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倾城医仙

第7章 即将离开深渊禁地

重生之倾城医仙 菜田田 2251 2019-10-16 15:54:57

  每日清晨,凤仙儿总是早早的为君亦尘查看伤口,有时候太早,君亦尘都还未醒来。

  望着床榻上的男子,凤仙儿思绪万千。有时候生怕重生只是梦境一场,一连好几日,凤仙儿都在患得患失中。

  但镜中年轻貌美,笑撵如花的,分明就是十五岁的自己,而面前的男子,也是前世初见的他。

  “你很喜欢偷偷看我。”依旧闭着眼的君亦尘冷不丁的一句话,将凤仙儿从万千思绪中拉回。

  风仙儿没好气的打量着君亦尘,“谁偷偷看你了,我是来为你查看伤口的,看你熟睡,不忍心打扰你。”

  凤仙儿别过脸,故意不看他。

  “你还真是有趣,想知道我是谁吗?”君亦尘语气中没有一丝玩笑,“你说过这几日,我们以真心相待,这几日,我想了很多,真心相待的第一步,应该是坦诚,如果我伤好之后离开,你却连我是谁都不知道,我想,你会失望。”

  听到君亦尘这么说,凤仙儿一点都不意外,因为,她一直在等他开口。

  “我很乐意听你说。”面纱下的凤仙儿看不清表情,却外露着天真。

  君亦尘淡淡的嗯了声说道,“我是大渊的太子,抱歉,没有第一时间告诉你,江湖险恶,是敌是友难辨,相比你,我的这二十年过的很复杂,也并不开心。”

  不知道说出真实身份,凤仙儿还能否如初的真心对待。

  凤仙儿没有太过惊讶,只是笑了笑说,“原来你是太子,将来我出了这禁地,万一遇到危险,报你的名讳,可有用?”

  君亦尘嘴角微微上扬,显得有些放浪不羁,“普天之下,我的仇家多了去了,万一这运气不好,报了我的名讳,死的更惨。”

  若想平安保命,报本太子的名讳是不行的,但是跟在本太子身边,倒是可保性命无忧。

  “仙儿姑娘,你出了这禁地之后,可想寻你父母,或者有什么打算?”

  凤仙儿摇了摇头,故作可怜,“十年未见父母,怕是将我早已忘记,若说打算,还是有的,我在这禁地中习得一身的医术,这一生渺小如尘埃,只想行医救人,其他的并无太多想法。”

  君亦尘微微一愣,他原以为凤仙儿知道了他的身份,会想跟随着自己,毕竟树大好乘凉。再者,一般见到君亦尘的女子,很难不被他堪称天下第一美男的俊容所迷倒。

  “你想不想跟随与我?”君亦尘试探性的开了口。

  呵呵,太子撩的真暧昧,前世的凤仙儿吃这套,今世的凤仙儿重新穿回了铠甲,任你伤害不得。

  “太子,天下之大,我们命数不同,但有缘,会再相见的。”

  凤仙儿虽拒绝,但这招其实是以退为进。女子总会一见钟情,相信感觉。可男子不同,他们更相信缘分,更喜欢相处之间的和谐。你离他近了,他会烦躁,毕竟男儿志在四方。你离他远了,他身边会有无数人替换掉你。唯独进退有度,君亦尘便是手到擒来的池中物。

  君亦尘打量着面前身穿红衣,戴着面纱的女子,想想即为不公平,我连你的容貌都看不清,何来缘分?怕是只有你想来就能来,本太子却无处寻你。

  此时小鱼熬着汤药,甚是无聊。本就对医术不感兴趣,如今为了照顾君亦尘这个病人,简直就是日不能休,夜不能寐,小仙儿倒是难得勤快,日日都陪着君亦尘,两人在房里一待就是一整天。偶尔会去花海,看花海的星星,看花海的日落,说着小鱼听不懂的诗词,描着小鱼连连惊叹的画像。

  第一次觉得小仙儿的生命中,像石头裂了缝,终于渗进了阳光。

  一走到小鱼跟前,就发现小鱼在这儿痴痴的笑,“想啥呢,笑的这么猥琐。”凤仙儿敲了敲小鱼的脑袋。

  “哎哟,嘶,疼…啊,我的汤药,扑出来了。”手忙脚乱的小鱼瞬间急得跳脚,那可是她千辛万苦晒的草药呢,可别浪费了。

  “没事,可以喝,端过去给君亦尘吧。”凤仙儿冷道。

  小鱼不解,明明人前那么合拍腻歪,活像一对有情人儿,怎么一下又这么冷漠,是君亦尘惹小仙儿不开心了吗?哎,男女之事,小鱼觉得太过复杂,恩恩怨怨,情情爱爱,还不如吃顿好的,再睡上一觉,岂不快哉。

  “好好,马上端过去。”

  夜晚,凤仙儿捋了捋思绪,想着怎么才能和君亦尘完美的再次偶遇才够合理。看来自己到时需付出些代价,才能让君亦尘完全相信自己。

  对君亦尘太了解,他岂会这么容易付之自己的一片真心,还需要时间。

  对于救命之恩,凤仙儿只说想要他这段时日的真心相待,那只是因为回报越简单,君亦尘就还觉着自己欠着凤仙儿。

  次日。

  “小鱼,收拾一下你的东西,有用的都带上,我们不日就离开这里。”

  正在倒茶的小鱼听闻,并不惊讶,她已经预感小仙儿可能会离开深渊禁地,一是禁地封印已解,二是遇到君亦尘,不经世事的小仙儿应该会跟随君亦尘。看君亦尘也不是什么恶人,既然小仙儿已经打定主意,自己也无需多劝。

  小鱼淡定道,“我已经收拾好了,随时可以离开。”

  凤仙儿不淡定了,“你?知道我要离开禁地吗?”

  小鱼嗯了一声便拿起了茶杯,轻轻吹去,“从你昏迷回来,你就总是心事重重,可能一直在这里生活下去,你的内心也不会太多想法,可是那日你见了族长夫人,你就变了,不像往日那么开心活泼,我预想,你应该也向往与父母在一起的时日,我能懂你的感受。后来救了君亦尘,他就变成你的一缕阳光,看到你跟他在一起,终于是有了笑容,既然你想离开,我当然是支持你的。”

  凤仙儿突然觉得鼻尖儿酸酸的,“对不起小鱼,因为我,连累你在这里陪我,一晃十年,你也想念自己的亲人吧。此番离开,你可以去寻你的亲人,无需陪我的,我知道你放心不下我,可我心中有愧。”

  听小仙儿要自己离开,小鱼急了,“不不不,我不要你心中有愧,你没有对不起我,我不许你这么说,我心甘情愿跟随你,我的亲人就是你。我哪儿也不去,赖定你了。”

  小鱼眼泪不争气的往下掉,生怕小仙儿不要自己。虽然想念亲人,可小仙儿才是自己最重要的人。

  凤仙儿也红了眼眶,“好,我们一起走,谁也不离开谁。只是,我离开不是因为君亦尘,我想离开,从昏迷回来我就想好了。”

  “不管你想去哪儿,我都陪你。”说着,小鱼不舍得抱着凤仙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