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浮生笔录集

第三十四章 也算是白首

浮生笔录集 花溅衣 3266 2019-11-18 10:00:00

    其实,我心中很是好奇,我和云白武功也算是可以的,君柳衣是怎么发现的?

  “那个,君前辈啊,我想问你,你是怎么知道我们二人会来的?”

  君柳衣:“你今日不是一直在纠结于故事的结局么?我猜测你为了故事的结局,定是会来的。”

  我不得不说君柳衣是个聪明的女子!

  坐在桌边的君柳衣,正想开口说话。突然,一口鲜血,便从她的嘴里吐出。

  看到那血红带着血腥味的红色液体,我甚是吃惊。

  这疯女人不是为了报复我偷窥她的事情,想报复我吧,用吐血这么老套的讹人手法讹诈我吧?

  我慌忙的对着门外大喊着。

  “桃绯!”

  只见,桃绯好似一阵风一般,已经进了屋内。

  我心中不由得感叹,啧啧,杀手就是杀手,这速度!

  桃绯一脸担忧的来到君柳衣的身边,拿起锦帕,为君柳衣拭去嘴角的血迹。

  “姑娘,你还好吧?”

  君柳衣看着桃绯,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

  “我没事。”

  桃绯眉黛紧锁,咬唇说着。

  “姑娘,你还是休息一会儿吧?”

  君柳衣摇了摇头。

  “桃绯,我的时间不多了,如果......不把我的故事说完,恐怕我是没有机会了。”

  桃绯:“可是........”

  听到君柳衣说时间不多了,我心中一惊。看样子这疯女子不是要讹诈我,而是快没命了。刚才她见齐白不是还中气十足么?怎么他前脚刚走,她就快不行了呢?

  我慌忙的问:“君前辈,你,你到底是怎么啦?”

  君柳衣没有回答我,只是淡淡的说着。

  “我给你讲我的故事,是不是你心中有些疑惑?有些事情,你不是很清楚?”

  我点了点头。

  “嗯。”

  君柳衣:“那我给你说清楚,但是,你一定要将我的故事记下。我怕我要是不在这个世间了,就没有人,能记住我了。”

  这话,她说的很是悲伤,我听的很感动。

  我是一个感性的人,她都这么说了,我能不答应么。

  “好。”

  君柳衣,开始为我说清那些迷惑.........

  其实,我心中也是没有多少疑惑的。

  我只是想知道,君柳衣为什么要给高白梨做药引子?为什么在三十八年前她知道齐白是渣男后,离开齐王宫后要回到花堤巷?为什么她会死?

  清风徐徐的从门口吹来,我看了外面的夜色,已经是子时了。

  我心中的那些迷惑,君柳衣终是给我说清了。

  借着屋内红烛的亮光,我看着君柳衣,她那一身喜服的红色与面容苍白形成鲜明的对比。

  原来,君柳衣爱齐白有那么深,竟然,她甘愿给自己编织一场痴梦。

  就算她自己心里一开始就那么清楚的知道,这是一场被别人设好的局,她还是那么的心甘情愿的进了这场死局...........

  在君柳衣还有最后一口气时,她嘴角淡淡的挂着笑容。

  “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看着面色苍白如白纸,气息薄弱的君柳衣,我点了点头。

  “你说吧,无论是什么事情,我都会帮你的。”

  君柳衣淡淡的笑着,她那笑容就如庭院里,那快要随风飘落的雪白梨花,美丽而又短暂。

  “我死了,不要将我的尸体埋在土里。我不想被土中的虫子啃咬,也不想让自己的尸体慢慢腐烂。你就帮我,把我的尸体用火烧了吧。我的骨灰,就洒在花堤巷里的那个石桥下的水里。”

  我点头。

  “好,我答应你。”

  君柳衣那虚弱飘渺的目光看向一旁的桃绯。

  “桃绯。”

  桃绯:“姑娘。”

  君柳衣虚弱的说道。

  “我死了,你就走吧,去一个安宁的地方,找一个老实的种田汉子,过日子就好了。不要像我,一生纠结一个未果的结局。锦玄,他不是你的良人。他.......他和齐白是同样一种人。你.......你也是可怜之人。好好地活着,好好地照顾好自己。”

  我:哎呦歪,这又是一条劲爆的消息啊。这冰冷的杀手桃绯,居然和齐白的暗卫有一腿。实在是太劲爆了!

  桃绯眼眸含着泪水,咬着自己红唇说着。

  “好,我答应你。”

  君柳衣的视线,飘落在那空荡无人的门口。

  “桃绯?”

  桃绯:“我在!”

  看着庭院中飘落的梨花,君柳衣说道。

  “扶我去院中,我想再看看院中梨花。”

  “好。”

  桃绯扶着君柳衣,来到庭院。

  君柳衣无力的靠着梨花树下坐着。

  “桃绯?”

  桃绯:“姑娘,你说。你还有什么要交代的事情,就说吧,桃绯会替你办好的。”

  君柳衣虚弱的说道:“桃绯,你相不相信这世间有来世吗?”

  桃绯紧皱着眉黛,眼眸中含着泪水。

  “姑娘..........”

  君柳衣:“桃绯啊,我........我是相信这世间有来世的。若是........我说若是,有一日,你遇到了齐白。你就对他说.........‘来世的时候,你不要再来花堤巷了。要是........再遇到一个叫君柳衣的女子,不要再帮她抓小贼了,也不要对她说自己叫齐白。’咳咳咳........”

