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倾城医仙

第28章 当断即断

重生之倾城医仙 菜田田 2427 2019-10-28 16:01:51

  作为将帅,要避免死拼、贪生、急躁易怒、好名、爱民这五个致命弱点。军书曾说,“夫惟无虑而易敌者,必擒于人。”魏将军输就输在,他轻敌,所以并未深谋远虑,乃是大忌。智勇虽不可或缺,但“智”的作用远远大于拼命主义的勇敢。

  李朔作为大将军仍驻守在横安,而太子一行人将回大渊皇朝复命。

  胜仗的消息八百里加急传回了大渊,大渊皇帝大喜。

  “不愧是朕的儿子,此战不仅取得胜利,还将祁国二十万大军全军覆灭,并且不费一兵一卒!朕有儿如此,实乃我大渊之幸。”皇帝喜形于色。

  以四皇子为首的齐大人俯身,“此次与祁国一战,是以野蛮残暴的屠杀和毁灭的行为才赢得胜利,胜之不武呀!”

  李朔的父亲李大人站出来,“齐大人此话差异,太子谋的是全胜全存,以最小的代价,争取最大的效果。再者说,祁国又何曾仁义,当初祁国一支死侍曾追杀太子,太子险些丧命。让祁国的二十万大军有来无回,只是一点小教训而已,何来胜之不武?”

  “这…”齐大人语塞,转而瞟了眼四皇子。

  四皇子面无表情,仿佛并不在意。实则袖内的手攥成拳头,隐隐发力。

  皇帝面露不悦,“太子立了大功,横安是朕的心患,此次收复,朕高兴的很!”

  这时,四皇子恭喜道,“儿臣赞同李大人说的,此战与祁国周旋已久,迟迟未得到好消息,没想到太子突然一下开了窍,能想到这么好的计谋,太子果真是长大了。”

  四皇子虽表面恭维,其实是暗指太子定是有人相助。齐大人余光看向四皇子一抹默契的眼神。

  *

  横安大渊军营。

  趁着夜色,一抹黑色身影神不知鬼不觉潜入了军营,似乎在寻找什么。

  此时青冀和小鱼都在营帐中陪着凤仙儿。

  “小仙儿你好厉害,一个计谋就让祁国无翻身的可能。”小鱼佩服的五体投地。

  凤仙儿淡然,“是太子英名,若他不敢做,是成不了事的。”说罢,看向青冀。

  青冀微微一愣,转而一抹淡笑。

  每日亥时,青冀都要去给君亦尘请安,名曰是请安,实际上是将监视凤仙儿的一举一动告诉君亦尘。

  青冀找了个由头便下去了,小鱼贼兮兮的小声问道,“小仙儿,你不是说君亦尘不可信吗?为什么还要帮他?这不是便宜了他?”

  “君亦尘远比你想的多疑,在他的地盘,不让自己有些价值,到危难时,不是任人宰割吗?而咱们靠着太子这座大山,一般人,欺负不了咱们。”

  小鱼恍然大悟,“有理有理,还是小仙儿聪明,考虑的真周到!”

  凤仙儿冷哼,“那青冀不一般,此人非常懂进退,且很会察言观色,她不看,不代表她不好奇。她不问,不代表她不明白。”

  “青冀姐姐为何要这样?”话刚说出,小鱼便觉得自己奇蠢无比。青冀是太子的人,当然听太子的话啦。

  “君亦尘并不信我,青冀只是明着的眼线,他定了然我看得出他安排青冀在我身边的意图,我的一言一行,从青冀的口中说出,君亦尘也只是听听罢了。他只相信他自己的内心。”

  小鱼有些不好的预感,“那这么说,在太子身边,也并不好过。还是怀念在魏府呀,虽然魏府不太平,可是魏嫦瑛已经被赶出府了,挺想念那里的。”

  凤仙儿太了解小鱼了,小鱼说的想念,哪里是思人,怕是想念魏府的美食吧。

  其实前世,君亦尘就已经想到办法对付祁国大军,凤仙儿只是在君亦尘的计谋还在雏形时,添把油,加点醋。君亦尘没有表面上随和,别看平时邪魅的不可一世,真的认真起来,心比凤仙儿还狠。

  凤仙儿只是在赌,赌君亦尘不轻易拿出来的爱。

  账外的黑色身影环顾一圈,发现有个婢女从营帐中走出,这让黑色身影心跳加剧,难道凤仙儿在此营帐中?

