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倾城医仙

第30章 料事如神

重生之倾城医仙 菜田田 2068 2019-10-29 00:12:14

  回大渊的军队浩浩荡荡出发了。

  君亦尘没有骑马,还是与凤仙儿同坐马车中,随行的还有小鱼与青冀。

  此时他们四人已经换上了寻常百姓的衣裳,但凤仙儿倾城之貌与君亦尘邪魅之相,在人群中还是颇为打眼。

  一路上有小鱼这古灵精怪的丫头相伴,还甚是有趣。

  “上回第一次坐马车,一路上都是心惊胆战,得亏有太子相救,不然我这小命,难说!”小鱼拍拍胸口,后怕不已。

  青冀难得主动回应道,“那这次小鱼姑娘可还害怕?”

  “青冀姐姐唤我一声小鱼便可,这姑娘叫着还有些生分呢!”小鱼紧接着笑道,“这次不怕,有太子殿下和青冀姐姐,我这一路上安逸的很呢。”

  与出发之时已过去半天的时间。凤仙儿撩起帘子,他们的马上与大队伍渐行渐远,到下个路口,便可神不知鬼不觉的改变路线,向淮州驶去。

  君亦尘依旧思虑,总觉得会发生什么。但想到李朔乃是常年镇守横安,若真有大事发生,李朔也不会处理的太差。况且这横安战事,李朔应比他这太子清楚。

  “太子殿下,我们此番去淮州,住哪里呢?”小鱼眨巴着眼睛问道。

  这是当下小鱼最关心的问题,她害怕睡硬硬的床榻,也不想有异味的饭菜。她好怀念魏府香甜软糯的大米…

  君亦尘回过神来答道,“住山水篱院。”

  凤仙儿回忆到,山水篱院离魏府不远,但胜在清静,院子内常有人打理,看得出魏文光一直期待着君亦尘的到来。

  马车已经快出横安了,算了算时辰,应该是时候了。

  横安地势绵延,而大渊驻扎在横安的地理位置恰好属于高坡。

  小鱼见凤仙儿一脸疲惫,便提议原地休息。

  刚下马车,青冀便指着横安军营的方向,“太子你看!起火了,火势有渐长之势。”

  君亦尘黑着脸。

  半晌,“回军营。”

  回军营的路上不再像之前那么轻松紧张,转而是一股浓重的杀气。

  君亦尘念道,“果然不出我所料,祁国就是贼心不死。恐怕咱们回大渊的队伍,也凶多吉少。呵呵,这是小看我君亦尘了?”

  凤仙儿知道现在的君亦尘已经快抑制不住怒火了,因为大渊的军队本就处于高处,若起火,只要不出横安,便一定看的见。

  沿路的百姓也纷纷议论。

  “老头子,你看,那是军营吗?”

  “呀!起火了!”

  “咱们快逃吧,又有战事了。”

  …

  见百姓个个人心惶惶,君亦尘垂下那双桃花眼,眉头紧锁着。

  曾经,凤仙儿很怕他皱眉,她习惯了看他勾魂摄魄的眼神,更爱他举手投足间那股帝王的霸气。

  现在,凤仙儿莫名想笑。君亦尘,暂且让你再愁一会儿吧。

  一路上都很安静,小鱼不敢出声,生怕说错什么话。青冀则是习惯沉默,等待命令。

  马车停了下来,凤仙儿上前握住了君亦尘的手,“太子,我深知你的感受。你还有我…”

  见凤仙儿坚定的眼神,君亦尘颇为感动。

  两人心领神会的交换了眼神后,凤仙儿松开了手。

  而这一切,被一抹黑色身影尽收眼底,他想马上逃离,背影落寞。

  君亦尘快步向军营内部走去,入眼的,是一名女子好像在指挥着什么。

  “你是何人?”君亦尘上下打量着该女子。

  女子转身,便被君亦尘身上浑然天成的霸气所震撼。这…应该是太子。

  见魏媛容愣住迟迟未回话,凤仙儿将话接过来,“回太子,此女子是淮州魏府的嫡女魏媛容。”

  君亦尘诧异,“你们认识?”

  魏媛容拿出气魄来,温婉俯身,“民女参见太子。”

  不仅君亦尘,小鱼和青冀也极为吃惊,有些摸不清头脑。

  闻声赶来的李朔见太子赶来,也速速来到跟前,“参见太子。”

  君亦尘怒道,“这是怎么回事?有谁能给本太子说说!”

  李朔见太子怒气逼人,立即解释道,“回太子,太子走后不久,祁国的精兵便趁机偷袭,烧了咱们的粮草。”

  烧了粮草?祁国这是想断后而将大渊一举拿下啊。君亦尘冷笑,祁国果然奸诈。

  君亦尘深吸一口气,“那现在形势如何,祁国可有动作?”

  “祁国并未有任何动作。这得亏凤姑娘神机妙算,祁国烧粮草的动作又快又狠,本来毫无补救之法。正当臣一筹莫展,这位魏姑娘便着浩浩荡荡的人运来十万石粮食。可解燃眉之急,魏姑娘说,还有粮食在后面,不日即将抵达营内。”李朔如实禀报道。

  李朔余光看向凤仙儿,她不仅美的不可一世,才智更在众多女子之上。李朔打心眼儿里佩服!

  君亦尘觉得不可思议,他看向凤仙儿,除了疑问,更多的是赞赏,“你早就预料到祁国会卷土重来?”

  凤仙儿摇头,笑道,“仙儿并不知祁国会有什么举动。仙儿刚到淮州,有幸替魏姑娘医治多年的眼疾,也正因如此,与魏姑娘关系颇好。在与太子商议先发制人牵制祁国之时,已经考虑到祁国可能会使阴招,祁国元气大伤,不会强攻。所以很有可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同样使用箭火,祁国不具备天时地利人和,所以极有可能冲着粮草而来,所以几天前,我便飞鸽传书,让魏姑娘准备好粮食,随时在横安守着。所以火势一起,魏姑娘便能及时赶到。”

  魏媛容也跟着迎合,“民女收到凤姑娘的信,便一直守在横安不敢离去。虽然军营内的粮草已无法挽救,但民女来的还算及时。”

  君亦尘听后,露出一抹邪魅之笑。凤仙儿又帮了他一次。

  “本太子要怎么谢你?嗯?”君亦尘看向凤仙儿那宠溺的眼神,连旁人看到都快要腻死。

  凤仙儿并不居功,只是认真问道,“你可真要谢我?”

  “你希望我怎么做。”

  这气势,仿佛上刀山下油锅,在所不惜呀。

  凤仙儿伸出白玉般的芊芊细指,轻轻抚摸着君亦尘的眉间说道,“以后,别再皱眉。”

  被抚到额头的君亦尘浑身一颤,说不清的情愫,君亦尘一时间内心复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