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倾城医仙

第14章 圈套

重生之倾城医仙 菜田田 2190 2019-10-22 18:38:04

  秀儿俯身在魏嫦瑛耳边说着什么。

  魏嫦瑛气的直发抖,“什么?你说她尽然已经看到光了?原本并没有将凤仙儿为她一直眼疾一事放在心上,那么多大夫的瞧不好,她一个乡下来的野丫头倒是挺有本事的。”

  秀儿神态狡猾,“奴婢还听说这凤仙儿研制出了一种迷香,无色无味,吸入后,没有任何解药可以解,足足可以昏睡三天三夜。如果咱们将迷香偷出来,给魏媛容用上,再杀之,当魏媛容的尸体被发现,小姐就故意发现迷香的残末,轻轻松松就可以嫁祸给凤仙儿。这里可是您的地盘,她凤仙儿根本不是您的对手。”

  魏嫦瑛质疑,“凤仙儿竟研制出了这等神奇的迷香?怕就怕栽赃简单,扳倒她难,我看父亲对她的态度,她应该来头不小。”

  一时间两人拿不定主意,魏嫦瑛深思。这几天魏嫦瑛的心里就时常感到不安,她看到魏媛容经常性的进出芙蓉苑,脸上不是怀疑,不是愤怒,而是满脸的迫不及待。如果魏媛容的眼疾没有好转,她应该第一时间去魏夫人那里哭诉。而这么长时间了,魏媛容只去过凤仙儿的芙蓉苑,压根就没去看望过魏夫人。

  越想魏嫦瑛心里越乱,她本打算破罐子破摔,这两天直接放把火,将魏媛容烧死,再伪造成走水的样子。总之不能让魏媛容恢复。

  魏嫦瑛打定主意,“秀儿,你让荷玉去偷迷香。”

  “是,小姐。”秀儿转身出去。

  不禁要放迷香栽赃凤仙儿,还要在魏媛容中了迷香后,放一把大火,烧她面目全非,才解心头之恨。

  前世的魏嫦瑛也放了把大火,刚恢复眼疾的魏媛容求生欲望极强,好不容易出了火场,还遇到杀手,杀手在远处连放三箭,及时赶到的凤仙儿也未能救下魏嫦瑛,魏嫦瑛虽躲过了大火,却还是没能躲过这三箭,就在弥留之际,凤仙儿以血救治,让魏媛容活了下来。

  芙蓉苑。

  凤仙儿思虑良多,“小鱼,我有话跟你说。”

  小鱼明显感觉小仙儿的情绪不对,“小仙儿,你有什么话你说。”

  “我感觉将有大事发生,我的直觉一向很准,魏媛容可能遇害,我好不容易治好她的眼疾,我可不想她身处险境。明日,我将和魏小姐换院子,我比她机警一些,有什么危险,我也好代她躲过。但我保证,我会注意我自己的安全,一定不会让自己受伤。”

  风仙儿说的很委婉,她总不能跟小鱼说魏媛容明晚一定遇害。

  小鱼担忧道,“小仙儿,你怎么知道魏小姐有危险,你可是听到什么风声?你可是我最亲的人,那魏小姐危不危险我可不管,我只关心你。”

  风仙儿动容,“小鱼,我只是最近心神不定,感觉会出事,所以明晚才想与魏小姐换位置,也可能什么事都没有,你不要担心。”说罢,将一秀满金线的布袋,交到小鱼手里。

  小鱼看向这个神秘的布袋,这是什么?

  知道小鱼的疑惑,凤仙儿笑道,“这袋子里面是我族前辈洛笙亲手做的琉璃瓶,这琉璃瓶是专门存放凤凰血的,能让凤凰血药力不衰,新鲜涌动。”

  凤仙儿顿了顿,“你一定疑惑为什么我将这琉璃瓶交予你作甚,如果我遇到危险,留了血,你一定要将血装进琉璃瓶中,凤凰血可以救很多人。”

  小鱼大惊,连忙将琉璃瓶放回桌上,“我不要,小仙儿你不是说没有危险吗?为什么还要拿出琉璃瓶,你一定知道什么对不对?”

  “小鱼,我们必须步步为营,你我皆是困于深渊境地多年,根本不知这人间的人心险恶,我们准备的越充分,我们活的越久,这里只是我们的过渡,我们的未来可不限制于这里。”

  小鱼听完,眉头紧锁,也许小仙儿是对的。善恶难分,唯有小心谨慎。

  默默收回琉璃瓶的小鱼,撇了撇嘴不再说什么。

  夜里,荷玉轻车熟路了来到芙蓉苑。

  此时芙蓉苑内,都已经睡着,正是偷迷香的好时机。

  荷玉瞻前顾后的摸索到凤仙儿的房间,将普通的迷香吹入屋内。算算时间凤仙儿应该已经被迷晕,心里不禁偷笑,她来的神不知鬼不觉,任谁都不会有防备。吹燃了火折子,轻轻推开房门,荷玉在屋内有可能藏迷香的地方都翻了个遍,都没找到所谓的迷香,难道是骗局?不,应该不会,魏媛容那么单纯,怎么可能骗自己。一定还有什么地方没找过。

  凤仙儿的床还没搜过。想到这里,荷玉又蹑手蹑脚来到凤仙儿窗边,此时额头上冒着细汗,生怕做的这一切被人识破,做贼果然心虚。

  借着火折子的微光,在凤仙儿的枕边,果然看见了一个小罐子,打开一看,是一粒一粒的香,应该就是这个。

  荷玉信心满满的完成了任务,轻手轻脚关上了屋门,消失在夜色中。

  凤仙儿睁开眼睛,眼底闪过一抹精光。

  捂着浸湿的手帕,走到房门口,拾起还未燃尽的普通迷香,熄灭后悄悄藏于盒中。

  接着回到床榻,闭上眼睛,装作这一切都没发生过。

  夜依旧那么静。

  此时魏嫦瑛还在焦急的等待中,生怕荷玉办事不利。

  荷玉低声,“二小姐,我拿到了。”

  见前来的人儿安然无恙,魏嫦瑛觉得稳了,笑盈盈的安慰道,“辛苦了荷玉,你做了这么多,以后有你好处的。”

  说罢,魏嫦瑛将一袋沉甸甸的银子放入荷玉的手中。

  荷玉大喜,接过银子,“能为二小姐办事,是荷玉的服气,在大小姐这瞎子那里,我什么也得不到,她总装作一副淡雅,与世无争的样子,其实就是个白莲花,不及二小姐一半的聪明漂亮,还会体恤下人。”

  被夸了一番的魏嫦瑛得意不已,听到有人说魏媛容不及自己一半,更是骄傲的不行。

  魏嫦瑛情不自禁上扬着嘴角,开心溢于言表,“你先回去吧,注意不要留下证据。等此事一成,我就跟父亲说,让你来服侍我,你看秀儿穿的戴的,可是府里丫鬟最好的。”

  “是。”荷玉退下。

  回去的路上,荷玉对秀儿羡慕不已,秀儿穿的戴的,都是最好的,有些首饰,大家根本没见过。这都仰仗二小姐慷慨。自己跟了大小姐这么久,大小姐从来不要金银珠宝,锦衣玉食,可大小姐就没想过体恤下人吗?看看自己的手腕,空空如也,荷玉更是气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