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浮生笔录集

第三十六章 桃绯来报仇

浮生笔录集 花溅衣 3053 2019-11-20 10:00:00

    齐白迷茫的看着我。

  “不是用小衣的血就可以吗?”

  我冷笑。

  “哼!用血能治好,你不觉得好笑吗?那之前君柳衣做药引子,不都是用她自己的血治疗高白梨的么,可结果高白梨还是病发了。你说那是君柳衣故意留的一手,没错那是她留一手。你知道她为什么要留一手么?”

  齐白:“为什么?”

  我:“因为啊,她只是想在她还活着的时候,让你兑现你许给他的婚期,也是为了能再看一眼你!你说,君柳衣是坚强的,你知不知道她为什么那么坚强?那是因为她是不想成为你的累赘!君柳衣告诉我,你是成就霸业之人,她不想拖累你,所以她才会把坚强留给你,把她自己的脆弱留给自己!”

  我顿了一下,继续说道。

  “你知不知道你们成亲的那喜服,那是她亲手做的。在你许给她要娶她时,她亲手做的!她苦苦等了你四十五年!等着你许给了她那场婚礼......她这个傻子居然等了四十五年!你知不知道你向她要的那个解药,是用什么做的?是用她的心头之血做的!”

  齐白很是惊愕的看着我。

  “心头之血?!你什么意思?”

  我冰冷的说道。

  “就是君柳衣拿把匕首,在她自己心口处插进去,流出来的血,来制的药。”

  听到‘心头之血’的制作,齐白呆住了。

  我拿出那个锦盒,递给了他。

  齐白不解的问我。

  “这是什么?”

  我:“这是君柳衣死后,桃绯交给我的。现在君柳衣死了,我想把这个盒子给你。”

  齐白打开盒子,拿出那个罗帕,默默地看着帕子上的图案的每一针每一线。

  我将我对这罗帕的由来,一一说给你齐白听。

  “君柳衣告诉我,这罗帕是她亲手秀的,是绣给你的。那时,你说要与她成亲,她想你与她快要结为夫妻了,却没有什么定情之物。所以,她就向邻居的大娘请教学了这女红。君柳衣说,她是愚笨的。寻常女儿家的针线活,她居然不会。她就这样笨拙的一针一线的为你绣了这一个罗帕。”

  齐白手里紧紧握着那个罗帕,眼眸中泛着泪水。

  “小衣.......小衣的尸身葬在哪里?”

  我:“我把她的尸体给烧了......”

  齐白愤怒的看着我。

  “谁让你把小衣的尸身烧掉的!谁允许你的!!!”

  我平淡说道。

  “我只是遵守君柳衣的遗愿。她的遗愿是将自己火葬,把她自己骨灰撒在那个你们初遇石桥下的水里。”

  齐白一怔。

  “什.........什么?”

  我看着满脸惊愕的齐白。

  “你是不是不相信?君柳衣说,她不想让自己死后尸身埋在土里,她不想让自己的尸身被虫子啃咬。她只想让自己火葬,化成一堆灰烬。把自己的骨灰与那石桥下的水融为一体........”

  我顿了一下,看着齐白。

  “你,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吗?”

  齐白看着,满眼悲伤的问。

  “为.......为什么?是不是因为她恨我,就算她死了,也不让我见到她的尸身?快告诉我为什么!”

  看到齐白的悲伤,我心中很开心,我讥笑着。

  “呵呵呵,因为那石桥下的水,能流出花堤巷。我想君柳衣觉得她囚于自己的痴梦,困于花堤巷里,已经太久了。她累了,她倦了,她想在她死后,她可以解脱,她的骨灰随着流水永远的流出花堤巷。”

  听到我的话,齐白手里紧紧地握着那个罗帕子,喃喃的说着。

  “你果真还是恨我的,还是后悔了,对不对........”

  这时,外面穿了一些骚动。

  一个一身玄色衣衫的男子,走了进来。

  “陛下,王.........王后娘娘,王后.........”

  齐王平静的问。

  “她怎么啦?”

  “王后........薨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很是吃惊。

  我心中暗想,王后不是刚才好端端的,怎么就死了,难道是她的顽疾之病又犯了?宫内的御医一时没有抢救过来,就翘辫子了?

  玄衣男子道:“大王,王后是被刺客所杀。”

  听到王后是被刺客所杀,我心中不由得佩服这个刺客。不知道这位英雄刺客,是谁那?我真想感谢他一番。

  齐白,剑眉紧锁。

  “什么?刺客?刺客捉住了么?”

  “刺客已被捉住,请大王发落。”

  齐白收回自己痛苦的表情。

  “锦玄,让刺客进来吧。”

  “是!”

  当一身夜行衣的刺客走进大殿时,我、云白还有齐王都震惊了。

  这刺客不是别人,正是那个杀手桃绯!

