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浮生笔录集

第三十五章 怒斥负心汉

浮生笔录集 花溅衣 3468 2019-11-19 10:00:00

    我将帕子放进锦盒里,拿着那个锦盒,不由的感叹道。

  “韶华逝去许诺空,繁华落尽痴梦醒。

  月下梨花落满头,终错付一世深情。”

  我和云白离开了那个宅院。

  在回客栈的路上,云白问我。

  “阿染,你想将君柳衣隐瞒的故事告诉齐白?”

  我心中一惊,看着他,这厮何时成为我肚子里的蛔虫了?我想什么他竟然知道!

  “嗯,君柳衣很可怜。小白,你知道我的个性的。我不会让那个不要脸的齐白快活着过着的!”

  我愤愤的说着。

  我以为云白会劝我,不要那么冒失。

  谁知道这厮,居然对我暖暖的笑着。

  “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陪着你。”

  这话说得如此暧昧,不过我却感到很是温暖。

  我们回到客栈,天已经亮了。

  我打算现在起身去齐王宫。

  音怡自是要随我去的,但是我看着一旁的百里箫被音怡包扎成大粽子的脚,我叹了一口气。

  “小怡怡啊,你还是留在这照顾百里兄吧。我觉得他现在的情况,很需要人照顾!”

  百里箫这货真是贼精,顺着我的话,装出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小怡怡。

  “音怡姑娘啊,我是没事的。还是保护你家主上重要啊。”

  这样的话,搞得音怡很是为难。

  最后,音怡这个单纯的姑娘,就这样舍弃了我这个主上,选择了百里箫那货!

  要不是云白拉着我的手,我恨不得扑上百里箫,将那个风骚的家伙掐死!

  我带着哀怨的眼神,狠狠地剜了百里箫一眼之后。

  次日,我和云白启程去了齐国。

  以前,我不知道为何兵家的长老,尤其是风长老总是反对兵家与齐国做生意。现在我总是明白了,感情齐王是背信弃义的渣男!

  在去齐国的路上,我问云白。

  “小白,你说百里箫是不是个怪人啊!我当初给他说姻缘时,他不同意。为什么现在要粘着我家小怡怡啊?”

  云白轻笑。

  “可能是,因为你的那句‘一旦错过了,就再也回不来了’,把他给说通了吧。”

  我:“哦。小白,那你说,按着他们两人这样的发展下去,百里箫会不会马上来兵家提亲啊?”

  云白:“这个,阿染,一切皆随缘,一切皆注定。”

  我还想说些什么,但是我一想到君柳衣这个让人悲伤的女子。我便闭上了嘴巴,扬起了马鞭,朝齐王宫奔去。

  *

  两日后,我和云白,便来到了齐王宫。

  因齐国王后高白梨大病初愈,齐王齐白的心情很好。

  这次,齐国购买了我们兵家很多兵器。

  我赶紧催着齐国的大夫给我结算账目,我怕等会我提到君柳衣时,齐王会不给我钱的。

  不过,这次我们兵家赚了不少钱财。

  虽然,兵家的老祖宗倡导‘博爱’,警戒我们兵家子弟不得参与各国的征战,只能安安分分的做个小隐士。

  但是,做隐士能赚几个钱啊!这兵家好几百口子等着吃饭那!我也是不得已才倒卖兵器啊!

  齐王设宴招待我们,酒足饭饱之后。

  王后大病初愈不能疲累,便先行告退了。

  看着大殿内,只有我和云白,齐王,和一干宫人。

  我看着齐王带着沧桑的俊脸上,带着的笑容,我很是鄙视。

  我站起来,向齐王敬酒。

  “齐王,你可曾去过花堤巷?”

  听见‘花堤巷’三字,齐王脸上的笑容退去。

  他那眼眸泛着冷色看着我,他抬手一挥,大殿内的宫人都退下了。

  大殿上,只剩下我们三人。

  齐白眯起眼睛,警惕的看着我。

  “你是何人?到底是谁派你来的?”

  听到齐白的话,我知道我是触及了他心中的隐秘之地。

  我看着齐白,他的眼眸有些慌乱,我嘴角含着笑容,淡淡的说着。

  “我是兵家首领,不过,我认识一个故人,她名叫君柳衣。不知齐王可认识我这位故人?”

  听到‘君柳衣’这三个字,齐白握着酒杯的手颤了一下,那酒水便从杯子里撒了出来。

  我:“齐王,你想不想知道我认识的这个故人,现在她还好么?”

  齐白:“她.........她还好么?”

  我看着他,讽刺的笑着。

  “没想到我们高高在上的齐王,居然还会记得那个女子。她好啊,当然是好啊,你说对于一个已死的人,怎么会不好呢?”

  听到那个‘死’字,齐白很是震惊,他站了起来,走到我面前,眼眸满是复杂,看着我,不敢相信的问我。

  “你.........你说什么?她........她死了,怎么会死了呢?我.........我走时,她明明还是好好的。只是短短几日,怎么就会死了呢?你在骗我对不对?是不是小衣让你来骗我的!”

  看着齐白那样子,我心中猜想他是不是也后悔了?

  “齐王你说这话也太可笑了,她为何不会死呢?她又不是仙人,只要是个凡人,都会死的。不过,她不是顺其自然的死,而是被你生生的逼死的!”

