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浮生笔录集

39番外:桃绯的故事

浮生笔录集 花溅衣 3962 2019-11-23 10:00:00

    齐王宫,大殿上。

  我抱着满身是血的桃绯,我拿出金疮药为她止血,却被她拦住了。

  桃绯看着我,她那因失血过多而泛白的唇畔,慢慢的开启。

  “没用的.......你无需再费事了。你.......你又没学过医术,是救不了我的。就算.......你知晓医术,也是无济于事的。”

  她说的这些话,以我急躁的性子,定是要生气的,但是我没有。

  桃绯的这些话,让我想起了,八年前,我抱着满是鲜血的阿爹。

  阿爹临死的时候,好像也是这么说的。

  阿爹已经离开八年了,他临终前对我说了些什么,我大致已经不记得了,隐隐约约只记得一些。

  “阿染啊,你莫要伤心,人终究是要死的........咳咳咳,其实,死了也好,我可以去陪你娘亲了.......你,你又不会医术,不要在给阿爹涂金疮药了........”

  那么多年过去了,我不是没有见过死人。可我从来没有回想起阿爹临终之前的事情。

  为何这次看见桃绯,我却回想起阿爹的事情?

  或许,我心中对桃绯有着同情之心吧。

  “桃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不是已经报了仇吗?就应该好好的活下去。你不是答应了君柳衣,要好好的活下去吗?!”

  桃绯虚弱的靠在我怀里,她无力的看着我,呻吟的说着。

  “是啊。我,我仇已经报了。我.......我是答应过姑娘要好好的活着。可是,当我看到姑娘最后还是怀着执念死去时,我知道我心中也是不甘心的。”

  桃绯停下,虚弱的问我。

  “为什么这个世间存在着不公?为什么好人要死去?而坏人还好好地活在这个世上!”

  看着桃绯那双带着愤怒的眼眸,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说劝她。

  “那你为何报了仇,还要自尽呢?”

  我只是无意的一句,却戳中了桃绯的要害。

  桃绯眼眸中的愤怒,慢慢的消散。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问我。

  “咳咳咳,姜染,你是不是对我的故事也挺好奇?”

  我正要开口说确实挺好奇,但被桃绯打断了。

  “姜染,你想不想也听一听我的故事?”

  我点点头。

  桃绯向我讲述了她的故事........

  这是一个战乱的年代,各国的相争,孤女和孤儿对这个年代来说,可以说是一个很平常的产物。

  桃绯跟君柳衣一样是一个孤女,但不同的是她没有君柳衣的幸运。

  君柳衣是幸运的,在还是婴儿时,她遇到长桑君那样善良的师傅,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

  而桃绯却没有那么的幸运,幼年时,她没有遇到任何贵人帮助,只是遇到一些人牙子,将她如物件一般到卖来卖去。

  桃绯也不知道自己被卖了多少回,最后她被卖到杀手组织,成为一个家养的杀手。

  桃绯说在杀手组织里的这些年,她什么也没有学会,只学会杀人。

  在一次执行任务时,桃绯遇到了锦玄。

  桃绯说,她和锦玄相遇的场景,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她说,还记得那时候,正逢桃花盛开。

  桃绯接受组织的任务,去行刺齐国大夫岳合。得到情报,岳合在一家勾栏里,喝着花酒。

  于是,桃绯来到勾栏,假扮成一位风尘歌姬。

  此次行动甚是机密,可是没想到组织里有了奸细,泄露了这次行动。岳合收到情报,早已有了防备。整个勾栏早已被岳合的人包围,可是桃绯却不知道。

  桃绯按照原来的计划,开始行动。

  可她却没有想到,在她用匕首想要刺死岳合的那一瞬间,她身边的一些恩客和歌姬,居然是岳合的人,他们一个个的拔剑,向桃绯冲过来。

  看到这样的场景,桃绯凭借自己多年的经验,她心里很是明白,这次她是死定了。

  她拿着手中的匕首,一一抵挡着敌人的攻击,可是寡不敌众,她背上和手臂已经被砍伤。

  桃绯的动作渐渐的慢下来,忽然,她眼前一把冰冷的刀子,朝她袭来,可是此时桃绯的身体已经无力抵挡了。

  就在刀子刺进桃绯的身体时,一个玄色身影出现桃绯面前。

  那一袭玄色衣衫的男子,将敌人击退,然后他带着桃绯冲出去。

  他们飞过一座座房屋,来到郊外一片桃花林。

  这里是郊外,离城里已经很远,那些追兵已经追不上了。

  那男子,将桃绯放下,桃绯无力的靠在一棵桃花树旁。

  看着面蒙面的男子,桃绯用自己的最后的一点力气,把手中的匕首放在男子的脖颈上。

  “说!你.......你是什么人?为何要救我?否则我杀了你!”

