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浮生笔录集

第三十七章 齐白的秘密

浮生笔录集 花溅衣 3059 2019-11-21 10:00:00

    锦玄握剑把的手,微微已紧。

  “你.......你,不是走了么?为什么要回来!你到底想干什么?!”

  桃绯狂笑着。

  “哈哈哈,你问我想干什么?你说呢?锦玄,你是最了解我的。你知道我这个人有恩必报,有仇不报的!君姑娘对我有恩,她不在了,她的恩情我也报了。现在我该报仇了,哈哈哈,锦玄,你说我杀了高白梨,接下来我会做些什么?你猜猜?”

  锦玄的声音开始颤抖。

  “你........你........”

  在这剑拔弩张要演大戏的时刻,我是不该吭声的。可是,我只想说一句。他们两个在这撕逼着,有没有想过齐王齐白的感受。

  从桃绯进入大殿,齐白只是呆坐那里,看着自己手中的罗帕。好像对这对护撕的人,不闻不问啊!

  我就奇了怪了,这齐白可是齐国的大王。看着你手下和自己以前的杀手护撕,你不闻不问,是不是有点不合适啊?

  但在这种情形下,我是坚决不敢出声的。要知道眼前这对人,现在已经达到互杀对方的程度,万一我一出声,他们统统要杀我可怎么办啊?

  桃绯看着锦玄,嘴角浮起一丝嗜血可怕的笑容。

  “我听说你们的儿媳马上要临盆了?呵呵呵,锦玄,我是不是该恭喜你呢?你我毕竟相识一场。你马上就要做祖父,我是不是该你准备一些贺礼呢?锦玄,你告诉我,我是该杀了闭月给你做贺礼呢?还是杀了闭月以及你的儿子,还有你儿媳腹中的胎儿给你做贺礼?你好好选一选吧?哈哈哈.......”

  听到这锦玄很是紧张惶恐。

  “桃绯,你千万不要乱来!千错万错都是我一个人的错,你千万不要伤害闭月和我的家人!他们是无辜的!你要报仇,冲我来!”

  桃绯带着可怕的笑着,一步一步走进锦玄。

  “哈哈哈,冲你来?杀了你?你想一死百了?想的美!锦玄,我桃绯要让你痛苦一生!哈哈哈,怎么样,锦玄,你害怕了?你说我是要杀了闭月呢?还是要杀了你即将出世的孙子那?”

  架在桃绯脖子的剑,已紧划破了桃绯的脖子。血红的血液,溢了出来。

  锦玄朝桃绯怒吼着。

  “如果你敢伤害他们,我就杀了你!”

  桃绯大笑起来。

  “哈哈哈,你想杀了我?我告诉你,在我杀高白梨的时候,我已经杀了你夫人闭月,还将你儿子,以及你那未出世的孙子,也一并杀了。”

  桃绯很是云淡风轻的说着。

  但是,我听的却是胆颤心惊啊!要知道现在的锦玄的状态处于疯狂,若再加点料子,那可是要成为变态的,可是要杀人的啊!

  锦玄听到这话,却是发了疯。

  “桃绯,我要杀了你!”

  话音刚落,他便要用剑杀桃绯。

  就在架在桃绯脖子上的剑,快要深入脖颈之时。桃花以她快如闪电的速度,抬手将锦玄手中的剑一截为二。

  桃绯手中握着那半截残剑,迅速朝锦玄的心脏刺去。

  还没待锦玄反应过来,那残剑便深深地刺进了他的心脏。

  锦玄瞬间无力,身子失去重心的倒落在地上。

  红色的血液,很快的流了出来,已经在地上流淌了一片。

  锦玄面色苍茫的,在地上垂死挣扎着。没一会儿,便断气了。

  看到这一幕,我很是吃惊啊。这桃绯也太过凶猛了吧,就这么狠心的把锦玄给杀了。

  我:唉,其实,君柳衣应该向桃绯学习。像齐白这样的渣男,她早该一刀砍死。何须那么折磨自己哪?

  看到此情此景,我又不由得感叹。若是有一天,我心仪的男子,这般对我,我定是也会拿刀砍死他的!

  桃绯那握着残剑的右手,因为手上的力道过大,冰寒的残剑深深的陷入肉里,鲜红的血液顺着手慢慢的流淌着,一滴一滴的落在冰冷的地板上。她走到锦玄的面前,蹲下看着他。抬起左手为锦玄擦拭嘴角的血迹。

  “锦玄,这是你欠我的。你知道的,我是个杀手。杀手从来不做亏本买卖的,这是你告诉我的。”

  说完,桃绯便抬起自己的右手,将那刚刚取了锦玄性命的残剑,朝自己的腹中狠狠地刺了下。

  看着这一幕,我的大脑瞬间空白了。

  受到这样的疼痛的创伤,桃绯居然没有叫喊一句,只是努力的紧锁着那对秀眉。

  或许,桃绯忍受痛苦到了极致,身子好似凋零的花瓣,到落在锦玄的尸体上。

  我不知道自己大脑空白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是何时才听从自己的使唤的。我知道自己很是慌忙的跑到桃绯面前,这一连串的动作好像都没有经过大脑来支配。

  我跪在地上,想要查看桃绯的伤势,看还有没有得救。

  可面前的桃绯却抬起她那虚弱的手,将我的手推开。

  听着桃绯临终前的这段话,我不由得唏嘘感叹。

  桃绯最后说自己‘或许明白了,君柳衣为何执念至死了’。

  我想,桃绯是不是在杀死锦玄的那一刻也后悔了?