  青冀在服侍凤仙儿前避免遭人议论,且也是方便行事,一直是男儿装扮。

  在受到太子的示意,青冀才以婢女的身份在凤仙儿身边。

  青冀走远后,黑色身影靠近营帐,步履轻盈,不被人察觉。

  即使黑色身影再小心,还是被凤仙儿发现。

  “谁?”凤仙儿皱眉。

  听见凤仙儿的声音,夜无卿瞬间心安。

  撩起帐帘,夜无卿云淡风轻走了进来。

  对于夜无卿这一举动,凤仙儿并不陌生,前世他经常这样出现,然后又消失无踪。

  凤仙儿阴阳怪气道,“门主的眼线遍布天下,看来军营中,都是门主的眼睛呢。”

  夜无卿皱眉,他早就知道凤仙儿被君亦尘所救,只是夜婉晴的眼疾正在康复,他支不开身,才到现在才来寻凤仙儿。

  “为何不告而别,舍妹眼睛已经恢复,本座还差姑娘三个要求,此次来,就是想问凤姑娘,这第一个要求是什么?”这是夜无卿随意找的借口,但也名正言顺。

  凤仙儿转过身去,一抹决绝,“那日我是向你索要三个要求,但如今,我在太子身边,已不需要你为我做什么了。门主切莫将当日的一些玩笑话当真。”

  夜无卿上前擒住凤仙儿的手,怒道,“本座真心待你,你耍我?”

  见夜无卿有些失去理智,小鱼紧张道,“有话好好说,夜门主,你拽疼小仙儿的手了。”

  夜无卿并未理会小鱼,而是等着凤仙儿开口。

  凤仙儿冷道,“我是夜婉晴的恩人,夜婉晴是你妹妹,算起来,也算你半个恩人,你们宗门就是这么对恩人的?”

  “我夜无卿自然知道怎么对待恩人,但我想问的是,为什么不告而别,你知不知道你伤的很重,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你知不知道我听闻载你们的车夫死在半路,我是什么心情?你只在乎你自己的感受是吗?别人的世界你想进就进,想处便出。”

  凤仙儿垂下眼,知道自己做的很决绝,若是好好告别,夜无卿何故追到横安军营。

  可是,凤仙儿不愿再看到夜无卿和前世落得一样的下场,只要这一世他们不再有交集,夜无卿会有自己的生活,以后大家各走一条道,才是最正确的选择,况且,这一世凤仙儿为君亦尘准备了漫长的好戏,她要陪君亦尘唱到最后,她没有办法再承载任何人的爱。

  见凤仙儿眼神复杂,夜无卿冷道,“怎么?无话可说了?”

  “我的确无话可说,夜无卿,你走吧。”凤仙儿装作无所谓,仿佛面对一个陌生人。

  小鱼见两个人唇枪舌战,你不让我,我不让你。简直被急死了,小仙儿态度就不能软一些吗?夜门主可是来关心她的,这下倒好,怕是要气走了。

  夜无卿缓缓松开了凤仙儿细嫩的手腕,手腕上留下了深深的红印,红的刺痛了夜无卿的眼。

  “风仙儿,你赢了。”

  夜无卿神伤,转身离去。

  凤仙儿深深叹了口气,那晚,夜无卿从密室中去偷偷看她,她就明白了,这一世,夜无卿还是在短短数日的相处中动了情,她不能任由这情意发展下去,当断即断。

  还好爱的不深…伤的也不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