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倾城医仙

第16章 意料之外

重生之倾城医仙 菜田田 2047 2019-10-22 21:31:09

  在院外的一众人着急万分,院落大门居然被锁。

  魏老爷着急,“拿梯子拿梯子,都给我翻过去救火。”

  此时的凤仙儿已经摘掉了面纱,在熊熊大火中,站了起来,眼神中尽是冷意。在大火的衬托下,她仿佛凤凰涅槃。

  凤仙儿捂住鼻子,不让浓烟吸入肺中,小心翼翼的躲过障碍物,就在此时,一抹黑色身影破门而进。

  来着急迫的喊着,“凤姑娘,你在哪里,你还好吗?”

  夜无卿?他怎么来了?

  “夜无卿?是你吗?”凤仙儿试探道。

  听见凤仙儿的声音,夜无卿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心下来,随着凤仙儿的声音,夜无卿确定了她的方向,火势渐长,屋内很多东西被烧毁,房梁上还掉下些许烧毁的残物,成了障碍。

  找到了凤仙儿,在火光中,夜无卿这是第一次看清凤仙儿的容颜,瞬间被惊艳,这是何等倾国倾城,面前的女子肌肤雪白,双目犹如一滩清水,两缕发丝轻柔拂面,更是多了几分诱人的风情。美的完美无瑕。

  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凤姑娘,得罪了。”说罢,夜无卿立马将凤仙儿横抱,将她救出火场。

  凤仙儿急了,这夜无卿,不在自己的计划之内啊,怎么偏偏这个时候来救自己?“你放开我,我不要你救。”

  “如此大的火势,我不救你,你等着被烧死吗?”

  凤仙儿不语。

  不好!还有弓箭手。

  前世魏嫦瑛为了至魏媛容于死地,可是下了狠手的。

  凤仙儿眼观四周,眼尖的她立马发现了弓箭手。这个方向看,弓箭手将会射到夜无卿!

  看弓箭手蓄势待发的姿态,凤仙儿立刻向夜无卿的肩膀咬了下去。这一咬,凤仙儿可是花了全身力量。

  夜无卿吃痛的松开了手,“嘶…你这女人。”

  电光火石间,凤仙儿转身来到夜无卿身后,紧紧抱住了他。

  弓箭手连射三箭。不偏不倚,射在了凤仙儿的背上。

  夜无卿大惊,“凤仙儿!”

  随即掏出暗器,射中了弓箭手。

  夜无卿抱住凤仙儿,一项镇定的自己,这次居然慌了神。凤仙儿刚刚…救了自己。如果不是她,中箭的,会是自己。想到这里,夜无卿无尽的自责。

  “为何这么做。”夜无卿声音颤抖。

  凤仙儿仿佛失去了力气,软若无骨的躺在夜无卿的怀抱里。眼神迷离,喃喃道,“人间本不该令我这么欣喜,但是你来了。”

  说完,便陷入了昏迷之中。

  夜无卿不懂凤仙儿此话的意思,现在只想立刻带凤仙儿回宗门,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院落的锁,被撬开。小鱼首当其冲的破门而入,入眼的,就是一男子,搂着血流如注的凤仙儿。

  小鱼被入眼的一幕震惊,立刻将凤仙儿抢过来,抱入怀中。

  “你是谁,你为何抱着我家小仙儿,她为什么中箭了,怎么这么多血。”

  此刻,夜无卿的心,彻底乱了。

  小鱼想起了凤仙儿的话,立刻拿出了琉璃瓶,在夜无卿看不见的视角,将流出的血接入瓶中。

  小仙儿,你说的,我都会做到的。可是你答应过我,会平安无事,你怎可食言。

  瞬间,小鱼清秀的脸颊,挂满了两行泪。

  “我带你们走,魏府危险重重,不利于凤姑娘恢复,也许回宗门,可以救她。”

  小鱼点了点头,“好…”

  夜无卿封住了凤仙儿的七经八络,可以减少血液的流失。

  浑浑噩噩的被夜无卿带到了宗门,小鱼眼神空洞,仿佛已经失去了凤仙儿一般,这世间,小仙儿是她的温暖,她走了,心里空的可怕。

  宗门。

  “门主,弓箭手已带回。”

  夜无卿眯起双眼,怒火冲天,“说,谁指示你的。”

  弓箭手被夜无卿的气势吓到,立马就交代了,“是…是魏家二小姐,是二小姐要放火烧了魏媛容,怕烧不死她,才命我在暗处盯着,只要屋内走出来活人,立马射杀。”

  “蛇蝎心肠,竟如此歹毒。”夜无卿一直暗中跟着凤仙儿,他也疑惑为何凤仙儿会一直待在魏媛容的房中,如果不是她…被射的就是魏媛容,如果不是她…死的是就是他。

  “雾商,将他送回魏府,交于魏夫人。”

  “是。”

  雾商是夜无卿忠诚的左膀右臂。

  夜无卿将凤仙儿和小鱼安置在自己的房中。

  处理好弓箭手,夜无卿便急匆匆赶回房中。

  看着床榻上毫无生气的凤仙儿,夜无卿心里一揪,“她怎么样了?”

  小鱼轻声说,“失血过多,气息很弱很弱。我家小仙儿有个怪病,一旦流血,很难愈合。”

  夜无卿心底一惊,流血之后,很难愈合?她明明知道,还舍身相救。

  “你不用担心,我家小仙儿吃下了丹药,暂无性命危险。”是的,小鱼第一时间就给凤仙儿吃下了续命的丹药。

  “凤姑娘妙手回春,想必姑娘你旗鼓相当。”夜无卿仿佛看到了希望。

  小鱼的双眸蒙上了让人看不懂得色彩,“不,我一直是她的累赘,难道她一生都是注定这样悲哀吗?”

  夜无卿不懂,“凤姑娘,过的不好吗?”

  “她就像个孤儿。”

  难怪她性子冷清,夜无卿心中不免多了几分怜悯,“江湖中人难免刀光剑影,这是本门独有的甘琼露,涂在伤口,可有奇效。”

  小鱼接过甘琼露,轻声道了声谢。

  夜无卿识相的退了出去。

  关上门,夜无卿呆呆看向远处。回想着与凤仙儿相处的短暂时光,和她那句“人间本不该令我这么欣喜,但是你来了。”

  这是何意?他之前从未出现在凤仙儿的世界,为何她要出手相救。她对所有人,都是这么倾尽所有吗?这傻姑娘,难道自己的安危不重要吗?

  无意间,夜无卿走到了宗门的酒窖,随手拿起一坛酒,仰头灌进嘴里。

  为何这么苦…

  明明凤仙儿说让他保护她,却成了她保护自己。枉费自己一世英名果断,竟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夜无卿懊恼的锤向酒坛,指关节顷刻渗出鲜红的血。一点都不疼,这跟凤仙儿的伤比,算的了什么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