  看着躺在血泊里的这两个人,我不由得感慨,又是一对痴男怨女啊!

  看到这云白不由得诗兴大发起来。

  “自古多情空余恨,何须重逢刀相见。”

  我:瞧着诗酸的,不过形容的挺贴切!

  云白:“阿染?”

  我:“嗯?”

  云白:“你说桃绯和锦玄的尸体,该如何处理?”

  我:“如何处理,这事好像不应该问我吧。这可是齐王宫,应该问一下齐王。”

  我转身看着,瘫坐在地下的齐王。

  刚才,大殿内发生那么惊心动魄的事情。而坐在一旁的齐王居然漠不关心。莫不是被君柳衣的事,给刺激的疯了。

  我向前走了几步,正要开口询问齐白,这大殿的尸体怎么处理时。

  齐白低眸,看着手里的那个罗帕,手指不停地抚摸着罗帕,喃喃的说着。

  “小衣,你听到了么?桃绯把高白梨给杀了,你是不是很高兴?我也知道前些日子刺杀我的刺客,也是桃绯。她是在为你报仇。”

  齐白:“呵呵呵,那时,让你养血玉,看着你每日里皱着眉头,喝下那些苦苦的药汁,我的心也是不忍的。可是,我没有办法。我不能眼睁睁看着高白梨去死。小衣,你不知道高白梨身上的顽疾,是我设计的。”

  齐白讲出了,一个隐藏了五十多年的秘密。

  “我幼年丧母,在这偌大的齐王宫中,我虽然贵为皇子,但没有了依靠,是很难生存的。为了能活着,我需要依附一个靠山。于是,我便看上了高白梨。她是高崇的掌珠,高崇身居相位,是一个很好的靠山。于是,我装乖巧的讨高白梨欢心。”

  齐白:“宫中是什么地方,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是争夺权力的地方。在这宫里生活的人,唯一的目的就是得到权力。而我一个不受宠的皇子,又是一个没有依靠的孩童,在这偌大尔虞吾诈的宫里生活艰难是可想而知的.........”

  齐白叹了一口气,继续的说着。

  “君位至高无上,人人都向往。宫里只要有子嗣的妃子,都在窥伺这个太子储君之位。那时,玉夫人是最得父皇的宠爱的,她便为他的儿子姜纠(公子纠),排除异己,毒害其他皇子。由于,我不受父皇喜爱,没遭毒手,便多活了几年。三年的光景里,父皇的子嗣便剩下了,我和公子纠。于是,他们母子盯上了我。他们不敢明目张胆的对我下黑手,就暗地里做一些下毒的宵小。玉夫人每日里都会假装关心我,派有一些婆子给我送一些滋补的汤药。其实,我是知道那些汤药里是有着毒的。为了能让高崇敌对玉夫人母子,让他决心协助我。于是,我设计让高白梨误喝那些汤药。”

  在一旁的我,听到这话,很是吃惊的看着他。

  我心中暗骂:你他娘的,为了权利,做这种事!还是不是人么!

  而齐白只是低眸着,一边看着手中的那个罗帕,一边继续喃喃的说着。

  “小衣,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坏?呵呵呵,我曾告诉告你,我不是什么好人。可是你傻啊,你不信。”

  齐白摸着掌心中的罗帕,继续叙说着。

  “后来,父王被杀,齐国政乱。我便逃到母族莒国。小衣,你知道吗,寄人篱下的日子也不好过。叔牙说的对,只有我成为至高无上的君王。别人才尊重我,我才不会再受到屈辱,才能掌控我的命运。我几经周转,才从百里谦口中知道,你是解高白梨身上毒的药。为了让高崇协助我登上王位,于是,我便设局。于是,便有了你我花堤巷相遇。”

  齐白讥笑着。

  “高崇知道我有办法救他女儿,他果然倾囊相助,帮我登上齐王之位。我以为我做了君王,就可以不受任何人摆布,掌握自己的命运,就可以和你在一起了。但是,我还是太天真了,就算做了君王,也有君王无奈的时候。高崇联合大臣,逼我娶高白梨为王后。我刚继承大统,根基不稳。小衣,我步步为营费尽心机才得到王位,我不愿意失去,我更不愿一无所有。于是,我屈服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