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倾城医仙

第10章 魏嫦瑛反被栽赃

重生之倾城医仙 菜田田 2901 2019-10-18 14:54:23

  待魏媛容走后,小鱼觉得有些奇怪,“小仙儿,其实不需要你炼制的丹药,她也能好,这丹药可是经过多重提炼而炼制出来的,别提多珍贵了,给魏家小姐还真舍不得。”小鱼嘟囔着。

  凤仙儿明白小鱼的想法,安慰道,“我们不能只看眼前,江湖险恶,魏家老爷不从官,就说明他懂得明哲保身,他女儿是他的心头宝,若治好这眼疾,日后定不会亏待我们。”

  小鱼似懂非懂,但也不傻,小仙女自有打算,自从小仙女误食了千崇草后,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了,貌似,还精明了许多。

  这珍贵的丹药,是凤仙儿重生后,特意研制的,此药只针对魏媛容的病症。一般大夫看待魏媛容的眼疾就跟小鱼瞧的一样,认为是普通的眼疾。普通的大夫当然治不好魏媛容,因为她的眼疾确实严重,就算治好了,也会反复。前世凤仙儿也曾为魏媛容医治过眼疾,花费了不少精力。所以重生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凭着记忆,研制出更好的丹药,再加上草药的辅助,魏媛容不日就能重见光明。

  魏家的庶女魏嫦瑛,听说有神医到访,气不打一出来,自己本就身份低微。魏媛容就算患有眼疾,魏文光还把她当宝贝似的。这么多年,魏嫦瑛人后勤学苦练,人前尽显才华,却得不来魏文光半点青睐。如果嫡姐的眼疾治好了,那这魏家还有她的好日子吗。

  魏嫦瑛抽泣着说道,“秀儿,我真的苦。”

  秀儿是从小便跟在魏嫦瑛身边的婢女,见主子哭的如此伤心,秀儿也难掩心中苦涩,“小姐这么努力,却还是输给一个瞎子,奴婢也为小姐不甘。”

  魏嫦瑛忽然想到了什么,停止了哭泣,眼神变得恶毒,“不能什么好事都让魏媛容占了。”

  秀儿迎合道,“对,小姐说的是。那凤仙儿也不过徒有虚名,怎么以前没听说过还有凤仙儿这么一位神医,看老爷对她毕恭毕敬的样子,她一定是有什么手段。”

  魏嫦瑛冷哼一声,“不管她有什么手段,嫡姐的眼疾都不可能好,负责熬药的是谁?”

  “听说是凤仙儿身边的婢女。”

  魏嫦瑛阴冷道,“那就好办了,这魏家,再怎么说也是咱们的底盘。”

  夜晚,秀儿潜入后厨,一眼就看到了魏媛容的煎药壶,煎药壶旁便放置着药包。宅子里只有她常年喝药。秀儿警惕的看了看四周,再三确定没有人之后,在药包里多投了一味药。

  然后悄咪咪的离开…

  秀儿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但其实一切都被某人尽收眼底。

  清晨,魏媛容喝下凤仙儿给的药方后,眼睛就开始灼热,魏媛容痛苦的呻银,“好痛。”

  婢女们都不知如何是好。

  第一个赶过来的,是魏嫦瑛。

  魏嫦瑛看到魏媛容双手捂住眼睛,在床上打滚,痛苦极了,便着急的问,“姐姐这是什么了?”

  “啊…我的眼睛,好痛…”魏媛容依旧痛苦不堪。

  魏嫦瑛心中大喜,看来多加了一味药,已经改变了药性呢。

  其实魏嫦瑛并不懂医术,多加的一味药也不过是情急之下随便加的。虽不懂会有什么后果,但一定能破坏药效。

  魏嫦瑛皱眉,故意说道,“姐姐可是吃了凤仙儿的药,才这样的?早就觉得凤仙儿没安好心,现在看姐姐这样痛苦,一定是她医术有问题。不,或者她根本就不懂医术。”

  魏媛容的注意力全在自己的眼睛,根本没听到旁人说些什么。

  魏家老爷也赶了过来,看到魏媛容痛苦不堪,他自然心疼不已,“这…这是怎么回事。”

  魏文光心中疑惑,难道是因为凤仙儿医术造诣不够,让魏媛容白白受罪吗?

  看着眼前自己的父亲这么关心魏媛容,魏嫦瑛不禁觉得恶心。转脸担忧的说道,“姐姐正是因为凤仙儿的药方,才如此难受的。姐姐这十几年过的够苦了,没想到现在还要被奸人所害。”

  “是有人说我医术不行?”凤仙儿等人赶到。

  魏文光压制住内心的怒火,面上还是给了凤仙儿几分面子,毕竟她是太子的人,“凤姑娘,小女吃了药后便觉得眼睛有灼热之感,这是怎么回事?”