  男子看着桃绯,拿出一个令牌。

  看到令牌,桃绯握着匕首的手无力的放了下来。

  “你是自己人?为何我没有在组织中见过你?”

  男子从自己的衣襟中拿出一个药瓶,从里面取出一个药丸递给桃绯。

  “服下它能对治疗你的伤有用。”

  桃绯接过药丸服下。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男子抬手拿下自己的面纱,看着桃绯。

  “我是锦玄,是殿下的暗卫。这次接到情报,你们杀手组织里面有奸细,我是奉命来救你的。”

  看着面前的男子,他虽然不是很英俊,但有着男子不可缺少的英气。

  桃绯:“那,这次刺杀行动失败,该如何是好?”

  锦玄:“这事你不要担心,这不是你的过错,殿下不会怪罪你的。你只要养好身体就好。”

  “嗯。”

  接下来的日子,锦玄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一间无人居住的茅草屋子。桃绯就在那间简陋的屋子里养伤。

  桃绯养伤的这段时光里,每日都能看到锦玄,在屋外练剑。

  有时徐徐的清风吹了,粉嫩的桃花,随着清风慢慢的飘落。

  桃绯说,那时她是个二八花龄的女子,每日与男子朝夕相对,而且这个男子又救过她的性命,日子已久,她渐渐的发现她自己早已红鸾星动了。

  情谊这种事,两情相悦才是好,单相思是悲苦的。

  桃绯说,记得有一日,锦玄在外面练剑,桃绯又依着木门偷看。

  可这次,居然让当事人锦玄给抓住了。

  桃绯慌乱的想要离开,却被锦玄给叫住。

  “桃绯?”

  桃绯低着头,不敢与锦玄对视。

  “嗯?什么事?”

  锦玄走的桃绯面前,低头看着桃绯。

  “桃绯,你为什么总是偷看我?”

  被这么直接的问,桃绯虽然是杀手,但也是女子,怎么好意思回答。

  “我.......我.........”

  就在桃绯正在踌躇的时候,锦玄开口。

  “桃绯,你.......你没有心仪之人?”

  桃绯一愣。

  “啊?我.......我........”

  锦玄勾唇一笑。

  “如果你没有心仪之人,你能不能考虑考虑我?”

  听到这样的表白,桃绯很是吃惊,她睁大的眼睛看着面前的锦玄。

  【故事听到这儿,我也是很是吃惊,这锦玄也太大胆和开放了吧?】

  后来,桃绯便和锦玄在一起了。

  桃绯,认为自己以前的不幸都已经过去了,以后的日子就会得到幸福。

  后来,殿下(齐白)带着君柳衣回到齐王宫,齐白让桃绯照顾君柳衣的衣食起居。

  从杀手变成婢女,这样的转变对桃绯来说是好事。她总算离开了整日杀人的日子。

  桃绯以为这样平静的日子挺好,可是她错了。

  齐白利用完君柳衣,便将她置于那里不予理睬。

  后来,君柳衣知道了一切,决心要离开齐王宫。

  桃绯也早已看淡了,便想要锦玄跟着她归隐山居。

  可是,有一天锦玄慌忙的见她,跟她说。

  “桃绯,我........我对不起你,我酒后乱.性,玷.污了闭月,我对不起你,你能原谅我吗?”

