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倾城医仙

第18章 凤仙儿醒来

重生之倾城医仙 菜田田 2038 2019-10-24 12:47:36

  魏文光听后,更是气不打一出来,“你可知你得罪的是什么人?凤仙儿可是太子的人。”

  太子?怪不得这贱女人不把别人放在眼里。

  “呵,太子又如何,总有一天,她会求死不得。”魏嫦瑛放下狠话,便转身离去。

  太子君亦尘又如何,不过是个刚封不久的太子而已,自己的脚跟都没站稳,还纵容凤仙儿到处胡作非为。我本与你无仇,你三番两次坏我好事,下次,可不是被火烧,被剑伤这么简单了。

  魏嫦瑛的眼神尽是狠毒。

  宗门。

  这漫长一夜,小鱼给凤仙儿上过药后,夜无卿便一直守候在她的身边,寸步不离。他想让凤仙儿睁眼看到的第一个人是自己。

  “夜公子,你休息吧,小仙儿还是由我来照顾吧。”小鱼并不知道夜无卿和凤仙儿之间的约定,所以对夜无卿并不是很放心。

  “无妨,我想等她醒来,我想亲口对她说对不起。”夜无卿自责的低下了头。

  甘琼露也没有起到很好的效果,常人的伤口用上甘琼露,怕是已经止血。但凤仙儿依然流血不止,脸色也更加苍白,眉头紧锁。

  凤仙儿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是懵懂的她,无忧无虑,没有君亦尘,没有凤羽儿,没有尔虞我诈,没有争抢掠夺,没有失去族人。可是好景不长,君亦尘阴魂不散的出现,他搂着凤羽儿,凤羽儿嚣张的宣誓着主权,她说她是君亦尘的皇后,她说她是君亦尘最爱的女人。凤仙儿感到窒息,她付出的一切原来都是笑话。

  这时,夜无卿出现在她的身边,告诉她不用害怕,有我陪在你的身边,夜无卿的怀抱很暖,他身上一缕清香,令人心安。

  君亦尘一声令下,千军万马朝他们过来。

  “不要…”凤仙儿惊醒,虚弱的身体不允许她有任何大动作,她只能老实的躺在床上。

  “凤姑娘,你醒了,感觉还好吗?”夜无卿尽管着急,却还是轻声问道。

  凤仙儿环顾四周,这是哪儿?房间内摆设简单,一把琴置于角落之中,却格外显眼。凤仙儿不适的动了动,发现身下的床榻冰冷坚硬。

  “好痛…”凤仙儿缓慢闭上眼痛苦的呻吟着。

  “哪里痛?是伤口吗?剑是小鱼拔出来,帮你处理的伤口,当时留了好多血。你哪里不舒服要立刻告诉我。”夜无卿显然有些着急。

  凤仙儿无奈说道,“床榻太硬…”

  夜无卿听到床榻太硬这四个字,尴尬的笑了笑。转身出去吩咐人去拿厚的被褥。习武之人,习惯了坚硬的床榻,软软的还真不适应,还是自己考虑不周,凤姑娘这么娇弱无骨,岂能睡这么硬的床榻。

  小鱼知道凤仙儿醒了,立马来到跟前,“小仙儿,你感觉如何,夜无卿已经出去了,有什么事要交代我,你说。”

  虽面色惨白,凤仙儿还是挤出一抹笑容,“夜无卿可拿出了甘琼露?”

  小鱼点了点头,“嗯,小仙儿你怎么知道?”

  “听过罢了,没想到如此珍贵,他也愿意拿出了。”

  小鱼稍稍一顿,垂下眼淡淡的说道,“我并不觉得很珍贵,这甘琼露对小仙儿你的伤口,半分作用都没有。”

  这一夜,伤口的血水不断地浸湿衣裳,小鱼都不忍心看了。

  凤仙儿安危道,“我没事,很快就康复了。我的伤口不易愈合,这甘琼露对常人来说,是极好的。但对我来说,还差味药。”

  “差味药?”小鱼想了想,这甘琼露究竟差哪味药?难道是…

  看到小鱼似乎明白的样子,凤仙儿点了点头,“是,没错。就是你想的那味药。在魏家,我已经将魏媛容的眼疾药方交予你,还记得我为魏媛容特调的丹药吗,其实药引就是我的血,我现在不方便,还劳烦小鱼帮我炼药。”

  小鱼大惊,“什么?你说那丹药,是你以血调的丹药吗?你疯了…你知不知道这样过度消耗自己,你会死的!我不明白,魏媛容和你是什么关系,你们之前从未见过,怎么就一见如故,非要治好她的眼疾呢?现在你让我继续为你炼药,这次又是为了谁?”

  凤仙儿抿了抿嘴,不知怎么开口。这些时日,自己做的那些事,在小鱼眼里看来,应该都是无中生有,无聊至极。小鱼,我的痛苦,我该怎么对你说…真的很痛苦。

  见凤仙儿不再说话,小鱼心里隐约有些心疼,心疼小仙儿的故作坚强,心疼她一直在付出。“好了,我进来时听见夜无卿吩咐下人去拿被褥,想必是想给你垫着。等下人走了,我就用凤凰血与甘琼露相融,为你涂抹伤口,然后…我就去炼药。”

  凤仙儿只能点点头,她知道自己受伤,最担心自己的,是小鱼。即使重生,小鱼也是最懂自己的。

  夜无卿则手忙脚乱,生怕准备的不够。

  “雾商,去将那件流沙绾裙拿来,等凤姑娘好转一点,便可以换上。”

  雾商有些为难,“这…这流沙绾裙是您为上官小师妹准备了两年之余的裙子。要不,换一件?”

  上官茵允是夜无卿青梅竹马的同门师妹,也是前任掌门的女儿。时而温柔,时而机灵古怪,宗门上上下下都非常喜欢这位小师妹,前任掌门离世后,小师妹便出去游离,如今,也快回来了。

  夜无卿眼神凌厉,“凤姑娘是救过本座命的人,一件衣裳而已,有何不可,即使她不是本座的救命恩人,那也是本座的朋友。”

  雾商一头雾水,门主什么时候结交凤姑娘这样的朋友了,看起来,也不过容貌出众,并无什么特别,这样一个女子,门主怎会如此上心?

  军营中。

  近来战事不断,但实力跟祁国是旗鼓相当,两军目前都在休养生息,等待时机。

  君亦尘近来脑海里一直都浮现出花海中的凤仙儿,戴着面纱,极为神秘。她的眼神,含笑含俏,有时冷淡,有时一个人坐在崖边。不知还有没有缘分,再遇到…若是再遇见,绝不会让你再离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