  桃绯:“姑娘!”

  君柳衣嘴里又吐出一口鲜血。

  “咳咳咳........我........我最终.......还是没有等到他的那句不负一世深情.........”

  此时,月下梨花翩翩飞舞,那如雪一般的梨花,已经落满君柳衣的青丝。

  君柳衣无力的伸手,接着飘落的梨花。

  “我这一世的痴梦,其实气数已早尽了。只是我执念太深,不愿清醒。梦碎了,也该醒了.......”

  她说完这句话,她手无力的垂下,手中的梨花,也随着落下。

  我知道君柳衣没有气息,她死了。

  我看着姣好容貌的君柳衣,她安静的靠在梨花树旁死去。她是那么的安静,好似睡着一般。

  今日的她,很是美丽。

  有个古书说,女子最美丽与最幸福的时候,便是成亲之时。

  可是,今夜是她的成亲之日,她是美丽的,但是却不幸福。就在她最美丽的时候,居然,她就这么死了.........

  我抬手,正要将君柳衣头上的梨花拂去,却被桃绯制止。

  “别动姑娘头上的梨花,姑娘喜欢头上落满梨花。”

  我不解的问。

  “为何?”

  桃绯:“姑娘说,梨花落满头,也算是白首。”

  听到这句,我心中不由的一颤:君柳衣对齐白真是动情至深啊!她心中一直存着想要与齐白共白头的心思!

  看着那落了君柳衣一头的雪白梨花,看着那如沉睡一般再也不会醒来的君柳衣。我心的心很是心疼可怜这个痴傻的女子。

  我写了许多关于情爱的故事,我总以为,情爱之事是这世间最美丽最芬芳的花朵,就算时光变迁沧海桑田,就算无能为力身不由己,使情爱之花凋零,留不住情爱之花的长久。但是,情爱之花残留在时光里的芬芳,是爱的流转,是对韶华最美的深铭,是无法磨灭的心头之好。

  可是,直到我看到死去的君柳衣,她眉宇之间再也寻不见一丝一毫青春的痕迹。我才知晓,原来过往许多纯净的情爱,是前尘往事浮生之梦,是存不下也留不住的。一旦,当事人身死灯灭,那些过往美好的情爱,都只是还给了流光罢了.......

  我和云白,桃绯,按照君柳衣的遗愿,将她火葬了。

  晚夜残月的月亮下,清风徐徐中,君柳衣的尸体,就被那一把火,给烧成了灰烬。

  我将君柳衣的骨灰洒在了她指定的那个石桥下的水里。

  桃绯对我说,这个石桥,是君柳衣和齐白初遇的地方。

  我终究是不明白,我问桃绯。

  “既然,齐白负了君柳衣,为何君柳衣还要将自己骨灰洒在他们初遇的石桥下水里。难道是她想与他来世相遇?”

  桃绯看着石桥下,那潺潺流向远处的清水。

  “这桥下的清水,会流出花堤巷。”

  突然,我明白了,君柳衣囚于自己的痴梦中,困于花堤巷中,已有三十八年。她的这一生已白白蹉跎错付了,她不愿她的骨灰在困于花堤巷中。

  我看着潺潺流淌的清水,君柳衣的骨灰随着流淌的清水,流出了花堤巷,离别了那个让她痛彻心扉的花堤巷......

  忽然,我想起齐白曾对君柳衣许下的那句‘不负一世深情’。君柳衣到死都没等到那句‘不负一世深情’。或许是,君柳衣这个可怜的女子感动了我。

  我决定借着这次去见齐王谈生意的机会,去让齐王齐白知道,今生他错付了一个爱他入骨的女子。

  将君柳衣的骨灰洒完后,已经是三更天了。

  我们回到那个宅院里,我看着面容憔悴的桃绯。

  “你打算去哪里?”

  桃绯没有回答,而是进了君柳衣的屋子。

  从屋子出来,桃绯手里拿了一个锦盒,递给我。

  我接过锦盒,不解看着她。

  “这是什么?”

  桃绯:“既然,你要记下姑娘的故事,那就把这锦盒里的东西,一并附在故事里吧。”

  我打开锦盒,看到锦盒里放着一个罗帕。

  我想起来了,这是君柳衣为齐白绣的罗帕。

  桃绯:“姑娘,她不懂女红。姑娘告诉我,这个罗帕,她是绣了好多年。”

  我拿起锦盒里的罗帕,展开的一看,我的心中皆是哀凉。

  这帕子里绣了很俗气的鸳鸯戏水图,但是帕子里的那首诗,确实很凄凉。

  “梨花随风一阵阵,细雨卷落湿泪存。

  还是旧时花堤巷,倚门雁字难追寻。

  白絮柳衣青隐隐,陌上行人已变混。

  不知谁把良人问,问了也无因果轮。

  *

  往昔街前春风回,细雨阳春初见君。

  那时繁花似雨催,天边纸鸢相伴云。

  梦花镜里忆红颜,晚夜琴弦弄梦损。

  梦醒不知身何处?才知阑珊尽晚昏。

  *

  多年为君绣罗纹,杯尽欢末樽还樽。

  多年等君锁庭深,花堤巷里春又春。

  恨天有晴月有阴,一根红线索香魂。

  只愿君心似我心,不负一世深情殒。”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