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倾城医仙

第21章 斩断情丝,连夜离开

重生之倾城医仙 菜田田 2250 2019-10-25 20:27:34

  夜无卿在院子里踱步,显得忐忑不安。怎么这么久还没出来,夜婉晴这丫头发起疯来,可别伤到凤仙儿…

  正当夜无卿准备破门而入,凤仙儿完好无损的走了出来。

  夜无卿用眼神将凤仙儿全身上下扫了一遍,确定了她安好,“还顺利吗?”事实上,夜无卿很担心。

  凤仙儿倾城一笑,“很顺利。”

  明显被这突如其来的笑意燃到。夜无卿声音低沉沙哑,“她居然能乖乖听你的话。”

  凤仙儿突然感到背后的伤口撕裂般的疼痛,额头上冒着细汗,却还是挤出一抹笑容,“动之以情呗。”

  小鱼离凤仙儿最近,看出了凤仙儿的不适。小鱼扶着凤仙儿,“小仙儿,我们走吧。”

  凤仙儿点了点头。

  随着两道倩影消失在月色中,夜无卿才回过神来,他刚刚好像看到,凤姑娘脸色不大好,似乎不舒服。

  回到夜无卿的寝殿,凤仙儿如释重负,不能让夜无卿看到自己虚弱的样子,少一些交集,也许就可以避免前世的悲哀。

  见凤仙儿嘴唇发白,小鱼眉头紧锁,不禁担忧道,“不要逞强,等你做完你想做的事情,我们回桃花谷去,那里与世无争,才是我们的归宿。”

  还回得去吗…若你和我一道经历这重生轮回,你还会这么说吗…

  “好。”凤仙儿应了声,便睡下了。

  小鱼望着床榻上那抹故作坚强的身影,无奈的摇了摇头。

  深夜,宗门安静的可怕。

  依旧是那道黑色的身影,寝殿内不显眼的那道墙,突然缓慢的转了个面。这是从寝殿内通往密室的暗门。

  夜无卿的脚步比平常还要轻,只要不是武林高手,一般不会察觉。

  床榻上的人儿,呼吸均匀,看上去睡的很熟。夜无卿打量着熟睡的凤仙儿,也不知为何,总觉得见上一眼,才会觉得心安。平日里,凤仙儿总是让人猜不透,也让人有距离感。熟睡后的样子,倒是挺可爱的。

  夜无卿内心思量着,真不知凤仙儿卸下防备的样子,是怎样的。温柔?或者乖张。

  夜无卿走后,凤仙儿猛地睁开了眼。她早就发现这寝殿有暗门,虽不知道是作何用的,但这宗门既然搜集天下情报,就应该有密室,或者逃生通道。

  这么晚了,夜无卿还来看自己。这种关心,已经超过了对一个平常女子。

  凤仙儿不想再重蹈前世的覆辙,这情丝,该斩便斩,片刻不能犹豫。

  夜无卿走后不久,凤仙儿起身,用火折子点了一盏微弱的烛光。不急不慢的在宣纸上写下了药方,并将炼制的丹药,一并放在了桌上。

  是的,她要立刻走。

  凤仙儿难掩虚弱,叫醒了小鱼。便一同回到寝殿,凤仙儿在墙面上摸索着,不一会儿便找到了转动暗门的机关。找到了密室,凤仙儿和小鱼顺着密室走下去,便看到了出口。

  从密室中走出来后,才发现这密室通向宗门的后山。

  “小仙儿,你是怎么发现这里有密室的?太不可思议了。”小鱼这几天总在惊讶中度过。

  “这就是宗门的奥妙,宗门是收集天下情报的,他们手里的情报,像蜘蛛网一样的遍布天下,大到皇帝丑闻,小到村里妇人生孩子。他们无一不知,无一不晓。同时宗门还培育了一批又一批暗杀高手,诛神杀佛,从不曾退缩。所以大渊和祁国,都忌惮宗门的势力。我们这几天在宗门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连夜走,是因为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小鱼瞪大了双眼,“宗门这么厉害吗?看那夜无卿年纪轻轻,没想到还有点本事呢。我在宗门里也不敢乱走,生怕给你惹麻烦。”

  凤仙儿不禁心疼起了小鱼的小心翼翼。小鱼,希望以后你会明白,如果我们还在深渊禁地中不走,君亦尘还是会再来。不论今生前世,君亦尘都将成为一道阴影,缠绕着你。所以还不如先发制人,取得先机。只要君亦尘能下地狱,我们一定会再回到桃花谷,回到深渊境地。

  凤仙儿忍着伤痛。沿着下山的路,到了山脚,天也开始蒙蒙亮。

  “小仙儿,你还撑得住吗?”

  凤仙儿点点头不语,此时身体已经游走在崩溃的边缘。

  用着最后一点力气,凤仙儿虚弱道,“去…魏府。”

  说完便晕了过去。此时小鱼无助的噙着眼泪,她将凤仙儿靠在树边,挨个去求助过往的人。可是所有人都冷漠至极。淮州是离横安最近的地方,横安又是两国交界之地,所以淮州偏僻之处,满是从横安逃来的难民。

  小鱼焦灼了起来,看来找这些难民是没有用的。

  四周张望了下,小鱼惊喜的发现,不远处有间客栈,小鱼背着凤仙儿吃力的走到客栈。

  从怀里掏出了太子给的令牌。小鱼也不知道这令牌管不管用,只能试一试。

  店小二看到令牌,吓得向后退了两步…这令牌上盘着巨龙,见令牌如见太子。众人见店小二惊慌,也过来凑起了热闹。

  人群中闪过一抹精光,拿着令牌的女子,还背着一个受伤的女子。这可是送上门的令牌,不抢白不抢。

  此时有个人带起了头,首先跪了下去,“参见太子…”

  不知情的百姓,一听说太子,立马原地跪了下去。

  小鱼见此阵仗,颇有些吃惊,太子的名号这么好使的?

  “你们谁带本姑娘去淮州的魏府,本姑娘重赏。”小鱼表面镇定,心里还是有些虚,其实自己也没银子,但是到了魏府,魏夫人和魏小姐肯定不会见死不救的把。

  刚刚那带头的人从人群里钻了出来,此人名叫许二麻,是个实打实的赌徒,“姑娘,你说的可是咱们淮州最大的富商魏府?”

  小鱼见有人知道魏府,连忙点头,“对对对,是的,你知道,那你等带我去吗?”

  许麻一看,哟,居然还是两个外地来的姑娘,这淮州里,谁不知道魏府呀,看两位姑娘长得水灵,应该是来投亲的。这么好的事也能被自己撞上。许二麻心里别提多乐。

  见这人不说话,小鱼有些不耐烦,“你带不带我去?不识路的话,我找别人了。”

  许二麻哈着腰,连忙说,“去去去。我这正好有辆马车,姑娘在此等我,我一会儿便来。”

  这可真是天大的运气,许二麻最近输的没银子了,便到一户人家去给别人当车夫,正路过客栈,便得了这么大个便宜。老子才不当车夫呢,有太子的令牌才潇洒。这俩姑娘卖到赌坊,还可以赚笔银子,稳赚不赔呀。魏府家大业大,想来投亲的人太多了,自己这么做,还正好替魏府解决了两个穷亲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