  听到锦玄的话,桃绯如晴天霹雳呆愣了。

  她没有责怪锦玄,也没有打骂他,只是面无表情的挣脱锦玄的手,好似丢了魂魄一般逃离。

  【我想当时桃绯的心定是疼痛的,一直期盼和心爱的人过着平淡的日子,可没想到被自己心爱的人给欺骗,给带了绿头巾。】

  君柳衣离开齐王宫的时候,桃绯觉得这偌大的齐王宫,已经没有她能留恋的。于是,她也跟着君柳衣走了。

  没过多久,桃绯便听到消息,锦玄和闭月成亲了。而且锦玄成为了禁军总领。

  桃绯自是不傻,这一切的一切,她终于明白了。

  桃绯对我道:“什么酒后乱.性?都只是在骗我。他只是想甩开我,又怕我报复他,所以才说酒后乱.性。其实,他早就设计好了。”

  我不知道怎么说,我只是看着她。

  桃绯一阵咳嗽,咳出鲜血。我想为她擦拭,但是她抬手阻止了我。

  “呵呵呵,其实,这也不能怪锦玄,这也是我心甘情愿的。”

  桃绯告诉我,在那茅草屋里,锦玄向她的表白,其实,也是锦玄早就设计好的。

  顿时,我有些不明白。

  “早就设计好的?怎么可能?”

  桃绯平淡的说道。

  “怎么不可能........”

  桃绯告诉我,锦玄向她表白,其实是因为她在杀手组织里有一定的地位,锦玄想利用她这层关系为他自己争取权利而已。

  桃绯说,后来,她跟了君柳衣。君柳衣在齐白的心中地位非凡,锦玄觉得桃绯跟着君柳衣,是个很好的跳板。于是,锦玄便每日跟桃绯来往。

  可是后来,君柳衣被齐白利用完了,而桃绯想要锦玄跟着她离开王宫,去过平淡的日子。

  这对于锦玄来说,桃绯已经没有利用的价值了。所以,锦玄才会选择高白梨身边的当红婢女闭月。

  可是,我有一点不明白,既然桃绯明白,三十八年前为什么她不杀了锦玄?

  “既然,你明白他设计你,你为何不杀了他?”

  桃绯看着一旁锦玄的尸身,她淡淡的说道。

  “因为,他救过我的性命。而且,我要还君姑娘的恩情。君姑娘是这世间上对我很好的人。若是,我不陪着她,她一人守在花堤巷里。这一守便是三十八年,她一个人太孤独了”

  她顿了一下,说道。

  “其实,我.......我也是不舍得杀他。”

  我不明白的问。

  “可你为什么现在要杀了他?”

  桃绯低下头看着锦玄尸身,她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我本想放过你,毕竟,我要谢谢你,若不是你,我这辈子或许就尝不到一段美好的时光。”

  桃绯使出全部力气,离开我的怀里,她忍着满身伤痛,一步一步的走到锦玄尸身面前。

  “可是,看到君姑娘到死还那般的执着,我觉得我后悔了,我觉得做错事的人,就应该为自己的过错付出代价!于是,我选择跟君姑娘一样,吃了永春丸,保住自己的青春。我要用我这张青春的脸,看着你死去!但是,要保住青春,也是需要付出代价。”

  我:“什么代价?”

  桃绯平静的说道:“每隔十年,就会复发一次刮骨之痛。熬过继续活着,熬不过就死。”

  我心中不由的一惊!

  我心中不明白,既然她报了仇,为何不好好的活着?

  “桃绯,你已报了仇,杀了负心人锦玄,为何你不好好的活着?”

  桃绯看着锦绡的尸身,她静静地说道。

  “以前,我是怕君姑娘孤独,所为我陪着她。现在,我觉得这世间已经没有我可以留恋的事物了。”

  说着,她看着锦玄,她勾唇嗤笑着。

  “呵呵,或许我明白了君姑娘为何执念至死了。”

  我没有说话,我只是安静的看着桃绯对着锦玄的尸体说着临终的话语。

  桃绯支撑了很久,她身体的力气早已抽空,她看着锦玄,抬手摸着锦玄早已冰冷的脸颊,她喘着虚弱的气息,呻吟着。

  “锦玄,你........你欠我的终究是还了.........从此,你我不再相欠了.......”

  说完,桃绯慢慢的将头靠在锦玄的胸膛上,然后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眼角流出一滴泪水。

  我知道,可怜的桃绯死了。

  我与桃绯接触不是很久,我对她也不是很喜欢。但是她的敢爱敢恨,让我很是佩服。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