,可是高崇不同意。他说我必须成为齐国的君主,才配能迎娶他女儿高白梨。我没有办法,我欠高白梨的,我必须迎娶她。所以,我就需要一个人帮我。”

  君柳衣颤抖的开口。

  “所以,你就选择了我。”

  齐白:“没错,你是长桑君的闭门弟子,学得长桑君的一生真传。你是再适合不过的人选。你是不是觉得奇怪,你一离开云梦山,就有杀手要取你的性命?这些都是我安排的。就是为了把你引到花堤巷,让你进我的布局。你现在知道真相了,你满意了?”

  听到这赤.裸.裸的真相,君柳衣身子僵住了,但是对这样的真相君柳衣还是不信。

  “那你为我挡刀那次也是骗我,对不对?”

  齐白撇开君柳衣的眼眸,看着别处。

  “.......对,也是骗你的。”

  听到这么干脆的回答,君柳衣迎上齐白的眸子,嗤笑起来。

  “哈哈哈,原来从一开始,你就是在骗我的,就是在让我成为你棋局中的棋子。而我,就这样乖乖的一步一步的进入你设好的局里,傻傻的心甘情愿的做你的棋子!哈哈哈......原来,我一直都是一个傻子,哈哈哈........真是可笑至极!可笑至极啊!!!哈哈哈.......”

  齐白看着君柳衣脸上笑容,很是刺眼,他沧桑的眉宇间皱起一个川字。

  “你是不是很恨我?是不是想拿把剑,一剑把我杀死!你是不是很后悔遇到我!小衣,你当初为什么要为我挡那个暗器?你应该让那个暗器直接杀了我,那样就不会有今天的结果了!”

  看着面前的齐白,君柳衣嘴角只是洋溢着凄苦的笑容。

  “恨?悔?恐怕,我已没有这样的心力了.........”

  此时,齐白抓着君柳衣的手,激怒的说起来。

  “小衣,你不要这个样子!我讨厌看到你这个样子!以前,我给过你机会的,是你一个心思的想钻进我设的局里的!我一二再再而三的提醒过你,可是你是盲目的,你非要卷入那场是非中,那我能有什么办法?!”

  【听到这样无耻的话语,我真想跳下去,给这货几巴掌!见过无耻下作的没见过这么无耻下作的!明明是自己的错,非要赖到别人身上!】

  【我想,此时的君柳衣,听到这番话,心中定是如万箭穿心一般吧?自己挚爱了那么多年的男子,居然会说出这般无耻的话语来,让谁也是受不了的!】

  【我以为齐白这样的话,会激起君柳衣身上的疯癫之症。待君柳衣一发疯,非要宰了这个面前无耻的负心汉不可!可是,我的猜想居然没有发生!】

  君柳衣看着他,她双眼含泪,绝望的嗤笑着。

  “哈哈哈哈哈......原来,一开始的相遇,都是一场局,哈哈哈哈哈.......”

  看着君柳衣脸上的嗤笑,齐白甚是愤怒。

  “你不要再笑了!我讨厌你的笑!你听到没有!不要再笑了!........”

  君柳衣停下笑容,看着面前愤怒的齐白,她淡然平静的说着。

  “我知道了答案,心中已是无憾了。齐王,你走吧,你的王后还在等着你,你回去吧。”

  听到君柳衣说出这样的话,齐白甚是惊愕。他脸上原本愤怒的神情,已经渐渐的消失。

  他还想说些什么,可是君柳衣只是冷冷的说着。

  “走吧。”

  齐白没有说话,只是转身离开。

  君柳衣看着他的背影。

  “齐白,你我今日一别,此生就不复相见了。你告诉我,我在你布的棋局中,做棋子的那些年里,你.......你有没有喜欢过我?哪怕是一丝一毫?”

  此时,齐白的脚跨出门槛时,停下步子。

  “小衣,我知道是我辜负了你。你是恨我的。我.......这辈子也无法偿还你,你要好好的活着。”

  说完,他便走了。

  我将捂着我嘴巴的手拿开,我以为还能看到什么劲爆的戏那,没想到什么都没有,真是扫兴啊!

  屋内,只剩下君柳衣一人。

  君柳衣看着已经空荡无人的门口,无力的叹了一口气。

  我知道她此时心中一定是悲痛的。

  我抬头看了一眼夜空,今日是初一,月色不好。

  这月亮残缺,也应证着君柳衣这辈子的梦已无法再圆了。

  我不由得替她哀叹着。

  君柳衣的故事,我知道了结局。我正准备拉着一旁的云白准备离开。

  就在此时,屋内房顶传来了君柳衣的声音。

  “屋顶上的二位故人,戏已经看完了,不如下来喝一杯茶,可好?”

  我环顾了四周一圈,没有发现其他人。

  此时,云白在我耳边,淡淡的笑着。

  “不要看了,这大晚上,做着偷窥之人的只有你我,她说的是我们。”

  这时,我才想到我们的身份,居然是偷窥之人,而且是被当场逮到的!

  真是丢人啊!要是被沧言这货知道,我做着偷窥之事,居然还被主家当场捉到,定是要鄙视我一番的!

  既然,已经被主家给逮到,没有办法,我与云白只好下去。

  从屋顶下来,走进屋内。

  我看着一身喜服的君柳衣,我尴尬的笑着。

  “呵呵呵,君前辈好啊,你吃过饭了没有啊?呃.......今日月色不错,我和小白只是赏月而已,仅此而已。”

  君柳衣看着我,嘴角微微一抽。

  “.........赏月?居然赏到我家屋顶上来了,二位果然是好雅致啊。”

  我尴尬的笑着。

  “呵呵呵,是啊,你也知道我乃喜好文雅之风,自然是干些文雅之事的。呵呵呵,其实吧,是因为你家屋顶比别人家的高,赏月方便,所以才吸引我来的。”

  君柳衣:“.........”

  云白:“..........”

  我知道我的一席话,雷倒他们了。

  好吧,我承认,我这样的说辞确实很雷人的!

  其实,她家的屋顶也没有比别人家的高。

  但是,我也是没有办法啊!

  做个偷窥的小贼,居然被抓到,这是多么丢人的事啊!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