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倾城医仙

第6章 花海提前现世

重生之倾城医仙 菜田田 2022 2019-10-15 15:43:05

  三日后,君亦尘可以小范围活动一下了,如果不是君亦尘内力深厚,加上续命丹药,恐怕也是回天乏术。

  这几日凤仙儿已经做好了离开深渊禁地的准备,前世救了君亦尘没多久,长老们便重修了封印,当时君亦尘的伤还没好,所以也一起被封印了起来。半月后,君亦尘恢复如初,他觉得凤仙儿单纯善良,却造族人如此对待,所以便想带凤仙儿一起走,凤仙儿犹豫许久,当时觉得如果凤凰血没有被发现,那她与常人无异,如果这番出去,能平平安安,那她也可以自信的跟爹爹娘亲说,她可以自由的生活。

  最终证明,她只是害人害己。

  所以这一桩桩一件件,都要讨回来。

  小鱼已经发觉凤仙儿的不对劲,只是她不想问,因为小仙儿的决定,她都义无反顾的跟随。

  深渊内不似外界形容的阴森恐怖,这里的花开得极好,就连石耳也生长也比外界的千年灵芝药效更佳。走之前,凤仙儿还想看看这里的花海,因为花海有太多的故事。

  凤仙儿神秘兮兮的告诉小鱼,想带她看一奇景。小鱼愣了愣,这深渊禁地还有奇景?

  “你说的奇景在哪儿?”小雨不解。

  凤仙儿笑了笑没说话,勾勾手示意小鱼跟自己来。

  深渊禁地其实一层套一层,前世不是那场漫天大火,这花海怕是永远不能被世人所知。禁地中除了炼药房和凤仙儿住的屋子,还有一间堆放杂货的屋子。

  “咳咳,太多灰了,仙儿你带我来这里干嘛?”

  凤仙儿抿嘴笑笑,“小鱼,你将桌上的烛台转动。”

  小鱼半信半疑的转动烛台,墙面突然有扇隐门缓慢转动,小鱼惊讶的走进一看,“我的天啊,这里居然有片花海。”

  一朵朵花在春风中摇曳着,春风吹过,小鱼兴奋小跑抚摸着小花,蹲下身,用手轻轻在它们上一挥,便可闻到香味。

  凤仙儿看着花海中的少女,欣慰一笑。

  “小仙儿,这片花海,快要开花了呢,但仅仅是这样,已经美不胜收呀。”远处的少女呼唤道。

  凤仙儿走到烛台旁,将手指咬破,一滴血悄然滴进烛台内。

  刹那间,百花齐放,醉人的气息溢满心间。

  “花开了!小仙儿,我刚说快开花了,它们就开了,太神奇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百花齐放呢。”小鱼开心的眼眶湿润。

  凤仙儿的身后,响起一抹男子的声音,“深渊禁地中,居然藏有如此美景,看来这伤挺值得的。”

  想也不用想,是一瘸一拐的君陌尘。

  凤仙儿收起嘲讽的脸色,将咬破的手指掩了掩,转身一脸天真的看着君陌尘,“你怎么来了,伤还没好透呢。”

  对于凤仙儿的关心,君陌尘笑的更加深沉。眼前的红衣女子,五岁便来到了深渊禁地,已有十余年,想必对天下局势一无所知,更不会知道自己就是大渊皇朝的太子,所以凤仙儿的关心,他收下了。

  君亦尘靠着门边上,“不打算来扶我吗?我可是找了你们好久,伤口好痛。”此人居然耍起了无赖。

  凤仙儿着急的问,“哪里的伤口痛了?”

  “胸口。”

  凤仙儿瞬间红了小脸,因为当时给君亦尘上药的时候,总觉得帮他胸口上药的行为太过于暧昧,所以一直都不太重视胸口的刀伤。

  凤仙儿心虚的表示,是因为没注意到,所以没上过药。

  君亦尘不以为然,桃花眼里尽是暧昧的挑衅,话不多说,直接将衣襟扯开,胸口就这样堂而皇之的展现在凤仙儿面前。

  “现在注意到我的伤口了吗?”

  凤仙儿气急,这哪里是让她看伤口,赤裸裸的挑衅嘛!

  “看到也不会对你负责任的,哼。”凤仙儿说着就要将君亦尘的衣服合上,而此时的君亦尘一脸受气小媳妇儿的表情。

  胸口的刀伤因为没有治理,伤口已经有些溃烂,并且流血不止。

  唤回了沉迷在花海中的小鱼,便准备着手处理君亦尘的伤口。

  “小鱼,将嫩紫苏叶,桑叶同时捣烂。”凤仙儿不慌不忙的说道。

  君亦尘听话的躺了下来,邪魅的勾起嘴角,“仙儿姑娘医者仁心,救人救到底,就有劳仙儿姑娘帮我敷药了。”

  凤仙儿一脸不情愿,她就知道君亦尘会来这么一出。算了,不就是上药吗。凤仙儿转身出去准备消毒的草药时,脸上尽是让人看不透的笑意,一会儿又恢复如初。

  将捣烂好的草药放在桌上,小鱼识趣的退出屋子。

  此时屋内就剩一盏烛光和不知所措的凤仙儿,和装虚弱的君亦尘

  正准备给君亦尘上药的时候,凤仙儿面纱下的小脸不禁尴尬,君亦尘你自己倒是将上衣脱下啊,还等我来动手吗。

  君亦尘看出了凤仙儿的小九九,迟迟不肯动手。深呼吸后,凤仙儿扯下君亦尘的衣襟,淡定的消毒,再将草药敷药伤口之处。

  凤仙儿动作非常轻柔,生怕弄疼了他。君亦额头冒着细汗,却只字不提痛。

  敷完草药,两人一句话不说。良久,君亦尘低沉沙哑的问道,“为何戴着面纱。”

  早就知道他会这么问,因为前世君亦尘看到凤仙儿,虽觉得惊艳,倾国倾城,但他内心包袱太多,不轻易交付自己的感情。所以这一世,凤仙儿要留足神秘感,救你是计划之中,让君亦尘爱上自己,也是计划之中。

  凤仙儿缓缓开口,“容貌并不重要,我们在彼此的生命中本就是过客,何必记下彼此的样子。”

  听到凤仙儿这么说,君亦尘皱了皱眉,她竟然不想和自己有关系?只是过客而已吗?呵,不会的,本太子想见你,你逃不掉。

  夜深了,君亦尘睡着后,凤仙儿轻手轻脚出了屋子。转身走向崖边,一个人坐下追着月光,背影甚是凄美。

  凤仙儿就这么静静的坐着,什么也不做。仿佛有心事…

  原本应该睡着的君亦尘背着双手站在远处,眼神锁定凤仙儿的背影,看来她很孤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