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倾城医仙

第27章 大鱼浮出水面

重生之倾城医仙 菜田田 2392 2019-10-27 14:48:06

  战火已经拉开序幕。

  李朔率领旗手在祁国军营的南面示威,似乎势不可挡,却迟迟不进攻。

  祁国军营中。

  “报!大渊兵马连夜来犯,已在军营北面布阵。将军,大渊此次来势汹汹,我军已做好全面迎战的准备。”

  魏将军皱眉,“大渊来了多少兵马?”

  小将犹豫道,“未…未看清。”

  祁国魏将军处事不惊,“大渊区区十万兵马,也敢连夜进攻,看来是背水一战。”

  此时魏将军还并不知晓,等待他的并不是十万兵马,而是凤仙儿为大渊弓箭手准备的不灭迷烟箭。

  原本风平浪静,忽然一阵大风作祟。魏将军深感不妙,“不好。”

  而此时的君亦尘心中大喜,果真起风了。这凤时机来的不晚不早,恰逢最佳时机。

  君亦尘一声令下,“攻!”

  魏将军还未顾忌北面来犯的大渊兵马,南面的箭雨划破天际,向军营射来。

  “君亦尘…”魏将军攥紧拳头,来不及犹豫,便率众将士迎敌。

  不一会,魏将军发现将士们还未做出抗争,便一个一个倒地,仿佛被施了妖术一般。

  还未搞清状况,魏将军也应声倒地。

  君亦尘望着祁国军营,死一般的沉寂,他知道,他胜了,胜的毫不费吹灰之力。

  “除了祁国魏将军,其他人,杀!”

  君亦尘带着五万精兵从南面进攻,李朔见胜利在望,命众将士扔掉旗帜,一并杀过去。

  大渊军队仿佛杀红了眼,他们从未如此痛快的将祁国一网打尽,并且不费一兵一卒。

  他们兴奋,疯狂!胜利的曙光就在眼前。

  清晨,微光照亮大地。

  一切都是那么安静祥和,谁能想到昨晚的腥风血雨。

  土壤早已成了红褐色,鲜血无法凝固,上空的阴霾无法散开,到处是早已辨认不出的肢体部位。

  君亦尘听从了凤仙儿的建议,二十万大军全军覆没,只留下了昏迷不醒的祁国魏将军。

  此时大渊众将士兴奋地扯下待在脸上的黑纱布,这是为了不让将士们吸入迷烟而准备的,期初众将士都不太理解,如今大获全胜,大渊十万兵马无一不佩服太子的远见谋略。

  众将士浩浩荡荡带着胜利归来。

  秦副将也在军帐中与凤仙儿畅谈一夜,老远便听见了胜利的号角。秦副将默然,真的要走出这一步,还是很难。

  风仙儿看出秦副将面露难色安慰道,“秦副将放心,凤仙儿与你一起,哪怕死路一条,黄泉路上至少也有个伴。”

  秦副将见如此凤仙儿一股大气风姿,便不再犹豫。

  君亦尘第一时间想将这好消息告诉凤仙儿,一踏进营帐内,便看见了与凤仙儿面对而坐的秦副将。

  凤仙儿暗自给了君亦尘一抹默契的眼神,君亦尘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秦副将立即双膝跪地,“太子,末将有错,末将知错。”

  君亦尘装作一脸疑惑,“秦副将守营有功,轮功绩,本太子觉着与随之出战的众将士一样,均功不可没。何错之有呢?”

