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倾城医仙

第20章 曼紫玄粉之毒重现

重生之倾城医仙 菜田田 2363 2019-10-25 16:16:19

  这么快夜无卿就等不及了。

  “我已将药方交于小鱼,丹药应该也炼制好了。但是我既然来了你这宗门,我想我还是去看看夜婉晴,心病难医,若夜婉晴不配合,再好的丹药,都是徒劳。”

  凤仙儿此话一出,夜无卿也颇为赞同,夜婉晴的眼睛,是被毒伤,这些年寻医未果,夜婉晴积怨已深,这心结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打开的。

  “今晚,我便随你一道去看看夜婉晴。”凤仙儿对于从未见过的夜婉晴倒是很感兴趣。

  夜无卿皱眉,“你的伤?”

  凤仙儿轻声道,“无妨,只是去看看夜婉晴,不碍事。我休息会,你还有其他的事吗?”

  “没有。”夜无卿冷淡的转身走了出去。

  他明明是来看望凤仙儿的伤势,为什么话到嘴边说不出来。凤仙儿一句话,他便被牵着走。亏得自己乃是宗门门主,掌握天下情报网和暗杀组织。权倾天下,大渊和祁国都要让三分。如今竟然对一女子束手无策,呵呵,无奈。

  小鱼不懂什么男女之情,自然不知道夜无卿的内心戏。只觉得这人阴晴不定,是谁在小仙儿昏迷不醒,性命垂危时,焦急如焚,恨不得受伤的是自己。现在又一脸云淡风轻,对小仙儿的紧张,丝毫不提。

  小鱼嘟囔着,“小仙儿,我觉得夜无卿怪怪的。说不上来哪里奇怪,但也不正常。”说完啧啧的摇了摇头。

  没什么好奇怪的,目前治好夜婉晴的眼睛,是头等大事,因为她很需要夜无卿的那三个要求。能不能将大渊搅得一团乱,就看能不能使唤夜无卿了。

  前世,夜无卿多次出手相救,但夜无卿从未说过情字。

  夜无卿,不论你对我有没有情。这一世,你应该过属于你的日子。所以,我们是绝无可能的。

  *

  小鱼并不想去见那个性格怪异的女子,但又不能让受伤的凤仙儿一个人去,只好硬着头皮陪凤仙儿前去。

  夜无卿派了雾商前来接应凤仙儿。

  雾商满脸冷漠,整个人看起来一点温度都没有,甚至可以说…有些敌意。

  不理会雾商,凤仙儿不急不慢跟在身后,不知不觉,就和雾商拉开了距离。

  雾商听着凤仙儿脚步声渐行渐远,气恼的回头,“你是来参观的吗,走那么慢。”

  此时凤仙儿基本确定,雾商确实对自己有敌意。

  小鱼将凤仙儿护在身后,大声嚷道,“你这人怎么说话的,我家小姐是为你们门主的妹妹前来看病的,你什么态度?再说了,我家小姐为你们门主挡了箭,伤势还未好,走慢点怎么了。”

  雾商也毫不客气,“门主将本门秘方甘琼露赐予你们,甘琼露何其珍贵,你家小姐应该早就好透了吧。”

  “你!”小鱼一时被堵得说不出话来,雾商并不知道凤仙儿的伤口难以愈合,这事少一人知道,就多一份安全。

  凤仙儿轻轻扯了扯小鱼,示意她不要起争执。转脸冷淡的说道,“带路吧。”

  雾商见占了上风,轻蔑一笑。

  到了静仁院,只见夜无卿已经在院内等候多时了。夜无卿的站姿挺拔,借着月光,他的肩膀似乎更加宽阔厚实,让人很有安全感。

  静仁院处于宗门一出偏院,安静。

  “既然已经到了,为何不进去?”