  齐白不相信。

  “你胡说!你胡说.......一定是她恨我........对!定是她恨我。所以,故意派你来诓骗我的对不对?!其实.........她........她还好好地活着对不对?!”

  看着齐白那张带着沧桑的脸,上面浮现的愤怒,我只是嘴角挽起,摇头轻笑着。

  “齐王,你还记得四十二年前,你让君柳衣做药引子,养血玉的事么?你只知道她的身体里有决明蛊,可以为你养血玉,救你的阿梨性命。可你知不知道君柳衣的身体里还有一种蛊?那种蛊毒是君子蛊。养血玉之躯体,需要每日服用地生叶、曼陀罗,你知不知道地生叶和君子蛊在人体是相克,摄取一点对人体的是没有影响的。但是,你让她为你养血玉,救你的阿梨。你知不知道长期服食地生叶和曼陀罗花的她会有什么后果?”

  齐白脸上带着一丝害怕问我。

  “什么........什么后果?”

  我:“什么后果?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后果。就是会让人慢慢疯癫,最后渐渐血凝而死。”

  其实,当君柳衣气息奄奄的为我讲述我心中的谜团时,我是很吃惊。她其实早已知道,她为高白梨做药引子养血玉,会使她自己疯癫,慢慢血凝而死。

  可是,她还是义无反顾的去做。这就宛如那飞蛾,明明知道烛火会使自己烧死,可是为了心中追寻的明亮,还是义无反顾的去扑火。

  听到这样的结果,齐白一下惊住了。

  “什.........什么?怎么可能?如果是这样,小衣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定是她和你联合骗我对不对?她是想报复我,所以才骗我对不对?”

  看着齐白有些抓狂的样子,我心中很是痛快!

  “为什么不告诉你?呵呵呵,你说君柳衣要是当时告诉你实情。齐王,你是会放弃君柳衣这个药引子?还是会放弃救你的阿梨?”

  他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着。

  看着齐白的沉默,我继续说着。

  “其实,我也问过君柳衣。她只说,她答应过你的,无论你要什么,她都会给你的,即使是她的命。只要你要,她都会给你的。”

  听到这话,齐白无力的瘫坐在榻上。

  看着齐白的痛苦的样子,我心中有了一丝快感,继续的说着。

  “君柳衣为了救你的阿梨,她选择了养血玉。齐王,你知不知道疯癫是一种什么滋味?在君柳衣离开你的三十八年里,她疯了,每天都会在那花堤巷里乱走,在街上只要遇到穿蓝色衣衫的男子,她就拉着人家不让走,不停地念着‘齐白齐白.........’。你有没有见过她疯癫的样子?呵呵呵,你怎么会见到,你的心里眼里只有那个高白梨!呵呵呵,我是见过的,她疯癫时,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可是,她却记得她要在花堤巷里,寻一个叫齐白的男子!”

  齐白抱着头,痛苦的喊着。

  “够了!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

  看着面前的这个帝王,现在如此悲伤痛快。

  我心中竟然是很开心痛快,我是故意的,我这是在为君柳衣那个傻子报仇!我嘴角弯起嗜血的笑容。

  “呵呵呵,君柳衣说,从你告诉她你要娶高白梨时,她就知道与你初遇,就是一个你设的局。明明知道真相,但她却不肯相信,却努力的给她自己编织一场痴梦来自欺欺人。齐王,你说她是不是很可笑啊?我问她为何要这样,你知道她是怎么说的?她说她这辈子只爱过你一个男人,她也曾想过离开你,随便找一个人嫁了,了了过完此生就算了。但是,她心里满装的都是你,她忘不了你,忘不了你说的那句‘不负一世深情’!”

  我顿了一下,继续说道。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君柳衣告诉我,这世间除了你齐白,她再与其他男子在一起,都只是迁就了。她说,她不愿她的余生只剩下迁就二字,即便你骗她,她也愿意被你骗,只要能待在你的身边,也是好的。”

  齐白没有说话,只是那眸子黯淡着,沉默着。

  现在的齐白已经进入半疯癫状态,我想再推他一把,让他彻底疯狂。这样算为死去的君柳衣报仇了。

  我是不是有点坏?管它那我这是在惩恶扬善匡扶正义。

  为了让齐白彻底的崩溃疯癫,我继续的添油加醋。

  “可你呢?齐王,为何你连这半点的奢望都不给她啊!你知不知道当她发现那个画卷,看到那个画卷里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时,你知不知道她的心有多痛?”

  我:“呵呵呵,你怎么会知道?君柳衣只不过是你完成自己帝王之业的一个棋子而已,一个棋子的心痛不痛又与你有什么关系。君柳衣告诉我,那时,只要你能说出一句谎言,就算她心里明明知道是谎言,她也会心甘情愿的留下的。可是,你没有........”

  我:“齐王,你知不知道君柳衣离开王宫,为何她要去花堤巷?那是因为她想在花堤巷里等你,等你许给他的婚期。可是,在这三十八年的悠长时光里,你没有去,一次都没有去过!后来,你以为高白梨的病又复发了,你为了救高白梨,你才去花堤巷找君柳衣,你问她要解药。你有没有想过这里的蹊跷?三十八年前高白梨的病都好了,为何还会犯?百里谦有没有告诉过你,高白梨的病再次复发用什么药物能医治好?“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