  凤仙儿手一挥,“无妨,待我看看。”

  看到凤仙儿来为自己诊治,魏媛容克制住自己,就算难受,也尽量不让自己动弹。

  凤仙儿暗暗一笑,这魏媛容还挺配合。查看了魏媛容的眼睑,再探了探脉搏,凤仙儿若有所思。

  半晌,见凤仙儿一脸惆怅,魏文光更为担忧,“小女的眼睛还有救吗?还请凤姑娘如实告知。”

  凤仙儿像小鱼使了使眼色,小鱼俯身退下。

  “我这药方中为何多了一味药?”凤仙儿不解。

  魏嫦瑛心里一惊,这凤仙儿还是有两把刷子,这么快就知道多了一味药吗。呵呵,任你神通广大,你也查不到我头上。

  魏文光一听多了一味药,立马面色暗沉,“还请凤姑娘明示,多了哪味药?”

  “砒霜。”

  此话一出,众人大惊。最惊讶的,当然是魏嫦瑛,砒霜?她可没有加砒霜,时间紧急,哪里会有时间准备砒霜呢。

  魏文光下令,封锁魏宅。直到搜出砒霜。

  “凤姑娘,为了保证公平,你住的院子也得搜查,得罪了。”魏文光冷道。

  对于魏文光的态度,凤仙儿倒是不生气,俯身,“全听魏老爷安排。”

  一上午时间过去,所有人都在堂屋等待消息。

  “老爷,搜到了!”管家高声呼道。

  “在哪儿搜到的。”魏文光激动的站了起来。

  “在…”管家不敢说。

  魏嫦瑛没有投过砒霜,自然是自信的说道,“快说,事关我姐姐的安危。”

  管家一脸惆怅,既然二小姐让他说,那他就说吧,死活还有老爷撑腰呢,“是…在二小姐房里搜出来的。”

  话一出,又引来大家的连连惊讶。

  魏嫦瑛一愣?我投的砒霜?我何时做过?

  “我没有,你胡说。我怎么可能害我的姐姐。”魏嫦瑛一脸不服气。

  凤仙儿挑衅道,“魏媛容治好眼疾,最不利的可是你呢。”

  魏嫦瑛急了,“凤仙儿你血口喷人,哦,我明白了,是不是你栽赃陷害,我从未做过,问心无愧。”

  凤仙儿冷哼一声,并不打算再说话。

  魏文光此时觉得头痛无比,“嫦瑛,你说不是你做的,但砒霜是在你房里搜到的。你还有何想说。”

  “我…”魏嫦瑛一时不知如何辩解。

  婢女搀扶着魏媛容走了进来,魏媛容质疑道,“昨晚,我的婢女看到秀儿进了后厨,绝对是你做的。”

  魏嫦瑛心里一惊,秀儿不是说没人看见吗?该死的。

  秀儿噗通一下跪了下去,害怕道,“我是去过后厨,但我没有放过砒霜,我…”秀儿知道瞒不过了,“我只是多加了一味草药,并不是砒霜。”

  魏嫦瑛准备咬死不认,没想到秀儿这么快招了,真是个蠢的。

  凤仙儿一抹阴冷,“你加的,应该是熏草,对吧。若我猜的没错,熏草应该藏在我的院中。魏家二小姐真是做了栽赃的一手好戏呢。”

  秀儿瞳孔放大,难以置信的喃喃道,“你…你在说什么?”

  魏文光吩咐管家去查看凤仙儿的芙蓉苑。

  不一会儿。

  管家急匆匆的跑来,“老…老爷,在院子的树下,挖出了熏草。”

  此时魏文光脸色更加阴沉。

  魏媛容也恢复了正常,缓缓说道,“其实今早的汤药,我并未喝。凤姑娘说让我小心,我便多留了心眼,我万事不与你争,只想好好看看这世间罢了,你都不放过我。”

  魏嫦瑛瘫坐在地上,“呵呵,姐姐你说的好简单,我俩出生,便决定了一切,就算你患有眼疾,爹爹还是疼爱你,我呢,我一直活在你的阴霾下,可你明明什么都不如我。”

  魏文光气的一巴掌扇了过去,“孽子,从今天开始,罚你跪在祖宗的祠堂,没我的允许,不许出来。”

  凤仙儿记得前世,没有提防魏嫦瑛这个小人,让她在魏媛容的药方里加了熏草,虽治好了眼疾,却终身不能受孕,还栽赃给了善良的凤仙儿。

  既然重生,伤害自己的,一个都不能放过。

  魏媛容的婢女根本没见过秀儿,是小鱼私下告诉魏媛容这么说的,为的就是引出魏嫦瑛的狐狸尾巴。而砒霜,也是趁所有人都在魏媛容的院里,小鱼偷偷放进魏嫦瑛房里的。

  虽然小鱼只是听从凤仙儿的安排,但心里也在暗爽。如果不是小仙儿料事如神,只怕现在已经被魏嫦瑛给栽赃了,真是好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