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倾城医仙

第17章 魏嫦瑛死不悔改

重生之倾城医仙 菜田田 2642 2019-10-23 16:04:10

  魏府。

  “什么?魏媛容在芙蓉苑?那在大火中的是谁?”魏嫦瑛听说魏媛容安然无恙,眼神立刻变得阴冷。

  李管事匆匆赶来,不客气的说道,“二小姐,老爷夫人在大堂等你。”

  魏嫦瑛心中闪过一丝慌张,“等我作甚?”

  李管事不予回答,转身便离开。

  “哼,这老东西还挺聪明。让我去,是已经怀疑到我头上,我若不去,便是心中有鬼。”

  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将事情都推到荷玉身上。

  魏嫦瑛淡定的走进大堂中。淡淡的檀木香充斥在身边,镂空的雕花窗中射入斑斑点点细碎的月光。

  大堂内,严肃的气氛弥漫开,魏老爷魏夫人坐在主位,魏媛容坐在右侧。

  魏嫦瑛刚准备入座,魏夫人呵斥,“谁让你坐了,你也配?”

  魏嫦瑛故作委屈,“母亲这是何意,嫦瑛是做了什么惹您不高兴了吗?”言外之意,便是讽刺魏夫人故意找茬。

  魏媛容走向魏嫦瑛,魏嫦瑛惊讶不已,魏媛容竟然看的见了?

  “我的好妹妹,原来你长这样,姐姐一直想知道,如此心肠恶毒的女人,到底长什么样子,你觉得委屈?你觉得杀了我,你就能独享恩宠,你就可以代我嫁入萧家。你怕我眼睛看得见,你怕我顺利成亲,杀人你都不怕,这些你还怕什么呢?”魏媛容丝毫不给魏嫦瑛退路,一字一句让魏嫦瑛愣住。

  那萧家公子萧生,曾来府中做客,魏老爷以魏媛容不幸染病,而未让魏媛容见客。而魏嫦瑛是庶女,根本没有资格出现。那时在魏嫦瑛心里,便种下了嫡庶有别的种子。她嫉妒魏媛容这个瞎子所享受的所有待遇。

  但魏嫦瑛死性不改,根本没打算认罪,“姐姐说笑了,我何时做过什么杀人的事情,说出去有人信吗?姐姐的人生自幼便安排好了,那是姐姐的事情,与妹妹没有丝毫的关系,所以姐姐你说我想代你嫁入萧家,真是可笑。萧家是家大业大,但我魏嫦瑛自认琴棋书画样样出色,不至于抢他人亲事。”

  魏嫦瑛自认清高,此话也戳了魏媛容的短处。魏媛容眼疾多年,根本无法联系书法绘图,就连读书,也是颇为吃力,只能请先生,空余时读给她听。

  魏夫人看到自己单纯的女儿吃了嘴亏,也不甘示弱,“你跟你死去的娘一样,心比天高,今天这账,该好好跟你算算。”

  提到魏嫦瑛的娘,魏嫦瑛脸上挂不住了,“我尊你一声母亲,你从未把我当做你的亲生女儿,不仅如此,还处处防我。这么多年,我过的怎么样,你高高在上,你又怎么会懂。”

  魏夫人心痛,她是处处防着这二丫头,那是因为自己的亲女儿患有眼疾,她难免为自己女儿多筹谋,可自认为没有亏待过二丫头,如今这魏嫦瑛更是想烧死自己的女儿。

  “魏嫦瑛,老身待你不薄,虽没有将你看做亲生女儿。但该你拥有的,从未让你吃过亏,你自小聪慧过人,再怎么样,你也是魏府的人,为媛容看病奔波的这些年,老身已经失去了希望,再看看你,心里难免多了一份期望,两个女儿之间,老身为了平衡,只能自己对媛容好一些,暗地里让你那木讷的爹对你恩宠。”