  对于凤仙儿的问题,夜无卿无从回答。其实他很久没有见过夜婉晴了,每每夜无卿想来探望,夜婉晴总将他拒之门外,此举让他一头雾水。就连请的大夫,也无一幸免。

  凤仙儿撩起嘴角,“看来,夜门主也有难言之隐,怕是总站在院内,却从未进去过吧。”

  被说穿了心事,夜无卿苦笑,“让凤姑娘看笑话了,舍妹性格古怪,此番医治,恐怕要费一番心思了。”

  凤仙儿胸有成竹,“让我进去,我有办法。”

  夜无卿看向凤仙儿的眼神中,充满了希望,还带有自己都未察觉的一抹情愫。

  缓缓推开屋门,凤仙儿不急不慢的点亮了烛光,整个屋子瞬间亮堂了起来。

  夜婉晴惊慌的声音响起,“是谁?滚出去!”

  整个屋内脏乱不堪,到处是砸碎的花瓶,撕碎的字画。凤仙儿拿起撕的稀碎的字画,大致凑了凑,看上去,应该是一名女子的画像。从撕碎的痕迹来看,力度不留余地。

  “你不想报仇?”凤仙儿试探道。

  夜婉晴明显一愣,是谁?为何一语道中自己的心声,是的,她想报仇,想的发疯!

  见夜婉晴不说话,凤仙儿继续道,“活下去才能报仇,活下去才能将仇人狠狠的踩在脚下蹂躏,若你一直这么荒凉度日,你的仇人只会嘲笑你。”凤仙儿掷地有声,也同时在警告自己,任何时候,都要活下去,活下去才有报仇的希望。

  夜婉晴从黑暗中摸索着走了出来,凤仙儿看清夜婉晴的眼睛,背后一阵凉意。

  “你是谁,你都知道些什么?你怎会知道我要报仇?我要报仇,连我无卿哥哥都不知道,你怎会知晓。”夜婉晴对凤仙儿破天荒的没有立即赶出去,而是对她来了兴趣。

  “我只是个大夫。”

  夜婉晴不顾形象的大笑道,“哈哈,笑话,都是虚伪的人,来宗门骗赏金的吧。别以为随意激我,我就会相信你。”

  凤仙儿不恼,“若我说的不错,你的眼睛乃是曼紫玄粉所伤,此粉末一入眼睛,眼睛便会立即失明。瞳孔也会变得灰暗无比。”

  一语击中。夜婉晴难以置信,“你…你是第一个说出我被曼紫玄粉所伤的。”

  夜婉晴一改往日疯癫,镇定说道,“你说的不错,我的眼睛,确实是被曼紫玄粉所伤,曼紫玄粉乃是神医一族独有的。早些年前任门主得以神医族族长相赠,前任门主就将曼紫玄粉收藏于密室之中。那日,我看见一抹黑色的身影进了密室,我也跟进了密室,却不曾想被人撒下曼紫玄粉,等我醒来后,我便躺在自己的屋内,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无卿哥哥说是我自己不小心。可是…我知道害我的那人是谁,她指尖的味道,我这辈子忘不了!”

  原来前任宗门门主曾去过桃花谷,还见过爹爹。

  “既然你有意不想告诉我那人是谁,一来对我也不太信任,二来这是你自己的事,仇需你自己报。我只负责医治好你的眼疾,其他的,与我无关。”凤仙儿云淡风轻道。

  夜婉晴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你能治好我的眼睛?不可能,曼紫玄粉无药可解。况且,我的眼睛已经瞎了好些时日,我已经不敢奢求能重见光明了”夜婉晴言语里尽是失望。看来,她将大夫都拒之门外,应该也是因为知道这曼紫玄粉无药可救吧。

  “这曼紫玄粉确实无药可救,算你幸运,遇见了我。明日起,就振作起来,好好喝药。不日,你就会重见光明。”

  这曼紫玄粉,乃是三百年前洛笙亲制,当然,也只有凤凰血可以相克。自洛笙死后,这曼紫玄粉就成了无解之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