  我想这桃绯刺杀高白梨,一定是觉得君柳衣死的很委屈,想为君柳衣做一些事情。

  此时,我心里不由得佩服桃绯,不愧是君柳衣的好跟班啊。

  有时候我在想,要是没有高白梨的存在,君柳衣还会不会有这样的结局?

  可是,我知道,这也只是一种设想.........

  大殿内没有响起了齐王(齐白)审问罪犯的声音,而是响起锦玄质问的声音。

  “大胆桃绯!你为何要行刺王后?”

  跪在地上的桃绯,抬起冰冷的眸子看着锦玄,冷笑着。

  “为何?哼!为了报复负心之人!为了让你们欠下的债得到应有的偿还!”

  听到这话锦玄身子一僵。

  “你.......”

  桃绯:“我怎么了?听到我说的话你害怕了?锦玄,我告诉你,我不只杀了高白梨,我还要去杀闭月!”

  听到‘闭月’二字,锦玄好似炸毛一般。迅速拔出自己腰间的佩剑,将冰冷的寒剑架在桃绯的脖子上。这真是要分分钟钟的要砍桃绯的头啊!

  听桃绯与锦玄的对话,能够明白他俩之前有着过往。

  我想,就算恋人之后没成夫妻,倒也能成友人啊,就算成不了友人,也不能见面眼红喊打喊杀啊!

  看到这场面,我心想坏了,这下桃绯要完蛋了。

  虽然桃绯平时对我很不友善,我也不是很喜欢她。但是,她这次也是为君柳衣报仇。现在落了这么个下场,我不由得对她产生了怜悯之情。

  突然,我意识到一个问题,那个桃绯杀高白梨,我可以理解。但是,她要杀闭月,我就不明白了。

  这闭月是何许人也?谁能告诉我啊?

  锦玄冷眼的看着桃绯,厉声道。

  “桃绯!你不要太过分!你我之间的事,与闭月又有什么关系?!”

  此话一出,我算猜到这个闭月是什么人物了。

  感情这个闭月是桃绯和锦玄之间的小三啊!好嘛,又一个小三上场了啊!

  桃绯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呵呵呵,好一个跟她没关系啊!既然跟她没关系,你干嘛那么护着她,嗯?你答应过我的,只要公子登上大宝,成为齐王。你就跟我在一起隐居山林的。可你却背弃了你的诺言!呵呵呵.......到最后你却告诉我,你不小心酒喝多了,然后把闭月玷污了。你对我说你破坏了她的清誉,想要对她负责。哈哈哈,锦玄,你可真好啊!你辜负了我,对不起我,你怎么不想着要对我负责哪?!”

  这话让锦玄勿以应对。

  “我........桃绯,那是一个意外。其实,我........也是不想的。闭月毕竟是一个柔弱的女子,而我又毁了她的清誉。如果不对他负责额话,她会自杀的。”

  桃绯讥笑。

  “噢,意外?好一个意外啊!哈哈哈,锦玄,你是不是把我当成傻子?我跟君姑娘不一样。我没有她那么傻。不要以为我会被你编出来的谎话给骗了!你说她闭月柔弱,那我就不柔弱?笑话!”

  锦玄:“桃绯,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桃绯:“不是哪样?那你告诉我是哪样!“

  桃绯慢慢的站起来,看着面前的锦玄。

  “哈哈哈,锦玄,不要在编了。你编了那么久不觉的累么?我都替你累!我知道你本性喜欢权势,你不甘心只做一个小小的暗卫。三十八年前,我陪君姑娘离开楚皇宫。你知道我这一走,便注定回不来了。而我对你再也没有利用的价值。就像君姑娘一样,一旦离开齐王宫,对我们的大王不是也没有利用的价值。大王,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齐白对于桃绯的询问没有回答,他只是瘫坐在那里。

  桃绯收回视线,将视线落在面前的锦玄身上。

  “而你需要一个对你向往权利有力的棋子,就选择了闭月。而此时的闭月又看上了你。而你因为闭月是王后高白梨的贴身侍女,对你以后的高升有利。所以你就假装醉酒,与她发生苟合的关系。然后再借助闭月身后高白梨的权势,一步一步的坐到禁军统领的位子。锦玄,我说的对与不对?”

  桃绯的这些话,着实的落在锦玄的心里,锦玄只是站在那里不说话,但脸上显现很尴尬的表情。

  看着锦玄那尴尬的表情,桃绯很是开心的说着。

  “哈哈哈,是不是被我说中了。我们的大统领怎么不说话啊!你现在是不是很生气,是不是想用你手中的剑杀了我?哈哈哈,她闭月以为自己设的设计的局是那么的天衣无缝,可她没想到居然被自己心系的男人所设计!哈哈哈,这都是报应!锦玄,你不觉得么?这闭月跟高白梨一样可恶一样该死!”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