  魏嫦瑛一愣。

  魏夫人站起身来,眼神从魏嫦瑛身上抽离,自顾自的说道,“媛容两岁时,我们才注意到她的眼疾有多么厉害,一直寻医未果。老身心中的期望希望奢望渐渐落空,有一次,看到不过到我腰间的你,竟吵着闹着爬树给老身摘果子去,老身心中欢喜,虽媛容不能行孝,但你总是给老身惊喜。看你自小在弹琴上颇有造诣,为了给你请个好先生教你弹琴,老身不惜高价请谭先生来教你。你也没有辜负老身,不仅是弹琴,琴棋书画你样样精通,乃是横安不可多得的才女。去年太子亲临魏府,你的才艺,让你锋芒外露,太子连连赞赏。老身愧对你,愧对你娘。可媛容眼睛看不见,她从小就很安静,心中再苦,也不言语半分,老身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只能将爱,都给了媛容。因为老身知道,就算有一天,媛容眼睛看见了,她也不及你。只愿她平安一生罢了,可老身的私心,却全给了你。”魏夫人眼中噙满了泪水,还有一抹淡淡的失望。

  半晌,魏文光声音沙哑,“是啊嫦瑛,从出生你就没了亲娘,在你不记事的时候,都是她抱着你长大的呀。”说罢,指向抽泣的魏夫人。

  事情太突然,魏嫦瑛一时难以消化,所以魏夫人一直都对自己很上心,只是为了平衡自己跟魏媛容吗?

  魏嫦瑛面色不改,“不,我不信,都是你们一面之词。我口口声声叫你母亲,你却只当魏媛容是你女儿,你从来不顾及我的感受。我不信…”

  怎么会这样…魏嫦瑛捂起耳朵,不想再听他们的一派胡言。

  魏媛容听了母亲的一番肺腑之言,并不觉得生气。因为她的母亲,为她做的够多了。她最大的愿望就是重见光明,如今的愿望成真,已是对她最大的恩赐,她不奢求太多。

  下人急匆匆的前来禀报,“老爷夫人,有位大侠指明要见夫人。”

  魏夫人疑惑,什么人?“让他进来。”

  不一会,雾商提着魏嫦瑛雇的杀手走了进来。

  魏嫦瑛看到这杀手,脸色煞白。

  雾商将中了暗器的杀手丢在地上,“这是我家门主擒获的贼人,就是他射伤凤姑娘。”说完踹了地上的杀手一脚,杀手吓得直发抖,雾商无奈,就这样,也能做杀手?丢人!“说,是谁指使你的,若你不说实话,我家门主,定会将你五马分尸。”

  杀手一听到门主的名讳,脑海中想起了夜无卿的样子,抖的更厉害了。“我说,我说。是…是魏家二小姐指使我的,她说怕大火烧不死魏家大小姐,便让我等候时机,若有人从屋内走出来,直接射杀。我都交代了,求大侠饶命。”

  看到杀手连连求饶,魏嫦瑛鄙夷。

  雾商双手背后,不急不慢道,“我家门主吩咐,此时交由魏夫人决断,但务必给门主一个交代,雾商告辞。”

  雾商轻功了得,不等众人发话,他已经消失。

  魏文光本不信魏嫦瑛会做此伤天害理之事,但现在人赃并获,还有什么好说的,“嫦瑛,你怎可做出这种事情来,你太让为父失望了。”

  魏嫦瑛心中冷笑,她的父亲,生性软弱,事事听从夫人,一点也没有当家作主的样子。这时魏嫦瑛才意识到,这一切,都是魏媛容和凤仙儿设的局,就等自己钻进去。荷玉怕是早就被抓了,不然怎会一点音讯没有。

  “这一切,都是你们设计好的吧。”魏嫦瑛冷笑。

  “没有谁要设计你,是你野心太大。凤姑娘不过是担心我的安危,所以才出此下策,荷玉在我身边多年,没想到也是你的人,我真心待她,却被反咬一口。”魏媛容皱眉。

  听了魏媛容这一番话,魏嫦瑛仰头大笑,“哈哈哈,我该说你天真,还是蠢,你眼瞎了,心也瞎了吗?你根本不懂人心,你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是,我承认,烧你的是我,要杀你的也是我,你这白莲花什么时候才能看清自己,你除了一张好看的脸,还剩什么?”

  魏嫦瑛咄咄逼人,引得魏文光气急败坏,“你这逆女,你姐姐从未想过伤害你,你母亲也从未不爱你,在这魏府里,你是最幸福的,你为什么永远不知足!今天我就做一回主,从今日起,我魏文光跟你断绝父女关系,你走吧。”

  魏嫦瑛瞪大眼睛,“你赶我走?你因为她们赶我走?呵,我魏嫦瑛今日发誓,与你魏家永世结仇,不死不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