  “末将…”秦副将咬咬牙,“末将是四皇子安插在太子您身边的奸细,但是末将已经看清局势,太子您才是实至名归。四皇子与祁国暗自勾结,已是犯了通国判敌之罪,末将实在不想与四皇子同流合污。望太子原谅卑职所犯下的错,末将愿随太子回大渊,指证四皇子,求太子留末将一命。”

  秦副将说的声泪俱下,听之动容。

  君亦尘心中一惊,原来四皇弟居然卖国通敌,想到这里,不免看了一眼凤仙儿,凤仙儿虽面无表情,嘴角却上扬着讽刺。

  原来这就是凤仙儿一定要让秦副将的理由,君亦尘与李朔原以为,这秦副将背后的靠山,是祁国。不曾想,还有一条大鱼在后面。还好君亦尘没有固执的处置了秦副将,还有这等好戏看呢。

  君亦尘一抹邪魅的笑意,“秦副将眼光着实不错,本太子若不是有母家的帮衬,在政绩上,着实比不上你们眼中英明神武的四皇子,但本太子命好,刚当上太子,便立军功。此时投奔本太子,以后荣华富贵少不了。”

  秦副将大惊,太子这是暗指他是株墙头草,哪边有势力就往哪边倒。

  秦副将吓得猛磕头,不一会儿,额上已是血迹斑斑,“末将一心为太子啊!只奈何四皇子威逼利诱,末将实在没有办法,才出此下策。这…这凤姑娘知道,她是清楚的呀。”

  凤仙儿冷笑,这秦副将还真是小人,见形势不对,立马就想拉她下水。够愚蠢。

  君亦尘一把将凤仙儿拉入怀里,大笑道,“你说本太子的人知晓什么?”

  凤仙儿也不避讳,还往君亦尘怀里靠了靠。妩媚一笑,“太子,仙儿什么都不知道。”说罢,冷眼看向秦副将。

  秦副将见状,瞪大双眼,指着凤仙儿破口大骂道,“你!你这贱婢,你套路我!贱婢,你好深的心计,你不得好死!”

  见凤仙儿遭此辱骂,君亦尘一改往常邪魅轻蔑之面,一双魅惑人心的桃花眼中尽是怒火,“你好大的胆子,仙儿是本太子心尖上的人儿,岂容你在此胡言。”

  秦副将冷笑,他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他曾对四皇子说过,生死有命,命不由己。这句话,只有他与四皇子知晓,而凤仙儿如何得知,秦副将百思不得其解。原来这一切,都是凤仙儿下的套,他竟然对凤仙儿未起丝毫的疑心。

  秦副将不做挣扎,而是恶狠狠盯着凤仙儿,“最毒妇人心,你以为你套路了我,就能扳倒四皇子吗?哈哈,痴心妄想。”

  凤仙儿冷道,“你以为就凭你三言两语,四皇子就能认罪伏法?太子殿下英名,早已知道你这细作藏匿军中。太子将你交于我处置,我没有立刻杀了你,而是浪费时间跟你畅聊一晚,不过是想让你亲口对太子说出四皇子的罪行。太子自有办法将四皇子绳之以法,区区卖国通敌之罪,让四皇子死的太轻松了吧。”

  “什么…”秦副将惊讶,难道太子并不以四皇子与祁国勾结一事扳倒四皇子,而是放长线钓大鱼让四皇子死的更惨吗!

  惊讶之余,秦副将心如死灰,这世间太复杂,此刻只想求一解脱。

  凤仙儿从君亦尘怀里轻轻挣脱,君亦尘拔出佩剑,刀剑晃眼,君亦尘果断挥剑,秦副将人头落地。

  君亦尘吩咐士兵清理了凤仙儿的营帐,转而感慨的看向凤仙儿,凤仙儿依旧面色不变。

  “你又帮了本太子。”

  凤仙儿笑道,“太子,这仅仅只是开始,如今我们取得胜利,不代表路途顺利。还需多加防范!此处行军打仗亦是这般艰难,在大渊,太子要压倒群臣,坐稳太子之位,也是举步维艰。仙儿愿陪太子共渡难关。”

  君亦尘心头一暖,邪魅依旧道,“是,除了这横安战乱,大渊还有以四皇弟为首的大臣,依旧不满本太子这太子之位。这条大鱼本太子不会放过,那小鱼小虾亦是同样下场。仙儿眼光独到,以后,还望仙儿常伴本太子左右。登上皇位,指日可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